酒足饭饱,寝室六个人有两个人喝得稍有些大,一个是薛剑锋,一个是胡正道。

    薛剑锋喝多的原因很简答,心里憋屈,被前女友戴了绿帽子却又得自己背负骂名,让这个齐鲁大汉心里一直没过去,再加上韩潇潇多少刺激到他的情绪,所以吃饭的时候就多喝了一些。

    胡正道一开始开不想喝太多,想着喝两瓶啤酒意思意思也就行了,但是这么长时间他一直尽全力去照顾王雅楠母女、拼命赚钱给她妈妈治病,又到处找倒卖器官的贩子买****,倾尽了所有心血今日终于功德圆满,一瞬间的放松让他在两瓶啤酒之后,也有了一醉方休的意思,王雅楠非常理解他,所以也就没有拦着。

    今晚喝的都是啤酒,所以就算喝多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从饭店出来,李亚唯便提议所有男性不回寝室了,改去金滩,寝室条件毕竟有限,不如就在金滩先洗澡再按摩,彻底放松之后,直接在那里休息,想想就惬意的不行。

    女孩子们也都没有拦着,韩潇潇说要陪王雅楠回医院,赵子秋和另外两个女孩便准备回寝室,于是李牧在饭店门口拦了辆出租车,目送赵子秋她们三个上了车,然后这才和寝室其他五个人分乘两辆出租车前往学校附近的金滩洗浴中心,那辆有些拉风过头的奔驰G55就留在了医院停车场。

    李牧他们六个一头扎进金滩,很快便脱个精光、一人抱着一瓶冰镇可乐在偌大的池子里美滋滋的泡起澡来,六人沿着圆形的池边躺了一排,两个喝多了的虽然有些迷糊,但好歹也还算是酒量过关,所以还挺得住。

    李牧很久没来澡堂泡过澡了,虽然是夏天,但脱光了泡在浴池里的感觉依旧让人从内到外的舒坦,李牧用一块沾了凉水的毛巾敷在脸上,惬意的同时又不由自主的琢磨自己上次泡澡是什么时候,想来想去,貌似还是天冷的时候,也是跟寝室几个哥们来的这里,不过再仔细想想,李牧忽然想到赵子秋。

    于是刚才想到的答案就自然被推翻了,上次泡澡,还是那次和赵子秋在她家的别墅里,一想到这里,李牧不由有些心猿意马,但是脑海中又忽然浮现出赵子秋爸妈的样子,一下子犹如被浇了一盆冷水,心里也是尴尬的不行。

    李牧左手边是薛剑锋,右手边是李亚唯,正泡着澡,李亚唯忽然叫了一声:“二哥?!?br />
    同样在闭目养神的薛剑锋片刻后才反应过来,眯眯眼看着他,问:“咋了?”

    李亚唯嘿嘿一笑,说:“刚才在医院的时候,潇潇不懂事,我替她跟你道个歉,你别跟她一般见识?!?br />
    薛剑锋摆摆手说:“搞得这么见外做什么,咱们又不是刚认识,潇潇是什么人我心里很清楚,不会往心里去的?!?br />
    李亚唯说:“我看你刚才喝酒有点猛,好像心里不太舒服,怕你心里生她气,娘们家家的就是事多,我早就跟她说过,********正常,男不欢女不爱也正常,你跟陈娇分了就分了,她跟着瞎较什么劲,可她就是不听,老觉得自己可他妈仗义了,逮着机会就得替她姐妹出头,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br />
    薛剑锋说:“行啦,我都说了不往心里去,你也就别在这叨叨了,回头私下里也别跟潇潇叨叨这事儿?!?br />
    说完,薛剑锋似乎不想就这个话题继续讨论下去,便对胡正道说道:“正道,赶紧泡一会儿搓个背,上去我给你要个泰式马杀鸡,你小子我是太他妈佩服了,咱寝室我就服俩人,一个是李牧,另一个就是你,你这段时间是出老力了,这几天一定得好好休息休息?!?br />
    胡正道笑着问:“二哥,什么是泰式马杀鸡?我村里来的,不懂?!?br />
    薛剑锋哈哈笑道:“泰式马杀鸡就是泰式按摩,不过这儿有点忒正规了,你先凑合着爽爽,改天我带你去个不那么正规的,保准你爽翻天?!?br />
    泡完澡,六人穿着洗浴中心的浴袍来到大厅,虽说这确实是个正规洗浴中心,不过男宾部的按摩技师并非李亚唯跟韩潇潇说的那样全是男的,这年头男宾部上男技师的洗浴中心估计干不了俩礼拜就得倒闭。

    李牧把手机拿出来揣兜里,和其他几人一起躺在大厅的沙发床上,享受着两个女技师的服务,按摩进行到一大半的时候,李牧在这种极其舒适的状态下已经有些迷糊了,这时李牧兜里的手机震了一下,掏出来一看,是条短信,赵子秋发来的。

    “你晚上真要睡洗浴中心???”

    李牧趴在沙发床上懒散的回复:“是啊,我们六个一起,今晚就睡这了?!?br />
    赵子秋很快回复:“我今天本来想穿你送我那件连衣裙去医院的?!?br />
    李牧回想了一下,赵子秋今天穿的是牛仔裤搭配白色卡通t恤,便问她:“为什么没穿?”

    赵子秋说:“你还没见过我穿上是什么样子呢,我得等你先看过之后再穿出门?!?br />
    李牧会心一笑,说:“那改天穿给我看吧?!?br />
    赵子秋问他:“在哪穿给你看?裕城花园???我不要去……”

    李牧还没来得及回复,赵子秋又发来一条信息:“你不是一直嚷嚷着买房吗,你买的房子呢?”

    李牧回道:“一直没顾得上……”

    “骗子!”

    李牧急忙解释:“我真的是没顾得上,最近事情一直太多,抽不开身?!?br />
    赵子秋说:“那你就是没把我放心上,否则你怎么都能抽出时间来?!?br />
    李牧意识到赵子秋在生气,便回复道:“对不起,我尽快把这件事情搞定?!?br />
    赵子秋说:“不用你搞定了?!?br />
    李牧急忙问她:“为什么?”

    赵子秋说:“因为已经有人帮你搞定了?!?br />
    李牧心中诧异,什么叫有人帮自己搞定了?这话说的歧义太大,于是他只能追问:“什么意思?我没看懂?!?br />
    赵子秋没解释,而是问:“你今晚要不要看我穿那套连衣裙?”

    李牧心里更不解了,联想到赵子秋的古灵精怪,虽然不解,却还是直接回了一个字:“要!”

    赵子秋立刻回复:“给你半小时的时间找借口离开,半小时之后我在金滩门口等你?!?br />
    李牧一下子精神起来,下意识扭头看了看身边几个哥们,发现五个人都闭着眼睛无比享受的样子,李牧心里有些迟疑,自己这时候说走,是不是太不仗义了?

    这时,技师低声对李牧说:“先生,按摩已经结束了,您还要加钟吗?”

    李牧轻轻摇了摇头,说:“先这样吧?!?br />
    两名技师随即记录下了李牧的钥匙牌号码,随后便起身离开,其他五人的按摩也到时间了,这五人精神萎靡的打发走了技师之后,翻过身便都睡了过去,看来也早就困的够呛了。

    李牧抿嘴思忖片刻,想着干脆就不说了,他们都睡着之后,自己直接走人算了,虽然这么做确实有点不仗义,但李牧心里安慰自己,反正他们都睡了,自己走或留都是一回事儿,既然这样还不如先走算了。

    打定主意,李牧便等了十多分钟,等他们五个都完全熟睡之后李牧才悄悄起身,出门换了衣服、去前台结了六个人的帐,这才从洗浴中心出来。

    出门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门口已经没什么人了,所以李牧一眼就看见赵子秋那辆黄色的甲壳虫,甲壳虫里的赵子秋也看见了李牧,放下车窗朝他招了招手。

    李牧一路小跑到跟前,诧异的发现甲壳虫没什么区别,但车牌号好像变了,坐进去之后刻意瞅了瞅仪表盘,发现这辆甲壳虫竟然只开了两百多公里,便诧异的问赵子秋:“你换车了?”

    赵子秋看着李牧,嘻嘻一笑,点点头说:“换啦,之前那辆被我爸收回去了,连着别墅一起,不给我用了?!?br />
    李牧好奇的问:“那这辆呢?你自己买的?”

    赵子秋笑着说:“上次我妈不是在燕京陪了我几天吗,她悄悄买给我的?!?br />
    李牧点点头,笑道:“你妈可真疼你?!?br />
    赵子秋说:“那当然了,你不知道疼我,所以我妈连你的那份儿都替你疼了?!?br />
    李牧没听明白,问了句为什么。

    赵子秋发动汽车,说:“到地方你就知道了?!?br />
    李牧不禁想起第一次被赵子秋忽悠上车的情形,貌似和现在也没什么差别。

    ……

    很快赵子秋便把车开到了位于人大和燕大中间地段的一个名叫凯德的商业中心,不过她的车直接在凯德商场旁边转弯,刷卡进了商场地库,车进地库之后,车一直往里开,在地库里又刷开一道门禁之后,才找车位把车停好。

    凯德商场李牧来过几次,前面是六层的商业中心,后面有几栋二十层左右的高层建筑,是跟凯德这个项目一起开发的住宅,赵子秋带自己来这里,已经有过一次经验的李牧联想到赵子秋妈妈新给她买的甲壳虫,忍不住问她:“你妈妈上次来该不会也给你买了套房子吧?”

    赵子秋点点头,笑着说:“是啊,我妈瞒着我爸偷偷给我买的?!?br />
    李牧脑子没跟上,下意识的问她:“你妈为什么要偷偷给你买房?”

    赵子秋见李牧一脸诧异,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说:“我妈为什么给我买房,你这么聪明的人猜不到???”

    李牧仔细一想,顿时惊讶的问她:“不是吧,你妈给你买房难道是为了咱俩?”

    赵子秋点点头:“不然还能为了什么?!?br />
    李牧神情惊诧,心里也在惊叹,没想到赵子秋的妈妈思想竟然这么开明,在他的印象里,思想这么Open的基本上都是西方父母,国内80后的父母其实是一个很矛盾的群体,他们几乎百分之百反对孩子在大学以前早恋,但是等孩子上了大学,绝大部分也会反对孩子在大学恋爱,可是等孩子毕了业、参加工作,他们又恨不得孩子赶紧谈恋爱、结婚生子、成家立业,搞得好像他们一放开限制,孩子们就能够立刻找到另一半似的。

    在李牧印象中,赵子秋的爸爸应该就是典型的华夏父母思想,所以才会表现的那么失望与气愤,不过李牧怎么也没想到,她妈妈倒是这么开明。

    赵子秋见李牧表情格外丰富,忍不住说:“我妈知道我肯定不可能离开你,出于不想我受委屈的心态才悄悄给我买的房,你可千万别误以为她是在鼓励咱俩怎样怎样……”

    李牧恍然大悟,连连点头,撒谎道:“怎么会,我压根也没往那方面想?!?br />
    赵子秋挽着李牧的胳膊,带着他乘坐电梯上楼,赵妈妈给赵子秋买的这套房子是凯德的高端公寓地产,面积并不大,一室一厅一共将近七十平,不过装修倒是非??季?,家具家电也都是开发商配好了的,李牧心里不免有些惭愧,说买房买到现在了,连个屁也没买,要是自己早点入手房产,也不用赵子秋的妈妈费心,赵子秋跟李牧解释过之后,李牧心里也理解赵妈妈的动机,她纯粹是出于对赵子秋的疼爱,才会买下这套房子给她,按理说,赵子秋把什么都给了自己,这种事情自己甚至应该想在她妈妈的前面才是。

    赵子秋看出李牧眉宇间似乎有些不太高兴的样子,便小心翼翼的问他:“你怎么了?一副不高兴的样子,生气了?”

    李牧摇了摇头,伸出手去轻轻摸了摸她的脸颊,惭愧的说:“我是觉得有些对不起你,这些事情其实是我应该想到并且应该做的,是我为你考虑的太少?!?br />
    赵子秋浅浅一笑,在李牧唇上轻轻一吻,说:“你以后多为我考虑就行了?!?br />
    说完,赵子秋垂下眼帘,羞赧道:“你洗过澡了,在卧室等我,我去洗澡,然后换上你给我买的连衣裙?!?br />
    黑白搭配,是香奈儿时装多年的经典设计,黑与白不但能够产生最强烈的对比,也能产生最完美的融合,当赵子秋身穿着李牧买给她的那套黑白色香奈儿连衣裙走进卧室的时候,李牧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几乎被眼前的玉人调动起来,一把将她揽入怀中之后,便立刻激烈的吻住了她的嘴唇,一双不安分的大手同时上下探索,当李牧发现赵子秋竟然是全真空上阵的时候,不由在她身后的挺翘上轻轻一拍,故意装作恶狠狠的样子,哼哼道:“你可真是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小妖精,看贫僧今晚怎么降妖除魔,一定降的你开口求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