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镪东回来之后,李牧立刻拉着他扎进办公室里紧张的讨论分析。

    对于今天的遭遇,刘镪东气得够呛,今天说到底其实就是被马老板算计了,他早算到淘宝网会在物流环节上寻找突破,所以他早就布下这颗棋子等着自己了。

    不过生气归生气,他的专业素养确实不是盖的,一回来就跟李牧商讨,把自己对眼下情况的分析跟李牧系统的说了一下。

    刘镪东对眼下局势看的非常准确,他跟李牧一样,担心的不是阿里拿物流来扼住淘宝网的脖子,而是担心阿里用物流拖住淘宝网发展的速度,然后自己发展C2C电子商务,就像是赛车场上被对手扎破了轮胎,虽然对方的赛车综合实力和技术指标远不如你,但借着你换轮胎的时间,他就已经超到你的前面了。

    两人交换了一下意见,发现彼此的看法差不多,刘镪东自我检讨道:“这件事是我的失责,没有关注到阿里的动作?!?br />
    李牧点点头:“如果说失责,你肯定有一定的责任,考虑问题不够全面,没有重视末端行业的动向,不只是你,我也有责任,如果我早些同意你自建物流的想法,或许先收了宅急送和申通、圆通的是我们而不是阿里,不过现在说这些只能提醒我们以后注意,解决不了眼下的问题,所以咱们还是得好好想想,眼下的难关该如何渡过、如何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br />
    刘镪东问李牧:“你觉得现在收顺丰可行吗?顺丰在南方发达地区网络已经比较齐整了,如果我们拿下顺丰,再从北方收购几个做大宗物流运输的车队,双方软硬结合,应该还是能够解决部分问题的?!?br />
    李牧说:“阿里不可能没想到顺丰,但是他们没有把顺丰拿下来,我觉得应该是顺丰不买账的原因?!?br />
    “是吗?”刘镪东问了一句,随后自己想了想,说:“我大概了解了一下顺丰的情况,老板王伟是一个非常有想法的人,顺丰之前的网点多是加盟,现在他正忙着往回收拢,要全部做直营了,估计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br />
    李牧点点头:“野心家是不会甘愿被收购的?!?br />
    刘镪东问:“并购呢?”

    李牧微微一笑,对刘镪东的问题不置可否,只是笑着说:“你别忘了,我也是野心家?!?br />
    刘镪东立刻懂了。

    李牧也是野心家,让他牺牲股权去并购其他公司,他肯定是比较排斥的,对李牧来说,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尽量少用股份,不然他的牧野科技也不会迟迟不做第三轮融资或者做上市计划。

    这时,李牧又说:“其实你想一想,就算我们现在要去并购顺丰,以淘宝网现在的估值,拿什么去并购?我们刚成立几个月,虽然局面不错,但是盈利模式还没有清晰明确,资本市场不会给我们太高的估值,顺丰现在正在内部争权,王伟眼看就快成功了,一旦他达到目的,顺丰的估值应该不会低于宅急送,我们拿淘宝的股份并购他,他会乐意?”

    刘镪东轻轻点了点头,淘宝估值确实没多少,想并购顺丰,以淘宝来发起是不可能的,以牧野科技发起倒是有可能,但是李牧肯定不会乐意,牧野科技现在相当于是已经蓄满燃料的火箭,李牧死命压着不让它点火起飞而已,让李牧拿牧野科技并购顺丰,他是肯定不会乐意的。

    李牧了解王伟的情况,这时候想收他的可能性极低,而且王伟的骨子里也有电商基因,他数次拒绝和马老板见面,很大一方面原因也是他早就坚定了自己做电商的想法,所以他不准备和阿里有任何层面的合作,不过顺丰起步做电商的时候,电商行业已经非常成熟了,王伟没能在混乱不堪、巨头林立的电子商务领域突出重围,不过如果现在激活他做电商的基因,没准反倒是提前渡他成神了。

    而且,既然马老板都没能收得了顺丰,自己去打算他做什么?有钱他不会不赚,所以他不可能和马老板狼狈为奸的封锁淘宝网,那样他得不到任何好处,所以他应该不会参与自己和马老板之间的战争,而是坐收渔翁之利,无论谁跟谁打、谁打赢了,总是要发货的,顺丰别插手,闷声发财就行了。

    李牧说出自己的想法,刘镪东也表示赞同。

    随即,李牧掏出烟来,丢给刘镪东一支,自己点燃一支,抽了一口才说:“我觉得咱们现在首先要想的,不是我们要不要收购顺丰,或者怎么干自己的物流,而是先理清楚我们还有多少时间?!?br />
    说着,李牧站起身来,走到白板面前,指着自己之前画的六大城市简易示意图,道:“你看,我们刚刚用分散发货的办法解决了Mango-ME集中发货的问题,以后和所有品牌厂商合作都可以用这种模式,让他们把库存分散给我们,我们来替他们承担发货,这部分应该是不难的,六个城市不够,那我们就分散到所有省会城市,总是可以解决这部分问题。

    眼下我最担心的,是淘宝的中小型卖家,他们遍布全国各地,而且他们本身就是低成本或者零成本运营,我们没办法让他们提前把货物交给我们来做分散发货,因为那样一来他们也得重资产运作了,这就和淘宝网的本意背道而驰,所以他们的销售需要自己在线下寻找快递公司进行合作。

    如果中小型卖家只能选择邮政的话,随着这部分需求量的猛增,邮政的EMS的运力会逐渐饱和,运输效率低下,整个交易周期、资金回转效率都会被快递大大拉长,如果阿里这时候做一样的事情,而阿里卖家的物流效率更快、整个交易流程和效率都大大高于我们,那样一来,无论用户和卖家都会放弃淘宝。

    那么,现在的问题很简单,距离EMS饱和还有多久?我们必须先弄清楚这个时间有多长,再根据具体的时间去找解决办法?!?br />
    刘镪东仔细想了想,说:“如果不影响我们淘宝网自己的发展速度,我觉得最多半年EMS的运力就会饱和,尤其是在南方珠三角以及江浙一带,因为目前的数据显示,我们大部分的卖家都集中在那个区域?!?br />
    李牧点点头:“好,如果说局面还能勉强撑上半年,那咱们现在就不要乱了阵脚,咱俩现在开始制定一个半年计划,解决半年后的问题,眼下也没有其他的解决之道了,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自建物流,所以咱们就直接从自建物流的事情开始讨论,物流要做,怎么做才能在半年之后顶上来?”

    刘镪东说:“如果我们现在着手筹建自己的物流体系,我怕半年成不了气候,像你说的,物流是一个重资产项目,而且找不到一个快速发展的方法,车要一台一台买、人要一个一个招、网点也要一个一个开,半年时间太短了?!?br />
    李牧说:“是很短,但是也并非不可能?!?br />
    说着,李牧清了清嗓子,严肃而又认真的说道:“我们立刻成立我们自己的物流公司,你投10%,我投90%,起步先投八千万到一个亿,如果师兄你手头没钱不要紧,我替你先垫上?!?br />
    刘镪东点点头,这么重的资本自己是出不起的,李牧愿意替自己垫上,已经是非常讲究了。

    李牧这时候又说:“独立注册公司将来灵活性更大,如果以后我们想并购顺丰,直接拿物流公司的股权跟王伟谈就可以,根本不需要触及淘宝的股权?!?br />
    刘镪东见李牧这么自信,连日后用物流公司的新壳子并购顺丰都已经想到了,当即便点了点头,说:“那就按你说的来?!?br />
    李牧开动大脑,接着说:“几个点我先捋一下,有异议你就打断我?!?br />
    “第一,着手注册物流公司并且开始挖人,宅急送、申通、圆通虽然被收购了,但是他们除了固定资产,所有员工都是活的,想尽一切办法去挖他们的高管,最好是挖一个就能挖出一支团队和一个片区资源出来,这样的话,我们只需要给他们投钱买车、建网点,就能够快速搭建起一个片区的网络,顺丰也不要忘了,现在大战在即,能挖的都给我挖过来,下手狠一点;

    第二,增强与邮政的合作,力争成为邮政的战略合作伙伴,把邮政的运力压榨到极致;

    第三,筹建物流基地,集仓储、分拣、打包、装车等功能于一体的物流基地,依托航空、铁路、陆地运输的便利性来综合考虑,第一阶段就要在全国范围内筹建五到八个物流基地,这几个物流基地一定要实现航空干线运输,我们快递未来的发展核心就依托于航空;

    第四,立刻找关系,先把各大航空公司主要干线的机腹货仓资源拿到手,这块资源是我们未来逆袭的重中之重;

    第五,找银行关系拿贷款,未来物流公司所有的固定资产全部抵押给银行,尽可能拿最高的杠杆,把资金流速和硬件扩张盘活;

    第六,找方旭东来,让他随便从牧野科技挑人,整合眼下市面上成熟的硬件,给我开发一整套的物流内部管理系统,并且开放对外的查询端口,我们的快递公司要实现全信息化运作,快件从收件开始,中间每一个物流节点都要录入系统并且供用户实时跟踪查询,我要做一套物流行业乃至国内所有实业里最牛逼的信息化系统出来!”

    刘镪东听完这六点,一张宏伟的物流蓝图已经在脑海中浮现。

    李牧见他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开口说:“他们不是收了其他快递公司吗,好,我们对那些拖泥带水、千丝万缕的二手硬资产也不感兴趣,我们只对他们的软资产感兴趣,所以我们眼下不收购任何物流公司,我们不计一切手段、拼命挖他们的人和资源,一定要给我往死里挖!就算把他们的整个框架全部挖塌也不要手软!然后快速搭建一个基础框架,然后整合物流基地、航空货运资源、信息化管理系统,这样的话未来我们的物流模式就很清晰了?!?br />
    李牧越说越激动,在白板上边画边说:“华夏地理上的整个第三阶梯是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也是我们未来的重中之重,你看看地图,整个第三阶梯南北跨度不过三千公里,东西跨度最多也就一千公里,按照现在陆运的速度,如果我们在这一大片地域里筹备四个物流基地,基本上每一个覆盖范围的最大直径都不会超过八百公里,假设我们取中间点建设,那么每一个物流基地覆盖的地区,最远都不会超过四百公里的直线距离,这样的话就可以保障覆盖地区内,无论从哪个点出发,采用汽车运输,到物流基地的时间都不会超过八个小时,甚至更短,反之亦然?!?br />
    “我们把物流基地再往下的点到面运输交给汽运,把物流基地和物流基地之间的点对点运输交给航空,你想一下,整个华夏的第三阶梯里,任何城市到另一个城市的飞行时间都不会超过四个小时,这代表着什么,这代表着我们以后的快件运输时长取最大值也不过就是8+4+8,也就是二十个小时,再算上中间的等待、分拣、打包、处理等等流程,四十个小时怎么都能解决问题了吧?如果再算上末端投递,四十八个小时基本上也就能解决了?!?br />
    说到这里,李牧的愁云已经一扫而空,甚至已经明显带着几分兴奋,继续说道:“打个比方,粤省的物流基地就在羊城机场附近,覆盖整个粤省,粤省任何一个城市当天截止到下午六点钟收到的快件,都必须在当天凌晨两点之前运抵羊城物流基地,然后在天亮之前完成分拣,寄往各物流基地的快件全部封装,前往冀省某个城市的快件,将会准备搭乘当天羊城到燕京最早的一趟航班,被装进该航班的机腹货仓内飞往燕京;

    上午九点左右,飞机在燕京落地,可能在机上乘客都还没有完全下机的时候,我们打包的货物就已经从货舱取出,送到附近的物流基地拆包分拣了,这其中,所有燕京本地的快件要在中午十二点之前装车送到市区,周边其他城市的快件也要在中午十二点发车,晚上八点之前就能抵达燕京基地覆盖的任何一个城市,这样一来,相当一部分干线城市之间的快件可以通过航空实现次日达,干线周边的快件也可以实现隔日达,如果我们能达到这个时效性,我们不但能解决眼下所有的问题,还能开创一个物流新时代!”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