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牧这一次在房地产领域的胃口极大,一口就想吞下六块地皮,而且每一块都赌中地铁沿线,这说出去是很吓人的事情,如果李牧稍微心虚一点,他自己也会担心别人会不会揣摩他为何对地铁走向有如此精准的预测,但是如果客观想一想,现在十号线的南北走向就是在赌,而且只有买大和买小两种选择,如果是一个真正的赌客,就是要把筹码全压在一个宝上,赌的就是东三环未来的发展前景。

    这年头房地产还不算特别热,燕京三环附近、四环内的住宅用地多的是,除了地铁线路尘埃落定之后,地铁沿线的地皮是要靠抢的之外,其他的无主地皮想拿都不是很费劲,出钱就可以,如果等五环通车、奥运举办之后、燕京四环内的地皮绝对是出一块少一块,随便出哪一块都是地王。

    不过李牧最终的目标是做商业地产,对民用住宅地产兴趣不大,因为商业地产才是真正健康的产业模式,住宅地产再往后就会进入一个畸形发展的阶段,全民炒房会极大提升城市人口的购房成本,成为社会民生的一个大难题,到那个时候如果还做住宅地产,社会声望一定会跌落谷底,但是商业地产则不一样,商业地产以后的发展会成为一个城市的地标,不但不会引起大众反感,反而会受到大众欢迎与追捧,在上辈子,万达广场敢说有它的地方就是市中心,这就是绝对的实力。

    眼下之所以要先从住宅地产起步,也是因为这是房地产开发的必然阶段,先从民用住宅地产切入,积攒实力和资本,等成长到一定气候之后,再转过头来做商业地产会轻松很多,如果这几块地拿到手,而十号线的发展又不会跟上辈子出现偏差的话,这六块地一定能赚一笔大的,顺便让万盈地产在燕京名声大噪,如果运气好,明年大赚一笔,04年就可以开始搞大型商业地产项目了。

    对宋亮和陈泽来说,李牧这种冒进的做法基本上不符合地产运作的规律,尤其宋亮做了这么多年地产项目,知道地产中的水太深,一个地产商在一个新城市初来乍到,操作的第一个项目、开的第一个楼盘最重要,决定了他将来能在这个城市走多远,像这样刚到一个新城市还一口气拿六个楼盘的行为,简直是房地产行业里的奇葩。

    但是奇葩归奇葩,两人对李牧这个房地产门外汉都有着非同一般的信任,所以李牧这么说了,两人就算想不通,也都没有任何意见,只要李牧拍板,那就按他说的干。

    三人仔细梳理了一下流程,陈泽说:“我先带着亮哥跟政府接触上,看看这几块地的报价和潜在的竞争者情况,然后大家本月内把资金准备好,月底或者下月初就先拿一块地,我就争取当月内从银行拿到贷款?!?br />
    李牧点点头,说:“如果七月份能够把贷款的事情解决,八月份再把剩下五块地都拿在手里,我们基本上就妥了,安心等十号线的最终规划出台?!?br />
    宋亮问李牧:“第二批拿的五块地皮一直等到十号线规划出台?”

    “当然?!崩钅了担骸笆裁词焙蚬婊鎏?,什么时候再拿这五块地去银行贷款,如果我们押宝押中了的话,银行知道我们手里有这五块地,恐怕会追着来找我们合作的?!?br />
    宋亮对此丝毫不怀疑,如果手里有好地皮,不是开发商求着银行借钱,而是银行求着开发商合作,对银行来说,他们最需要的就是稳赚不赔的优质项目,而当下,除了央行印钞票的部门是稳赚不赔之外,其他的行业还没有谁真正敢说稳赚不赔的,一线城市黄金地段的房地产项目盈利的比例非常高,除了个别大型的商业地产还有一点风险之外,住宅地产几乎就是稳赚不赔的项目,一旦有这样的项目,银行不但会挤破头投钱进来,而且还会尽可能的给出优惠条件,其中包括利息优惠以及杠杆放大。

    陈泽虽然没怎么接触过房地产,但是对这个行业还是有一些了解,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如果李牧真能把这六块地押中的话,那这六块地在手里怎么都能大赚一笔。

    ……

    确定了下一步房地产发展的执行细节,赵子秋给李牧打来电话,说自己在寝室吹风扇吹感冒了,太难受所以请了个病假。

    李牧在电话里听出她的鼻音重的吓人,很挂心,问她:“吃药了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用去医院了吧?!闭宰忧锎偶氐谋且羲档溃骸拔页粤说愀忻耙?,烧了点热水一直在喝?!?br />
    李牧说:“热伤风最痛苦了,而且吃药好的太慢,要不煮个姜汁可乐喝吧,发发汗好得快?!?br />
    赵子秋好奇的问道:“姜汁可乐是什么东西?”

    李牧道:“就是用可乐和生姜熬出来的,对热伤风很有用处?!?br />
    赵子秋急忙说道:“听起来就好恶心,我不要……”

    李牧笑着说:“第一次听起来是有点恶心,不过味道并不差,而且很有效,比吃药管用多了?!?br />
    赵子秋哼哼道:“是不是真的啊,你就会骗人?!?br />
    李牧说:“当然是真的,我感冒一般都是这么治,效果很好?!?br />
    赵子秋说:“那我现在也做不了呀,寝室不让用大功率电器,再说这么晚了,也不知道去哪买生姜?!?br />
    李牧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出头,确实是有些晚了,于是便道:“要不你现在赶紧趁着寝室还没关门出来,我开车去燕大接你,去裕城花园我给你煮?!?br />
    赵子秋激动的问他:“真哒?”

    李牧嗯了一声,道:“骗你干嘛,我正开车呢,现在过去,最多十五分钟?!?br />
    赵子秋便急忙说道:“那我现在就回寝室收拾一下?!?br />
    李牧问她:“你不是就在寝室吗?”

    赵子秋说:“我在寝室楼梯夹层给你打电话呢啊笨,在寝室里说话不方便?!?br />
    李牧恍然大悟,急忙说:“那你快回去收拾吧,在学校门口见?!?br />
    赵子秋愉快的答应下来,正要挂电话,又忽然说:“对了,要不咱们去亚运村吧,我不想去裕城花园,感觉怪怪的……”

    李牧想起上次赵子秋似乎表示过,如果去裕城花园找自己,她会有些莫名的心理压力,于是李牧便道:“行,那你带着钥匙?!?br />
    赵子秋心情雀跃到身体都在忍不住轻颤,开心的说:“那你快点,我在学校门口等你?!?br />
    说到后面,赵子秋的声音越来越小,李牧隔着电话都听出她的几分娇羞。

    回想上次在她家亚运村的别墅里与她交换了自己这辈子的处男之身,李牧古井不波的心里也一下子荡漾起来,脚下的油门踏板也不由自主的踩深了几分。

    路过裕城花园门口,李牧在楼下的生活超市里买了一大瓶可乐,也幸亏今天的菜还有剩,李牧买了两块生姜,结账的时候在柜台前看见杰士邦,犹豫片刻,一想赵子秋生着病,便想扭头走人,但又自欺欺人的想到重感冒如果多出点汗没准好得更快,就忍住也拿了一盒。

    结账出来,李牧把杰士邦塞进裤子口袋,把生姜和可乐丢在车的后座,随后快速驶向燕大。

    六月的天气已经很热了,赵子秋出门的时候依旧穿了长袖长裤,上身不但有长袖T恤衫打底,还多穿了一个抗风的小夹克。

    李牧在快到燕大门口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打扮有些另类的赵子秋,而赵子秋也认出了李牧G55的前脸,一路小跑着就往路边来。

    车刚在路边停稳,赵子秋就拉开车门钻了进来,兴奋而又带着几分羞赧的看着李牧,说:“你怎么来的这么快,这才刚过十分钟?!?br />
    李牧笑道:“路上车少,开的就快了点?!?br />
    赵子秋问他:“这么晚了,可乐好买,可生姜去哪里买???”

    李牧伸手指了指后座,说:“我都买好了?!?br />
    赵子秋扭头一看,果然,后排座上放着一大瓶可乐和两大块生姜。

    赵子秋虽然心里对姜汁可乐这种名字就很黑暗的东西不抱任何希望,但眼见李牧这么在意自己,心里还是美出花来了,对她来说,李牧有这份心、有这种行动,就算是给自己熬一碗毒药,自己也会眼睛不眨的喝下去。

    李牧驾车驶离燕大,赵子秋忍不住提醒他:“前面路口右转?!?br />
    李牧点点头,随口说道:“我认得路?!?br />
    赵子秋一下子就想到了李牧生日那天,自己开车骗李牧过去以及后续发生的一切,脸上微微发烫,没说话,但心里却又开始对今晚充满期待。

    李牧对燕京本来就很熟,现在燕京的路况还没有后世那么复杂,所以李牧的记忆也就更轻松了不少,一般来说,只要记住一个地名,想起就能知道它的大概方位以及它周边的道路情况,上次赵子秋带他去过的那套别墅,他只去过一次,就记住了大概的方位以及过去的路线,甚至可以凭记忆就能把那周边都回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