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环境清幽的日式饭店包房里,李牧和刘镪东与陈同坐在一起,李牧作为两人的学弟,主动给两人倒了些清酒,对陈同说:“陈师兄,听说你的大名很久了,一直没有机会见面,今天终于如愿以偿,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咱们人大01届的新生,李牧?!?br />
    李牧倒酒的时候,陈同双手虚托酒杯,从这一举动上,已经可以看出,虽然李牧敬他是师兄,但他心里却不自觉把自己降低了一个层次,他觉得,在李牧面前,自己反而是一个后辈,毕竟走入社会这么久了,他早就不按照年龄和入学时间排尊卑,而是以社会地位和实力来在心里进行排序。

    他并非自卑,但在李牧面前,还是觉得矮他一头。

    听闻李牧说的这么客气,陈同感觉则是有些拿不住,客气而又谦逊的说:“李总太客气了,跟你比,我哪能算有什么大名?!?br />
    李牧笑道:“如果陈师兄你不是人大出来的,那你叫我一声李总,我肯定没意见,但是你和刘师兄一样,都是人大的学长,出于对学校的尊重,我也得叫你一声师兄,再说,咱们在业务上没有什么来往,刘师兄在工作场合叫我一声李总,我也就勉强接受了,但在这种私底下聚会喝酒的场合你还叫我李总,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吧?!?br />
    李牧的一席话算是给了陈同一记软将军,虽说语气非常平和,但却让陈同心里有了些压力,于是他只好点点头,说:“行,那我就跟镪东一样,直接叫名字吧?!?br />
    李牧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今天陈师兄讲的内容我基本都听完了,深有感触,我得代表淘宝的运营团队感谢你今天的无私相授?!?br />
    陈同客气的摆摆手:“太客气了,本来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就是来聊一聊我自己对互联网的一些拙见,也不知道对淘宝的运营团队有没有实际用处?!?br />
    ”当然有?!崩钅列Φ溃骸疤员Φ脑擞哦雍图际跬哦硬煌?,技术团队大都是牧野科技的技术中坚力量在支撑,无论经验还是实力都是业内顶尖,但运营团队则是一个刚刚筹建不久的新团队,经验方面还有很多不足,你今天给他们上了一堂非常有意义的教育课,对他们未来的发展肯定能起到非?;淖饔??!?br />
    刘镪东也说:“是啊陈师兄,电子商务本来就是一个新兴行业,在国内也一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发展,所以大家都没有什么经验,特别需要你这样的资深人士来分享一些互联网领域的深层次见解?!?br />
    陈同脸上有些燥热,说:“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你们两个在互联网上的成就都远在我之上,所以你们就别联合起来捧杀我了……”

    “不一样?!崩钅涟诹税谑?,说:“我和刘师兄现在注重的是产品、平台以及生态,但是我俩对内容的把控是远没有你专业的?!?br />
    陈同好奇的问李牧:“生态是什么意思?”

    李牧说:“生态就是各产品之间的纵向与横向配合,共同来打造一个资源利用、投入收效最大化的生态体系,比如牧野科技几大产品之间的相互配合,用户群体的共享与共同拓展等等?!?br />
    陈同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牧野科技涉足的领域这么多,就是在打造自己的生态体系吗?”

    李牧点了点头:“没错,包括淘宝网和支付宝,也都是这个大生态体系里的一部分?!?br />
    陈同借机问他:“那导航网站在牧野科技的定位是什么呢?这种技术含量很低的网站好像跟牧野科技一贯的风格不太相同?!?br />
    李牧问:“在你眼里,牧野科技是什么风格?”

    陈同想了想,说:“我感觉牧野科技的风格是:用高人一等的理念和技术做别人没想到或者做不成的事情?!?br />
    李牧笑道:“那只是一部分,文艺领域都说雅俗共赏,互联网行业更得讲究高低搭配,导航网站虽然技术含量不高,但是对大用户来说是不可或缺的上网工具?!?br />
    有句话李牧没说,他现在掌握了用户上网的通讯入口、用户购物和支付的入口,但是还没能掌握用户普通上网的Web入口,导航网站就是非常重要的Web入口,门户网更是。

    陈同也感觉李牧肯定还有所隐藏,因为他觉得,以前牧野科技做的产品大部分都是高举高打,弄的全行业无人不知,但是做YY123,他们还并没有真正铺开架势,只是通过自己的产品去推这个自有导航站,以往极其高调的高举高打在导航网站上还一点都没看到。

    其实,李牧也早就做好了高举高打的准备,只不过最近精力都集中在淘宝网上,现在淘宝网上线了,而且取得了巨大成功,下一步自己就能腾出精力来,投入到对付Hao123和新浪网的计划当中去了。

    眼下,YY的网址红白绿名单功能,以及域名屏蔽功能已经开发出来了,但是还没有上线,一旦跟新浪的正面战争打响,关于新浪的一切信息,都将在拥有过亿用户的YY生态系统内绝迹,等Hao123也拿到手并且成功链接到YY123之后,新浪将从YY123彻底消失。

    饭桌上,陈同在一个关于门户网的话题中找到机会问李牧:“眼下牧野科技有没有发展门户网的念头?”

    李牧看得出陈同对新浪网的感情与归属,知道自己简单靠说是不可能挖的动他的,于是他在这个问题上撒了谎,摇摇头说:“门户网对牧野科技现阶段的意义不是很大,我眼下还没有这个准备?!?br />
    虽说撒谎不太合适,但总不能告诉陈同自己已经开始筹备门户网了,万一他跟新浪一反馈,再结合自己做YY123的事情,让新浪猜测出自己的目的事情都少会变得有些棘手,在自己还没有成功收购Hao123之前,门户网的消息还不能泄露。

    即便李牧没有透露关于门户网的分毫,但依旧让陈同心里充满担忧,李牧今天强调的生态理念,让他终于明白了李牧想要做的事情,他是在不断的打造新武器,最终的目标是打造出一个或者多个强大的航母战斗群,而YY就是其中一艘航母,是牧野科技庞大生态体系的灵魂,新浪现在高调挖人开发UC去和YY作对,简直堪称是李牧未来的死敌,天知道李牧下一步会做出怎样的应对措施。

    三人在包房里聊了很久,毕竟都是人大出来的,李牧虽然是新生,跟他们两个毕业生也算是同根同源聊,再加上大家都从事互联网行业,所以聊的非常投机,但陈同却一直对李牧有所提防,虽然他隐藏的很好,但却没能瞒得过李牧敏锐的感觉。

    虽然陈同在李牧眼里是一个标准的偏执狂,但是李牧对挖他进牧野科技的期望却越来越强烈,以后牧野科技不光要做门户网站,还要做互联网泛娱乐,要做自己的优质内容库,不只是Web内容,还有视频、音乐、图书、影视以及游戏等等,这些方面需要一个强大的内容总控,陈同是最合适的人选,未来的小米挖他,就是为了让他来打造一个支撑自己各种硬软件以及MIUI的庞大内容链条,李牧的目标也是一样。

    挖他的道路,任重而道远。

    ……

    在日式饭店门口告别了陈同和刘镪东,李牧独自步行返回裕城花园,因为要喝酒,车就丢在淘宝网楼下没有开走。

    走到半路,久未联系的宁昊忽然打他的电话,李牧还以为是两部电影的事情有眉目了,却没想到他告诉李牧一个奇怪的消息:香港一个慈善基金忽然主动联系牧野映象,希望能够邀请杜薇参加本月中旬在香港举行的一场筹款晚会。

    李牧很诧异,问他:“香港的筹款晚会,为什么会邀请杜薇?”

    宁昊说:“他们的公关邮件里写的意思是,他们基金的负责人非常欣赏杜薇,而且杜薇在香港也有不错的人气基础,所以他们希望杜薇能够以特约嘉宾的方式参加这次筹款晚会,这样也能促进香港与大陆在慈善方面的合作?!?br />
    李牧就更纳闷了,忍不住问:“什么慈善基金?”

    宁昊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说:“护苗基金,是一个专门?;ず捅苊馕闯赡耆耸苄郧稚撕Φ拇壬苹??!?br />
    李牧咂了咂嘴说:“这个基金会的着力点稍微有些另类啊……”

    宁昊说:“是有点另类,对方知道杜薇的经纪约在咱们公司,所以就直接发公函过来了,你如果觉得不合适,那我就回个邮件把他们拒了?!?br />
    李牧想了想,说:“这样,你把邮件转发到我的邮箱里吧,正好我这两天得找杜薇和她姐姐聊一下杜薇代言YY的事情,到时候我问问杜薇自己的意思吧?!?br />
    宁昊便道:“那好,我待会就把邮件转发到你的邮箱?!?br />
    李牧嗯了一声,问他:“《贼中贼》电影的事情咋样了?”

    “剧本和分镜都快搞定了,我找了一些老朋友,班底也差不多了,想这周出去渝州看看,选个合适的拍摄地点?!?br />
    李牧便道:“加快速度啊,如果定了什么时候开拍,赶紧跟刘天王的经纪公司约一下,看看能不能锁定他的档期?!?br />
    宁昊说:“好,我尽快,对了,你上次让我找一个适合拍校园爱情片的导演,我这次倒是有个合适的人选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