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网上线的第二天,周五。

    新浪网灵魂人物之一的陈同提前几个小时从公司离开,前往自己师弟刘镪东的公司,准备如约去给他的员工做一个小培训,讲一讲自己对互联网的一些了解。

    昨晚他也见识了淘宝网那令人惊掉下巴的首秀,可以说让他印象极为深刻。

    陈同做了这么多年互联网,对互联网的理解确实非一般人能够比拟,他很明白互联网行业模式的重要性,新浪网就是吃模式的亏,门户网盈利模式太单一,而无线运营的收入又有些上不来台面,像淘宝网这样模式定位清晰的新平台令他非常认可。

    不过他并没有把淘宝网和刘镪东想到一起去,不是他瞧不起或者看轻了刘镪东,主要是刘镪东在他面前一直太低调了,以他一贯的描述来看,他好像还在苦逼的创业阶段,团队也并不算成熟。

    而且,从昨晚到现在,陈同一直挺同情刘镪东,刚卖了自己所有的产业,准备在互联网电子商务领域创业,结果就杀出个淘宝网这么强大的敌人。

    他很清楚淘宝网的背景,有YY和易听网背后支撑,有支付宝全力支持,傻子都能看得出淘宝网和牧野科技的密切联系,所以他本能的觉得,刘镪东这次恐怕会很难熬。

    根据刘镪东给的地址,陈同驾驶着自己那辆神龙富康来到淘宝网办公场所的楼下,刘镪东早就在停车场等着他了。

    陈同一下车,刘镪东就急忙上前,热情的说道:“哎呀陈师兄,你可算是来了?!?br />
    陈同有些诧异的看着刘镪东,总觉得在自己的预想里,刘镪东不该是这种表现,他显得太高兴了,完全不是自己预料的那种唏嘘感慨惆怅低落,倒不是自己想看他笑话,而是事实摆在眼前,换做自己也会异常颓丧,他又怎么会这样开心呢?

    跟刘镪东客气几句,陈同一边跟着他往电梯间走,一边试探性的问他:“镪东,你们公司眼下情况怎么样?”

    “挺好的啊?!绷躏甓Φ溃骸肮驹俗故呛懿淮淼??!?br />
    陈同更纳闷了。

    但是陈同也不好问的再详细,所以他便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对刘镪东说:“我今天准备了一个PPT,不过最近工作上比较忙,PPT准备的比较匆忙,要是有什么不够完善的地方你别介意?!?br />
    刘镪东笑道:“陈师兄你客气了,你能过来给这些年轻人培训一下互联网内容的把控,我就已经非常荣幸了,哪怕没有PPT,你只是跟他们聊一聊、传授他们一些有用的东西,我也就心满意足了?!?br />
    陈同微微一笑:“我尽我所能?!?br />
    跟随着刘镪东一路上楼,一路来到淘宝的门口之后,陈同便瞬间被那硕大醒目的公司名称惊的说不出话来。

    “燕京淘宝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这不就是淘宝网吗?

    陈同傻站在淘宝网的门口,目瞪口呆的看着刘镪东,惊诧的问:“镪东,你说你在创业做电商网站,难道就是淘宝网?”

    刘镪东见他此刻目瞪口呆的样子,心里多少有些愧疚,自己并不想对他隐瞒,毕竟是自己的师兄,刘镪东对他可没任何歹念,只是他心里想帮李牧挖走陈同,所以才会出此下策,刻意隐瞒,是想一定程度摧毁他的自信与文人的那股傲气,只有这样才能打碎他的枷锁,让他获得新生。

    于是,刘镪东抱歉一笑,说:“不好意思师兄,之前淘宝网的事情需要保密,所以我也就没跟你说的太详细,之搜易把培训的事情定在今天,也是因为我跟大股东有过约定,淘宝网上线之后才能够对外公开我和淘宝网的关系……”

    陈同虽然依旧在震惊中无法自拔,但听到刘镪东这么说,也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都是一路打拼出来的,保密协议、竞业协议这些他也非常了解。

    不过,陈同此时已经没有了之前那种淡淡的孤傲心态,而是不自觉的有了一丝不自信的感觉。

    新浪虽然早已经在纳斯达克上市,算是国内顶尖的互联网企业,但是对互联网了解比较资深的人都知道新浪未来发展的瓶颈很大,没有一个清晰的业务与盈利模式,它在资本市场的认可度也很难提升上去,所谓的高不成低不就,说的就是新浪这种企业。

    但是淘宝不同,淘宝是一个全新的平台,一个一夜之间就能让互联网行业震惊的平台,上线第一个晚上,从八点到12点的四个小时里,淘宝网成交了50多万单,销售额达到了将近七千万,这个数据简直让这个时代的互联网人瞠目结舌。

    再加上淘宝网的背景、资源都非常强大,业内对淘宝网未来非??春?,现在自己竟然要给这个团队的成员培训互联网,这让他心里多少有些担心,如果人家对互联网的理解比自己还精神,那自己岂不是班门弄斧了?

    这时刘镪东也看出陈同心里的担心,忍不住说道:“师兄,说句实话,淘宝网运营团队的大部分成员都是新人,他们对互联网的了解确实亟待加深,而我们跟牧野科技的关系你应该也能猜得到,我们的技术团队因为有强大的牧野基因,所以实力确实非常出众,这样一来,我手底下的运营团队就显得差距太大,难免有些掉链子,这次我主要也是想让你给我们的运营团队培训一下?!?br />
    听到这些,陈同的心里稍稍平静了一些,倒不是自己爱慕虚荣,主要还是不想闹出班门弄斧或者误人子弟的笑话,而刘镪东这么一说,他也理解他眼下的状况,公司各部门之间的水平配比确实很重要,如果运营团队强大、技术团队弱鸡,或者技术团队强大、运营团队弱鸡,这个公司往后的发展就一定会出现越来越大的分歧,如果公司领导不够果断,可能公司最后就陷入无休止的内耗,而如果领导层果断的话,一定会立刻砍掉相对较弱的团队,用更强大的团队来替换它。

    于是陈同深吸一口气,说:“行,那咱们就按计划来,我尽量说一些自己的理解吧?!?br />
    刘镪东连忙道谢,说:“我跟大家说了,下午四点在大会议室培训,现在还有点时间,要不去我办公室里坐会儿?”

    陈同点点头,他确实也有很多的问题想要问刘镪东,不过也得找一个相对较为私密的环境。

    两人来到刘镪东的办公室,陈同才发现,刘镪东在淘宝的Title竟然是总经理。

    进到办公司,陈同就忍不住问他:“镪东,你怎么会跟牧野科技一起合作?”

    刘镪东挠头一笑:“师兄,不瞒你说,老弟我这也是抱大腿?!?br />
    说着,刘镪东问他:“牧野科技的创始人你知道吧?”

    陈同点点头:“我知道,李牧嘛,创立3321的那个小伙子?!?br />
    “没错?!绷躏甓担骸袄钅料衷诨乖谠勖侨舜笤诙聊?,还没上大二,我去年年底跟他认识的,受他启发和刺激,觉得在中关村卖光磁实在是太没前途了,所以就准备试试在互联网找点项目干干,李牧就找到我,说愿意跟我一起合作搞点事情,你说,我一没钱二没经验,人家愿意跟我合作,我这不是相当于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中了么?”

    陈同听完连连点头,李牧主动找刘镪东合作,那这对刘镪东来说,何止是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中了,简直是被天上掉下来的金元宝砸中。

    李牧和刘镪东在这一世的实力差距还是非常大的,不过这差距主要是前者实在太强大,李牧愿意跟刘镪东一起合作,这简直就相当于是舒马赫主动找林志颖一起组队刷F1的副本。

    刘镪东接着说:“李牧当时说要做电子商务,我对电子商务可是一点点都不了解,恶补了一个冬天也还是个门外汉,说实在的,眼下大层面的事情都是李牧在做决断,我虽然挂个总经理,现在其实也还是在积极学习、提高自己的过程中?!?br />
    陈同好奇的问道:“你跟李牧合伙做淘宝网,他给你多少股份?”

    刘镪东坦荡的说:“出资比例是9:1,股份比例是8:2,我占20%?!?br />
    陈同惊的眼珠子差点掉下来。

    20%?这是什么概念?李牧是脑子被驴踢了吗?就算是想招揽刘镪东,也不用拿出这么高比例的股份来吧?刘镪东之前毕竟只是一个混迹在中关村的个体户,就算是李牧很看好他,也完全没必要这么做。

    倒不是陈同瞧不起刘镪东,只是他考虑问题是基于眼前的现实,刘镪东确实还没有机会展示出自己强大的实力,放在现在互联网的客观判断标准来说,刘镪东是肯定不值得李牧给出如此多股份比例的。

    看看新浪核心层的股份结构,陈同自己的股份占比少得可怜,甚至都不能用百分比来计算,只能用多少股来作为计数标注,而且套现还有严格的限制,甚至近乎苛刻,自己的待遇跟刘镪东比起来,简直是林志颖和舒马赫比车技,该怎么比好呢?怎么比都是满满的尴尬……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