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行业里的很多信息交互并不够顺畅,比如眼下的易趣虽然知道有一个竞争对手正在到处联系自己平台内的商家,而且知道对方的平台名称是淘宝网,但是他们并没有真正当回事。

    因为任何一种互联网商业模式都不可能是独家的,尤其是不需要太多技术储备的电子商务网站,国内大大小小加起来也有十几二十个,有些对易趣来说是很大的竞争对手,有些却根本不足为惧,很多平台上线之后都处于没钱、没流量的状态,要不了多久自己就关门大吉了,而且他们也并不知道淘宝的底细,不知道淘宝网是谁投资的、不知道它拥有一个怎样的团队,更不知道淘宝网都汇集了哪些方面的资源。

    对MP3行业来说,他们知道易听网和一个名叫Mango的品牌合作搞了一个价低到令人发指的Mango-ME,但是他们却不知道Mango-ME准备利用什么渠道发售,更不知道它已经做好准备,要和一个名叫淘宝网的电商网站一起上线。

    如果这里面有一个人既了解电商行业,又了解MP3行业,还了解一些牧野科技的情况以及李牧的情况,或许能够通过各种信息综合分析,把整件事背后的脉络梳理出一个大概,但是李牧对自己**?;さ幕顾闱〉?,所以眼下除了自己人,还没谁能够把这么多来自各个行业的讯息整合在一起。

    远在杭城的马老板扎根电子商务已经好几年了,但是他做的一直是企业与企业之间的信息服务,并不牵扯到线上交易。

    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再加上软银大笔的资金投入,阿里眼下已经成为了一个颇具实力的大型互联网企业,马老板敏锐的意识到,扎根于中小型企业与中小型企业之间的阿里巴巴网在发展问题上已经愈发迟滞,他感觉电子商务真正的核心绝不是和中小型企业打成一片,也不是给中小型企业搞一个信息交互的平台,随着社会生产力、国民GDP以及世界商品大流通的不断提升与成长,电子商务的真正核心一定是最终下沉到最终端的零售环节上去。

    马老板的互联网思维以及电商思维的起步灵感都是来自于美国,他很清楚ebay、Amazon的商业模式,他也很明白PayPal的存在意义,其实他现在就已经在思考在国内运作零售电子商务的可行性了,而且他也很明白B2B、B2C、C2C这些模式的概念,眼下的阿里做的是B2B,但是眼下在国内做B2B的天花板太低了,他现在可以轻易的看到顶,对他来说,他丝毫不满足于眼下的状况,他从去年就已经在思考B2C甚至C2C在国内的可行性,经过很长时间的推敲,他已经下定决心,阿里下一步的发展方向,是在国内做C2C。

    和李牧差不多的是,马老板做事情想的也很长远,而且他对资源联动的把控能力异常强大,他现在做B2B,某些方面也是在为将来的C2C做基础,实际如果成熟,他就会把B2B上的B部分转化为C2C上的C部分,从而平顺的转化资源,构建一个扎根零售的新电商平台。

    在这个构思里,马老板早就想过,首先要把eBay的模式放在国内的市场环境下改良,然后再模仿PayPal,在国内做一个以人民币为结算依据的线上支付渠道,但是他一直没有等到合适的时机,所以这些构思还没有真正开始实施。

    支付宝被李牧做出来的时候,马老板曾经紧张过一段时间,支付宝和PayPal的核心概念是一模一样的产品,这也是他准备在未来去模仿的产品模式,忽然被别人做出来,让他担心对方是和他一样,把眼光瞄准了电子商务市场。

    但是,支付宝的诞生土壤非常特殊,它是在3321这个完全公益性的平台上伴生的一款产品,这让马老板稍稍松了口气,在他看来,支付宝是李牧为3321打造的一款工具,虽然后来李牧也开始把支付宝开放给第三方公司,但这应该也只是无心插柳,只要李牧没有看到电子商务行业,自己就不用担心。

    但是,最近马老板从多方听到的一些碎片消息里,嗅到了一点不太对劲的味道。

    最先让他心生疑惑的是Mango-ME在MP3行业里引起的巨大震动。

    起初当他听说Mango-ME竟然是易听网定制的时候,他就觉得事情有点意思,因为现在的互联网公司和硬件公司可谓是泾渭分明,还没有听说过哪个互联网公司不玩软件跑去玩硬件的,易听网是头一份。

    作为一个对互联网有着深刻理解的人来说,马老板心里对易听网刮目相看,他觉得一个互联网公司,敢于去触碰硬件而且还能在硬件行业里引起震动,这本身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某些方面证明了互联网企业的发展空间极大,发展方向也非常多元化。

    但随着对Mango-ME以及MP3行业的了解,马老板发现一件特别难以理解的事情,那就是Mango-ME的成本问题。

    他跟MP3行业的人看问题角度是完全不同的,MP3行业以为Mango是想进MP3行业分一杯羹,但马老板却觉得,Mango-ME看起来更像是易听网的一个工具,由于易听网的背后是牧野科技,他就对这件事情更加好奇,牧野科技发展如此迅速,怎么可能对MP3的那点利润感兴趣?它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这是其一。

    而且,Mango-ME的价格逼近成本价,这就更让人觉得奇怪了,硬件销售的渠道成本很高,铺设渠道就需要庞大的人力物力,而维系渠道又需要出让大量利润空间,所以这也是硬件价格居高不下的原因之一,易听网和牧野科技有什么能耐,可以把这其中的成本节省掉?这是其二。

    整个MP3行业到现在都没有听说过Mango或者易听网成立任何一家专卖店,甚至是任何一个专柜,距离宣传的发售日越来越近,可线下竟然又没有任何渠道的影子,到时候他们到底准备用什么渠道销售十万台Mango-ME?这是其三。

    综合以上三大疑问,再结合自己对电子商务的理解,马老板隐约感觉,Mango-ME应该会采取线上销售的模式,只有线上销售能够解决成本问题以及销售渠道的问题。

    可是,还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这么做的动机到底是什么?只为了卖MP3?不可能,打死马老板都不会相信。

    难道是为了做电子商务?这个可能性就非常大了!

    马老板思前想后,觉得牧野科技应该是想借着易听网,做一个和音乐相关的B2C平台,同时打造一个和音乐有关的硬件品牌,这样的话,就能够形成一个生态链条,但是他没想到,他看的是eBay和PayPal,李牧看的是淘宝和支付宝,大家你抄他、我抄你,本身就是个你中有他、我中有你的融合,不用管一个创意是谁先萌生出的,只要谁在这个创意领域里最后胜出,谁就是最牛逼的那个。

    马老板最近一直让手底下一个小团队关注着易听网、牧野科技以及Mango-ME,今天是Mango-ME开售的日子,马老板自己也很好奇,牧野科技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于是他准备和专门负责关注这一系列问题的团队一起加班,看看今天Mango-ME的发售里到底有什么自己没猜到的秘密。

    李牧在淘宝网待到五点多就离开了团队,一个人走了。

    回学校的路上先是给苏映雪打了个电话,约好到学校门口接她,然后一起去取蛋糕,随后又电话通知寝室的哥们准备到饭店碰头,除了寝室的五个哥们之外,李牧还邀请了赵康和他的女朋友,趁着这个机会,大家一起聚一下。

    由于饭店离学校不远,李牧便没有开车,把车停好之后步行到学校门口,等苏映雪出来。

    苏映雪刻意提前十分钟从教室溜了出来,一见李牧,便对他说:“咱俩先去取蛋糕,然后去饭店把菜点好再通知大家过来吧?!?br />
    李牧便道:“那我让他们晚一点再出发,等我电话?!?br />
    苏映雪挽着李牧,两人来到离学校不远的一家蛋糕房,苏映雪给李牧定了一个大号的水果蛋糕,还专门让人用巧克力酱在蛋糕中央写上了祝亲爱的李牧生日快乐,落款是一个字:雪。

    两人一起来到酒店、点好了一桌菜,在冷盘上来之后,李牧才打电话让大家开始往这边来。

    早就做好准备的众人很快便陆续抵达,孙坚、刘念和薛剑锋三个都是光混,王雅楠要在医院照顾生病的母亲,所以胡正道也是一个人,只有李亚唯带着女朋友韩潇潇,赵康带着女朋友王佳。

    苏映雪很适应以李牧女友的身份出现在这种场合里,平时话并不多的她,今天对每一个人都非常热情,不断询问大家有什么想吃的、有什么想喝的,尤其对几个女生格外关心,大有一副女主人的架势。

    几个男士都想喝点啤酒,于是便招呼服务员先上点冰啤,酒一送到,李亚唯就主动起身开酒,一口气就先开了七瓶,给在座的男士挨个发了一瓶。

    苏映雪见他递给了李牧一瓶啤酒,便对李亚唯说道:“今天就别让李牧喝了,昨天跟你们一起都喝多了,今天让他喝点饮料吧?!?br />
    李亚唯笑着说:“嫂子,牧哥的酒量很好的,认识这么久我还没见他喝醉过,昨天我们走的时候,他也没啥事啊,还把我们送到楼下来着?!?br />
    李牧心里咯噔一下,心说坏了,自己忘了跟他们交代一声,而李亚唯这张嘴说来就来,未免也太快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