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进电梯,李牧在电梯上按下10层按键,王少华便有些纳闷,问李牧:“这层楼少说也有二十几层吧?怎么电梯里只有十一层?”

    李牧笑道:“实际是22层,不过这栋楼是全复式的,所以电梯就只有十一层?!?br />
    “全复式?”王少华暗暗咋舌,忍不住问:“这样的户型,一套的面积有多大?”

    “172吧?!崩钅了担骸凹遣磺迨?72点几,还是171点几了?!?br />
    王少华惊叹道:“好家伙,172平,这的房价好像一万一左右,算下来不得一百**十万???”

    李牧微微一笑,说:“差不多两百万,因为高楼层还要单加钱,您发现没,这小区就这一栋楼超过20层了,其他的都只有十几层,就是为了给高层复式一个比较开阔的视野?!?br />
    王少华听完心里都忍不住自卑起来,自己想买套房方便女儿上大学都抠抠搜搜、犹犹豫豫的,人家李牧这么年轻,两百多万的车开着,两百万的房住着,这差距简直不要太大!”

    进口的三菱电梯运行十分平稳快速,叮的一声,电梯就已经到了十层,电梯门一打开,李牧请王少华先出电梯门,自己随后才跟上,拿钥匙打开了1001的房门。

    一打开房门,王少华便被眼前这毛坯房的格局给惊呆了。

    房门打开可以直接看到对面客厅巨大的落地窗和阳台,将近四十平的客厅显得格外宽敞,而且还连带着开放式的厨房和餐厅,加起来面积差不多达到六十平,通透敞亮,极其大气。

    李牧介绍说:“这房子格局比较好,下层是客厅、厨房、餐厅阳台、一个卧室、一个卫生间,楼上是三个卧室加一个卫生间,四室两厅两卫,楼上的主卧也有一个和楼下客厅一样的阳台,在上面看,视野相当开阔,整个电影学院尽收眼底?!?br />
    王少华跟着李牧下层看看、上层看看,看完之后脸上的羡慕之情已经无法控制了,他是真的太喜欢这套房子了,虽然这套房子眼下还只是毛坯状态,但是他脑子里已经有了这套房子装修好之后的样子,这里的户型实在是太棒了,而且两梯三户,整栋楼实际也只有十一层,小区高档,安保严格,远超出他自己对房子的心理预期,而且离女儿学校就隔着几百米和一条马路,马路还有天桥可以安全通过,几乎完美的无可挑剔。

    如果硬要说有什么瑕疵,也可能就是价格了,如果这套房子一百万,王少华立刻毫不犹豫的筹钱把首付出了,他和老婆工作这么多年,真正在手里闲着的资产也就几十万,而且眼看孩子过几个月就要上大学,这几十万里,还要给她预留出足够的教育资金。

    盘算下来,能够灵活用于买房的钱,不超过三十万,而且考虑到装修至少还要十万块钱,以后还要月月还贷款,在保证生活质量的前提下,房子的总价只能控制在六七十万上下,再多就实在是无能为力了。

    但是看看李牧,一个人买这么大一套房子,简直奢侈的令人发指。

    王少华心里感叹,苏映雪的爸妈,甚至是自己老婆,这么久以来一直提防着李牧,生怕他把苏家的好闺女拐跑了,现在李牧20岁不到,年收入过千万,还买了一套这么好的房子,这样的男孩,怕是要被女生家长抢破头的。

    站在上层主卧凸出楼梯的阳台上,李牧手指着不远处的一片校区,说道:“喏,王叔您看,那就是电影学院?!?br />
    王少华定睛一看,口中叹道:“哎呀,还真是,这套房子确实是太好了,我跟你苏阿姨一直就想在电影学院附近买套房,以后方便欣然上大学,但是看来看去,不是房子太贵,就是房子太旧,要么就是户型和地段不合适,但你这个小区还真的是无可挑剔?!?br />
    说着,王少华叹道:“我回去得跟你苏阿姨商量一下,看看是不是来这里买一套小点的,一百万的话,我们可以先咬牙先付了首付,然后借点钱装修,等装修好了就把老房子卖掉?!?br />
    李牧说:“把老房子卖掉就太折腾了?!?br />
    王少华说:“没办法,一百万价格太高了,只能这么买压力才不会太大?!?br />
    王少华此时心里萌生出一个突发奇想的念头,他觉得,李牧既然这么有钱,自己要是从他这里借个几十万,倒是可以轻轻松松在这里买套小户型,而且也不影响孩子上学,以及之后家里的生活标准,不过,李牧毕竟是一个晚辈,而且是苏映雪的男朋友,如果这时候苏映雪的亲戚就开始找李牧借钱,实在是拖了苏映雪的后腿,李牧就算把钱借了,就算嘴上不说,心里也会对苏映雪的家人有意见的。

    李牧这个时候开始诱导王少华:“其实这种户型才是最适合您的,您看,您平时一家三口,两个房间,映雪每个周末都过来,还需要一个客房,如果是三房的户型,您连个书房都没了?!?br />
    王少华讪笑一声:“刚买现在那套房子的时候我就想弄个书房,但后来就发现根本没法单独弄一个书房出来,因为经常有亲戚朋友过来燕京,为了方便他们,家里就把空出来的房间弄成了客卧?!?br />
    王少华硕士学历,是个标准的文化人,从上小学就顶着书呆子的头衔一路到硕士毕业、参加工作,即便到现在也是很喜欢读书,对一个喜欢读书的人来说,一个专门的书房简直是不可或缺的硬件,书房可以不大,可以装修很简单,只需要有两面书柜,一张书桌,一套迷你的茶具就足够完美,但即便是这么简单的愿望,对王少华来说也很难实现。

    王少华是土生土长的燕京人,他的亲戚也都是燕京本地人,平时亲戚间走动,几乎很少会在彼此家里借宿,但苏月华就不同了,她是海州人,家在海州,而且是苏家唯一一个在燕京安了家的,平日里海州的亲戚来海州办点什么事情,基本上都要在家里借宿,有段时间苏月华的父亲身体不好,到燕京来治疗加疗养,连着苏月华的妈妈老两口在燕京住了两个来月,大部分时间就住在家里,苏月华几个哥哥有事没事还隔三差五轮流来看,家里根本清净不下来,王少华虽然心里也有怨言,但也很清楚这种事情自己只能忍,没有别的办法,他得给老婆尊重,给老婆的家人尊重,所以在感情和家庭的层面来看,他牺牲掉一个书房,并不算什么大事。

    但是,王少华心里依旧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书房,虽然明知道很难实现,但他还是想要,所以,李牧的话,一下子勾起了他心里那点小小的愿望,若能有一间属于自己的书房,有一个无人打扰的空间,让自己可以肆意沉浸在书本的世界里,那就实在是太幸福了。

    李牧也能猜得出王少华会遇到的情况,他上辈子在燕京工作多年,认识不少燕京本地的朋友或者同事,其中有一部分娶了外地老婆之后,每每出来聚会,就总有会发几句牢骚,今天说我媳妇儿她二大爷来燕京办事了住家里,明天说我媳妇儿她三舅妈来燕京看病了住家里,后天她小舅送孩子上大学住家里,类似的吐槽他听过太多,都让听的有些麻木了。

    李牧不是燕京人,也没有任何地域歧视,但他也承认,燕京本地人和外地人结合、定居燕京之后,确实会带来很多类似如此的问题,不能说谁对谁错,只能说两人的情况不同,总体来说,本地方的心理多少会有些无奈和委屈。

    王少华此时轻轻叹了口气,感叹道:“归根结底,还是要多赚钱??!如果我真是能买下这么一套房子,或许所有的问题都能迎刃而解了?!?br />
    说完,王少华忍不住问李牧:“对了,你怎么想起来在这买房子?以后是准备从学校搬出来住吗?”

    李牧微微一笑,说:“我可没准备过来住?!?br />
    王少华诧异的问:“那你买它做什么?囤房吗?”

    李牧摇了摇头:“也不是,这套房子是别人送的?!?br />
    王少华惊呆了,问李牧:“谁这么舍得啊,两百万的房子就直接送给你了?”

    李牧觉得铺垫和诱导也差不多了,便笑着道:“王叔,实话跟你说吧,这套房子是陈光华送的?!?br />
    “陈光华?”王少华脑子都不够用了:“你是说那个陈悦悦的爸爸?”

    李牧点点头:“对啊,就是他?!?br />
    “他为什么要送你房子?”

    李牧笑着说:“上次在法悦出了那件事情之后,我几个朋友就帮忙给了陈光华一点教训,后来他扛不住了,就跑去您家里求原谅,可是您和苏阿姨没理会他,他就又跑来求我了?!?br />
    王少华愣了片刻,叹道:“怪不得他总是跑上门来道歉,我心里还纳闷,这人也是燕京知名企业家,怎么会这么低三下四的上门道歉,原来是因为你……”

    李牧觉得该装逼的时候自己也该适当装一装,于是便一脸高深的微笑点头:“我朋友用了点关系把他的工厂停了,我跟他说,什么时候让你们满意了,什么时候再考虑让他复工,他在您家里盯了那么久也没能解决这个问题,所以就又跑来求我了,我想了想,咱们老这么怄着气也不至于,他老婆孩子虽然跋扈了一点,可他也不应该为此承担这么大的损失,所以我就跟他说,让他买套房子送给您一家,就当是赔罪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