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泽与许嘉铭的计划就是先狠狠掐住陈光华的脖子,让他透不过气、让他恐慌、让他感觉到濒死的痛苦,然后再放出消息,让他知道这一切到底是因为什么。

    所以眼下才只是刚刚开始,就算陈光华托遍关系去打听,也根本问不出到底是谁在幕后主使,而他也压根没有把事情原因往李牧身上想,因为李牧在他眼里就是那个什么3321的创始人,名气是有,但没这么大的能量。

    李牧也不知道陈光华现在被教训的这么惨,媒体公布的第二天,燕京电影学院把所有真实的分数公布了出来,并且由校领导亲自登门,向王欣然发放了她最终版的艺考成绩单,并且向她一家三口道歉,称这一切都是电影学院管理不力,等公检机关调查清楚之后,一定会给王欣然一个满意的说法。

    这次王欣然的父母心平气和的接受了新的成绩单以及校领导的歉意,毕竟他们不是罪魁祸首,这点是非观念他们还是非常清晰的。

    同时,了解到事情经过的校领导也向一家人保证,陈悦悦等等二十多个通过改分通过艺考的学生,考分都已经被电影学院作废,并且终生禁制其再报考燕京电影学院,恶人也算是自食恶果。

    事情到这一步,对王欣然一家来说,已经得到了圆满的解决。

    李牧也觉得,做到这一步就差不多了,帮王欣然讨回了公道,不可一世的陈悦悦也再别想去电影学院,那两个罪魁祸首的主任也免不了牢狱之灾。

    至于张岚,李牧也就不跟她一般见识了。

    只是,李牧没想到,有人在替自己收拾张岚,而且连带着她老公陈光华,以及他们家的产业。

    事情都解决完了,苏月华再次跟苏映雪提出请李牧吃饭的事情,这次李牧没有拒绝,苏月华便选了一家距离人大不远的饭店定了个包间。

    李牧和苏映雪一起到的时候,苏月华一家三口都已经到过了,一见李牧进来,两口子立刻起身,苏月华给了王少华一个眼色,示意他来招呼李牧,于是王少华便笑着说道:“来来来李牧,过来坐,咱俩待会儿喝点?!?br />
    李牧点点头,笑着说:“叔叔阿姨你们好,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br />
    王少华笑呵呵的说:“我们也没来多大会儿,来,你看看菜单,想吃什么就点,这儿的环境虽然比不上法悦,但做的菜口味可是一绝,我点了一个草原烤全羊,是他们家的特色,味道非常棒?!?br />
    李牧把菜单递给身边的苏映雪,让她来点菜,随后对王少华说:“听您这么一说我都要流口水了,感觉好几年没吃过烤全羊了?!?br />
    王少华笑道:“改天想吃的话,咱们搞个自驾,燕京往东北走个两三百公里就是草原,当地牧民做的烤全羊好吃极了,不是饭店里那种拷完拆骨端上来的,是直接把整只羊杀了架起来用篝火烤,烤一层吃一层,味道绝了?!?br />
    李牧听得眼前一亮,要说燕京周边好玩的确实不少,不过自己一天到晚瞎忙,也没时间出去放松放松。

    王欣然说:“爸,我让你说的都流口水了,你什么时候再带我去吃???”

    王少华说:“去草原最好的季节是七八月份,那时候草场的草长得最好,景色也最好,现在去都是荒草秃山,等到草原的草绿了,咱们就一起过去玩两天?!?br />
    李牧爽快的答应,苏映雪这边已经把菜点的差不多了,叫来服务员时,王少华问李牧:“开车没?”

    李牧摇摇头:“我俩走路过来的?!?br />
    王少华点点头:“那行了,服务员,来一瓶五粮液?!?br />
    李牧说:“您待会还得开车吧?要不咱来点啤酒?”

    王少华摆摆手说:“没事,待会儿你阿姨开车,你要是喝不了太多,就你四我六?!?br />
    李牧听到这话便也不再拒绝,半斤酒对他来说还不是什么问题,于是便答应下来。

    苏月华说:“我也要一瓶啤酒吧?!?br />
    王少华说:“待会你还得开车?!?br />
    苏月华便说:“没事儿,我跟欣然一人一半?!?br />
    王少华见她坚持,也就没再阻拦。

    酒菜上齐,李牧抢着把两人的白酒倒了,苏月华给自己和女儿各倒了一杯啤酒,随后王少华端起酒杯说:“李牧,这次欣然上学的事情多亏了你,要不是你,她这个委屈受的可太大了,我这个当爸爸的现在想起来还心疼后怕,我们一家人敬你一杯,谢谢你为欣然做的这一切?!?br />
    王少华刚说完,苏月华也把啤酒杯端了起来,对李牧说:“你王叔说的是我们一家人的心里话,我们一家人都特别感激你,如果不是你帮忙,这件事以后可能蕴藏的后果我们都不敢去想……”

    王欣然也端着酒杯说:“姐…噢不,李牧哥哥,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总之就是特别特别感谢…”

    李牧没想到这一家三口跟商量好了似的,一开始就来了这么一出,于是急忙端着酒杯站起来,认真的说道:“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你们不用这么客气,太见外了,这杯酒我敬你们,先干为敬?!彼蛋?,李牧把小酒杯里的白酒一口干掉。

    喝了第一杯酒,饭桌上的气氛就轻松多了,王少华对李牧是越看越顺眼,忍不住跟他多喝了几杯。

    酒过三巡,王少华跟李牧聊的投机,便问出了心里一直比较好奇的问题:“小牧,你那个3321现在一个月的营收是不是得好几百万了?”

    李牧说:“一周吧,前几天董艾跟我说,现在和各地的211、985院校合作之后,一个月的账面营收是一千多万?!?br />
    听到这个数字,王少华和苏月华均是一惊,王少华看了一眼老婆,问:“这么多钱进入到3321的账上,这钱你过手吗?”

    李牧摇摇头:“不过手,佣金那部分的钱是直接从学生家长以及兼职大学生的支付宝里扣除的,扣除的钱就在3321官方支付宝账号上,除了用于各项日??е?,就是用于助学项目,这笔钱不会进私人账户,流向清晰?!?br />
    王少华和苏月华一直担心李牧会因为年轻而控制不住对钱的欲&望,万一他动了3321的钱,以他现在的名声,恐怕回给他带来很大的负面,听到他说3321的钱他从来不过手,王少华稍稍放下了心,却又忍不住问他:“那你那天开的那辆奔驰是你的还是朋友的?”

    李牧一脸淡定的说:“是我的?!?br />
    王少华惊诧极了,看了苏月华一眼,发现她也同样满眼震惊,他们两口子一直以为李牧那天开的奔驰应该是借的,因为不但车价值两百多万高的吓人,最重要的是那车牌有钱都买不来,那可真真是国管局自有号段内的牌子啊,就算李牧有钱,也不见得有能耐弄到那副车牌。

    震惊不已的王少华忍不住问:“那车是你自己买的还是别人送的?”

    李牧便道:“车是自己花钱买的,牌子是朋友帮忙弄的?!?br />
    苏月华下意识问了一句:“小牧,你哪来的这么多钱?”

    说完,苏月华意识到自己问的有些敏感,急忙解释道:“你别误会,阿姨没别的意思,就是担心你将来会遭人诟病?!?br />
    李牧微微一笑,知道这个问题无论对是苏月华和王少华两口子,还是对苏映雪,都必须给出一个解释,于是他便开口说道:“阿姨您放心吧,3321的钱我确实一分都不经手,但是3321使用的支付宝归我个人的公司,现在我只是无偿把这个支付渠道提供给3321的学生家长和兼职学生使用而已?!?br />
    说着,李牧话锋一转,道:“但是这个支付渠道我同时也在跟其他公司进行有偿合作,比如现在盛大的《传奇》网游,他们的在线点卡销售就是接入了支付宝渠道,而且现在支付宝渠道的金额比重已经占到了他们线上销售的85%,这其中每一分通过支付宝支付给盛大的钱里,我都要抽走10%,虽然他们大部分的销售还是集中在线下渠道,但算下来我每个月的毛收入大概也有个几十上百万吧?!?br />
    “10%?”不只是王少华,就连苏月华和苏映雪姑侄二人都惊呆了,听说过雁过拔毛,但也只是雁过拔毛而已,李牧这是简直是雁过拔翅膀??!

    王少华惊呼一声:“盛大怎么可能会答应这么高的抽成比例?这比银行手续费还黑??!”

    李牧笑道:“叔叔,您的理解方向有问题,我对盛大来说,可不只是转账汇款的中间经手人,那样的话,提个1%的手续费也就了不起了,我对盛大来说,不只是一个支付渠道,还是一个直销渠道,他传统的点卡销售方式绝大部分都要依靠线下渠道,销售终端要沉淀到每一个网吧、每一个报刊杂志亭、每一个书店文具店等等,这其中的成本更高,首先这些经销商他得一个一个去跑吧?他自己跑不过来,就得有代理商帮忙去跑,这样的话,代理商和经销商层层都要截留利润,一张35块钱的点卡,最后到他手里能剩25就已经很不错了,但是跟我合作就不一样,我支付宝的用户这么多,而且支付流程又这么简单便捷,用户可以直接通过支付宝购买点卡,没有任何中间环节,我只收他3.5元,您说,对盛大来说,哪个更划算一些?”

    王少华听李牧这么一说,立刻茅塞顿开,心里对李牧已经不只是赞赏,甚至有强烈的自惭形秽的感觉,而他却不知道,李牧今天展示出来的,只是他所有资产中的冰山一角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