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陈光华激动异常,在这张餐桌前,他感觉自己就像是指点江山的帝王一般,带领着骁勇善战的手下攻城略地,同时也感觉自己即将搭上赚钱快车,借着与这家日企的合作打开一个新天地,自此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前景怎一个波澜壮阔了得。

    但事情往往就是这么戏剧化,就在他带领着一众手下从酒店餐厅出来,准备乘车前往日方公司的时候,日方接口人一个电话打到了随行翻译那里,正准备上车的翻译接到电话整个人瞬间愣住,车里的陈光华忍不住催促道:“小韩,愣什么呢,还不赶紧上车?!?br />
    被称作小韩的随行翻译哭丧着脸对陈光华说:“陈总,日方接口人打电话说合约签不了了,让咱们不用过去了?!?br />
    “什么?!”陈光华一个激灵,怒斥道:“搞什么名堂?都谈了这么久了,他们说不签就不签了?你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小韩点点头,在电话里用日语询问了一通,问完之后,对陈光华说:“他们说,他们母公司调整了战略,不准备和咱们合资建厂了,他们想再考察一下实力更强的相关公司?!?br />
    “我艹他妈!”陈光华脑子嗡的一下炸开,急促的说道:“上车!去他们公司讨个说法,妈的拿老子当猴耍呢这是?”

    小韩急忙钻进车里,十分钟后,一行人就到了对方公司楼下,陈光华一马当先,下车就要直接冲进对方公司的大门,结果被门口的保安拦住,对方鞠躬说了一大串日语,陈光华听不懂,对小韩喝道:“跟这个看门狗说,让他给我让开!”

    小韩急忙上前交涉,交涉无果,对方反而又通过对讲机招呼了几个保安过来,几个人并排挡在门口,完全不给陈光华进去的机会。

    小韩对陈光华说:“陈总,他说进去要提前预约,而且咱们之前的预约已经被他们内部人员取消了,也就是说,是准备跟咱们谈判的那个负责人亲自取消了今天的会面?!?br />
    “妈的!这帮王八蛋!”陈光华青筋暴起,这种感觉就好像你和朋友约好一起自驾游,但关键是你自己没车,所以你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忙碌了好几天努力计划各种路书、收拾各种行李,准备各种路上吃的喝的用的,结果到出发的那天早上你去朋友家找他,他已经撇开你自己出发了。

    小韩继续跟对方交涉,告诉他们己方已经跟他们公司谈了好多天了,合作也很快就要开展,关键时刻忽然翻脸总要给己方一个交代。

    这时候,从日方公司里出来一个人,跟小韩沟通了一下,告诉他:“不好意思,我们双方之前只是达成了意向,但是并没有签订任何合约或者备忘录,现在我们更改了策略不能跟你们签约并不违背任何原则,也请你们不要在我们公司门口继续纠缠,否则我们就要报警、通知警察来处理了?!?br />
    小韩见陈光华已经失去理智,便一个人跟对方据理力争:“我们来日本这么多天了,你们总要给我们一个说法吧?”

    对方想了想,说:“如果你们提供你们往返日本的机票行程单以及酒店票据,你们最近在日本的开销证明,我们公司可以报销费用?!?br />
    小韩傻眼了。

    这是摆明了要翻脸的节奏啊,怎么了?前几天自己作为翻译全程跟进,日方的态度一直挺好的啊,除了一些细节要求的比较严苛,但越是那样,也越代表日方确实是很有合作意向的,所以才会严格重视合约细则。

    可是,这才一晚上的功夫,之前聊的一切就都变卦了?这是什么套路?不是说日本人做事严谨讲信用吗,怎么也学会在生意场上耍猴了?

    陈光华还在那大声嚷嚷,多日来的心血和梦想付诸一空,他的心情可想而知,实指望能打开一个庞大的新市场,在里面分得一杯羹,没想到出师不利,被日企结结实实的坑了一把。

    按照陈光华的脾气,他恨不得动手打人,然后再找块大板砖把对方公司玻璃门开的稀碎,但身边的下属一直在提醒他,这可是在日本,人生地不熟的,要是真动起手来,别的不说,光日本警察就够喝一壶的了,轻了是驱逐出境,重了没准还得上法院。

    小韩交涉无果,也过来跟陈光华说:“陈总,我看他们是铁了心不合作了,刚才那个小日本说,让咱们提供机票行程单和酒店住宿证明,他们给咱们报销这几天在日本的差旅费……”

    “报销差旅费……”陈光华听到这三个字,几乎没一口血喷出来。

    谁他妈差这两个钱儿???日本人这是要存心气死自己是吧?这跟两块钱买张彩票去兑五百万大奖、别人说你彩票有问题,退你两块钱你滚犊子吧有他妈什么区别???

    陈光华在日企门口气的大呼小叫,死活不愿意离开,他不能接受日方这种坑爹的态度和套路,但眼下除了在这里骂街抗议,他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

    这时候,燕京东南部的工业区迎来了一场突击性的消防检查,大量稽查人员直接杀向陈光华的工厂,在仔细检查了两个小时之后,挑出了一大堆的消防安全问题,勒令他们立刻停产整改,什么时候改到完全没有安全隐患了,什么时候才能开工。

    环保部门也来人了,说他们违规处理工业废料,要求他们整改的同时,根据他们不足的地方,合理合法有理有据的开了一张三十万的罚单。

    交通运输部门也来了,工厂二十多辆送货的大卡车大部分存在违规改装、超高超限,而且也存在运营手续不合格的情况,所以车辆暂扣封存,等待处理。

    陈光华留在国内帮他打理工厂的心腹卢军民都他妈快疯了,一个人在现场要应对这么多部门派过来的负责人,同时还要抽空赶紧给这些部门有关系的领导打电话求助,平时没少孝敬,各方面各环节也没少打点,这时候你不能纵容手下来找茬啊,开工厂的,要真是完全按照国家各项标准执行,早赔的裤衩都不剩了,所以大家不都是这么含含糊糊的生产吗,你们联合起来针对我们又是几个意思?

    结果,找到的相关领导纷纷表示,这个锅我们不背,首先这次突击审查不是我们授意的;其次,去现场审查的人是拿了上头的指示,我们能耐不够,管不了,不好意思。

    卢军民焦头烂额的时候,一汽的人又给他打电话:“听说你们厂出事了?我们最新的一批配件能准时送到吗?我们这月卡车生产线产能全开,你要是给我们掉链子,我们可是要索赔的??!”

    卢军民赶紧陪着笑给人家保证:“您放心,我们这边的问题都是小事儿,很快就会解决,不会耽误供货?!?br />
    电话挂完,东风的人也打电话来了……

    卢军民这一上午忙的全身几乎汗湿了两三次,所有不好的事情都在这一个上午接踵而至,而且他想尽一切办法去处理,发现都没有任何成效。

    一上午,生产被停了、车队被停了、设备被封了、库房也被封了,整个生产环节全部被搞死,现在连采购方都来施压,这真是群起而攻??!到底怎么了?是把天捅破了还是怎么的?

    工厂停摆,卢军民只能向远在日本的陈光华汇报加求助。

    陈光华正在日企门口骂娘呢,一个电话他没接,两个还是没接,第三个他翻了,接通电话非常不满,呵斥卢军民:“你知道国际漫游多他妈贵吗,没见我不想接电话吗?一点眼力见儿都没有,不接你还一而再、再而三的打个毛啊打?”

    卢军民没想到陈光华跟吃了枪药似的,可也不能纠结这个,只能瓮声瓮气的说:“陈总,厂子出大事了?!?br />
    陈光华神情一凛:“出什么大事了?”

    卢军民把事情在电话里跟陈光华一说,陈光华先是听得目瞪口呆,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所有和厂子有关系的部门、企业都集中在一个时间段找麻烦,这不是摆明有人在搞自己吗?

    谁???这么大的能耐?自己那些关系在这个时候都没用了,自己人在日本,怎么也能在国内得罪人?

    再一想想,陈光华表情顿时严肃起来,紧接着的,便是惊恐。

    不对??!日企这边也是忽然间变卦,什么都谈好了,瞬间就翻脸不认人,家里那边更严重,几乎能找上麻烦的人都过来找麻烦了,这是有大能耐的人在整自己??!

    可陈光华怎么也想不通,自己招谁惹谁了?多大仇至于这么不留活路???

    陈光华一咬牙,对卢军民说:“你先别慌,稳住等我回来?!?br />
    说完电话一挂,刚才那股骂街的气势瞬间没了,冷着脸对身边一众人说:“日本没法呆了,赶紧定最早的机票回去!”

    一众人没反应过来,搞不懂陈光华是怎么回事,刚才还在骂街,声讨日企要个说法,这就忽然放弃了?

    小舅子张山忍不住问道:“姐夫,这事儿就这么算了?那也太便宜小日本了!”

    陈光华一咬牙:“妈的,回去晚点厂子都他妈没了!都别他妈愣着了,该订票的订票、退房的退房,赶紧回燕京,越快越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