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然,你认识他们?”

    苏月华诧异的看着女儿,又指了指面前跪着的两个比自己年纪还大的一男一女,搞不懂眼前到底是什么情况。

    王欣然点点头,表情愤怒的说道:“他们是电影学院的招生办主任、表演系主任…”

    王少华傻眼了,还真是电影学院的主任?这大半夜的,俩主任跑自家门口磕头又是干什么?

    徐、单二人也是被逼无奈,如果能让李牧放自己一马,这两人愿意做任何事情,否则明天早晨的太阳,有可能就是他们最后一次在自由身状态下看到太阳了,十年刑期是起步,最高可判无期徒刑,而李牧的媒体关系又那么强大,一想到这个,两人就恐慌的几乎崩溃。

    王欣然把今晚吃饭时遇到的情况跟错愕惊讶的父母大概说了一遍,等她说完,一向好脾气的王少华也怒了。

    原本以为女儿是因为成绩不够好,所以被关系户优先挤下来,但没想到这其中还有隐情,女儿的成绩原来是被这两个无良之人偷摸改低了!

    徐主任满脸泪水哭诉:“我们也是一时疏忽,刚才连夜回学校把分数全部都重新整理了一遍……”

    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艺考分数通知单,双手递给王少华,说:“王欣然同学这次艺考分数85.5分,您看一下,这是修正过后的成绩单?!?br />
    王少华一把拿过成绩单,仔细一看,上面显示王欣然艺考专业分数是85.5专业排名是今年艺考第八名,相当了不起的分数,一想到女儿今天一整天委屈的样子,王少华愤怒的恨不得大耳刮抽过去。

    苏月华也气的无以附加,想明白这两人上门,其实是害怕李牧向媒体举报他二人的违法行为,心里非但一点不为两人上门跪求原谅而心软,反而更觉得这两人恶心龌龊。

    单主任这时候跪着朝屋里移了移位置,哭着说:“我们大晚上过来打扰,就是想求您一家人原谅我们的一时糊涂,看在我们积极改正的份上,给我们一次机会,求求您们了!”

    说着,单主任又磕了个头。

    徐主任在一旁跟着磕头,地中海发型越发狼狈,心里提醒着自己:大丈夫能屈能伸,在牢狱之灾、没收所得的面前,磕头下跪算个蛋?只要能息事宁人,把头磕烂也值了。

    苏月华丝毫不买账,怒喝:“你们拿我女儿的未来谋私利,这种行为我们是不绝对不会原谅的,你们走吧,这件事情法律自然会给我们一个公平的交代,不用你们来改正!”

    单主任一听这话,顿时嚎啕大哭:“求您消消气,不要跟我们一般见识,我们俩也都有各自的家庭,我家两个孩子还在国外读书,如果我出什么事,他们可怎么办……”

    单主任算是不由自主的掏了心窝子话,没想到把王少华彻底激怒:“你两个孩子在国外读书的钱是哪来的?还不如你牺牲了一个又一个孩子的未来换来的?”

    徐主任见对方不为所动,使出杀手锏来,一边双手抽打自己的脸,一边哭诉:“我们错了!我们错了!”

    连说六遍,六个耳光抽完,声泪俱下的哀求:“我们都是一时糊涂犯了错,可我们也该有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啊,求您帮帮忙,跟李牧同学说一声,让他别再追究了,我们愿意补偿,补偿多少钱您说个数……”

    苏月华义正言辞的说:“我不要你们补偿,也不需要你们假惺惺的道歉求情,请你们离开我家,立刻马上!”

    单主任锲而不舍,说:“求您高抬贵手,不然我们两个家庭就都完了……”

    苏月华瞬间爆发,大声喝斥道:“如果你们再不走,我就打电话报警了!”说罢,立刻转身回房,拿着手机就要打110。

    徐主任一看这副情形,便知求情没用,万一她真打电话报警就更麻烦了,万般无奈的和单主任灰溜溜的起身离开。

    两人走后,苏月华长长出了一口气,对王少华说:“以李牧的影响力,他们俩会是什么下???”

    王少华想了想:“事情闹大了的话,到了法庭上,没十五年都挡不住吧?”

    苏月华轻轻点了点头,攥紧拳一脸激动的说:“好,真好!”说完,转身对苏映雪说:“映雪,你跟李牧说一声,姑姑想请他吃顿饭,我们一家三口要当面谢谢他,问问他什么时候有时间?!?br />
    ……

    张岚从回家之后就给远在日本的老公打电话,电话里愤怒的把今天自己和女儿的遭遇添油加醋的说了一大通。

    陈光华此时正在日本谈一个重大合作项目,他本人是做塑料制品起家,十几年前,他和老婆都是国营塑料厂的职工,后来国产改制,陈光华脑子活泛,走后门以极低的价格把塑料厂的生产线买了下来,开始自己单干。

    后来,随着国内汽车制造行业的发展,他的塑料厂开始寻找转型、涉足汽车零配件制造,不过基本上都是造一些汽车内所需要的各种低标准低技术含量的塑料配件,眼下他的主要合作伙伴是几个国产货车品牌,而他本人一直都很想进入家用乘用车市场,但生产工艺的不足、品牌知名度以及乘用车渠道的匮乏使得他的产品在要求更高的乘用车市场很难站稳脚跟。

    前段时间,陈光华得知一家日本大财团旗下的塑料配件制品分公司有意把生产线迁徙到国内,和国内的当地相关企业合资,借以搭上华夏家用车市场高速发展的快车,对21世纪初的国内制造企业来说,合资就意味着市场竞争力,陈光华很希望能够促成这一合作,继而让自己的产业实现一个大步跨越。

    接到电话的时候,陈光华刚和日本方面的代表吃过晚饭,几天的接触下来,对方对他企业的情况有了一定的认可,双方已经订好明天签约,陈光华也等着拿下这个合作之后,凯旋归国。

    合资建厂,日本方面出技术和设备、专利,他出人、出力、出钱、出地方,除此之外,日本方面在建成投产后还会提供销售渠道,其他的不敢说,几家日本汽车企业现在都已经在国内成立了合资公司,塑料配件的需求量大,到时候产品根本不愁销路。

    回到酒店、意气风发的陈光华听到妻女的遭遇之后大为愤怒,立刻询问李牧的来路,听张岚说完事情经过,陈光华怒道:“妈的,在教育系统里有点小名气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明天我跟日本厂商签完合同就回去,到时候一定替你们娘俩出这口恶气!”

    张岚提醒道:“那小子跟李童关系不错,李童在饭店当场把你的会员卡注销了?!?br />
    “李童的朋友?”陈光华一下子愣住了,心里犯起了嘀咕。

    李童家族在燕京能排进前二十,无论是财力还是人脉都非常强,反观陈光华自己,白手起家,没什么强大的家族关系,现如今身价过十亿,年收入几千万,虽说也是标准大富豪,但量级跟李童比起来,还是要要差得远了。

    张岚还说:“姓徐的和姓单的两个好像挺怵他,刚才姓徐的老婆给我打电话要把我给他的钱送回来,我看他是不想帮咱们悦悦办入学的事儿了,悦悦现在正闹呢,说如果上学的事情有什么意外,她就死给咱们看?!?br />
    陈光华听完这些,咂了咂嘴,一脸阴霾的对着电话说道:“这样吧,等我回去再详谈这件事,李童牛逼咱不靠他赚一分钱,也没必要怕他,等我明天拿下这份合同,以后做的可就是中日合资企业了,谁想找麻烦之前都得先掂量掂量?!?br />
    ……

    李童整个晚上都很愧疚。

    朋友在自己的饭店吃饭,被自己店里的客人激怒,偏偏自己没在,这让他觉得自己做的有些不到位。

    思量再三,他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许嘉铭,许嘉铭听说之后也相当气愤,询问对方来路,李童对自己店里的会员有一定了解,把陈光华的情况大概说了一下。

    许嘉铭没多说,立刻让人去查陈光华的底细。

    在法悦餐厅发生的事情,不光是在媒体传播,在燕京的圈子里传的也非???,有人吃饭时就在现场,之后与朋友八卦闲聊,就把这件事情扩散开来,甚至传到了陈泽耳朵里。

    陈泽大半夜一个电话打给许嘉铭,开口便问:“李牧的事儿你听说了吗?”

    许嘉铭嗯了一声,说:“听说了,李童给我打电话了?!?br />
    陈泽说:“李牧都通知所有媒体实名举报了,看来这事儿没少让他动火?!?br />
    许嘉铭说:“是啊,他除了3321之外,其他事情都很低调,这次把事情闹这么大,肯定是急眼了?!?br />
    陈泽说:“咱俩都是牧野科技的股东,平时不出人也不出力,他在外面遇上事了,就不能让他心里有委屈,陈光华的情况我了解的差不多了,他的厂子、生产线、库房、物流全在燕京,燕京这边的事儿我就揽下了,剩下的你看着来吧?!?br />
    许嘉铭笑道:“好,我也了解了一下,现在他正在日本跟一家日企聊合作呢,快签约了,好巧不巧的,我们家跟那家日企的母公司合作十几年了,说是在华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也不为过,所以他明天的合同肯定签不下来?!?br />
    陈泽一听这话,心里也就明白了,没等自己开口,许嘉铭就跟自己想到一起去了,于是欣慰一笑,说:“咱俩把事情办漂亮点,完事之后叫他出来一起吃顿饭,我正好有事找他?!?br />
    “好,要不要把李童叫上?”

    陈泽略一琢磨:“叫上吧,值得深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