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在市内搞一个俱乐部的话,硬件投资不会太高,大部分俱乐部的场地问题,解决方法和洗浴中心没什么区别,就是租下来然后进行改造,只要有牛逼的设计和装修团队,想要什么样的效果都能够搞得出来。

    不过,对李牧这个超跑俱乐部的创意来说,硬件投资就海了去了。

    李牧和陈泽大概算了算,一个三级方程式标准的赛道,总投资不低于一亿两千万,不过这已经把整个赛车场从赛道、坐席、再到其他直接配套设施都算在内了,因为是三级方程式标准,所以整个赛道的施工量大概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

    至于俱乐部的配套硬件,所需要的资金恐怕就会更高,至少要按照一家高档综合酒店来建设,因为服务对象是俱乐部的会员,所以规??梢允实毙∫坏?,但整体规格一定要高,所以初步算下来,这一块的整体投入基本不能低于一个亿,当然,如果地皮可以很便宜拿到的话,相关的投入还能够适当降低一些。

    顺义的房价现在非常低,靠近机场的一个小区报价才不过两千多块一平米,所以这么看来,地价应该也贵不到哪里去。

    李牧手头现金并不充裕,正经来路的资金一共也就一千多万,外挂虽然还有几百万的收入,但现在还在另外一个账上,没有拿出来,如果要跟陈泽一起启动一个至少两亿投入、一到两年才能建成、不知道哪年才能盈利的项目,李牧的资金层面压力还是很大的。

    虽然两个多亿不需要一次性投入,但是前半年至少就要拿出一半的费用来,那可是一个亿??!自己要是占股10%,跟着玩玩还行,要是陈泽想让自己多占点股份,那自己根本玩不起,手头虽然有牧野科技、易听科技这些公司的股份,但是现在正在极其快速的上升发展期,如果现在拿股份套现,损失的实在是太多了。

    陈泽对李牧现在的情况也有所了解,李牧虽然企业发展的蒸蒸日上,但是他自己手头没多少钱,最多的一笔还是牧野科技B轮融资的时候从许嘉铭那里套现的一千万左右,做这么大的项目,手头现金会非常吃力。

    而对于陈泽来说,他希望李牧能够在这个项目中占股多一些,最少也要占到40%,不为别的,主要是他对自己的经营能力不自信,而对李牧的经营能力非??春?,只有李牧在未来的CSC里占股足够多,才能确保他把这个项目放在一个比较重要的位置上、用心运营。

    于是,陈泽对李牧说:“这个项目如果动起来,前期的启动资金全部由我来出,股份四六开,我六你四,我们按照投资的实际金额来分配出资,不过你前期不需要投钱,等你手头宽绰再追投就行,或者干脆等未来俱乐部盈利,从你应分红的利润里扣除?!?br />
    陈泽把资金的压力全部集中到了他自己身上,对李牧来说算是一个非常非常优厚的待遇了。

    话已至此,李牧也不能推辞,便答应下来,道:“前期启动资金你先替我垫上,今年下半年我有计划减持一部分易听科技的股份,到时候应该可以套出一笔大额资金,到时候再追加进来?!?br />
    陈泽见李牧答应了自己的邀请,当即笑道:“行!这都是小事儿,咱们接下来就赶紧动起来,我回头去注册一个公司,再找找市里的关系,看看能不能把赛车场跟体育赛事、体育场馆的市政项目挂上钩,如果可以,政策、地皮以及后续的运营上,能得到政府一定的支持?!?br />
    李牧点点头,说:“这个相当重要,今年开始,市政府肯定要和国内奥委会就奥运场馆的问题不断碰头,在燕京兴建大量体育场馆设施是肯定势在必行的,如果政府看得长远,也一定会开始研究奥运会后场馆的运营问题,如果他们能够提前重视到这个问题,那么没准会借着这个机会,出台一系列针对国有、私有体育场馆的补贴政策?!?br />
    在李牧印象中,体育领域在国内全面开花还要等到2014年,因为那一届的领导人对体育相关的工作非常重视,不过这也不代表现在的政府对体育不够重视,01年申奥成功之后,体育相关的问题就已经得到了国家以及地方政府的重视,一旦全民重视体育,那么即便是私人体育场馆也能从中得到很大的利好。

    陈泽说:“我尽快去沟通,然后咱们抽时间到机场附近一带去看看,研究一下选址的问题,这个项目的建设周期太长,咱们不能拖??!我现在就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李牧笑着问他:“我看你是有些迫不及待去找杜菲,用这个项目把她忽悠回国吧?”

    陈泽立刻说:“这不是你的主意吗?我觉得很靠谱,等选址地皮的事情搞定,我就去跟她聊?!?br />
    李牧点点头:“好吧,你的坦诚让我无言以对……”

    陈泽说:“我负责钱、地、批文这些支撑类的事务,你来好好策划一下我们这个俱乐部+赛道+职业赛车队的发展方向及规划?!?br />
    李牧答应下来,并在心里不断推敲自己这个计划的可行性,上一世有那么多超跑俱乐部,但他们好像只是一个炫富聚会的组织,经常在微博上炫耀各种跑车和奢华的生活,但却没谁真正专注过跑车,甚至没人真正把跑车开上赛道。

    在发达国家,大部分的改装车、跑车车主都会定期参加一种名为“赛道日”的活动,这个活动顾名思义,就是抽出一天的时间,专门到对外开放的专业赛道上体验汽车竞速的真正魅力,这也是汽车文化的一种,但是在国内,改装车由于无法上路、超跑又缺乏专业的赛车场地,所以跑车只形成的炫富文化,除此之外就再无其他了。

    未来如果自己和陈泽这个CSC做起来,就将成为国内第一个拥有自己专业赛道的超跑俱乐部,如果能够把“赛道日”的概念普及给国内未来的超跑车主,也能改变超跑车主给普通民众留下的负面印象,至于“赛道日”在国内会不会被接受,李牧并不担心,在他看来,任何习惯和文化都是需要引导和培养的,一旦引导合理,什么都有风靡的可能。

    这么想来,李牧忽然觉得,搞这个CSC,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

    事情聊的差不多了,两人都很高兴,喝了一瓶750毫升的威士忌。

    中间,王胖子琢磨着两人正事应该聊的差不多了,所以自己带了一瓶珍藏的XO跑了过来,同时还专门给李牧带了一张钻石会员卡,卡号是V003,王胖子说,这张卡他一直给李牧留着,就等李牧过来时亲手给他。

    李牧作为股东之一,也欣然接受了这张会员卡,有了这张卡,就意味着在SugarClub拥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包厢,随时可以带朋友过来玩耍,至于消费,直接刷会员卡就能够享受到三折价格,而且还不用付现金,账目会记在股东名下,分红的时候再从里面扣除。

    王胖子针对这几个股东的考虑之周道,让李牧眼前一亮,虽然胖子没受过高等教育,看市场的眼光也有些不足、身上市侩的味道也很重,但这个人对人心的把握非常好,很懂如何如迎合人的心理,绝对是做服务行业的一把好手。

    李牧甚至想,以后CSC搞起来,把他弄过去专门做会员服务版块,他一定能够做的非常到位。

    王胖子过来,三人不可避免的又多喝了一点,等散场李牧从SugarClub出来的时候已经开始感觉头重脚轻,不过他的思维依旧清晰敏捷。李牧没想到,刚一回到燕京,就给自己揽了这么一个繁重的大项目,以至于整个人一下子感觉开始忙碌起来,三月内要做的事情有很多,YY的内测+上线、《奇迹MU》的内测+上线,前者是牧野科技未来的核心,后者是李牧2002、2003年的金矿,两者都很重要。

    相比之下,淘宝网的计划只能暂时后延,李牧一直和远在美国的方旭东保持着邮件沟通,方旭东在最近的邮件里告诉李牧,他已经向谷歌提交了辞职申请,目前手里的项目正在准备交接,不过由于技术开发的工作涉及繁多,整个交接流程至少需要一个月,谷歌也肯定在一切交接完毕之后才会放人。

    李牧算了算,四月中旬如果方旭东能回国,自己就烧高香了,搞不好要到五月份去。

    不过方旭东在邮件里说,目前他的工作已经被他的上级分摊给了其他同事,所以他现在的精力倒是比较充足,可以提前远程接手一些开发工作。

    这让李牧喜出望外,他准备把淘宝网的整个交易系统、展示排位逻辑交给方旭东去架构,做电商网站,前台、后台、UI都不是什么大事,最重要的是硬技术是承载架构,一万人交易、支付时不能卡顿、不能出错,一百万人时也不能出错,以后等电商春天来临,一场活动几千万人抢购的时候,交易系统也要扛得住,这个工作的重要性太大了,如果让李牧自己来做,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他没有这种实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