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雅的家位于枣市北部的小县城,距离薛国区有几十公里远,交通也不是很便利,她年初六就要回燕京上班,放假前就已经买好了年初五晚上从枣市西站回燕京的火车票,今天从家里赶到薛国区,她是带着行李来的,吃过饭,夜里十二点的火车回燕京。

    因为李牧晚上不想连夜开车往回赶,所以让林清雅给自己在酒店订了个房间,林清雅下午到了之后就先把房间给李牧开好,自己随身的行李却没有顺手放进房间,而是寄存在了酒店前台,林清雅也没有在李牧的房间等他,而是在酒店大厅里点了杯咖啡,一边等他,一边看书。

    李牧赶到之后,在大厅见到了林清雅,便在她对面坐下,点了杯茶,便和她聊起了关于方旭东的话题。

    李牧想知道方旭东的更多细节,比如,他现在在谷歌的收入水平、他目前的职位和负责的方向。

    林清雅说:“我下午的时候给我高中同学又打了个电话,旁敲侧击的问了一下,方旭东现在在谷歌的年收入应该在人民币一百万左右,折合美元大概十几万上下?!?br />
    李牧点了点头,十几万美元说起来好像不多,但现在的购买力还是非常强大的,最起码一年吃喝费用之后,剩的钱还能在燕京买一套小一点的房子,绝对是超级金领的水平了。

    林清雅又说:“至于他在谷歌做哪方面,我同学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今年三十三岁了,是家里的独生子,家里非常希望他能够回国发展,他现在也确实有了这方面的意向,只是没有合适的机会?!?br />
    李牧便问:“这个人有没有什么性格特点?!?br />
    林清雅笑道:“据说是高智商、高情商,为人很友善,其他就不知道了?!?br />
    “哎呀?!崩钅寥嗔巳啾橇汗?,怕就怕这种智商、情商双高的,你跟他谈理想,他跟你谈现实;你跟他谈现实,他又跟你谈抱负,如果想挖这种人,忽悠是用处不大的,得拿出真材实料,不过眼下自己手头那点产业,放在国内还算是不错,放在谷歌技术人才的眼里,不知道会不会靠谱。

    不过,李牧很快便调整好心态,既然来了,就不该有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态,成了是好事,不成的话,自己也没任何损失。

    晚上,李牧在林清雅订好的饭店包厢内见到了身穿一身A&F休闲装的方旭东,让李牧有些吃惊的是,三十三岁的方旭东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互联网从业人员,他身高一米八左右,体型偏瘦,没掉头发也没近视镜,整个人看起来很阳光,很有精神。

    方旭东见到李牧的第一面比李牧见自己还要吃惊。

    他曾关注过牧野科技,对牧野科技的发展历程以及产品有比较清晰深入的了解,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牧野科技的老总,竟然是一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两人握手相互问好,细聊几句之后,方旭东才知道原来李牧竟然还在上大学,而且才上大一,这让方旭东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询问李牧的出生年份之后,才知道李牧今年甚至都没到二十岁。

    方旭东是国内读书出去的,他知道国内的教育模式是什么套路,在上大学之前,几乎所有的孩子都走一样的路,学一样的知识,只有上了大学才会各自进入不同的学术领域,有人学经济、有人学医、有人学法、有人学计算机。

    IT产业的技术领域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学术领域,在这个领域想要小有成就,至少要在基础技术以及IT产业里扎根浸淫数年,但李牧这样年轻的青年人,怎么能做到在上大学的第一年就创立了牧野科技这样一个坐着火箭上升的公司?按照常理分析,他不可能有强大的开发功底,更不可能有精准的产品意识,莫非是个天才?

    可方旭东偏偏是最不相信学术天才的那种人,以前别人吹嘘十岁考大学、科大少年班、神童班、天才班的时候,他总觉得,任何与学术有关的东西,都需要长年的努力与沉淀,所谓的天才大多数都经不起时间和现实的考验。

    这也是为什么劳伦斯?布拉格之后,就再也没有一个二十多岁的诺贝尔奖得主的根本原因,就算是劳伦斯?布拉格,也是靠拼爹才能获此殊荣,他是和自己亲爹共同分享了诺贝尔科学奖,如果单靠他,恐怕至少也得三十多岁才有可能。

    相比之下,艺术天才倒是可以理解。

    李牧看得出方旭东眼神中对自己的质疑,这对他来说也是早有预料。

    两人入座后,李牧故意询问方旭东:“听说方先生在谷歌高就,不知道主要负责哪一个版块?”

    方旭东说:“我在谷歌主要做Pagerank,是一个网页排名相关的技术?!?br />
    Pagerank是Larry·page发明的一种网页排名的算法技术,其核心就是为搜索引擎的网页排名提供一个详尽的计算公式,李牧虽然没做过搜索引擎,但对这个领域还是有耳闻的。

    李牧点了点头,淡淡说道:“Larry·page的这套算法对现在的谷歌来说肯定是重中之重,应该是内部级别非常高的版块了吧?”

    方旭东点头说:“先进的算法是谷歌在搜索引擎领域领先的核心优势?!?br />
    李牧嗯了一声,随口问他:“谷歌现在应该不只是有Pagerank算法吧?谷歌内部不是有一个HillTop算法吗?现在是不是已经开始把两种算法做结合了?”

    李牧轻描淡写、随随便便的一句发问,就把方旭东给惊住了。

    李牧知道Pagerank算法、知道他的创始人是谁,这一点方旭东并不觉得非常惊讶,Pagerank算法不是谷歌独有,而是larry·page在斯坦福大学的时候发明的,对搜索引擎有一定了解的人都会知道这套算法,就算不知道它的逻辑,也会听说过它的名字。

    但是,HillTop算法可是现在搜索引擎算法相关的核心技术啊,这个算法是谷歌员工在去年下半年才研究成型的,也是去年下半年才刚刚获得专利,现在基本上还处于保密阶段,眼下谷歌都还没有从那名员工手里拿到这套算法的专利,现在还在做兼容性测试,预计至少也得一年之后才能真正投入使用。

    现在,年轻的李牧在国内都能知道这套算法,哪怕只知道名字也已经非常不可思议了,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对这个领域真的很有研究,而且有自己的信息获取渠道。

    方旭东发自肺腑的赞叹道:“看来李总对行业的发展状况非常了解?!?br />
    李牧看出对方真正开始重视自己,微微一笑,道:“虽然牧野科技不准备杀入搜索引擎市场,不过搜索引擎技术是互联网最重要的技术之一了,我一直怀着敬畏的心去了解和学习这个领域一些皮毛知识?!?br />
    李牧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最起码不能让方旭东轻视或者怀疑自己的能力,起码要让他知道,自己虽然年轻,虽然自己的技术实力就目前的互联网架构来说,可能比方旭东要差不少,但是对互联网的理解可能丝毫不弱于他,甚至远超于他。

    方旭东说:“牧野科技现在也已经非常了不起了,贴吧这个极简型BBS,不但降低了用户的使用门槛、操作成本,还通过关键词开放注册的创新,打开了无限可能,未来肯定是国内互联网举足轻重的产品?!?br />
    李牧谦逊一笑,问方旭东:“在你看来,牧野科技眼下最大的优势是什么?”

    方旭东说:“自然是用户了,贴吧是一个基于各种兴趣点把用户汇聚到一起的超大型网络社区,有贴吧强大的用户体量作为支撑,牧野科技将来可以选择的方向非常多?!?br />
    李牧问他:“你觉得牧野科技眼下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方旭东笑道:“实话说,半年多时间能做到这种地步,已经超乎很多人的想象了,就算是许多互联网领域的大拿级人物,恐怕也不可能做的这么干净利落,贴吧的产品模式非常好,开心农场的模式也非常好,难得的是还有强大的盈利能力?!?br />
    说了一通赞赏肯定的话,方旭东犹豫片刻,说:“如果真让我鸡蛋里挑骨头的话,我觉得牧野科技最大的问题是没有一个真正的强需求产品,贴吧这款产品怎么看都更像是一种伴生品,它虽然很强大,但理应伴随更强大的强需求产品,如果它是在百度旗下,或者在腾训旗下,在我个人看来倒是比较贴合?!?br />
    李牧挑了挑眉,笑道:“你的意思是,贴吧不适合单独作为一个互联网企业的核心?”

    方旭东微微一笑,说:“也不能说的这么绝对,只能说,如果想做一个顶尖的互联网企业,就不能把贴吧当作核心产品,如果想做一个一流的互联网企业,牧野科技现在已经是了?!?br />
    顿了顿,方旭东又说:“牧野科技就像是一把非常锋利的刺刀,在冷兵器的领域足够强大,但是它本身更应该搭配一把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