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些记忆,他方知天神一族寿元之长超乎想象。

    他对于这方世界人类万载的寿元已经惊异。

    却没想到,天神一族的寿命是按十万年来算的,甚至更悠长。

    更让他吃惊的是,天神一族有一种轮回秘术,天神五衰即将离世之际,可以施展此秘术直接进入轮回。

    对于人类,轮回乃混沌之地,茫然不知而托于运气与命运,碾碎记忆重新开始,而天神们可以自由选择,且带有宿世记忆。

    他一直觉得,自己能带着前世记忆转世重生是难得的奇遇,可对于天神一族而言只是小事一桩罢了。

    他不由暗自摇头,天神一族得天独厚得让人嫉妒。

    天神的记忆是完整而清晰的,与人类的记忆不同,他们的记忆就像是一座宫殿,里面摆放得整整齐齐,一看便知。

    而人类的记忆却是散乱不堪,读取记忆需得先加引导才看得清楚,自己翻找麻烦无穷,如置身迷宫。

    他读取到这天神的记忆,就像进了一座宝藏,里面有天神一族的各种奇学秘术,有各种天神来历与经历。

    眼前这位天神的名字可是长得很,这一世却是叫周泽洋,而先前的名字只是一个假名罢了。

    他皱了皱眉,待要翻看这轮回秘术时,却发现有无形力量挡住,再翻看天神的来历,他们征服过的种族时,却清清楚楚。

    他不甘心的继续翻找,所有珍贵的秘术,都被无形力量模糊,不容他翻看,让他大为失望。

    宝藏便在眼前,偏偏不能挖掘,太过残酷!

    他想了想,开始翻阅关于神目的一切来历。

    他终于知道,神目乃天神一族的力量之源,寿命悠长之本,乃天地之力所凝成,代代传承而不失。

    所以神目到底怎么凝成,却是无人知晓,只是造化之奇,天神一族之外的人想拥有神目是不可能的。

    他收敛心神,凝视周泽洋,沉声道:“你可答应联手对付沈杏?”

    他已然知道周泽洋心思,右掌按上周泽洋后背,一道日月栽莲经气息注入其中,与无生神功相抗。

    他不贪心,只盯住一处穴道,全力以赴,以多打少。

    无生神功退了一步,让出一处穴道。

    楚离长舒一口气。

    他知道天神一族的奇异处,只要有一处穴道没封,便可纳天地之力为己用。

    果然,一股奇异力量源源不断从穴道涌入,贯通四肢,不过无生神功的力量也奇异,竟然能与这力量相抗。

    楚离借助这股奇异力量,明悟日月栽莲经,隐有所得,这股力量至精至纯,至浩至大,却不阴不阳,好像超脱于阴阳范畴。

    而日月栽莲经最终练至圆满,好像也是这种力量,这是他私下的推测,凭着直觉应该错不了。

    “砰砰砰砰……”周泽洋身体内部好像在放鞭炮,一阵绵绵不绝的闷响声,最终身体忽然膨胀,仿佛高大许多。

    “轰??!”惊雷声隐约响起,周泽洋慢慢平息气息,青袍飘飘,满脸的杀气。

    楚离缓缓道:“如何了?”

    “已然恢复!”周泽洋沉声道:“多谢你了!”

    他知道楚离也安什么好心,只不过是相互利用,但结果还是帮了自己,就要说一声感谢的。

    这是他的行事原则,不问本心,只问结果。

    楚离摇头道:“咱们两个联手,可堪与沈杏一战?”

    周泽洋脸色微变,哼道:“我自己足够了,上一次是大意!”

    楚离摇头:“周前辈,你何曾知道她尽没尽力?据我所知,沈杏行事往往只露五分,藏着五分?!?br />
    周泽洋哼一声:“她使出十分本事又如何!”

    他的直觉也很敏锐,这是天神一族的天赋,只不过他一直没把莲花宗与其他人类放在眼里,看到沈杏,觉得她不简单,却也没怎么放心上,大意了,几招便被制住,憋屈异常。

    楚离道:“周前辈你应该感觉得到她的力量古怪,乃是皇极宗的无生神功,此功杀人,魂飞魄散不得入轮回?!?br />
    他这一句话直接打在周泽洋的七寸上。

    天神一族不怕轮回,生死看得很淡,因为轮回与平常差不多,类似于莲花宗弟子们的想法。

    但不怕轮回,却怕魂飞魄散。

    他脸色一肃,沉声道:“果真?”

    楚离缓缓点头道:“我已经有数名师叔与师兄死于她无生神功之下,不能从金池转世重生?!?br />
    周泽洋脸色阴沉下来。

    他知道莲花宗的金池神妙,与轮回之地差不多,莲花宗弟子死后直接在那里转世重生,所以莲花宗弟子悍不畏死很难对付,所以才能挡得住他们的侵袭,挡在这边。

    他对楚离的话相信了八成。

    楚离道:“可能周前辈以为,无生神功能灭得掉咱们的魂魄,却灭不掉你们天神一族的魂魄?!?br />
    “很有可能?!敝茉笱蟮?。

    他们天神一族乃是天之骄之,是天选的天地之主人,魂魄与人类的不同。

    楚离摇头道:“难道周前辈要试一试,看人类的魂魄与天神魂魄是不是一样的?会不会被灭掉?”

    周泽洋沉声道:“好吧,咱们联手对付沈杏!”

    楚离道:“我的武功只能挡住沈杏五招?!?br />
    这是要打消周泽洋的算盘,免得让自己消耗沈杏,他再捡现成的,一举两得,同时杀掉自己与沈杏两人。

    他从周泽洋的脑海里所知,周泽洋不是这种人,但人心莫测,说变就变,还是要提前遏止恶念为好。

    “五招……”周泽洋皱眉沉吟。

    楚离道:“我可以瞬间突袭,让她分神,你再趁机狂攻,才有希望,如果这样也不能杀她,那还是逃走了事!”

    “好!”周泽洋沉声道:“我会在第十一招拼命,你在第十招时出手,稍微让她分一下心足矣!”

    楚离缓缓点头:“沈杏杀我数名莲花宗弟子,要夺我莲花宗基业,此仇不共戴天,至于咱们的矛盾,可以事后再解决!”

    “甚好!”周泽洋点点头。

    他也有点儿信不过楚离。

    不过想到他若不被楚离所救,现在也是一个死,便决定相信楚离一回,顶多也是一个死罢了。

    楚离举起右掌。

    周泽洋在他手上一拍,击掌为誓,暂时的联盟结成。

    “我先送你回去?!背氲?。

    两人一闪消失。

    他们出现在雪银花对面的山峰上,周泽洋回头看一眼楚离,慢慢道:“好神通!”

    楚离笑了笑,一闪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