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怕,这根本不算什么?!?br />
    见李菁脸都吓得白了,夏晨对李菁安慰道,夏晨并没有嘲笑她的意思,李菁不过是学院里的弟子,从未经过真正的战争,害怕是正常人的反应。

    “轰轰轰轰……”

    噬魂黑甲军,如同黑色海浪袭来,虚空之中,一道道金色的流星,落在大地大军之中,轰然爆开。

    那是一个个直径百丈的黄金圆球,当圆球在噬魂黑甲军中爆开,黑球之内,无数的圆形碎片,激射而出。

    那些圆形碎片上面,带着锯齿,急速旋转而出,那噬魂黑甲军强悍的防御也无法抵挡,纷纷被碎片洞穿身体,因为力量太过巨大,穿过它们的身体,直接将它们的肉身崩碎。

    “噗噗噗噗……”

    一个个圆球爆开,以圆球为核心,方圆数千里的战场一瞬间被清空。

    是郭然出手了,这些圆球是他这段时间日夜赶工,打造出来的杀敌利器。

    郭然结合了机关宗留下的机关之术,研究了新型的杀伤武器,威力更加惊人。

    整整十八个圆球爆开,将战场上的噬魂黑甲军清空了一大片,不过噬魂黑甲军太多了,从地底下不停地冒出,简直无穷无尽。

    “夏晨,看你的了?!惫淮笊械?,因为时间仓促,这种杀敌利器,他只来得及打造这么多。

    “放心”

    夏晨回应了一声,取出了一个黄金阵盘,阵盘直径只有尺许,但是上面却刻画了数万个符文,夏晨大手在阵盘之上连续的刻画,随着他手指到处,一颗颗符文亮起。

    “轰隆隆……”

    大地颤动,一道道光柱穿越到云霄之上,点亮天宇,竟然形成了一把把巨弓。

    巨大的弓,全部由符文组成,每一把都有百里长短,弓弦流转,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将至拉开。

    数万把巨弓重重叠叠,同时拉动,就在巨弓拉动的一瞬间,虚空猛地暗了一下,天地大面扭曲。

    “这是什么阵法?”

    人们大惊,尤其是那些对阵法有一定了解的强者,更是惊骇莫名,这种阵法,别说见过,就连听都没听说过。

    “天道之力被抽取,法则被调动,这是结合符文之力与天地之力的双重攻击?!庇腥说?。

    通常阵法的能量来源,都是来自于材料,阵法与天道之力结合的阵法,极为罕见。

    “轰隆隆……”

    忽然虚空猛地塌陷,巨弓震荡,一道道百里箭矢,划过虚空,如同道道流星倾泻,形成了狂暴的流星雨。

    “轰轰轰轰……”

    巨大的箭矢,射入噬魂黑甲军之中,纷纷爆碎,蕴含天道之力的箭矢,爆碎之时,蕴含无尽的天威,那些噬魂黑甲军,即使有甲片护体,也被炸得尸骨无存。

    箭矢爆碎后,道道神符消散在天地之间,箭矢疯狂倾泻,巨弓颤动,宛若数万透明的强者,不停地弯弓射箭。

    “好精妙的阵法,箭矢爆碎,天道符文溶于天地,然后被再次利用?!庇腥瞬唤尢?。

    在场的强者中,也有阵法高手,看出了夏晨的阵法中一些奥妙之处。

    夏晨的阵法,控制了方圆数万里的范围,在这个范围内,被抽取的天地之力,可以循环利用,不需要不停地去抽取天地之力。

    因为抽取天地之力,对阵法的能源消耗是极为恐怖的,这样做,可以将战力提升到最高,却将消耗降到最低。

    无尽的箭矢落入噬魂黑甲军中,杀得噬魂黑甲军死伤无数,遍地都是黑色的尸体。

    但是噬魂黑甲军,没有一丝惧怕,依旧疯狂冲击,它们并非人族,没有智慧,被血族驯养成了杀戮工具,只知道冲杀。

    噬魂黑甲军太多了,万箭齐发,几乎覆盖了整个战场,但是依旧有无数的漏网之鱼,从攻击的死角缝隙之中杀了过来。

    李菁吓得惊声尖叫,她本能地想逃,可是如果逃了,就等于背叛了神族的命令,她会受到严厉的惩罚,她想逃又不敢逃,吓得要哭出来了。

    “小姐姐,你别怕,阿蛮会?;つ愕?,它们过来咬你,我会先咬死它们的?!卑⒙钶伎闪?,安慰道。

    “噗噗噗噗……”

    那些噬魂黑甲军,刚刚冲到阵法边缘,大地之上,有符文亮起,无尽的杀剑激射而出,将那些漏网之鱼斩杀。

    “你放心吧,这种小喽啰,根本威胁不到我们?!毕某康氐?。

    这座大阵,可是集合了近百万强者一起修建的,并且夏晨将所有材料,几乎全部压在了这个阵法之上,这个阵法的损耗是极为吓人的。

    大部分神料,都是来自于始魔族,始魔族全面开采蛮荒世界,这个从未被人开发过的蛮荒之地,就是一座巨大的宝藏。

    灵晶、神料不计其数,加上始魔族人口众多,龙尘给他们购买了足够的器械,始魔族每天出产的财富,都是极为吓人的。

    有这么一个雄厚背景做支持,大部分材料,对可以自给自足,如果还缺少什么,就直接从华云宗这里购买或者兑换。

    龙血军团积累了海量的财富,但是龙尘知道,财富并不重要,财富转化成实力才最重要。

    所以,龙尘跟夏晨说了,不要心疼钱,有多少材料都砸上去,绝对不能出半点差错,钱再重要,也没有命重要。

    只要熬过去这三天,他们现在的付出所能换取的财富,绝对不会让他们亏本。

    夏晨对自己的大阵,有着绝对的信心,眼看着最后一个时辰了,他恨不得有更多的血族强者杀来,这样才能收取更多的太古精血。

    “噗噗噗噗……”

    噬魂黑甲军疯狂冲杀,但是却始终无法撼动大阵,漏网之鱼到了大阵面前,就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但是它们却依旧如同飞蛾扑火一般,毫不畏惧的冲杀。

    看到噬魂黑甲军无穷无尽的冲杀,天武大陆的强者们,不禁看得头皮发麻,这些噬魂黑甲军简直就是恶魔,与它们激战,什么所谓的计谋、招数都是扯淡,一旦被它们的骨刺刺上一下,就完蛋了。

    它们根本不懂退避,无惧死亡,遇到这样的敌人,只有以命相搏,没有任何能取巧的地方。

    “噬魂黑甲军,根本不是血肉之躯能抵挡的,只能以战争利器对付?!庇腥颂镜?,这样的生灵,与之拼命,太不值得了,它们数量太多,大陆的强者用不了多久,就要被拼光了。

    “龙血军团的阵法师太强了,一人把关,可抵挡亿万强敌,阵法师,恐怕要重现昔日神话了?!?br />
    人们不禁感慨,天武大陆多少年来,都没有出现强大的阵法师了。

    虽然有些宗门,还有不少古代的阵图,但是这些阵图已经与废纸无异,一方面是没人看得懂,另外是,就算看懂了也玩不起。

    就好比一群乞丐,就算拥有皇宫的布局图,也没有任何用处,连实践的资格都没有,久而久之,很多阵法传承都断掉了,古老的阵图已经看不明白了。

    如今夏晨布置了绝杀大阵,一人之力,运转整个大阵,抵挡无尽的血族强者和噬魂黑家军,令无数强者羡慕。

    “杀”

    忽然远处一声震天怒吼咆哮传来,人们吓了一跳,只见无尽的暴血牛怪,扛着战锤,脚踏大地,如同一座座高山冲来。

    血族见噬魂黑甲军偷袭暴露,强攻被阻,竟然将隐藏起来的战力,也涌上了。

    这些暴血牛怪,跟之前的暴血牛怪不同,它们肩膀扛着跟身体一样高的巨锤,气息比之前的暴血牛怪更加强大。

    数万的暴血牛怪,一步数千里,跨越战场疾驰而来,形成一道洪流,咆哮而来。

    在暴血牛怪的后面,竟然是无穷无尽的血族大军,他们怒吼咆哮着,杀气冲天。

    “原来之前的所有战斗,都是为了麻痹龙尘他们,他们目的是打开出口,让我们根本没机会救援龙尘,等我们反应过来,入口已经失守,好周密的计划?!比嗣谴缶?,此时血族的战略,基本上已经完全显现出来了。

    血族一开始跟龙血军团拼个旗鼓相当,是为了麻痹龙血军团,麻痹天武大陆的所有强者。

    他们的目标并不是龙血军团,而是突破大阵,一瞬间冲开大阵,杀天武大陆一个措手不及,只要入口被突破,血族的强者,将会源源不断地涌入大陆,这个入口对他们来说,至关重要。

    “开饭啦!”

    眼见暴血牛魔出现,阿蛮一声大吼,不用别人叫他,已经疾风一般冲出,显出巨人之身,骨棒带着排山倒海的力量,砸向那些暴血牛魔。

    “轰”

    一头暴血牛魔,挥动着巨锤与阿蛮硬拼了一记,结果巨锤被骨棒崩碎,那暴血牛魔被阿蛮一棒子敲死。

    “吼……”

    无数的暴血牛魔冲向阿蛮,阿蛮手中骨棒疯狂舞动,如同狂风一般席卷战场。

    “轰轰轰轰……”

    阿蛮骨棒飞舞,血肉横飞,那些牛魔根本挡不住阿蛮的恐怖力量,不过那暴血牛魔太多了,死一个来两个,死两个来三对,悍不畏死地包围着阿蛮。

    “嘭”

    一声闷响,一把巨锤狠狠砸在阿蛮的后脑上,阿蛮后脑吃痛,不禁大怒,一棒子把偷袭他的暴血牛魔敲死。

    阿蛮伸手一摸已经肿起了一个大包,还有鲜血流出,阿蛮的眼神一下子就变了。

    “都给我去死?!?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