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尊圣骨丹,虽然还未达到神品丹药的级别,但是却已经是相差无几,仙品巅峰的丹药,对于江尘而言,炼制起来,也是极其的不容易,所以为了炼制这九尊圣骨丹,江尘可以说是相当的谨慎,不敢有丝毫的马虎,生怕万一有哪里做的不够好,会对炼制丹药有巨大的影响。

    九尊圣骨丹,一丹化九尊,对于神尊境的强者而言,简直就是如同分身术一般,而且这九尊圣骨丹,比起分身术还要可怕,那就是九个一模一样的自己,拥有一模一样的实力跟手段,这才是最为恐怖的。

    江尘神色严峻,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虽然许久未曾炼丹,但是却仍旧没有丝毫的凌乱,有条不紊的将每一种药材,投入到万物母气鼎之中,紫香魔芋,空灵之花,大帝骸骨之精华,以及数种珍贵的草药,不断的凝炼,江尘聚精会神,逐渐将所有的药材全部凝练完毕,终于开始要凝丹了,他之前一直没有敢于尝试,就是担心会功亏一篑,毕竟他这丹药的材料,实在是太难凑齐了,如果这一次真的失败了,那么恐怕下一次再想凑齐的话,就不知道会等到何年何月了,所以江尘才不敢有丝毫的冒进,如今实力达到了神尊境,才敢尝试一番。

    “就九尊圣骨丹,实在是太难炼制了,虽然我没炼制过神品丹药,但是估计神品丹药也不过如此吧?!?br />
    江尘心中想到,九尊圣骨丹能够有如此强大的效果,自然也跟其难以炼制成功有着极大的关联。

    不过江尘如今已经是有着七成把握,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选择贸然炼制的,再加上事态紧急,江尘务必要炼制成功。

    万物母气鼎之中的九种药材的精华,已经全部被江尘提炼完成,凝丹开始,一道道恐怖的精华暴涨,汇聚而成,一颗金色的光芒,自万物母气鼎之中闪烁而出,周围也都是被这光芒给耀的全部失去了光彩,恐怖的能量波动,震撼而出,即便是薛凉等人,也都是微微一惊。

    “江尘也不知道在炼制什么丹药,竟然如此的恐怖?!?br />
    冰云疑惑的说道。

    “能在这个时候选择闭关修炼,他所炼制的丹药,必定是无比的恐怖,静待便是了?!?br />
    薛凉说道。

    千仞姬也是充满了震撼,江尘的神秘,的确是让他们难以揣测,而且他的实力之强,也令人咂舌,寻常神尊境初期,哪有这般手段?想要重回通玄神府,而那一刻,他已经不再是曾经的少年,而是要与通玄神府为敌。

    “江尘小儿,还不速速出来受死!”

    一声低沉的喝声,让薛凉三人迅速的感觉到了一抹极大的?;?,一道强悍的力量,虚空碾压而来,周遭的天地,都是变得无比的阴森凄冷。

    “谁敢造次?”

    薛凉一飞冲天,冷漠的望着虚空之上的男子,在其身后,竟然是有着数以万计的人群,而这枯瘦的老者,更是让薛凉感觉到一阵压迫,这个家伙,好强的实力!

    “你是谁?”

    薛凉冷漠的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但你,不是江尘,今日,我必杀江尘,挡我者死!”

    枯瘦的老者淡淡说道,阴冷的气息,弥漫万里之遥。

    “是离魂宗的人,难道是魂万山?”

    千仞姬脸色一变,沉声说道,待得她冲出来的那一刻,脸色终于是沉了下来,果不其然,真的是他!

    “魂宗主,别来无恙啊,呵呵,在下千仞姬,通玄神府的导师,百万年前,我们曾在通玄神府有过一面之缘?!?br />
    “原来是通玄神府的导师,不过这一次我是来处理家事的,希望你不要误己,否则的话,即便是通玄神府的面子,我也不会给的?!?br />
    魂万山沉声说道,即便是认出了千仞姬,他也绝对不会给对方面子的,这一次的事情关系到自己的儿子,此等深仇大恨,即便是通玄神府挡在自己面前,他也绝对不会放过江尘的。

    千仞姬心中一动,看来这个魂万山跟江尘之间,竟然有着这么大的仇怨吗?不解的问道:

    “魂宗主,江尘乃是我的学生,不知道他如何得罪了魂宗主?像你这样的大人物,应该没有必要跟他一般见识吧?!?br />
    千仞姬知道,动起手来,他们肯定是吃亏的,而且后面竟然是数万的离魂宗弟子,这等声势,看啦魂万山应该是倾巢出动了,难道只为了击杀江尘吗?那未免有些太过于兴师动众了。

    “呵呵,看来你还有所不止吧,老夫唯一的儿子,死在了江尘的手中,你说,我应该怎么办呢?教不严,师之惰,看来江尘杀我儿,你也难辞其咎,今日,即便是冒着得罪通玄神府的危险,我也要将你一同诛杀!”

    魂万山眼神一寒,面色阴翳的说道。

    千仞姬脸色一变,江尘竟然杀了魂万山的儿子?巨是那个媲美外府三龙头的魂少谦吗?但是江尘一直以来就是在通玄神府之中的,难道是他进入通玄神府之前,就已经击杀了魂少谦?那个时候的他,实力似乎远比现在更加的弱,甚至只不过是神王境初期而已,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可怕了,而且也是相当的能惹事。

    “看来今天的事情,是没有丝毫转圜的余地了,魂宗主,难道你真的要与我通玄神府开战吗?”

    这一刻,千仞姬没有别的办法了,江尘尚还在炼丹之中,而他们三人的力量,抗衡整个离魂宗,几乎是不可能的,对方一个魂万山就已经是万分难缠了,整个离魂宗,那可是极乐城周围数一数二的大宗门,如今长老弟子尽出,这股势力,应该很少有人能够正面抗衡吧!

    “少拿通玄神府压我,你以为老夫会那么愚蠢吗?区区一个弟子,我想通玄神府还不至于跟我撕破脸皮吗?老夫死的,可是我唯一的儿子,这份仇这份怨,难道我不应该报吗?就连你,我也未曾打算放过,今日,我魂万山要让整个极乐城方圆几十万里都知道,我魂万山,不是好惹的,我的儿子,不能白死!”

    魂万山冷哼道,眼神死死的盯着千仞姬等人,杀机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