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提宋三,我们还是好朋友?!彼问楹交馗吹?。

    狂刀三浪前辈的‘事不过三’法则,和宋三这个道号名,是他绝对不想继承的东西。

    疯狂的精神病院长:“那么宋四,宋五?”

    “别再继续这个话题,我会很感谢你的?!彼问楹交馗?,然后果断转移话题:“最近怎么都没看你上线玩游戏了?”

    “我毕业工作了,玩游戏的时间就少了?!本癫≡撼じ刑镜溃骸傲硗?,我最近正在研究怎么改掉我的一个老毛病?!?br />
    “什么毛???”宋书航问道。

    “让我很惆怅的毛病?!狈杩竦木癫≡撼さ溃骸霸趺此岛媚亍蚋霰确桨?,当一个男人看到很漂亮又很妩媚的女人时,就会想要‘啪啪’了对方,对吧?”

    “……”宋书航:“你是种马,精虫上脑吗?”

    “比方,只是个比方!”疯狂的精神病院长飞快回复。

    宋书航回复道:“好吧,虽然可能是你精虫上脑,不过男人看到妩媚的美女后,产生想‘啪啪’的**,也不算是什么大毛病?!?br />
    “但问题是……我的毛病不止如此啊?!狈杩竦木癫≡撼じ刑镜?。

    宋书航回复了个问号:“?”

    “我的毛病是,当我脑海中产生想‘啪啪’了对方的**时,我已经身不由已的冲上去了,将她啪啪了?!本癫≡撼じ锌?。

    “……”宋书航:“我可以报警吗?110叔叔,就是我楼上这个变态啊,太可怕了,快将他抓起来??!”

    “所以说了啊,我这是个比方啊,打个比方??!”精神病院长道。

    宋书航:“会用这么变态、可怕的比方,果然还是报警比较好?!?br />
    “STOP!别再继续110报警这个话题的话,我们还是好朋友?!本癫≡撼の弈蔚?。

    宋书航:“2333(大笑)?!?br />
    “而且,我是真的很想改掉这个‘身不由已’的毛病啊?!本癫≡撼じ刑镜?。

    “两个解决方案?!彼问楹教嵋榈溃骸耙皇强壳看蟮囊庵?!”

    精神病院长:“意志有用的话,我就不用这么惆怅了啊?!?br />
    “第二个方法。就是将你阉了!隔绝你**的源头,这样你想‘啪啪’也没有作案工具了。哈哈哈哈?!彼问楹讲换澈靡獾?。

    精神病院长:“……”

    不过片刻后,他却很认真的回复道:“或许,这还真是个办法?!?br />
    这次轮到宋书航无语了。

    “喂喂喂。院长,你别想不开??!”宋书航急忙道:“我可不想因为我的一句戏言,你就要当华夏最后一个太监??!”

    “滚,谁说我要当太监了?我只是说,或许从源头上解决那种‘身不由已’的冲动?;崾歉龇桨??!本癫≡撼さ溃骸靶辛?,先不聊了。前辈叫我了,工作了后就是这么麻烦,总是身不由已?!?br />
    “去吧去吧?!彼问楹焦Φ?。

    ……

    ……

    茫茫大海上,一艘小船上,挤着二十个男人。

    正是那一船的捉妖人。

    其中,一位年轻的捉妖人收起了自己的手机,喃喃道:“从源头上解决……但是,捉妖人遇见妖怪就扑上去的冲动,又要怎么割掉啊?!?br />
    “念叨着啥呢?”那位魁梧的捉妖人小队长哈哈一笑。用力拍了拍这位年轻的捉妖人。

    “没事,不过队长,我们这次连缚妖索都被对方夺走了,真的没问题吗?”年轻的捉妖人问道。

    “安心吧,区区一条缚妖索而已。而且~~缚妖索会成为坐标,让我们能锁定刚才那只妖怪的位置?!毙《映の杖溃骸白苡幸惶?,我们会将它给封印镇压!”

    年轻的捉妖人嘴角抽了抽。

    ******************

    宋书航收起手机,洗漱之后,又叫小和尚起床。

    “书航师兄早安?!毙『蜕腥嘧叛劬ζ鹄?。

    “洗漱一下,一会儿去吃早餐。然后。修炼和早课不要忘记?!彼问楹轿⑿Φ?。

    “嗯?!毙『蜕蟹矶?,跑去洗漱。最近他一直和宋书航在一起,得到‘悟道石’的辅助,修炼速度一日千里。

    鱼娇娇从窗沿上一蹦。落在宋书航的肩膀上,悟道石对她同样很有效果,所以她最近越来越喜欢靠近宋书航。

    “我们什么时候能到达华夏?”鱼娇娇问道。

    宋书航道:“我也不知道,不过这游轮由七生符前辈改造过,应该比普通游轮速度要快吧?!?br />
    “快点回华夏,然后我们就去将那个作者给抓过来。写电影剧本?!庇憬拷啃朔艿?。

    宋书航笑道:“哈哈,好?!?br />
    说着,书航又望向床头柜上的几件物品——正是从‘黑衣人’身上剥下的东西。

    他伸手抓起那条粗大的黄金链子,这玩意越看越感觉像是镀金的狗链子??!

    “对了,对了。书航,你昨天成功了吗?”鱼娇娇问道,她记得宋书航给那黑衣人喂了血,然后要借睡觉做梦施法?

    “失败了,那一杯的血白放了?!彼问楹接裘频?,没能‘入梦’成功,反而梦到自己变成了一马。

    鱼娇娇:“那我们今天再去拷问那黑衣人?”

    “嗯,也好……我们先找灭凤前辈,看看他有没有办法,从黑衣人口中问出点情报来?!彼问楹降?。

    ……

    ……

    早餐过后,小和尚去修炼早课去了。

    灭凤公子还在打坐修炼中,宋书航没有打扰他,只能等前辈修炼结束后再拷问那黑衣人。

    现在,宋书航和几个室友一起,躺在游轮顶部晒太阳。

    “虽然度假岛计划落空了,但是这趟旅游意外的刺激呢?!蓖敛ǜ刑镜馈苫?、土著岛上的野们人学汉字、然后是超豪华游轮,日子过的特别充实。

    高某某和女友躺在一起,懒洋洋道:“这个时候,要是你们这些电灯炮都不在的话,我会感觉很幸福的?!?br />
    “啊哈哈……但是,我想约那位陆姑娘的计划,却一直没机会实行啊?!敝罡鹬已舻?。这趟出来旅游的目的,是为了让他约那位陆姑娘的,但没想到中途出了这么多事。

    宋书航转过头来笑道:“游轮抵达华夏还有几天时间,你可以抓紧时间约那位陆姑娘的?!?br />
    “好主意?!敝罡鹬已裟笞畔掳?,然后他拉着高某某,要谋划约会计划。

    高某某对着宋书航恶狠狠的翻了个白眼。

    ……

    ……

    宋书航伸了个懒腰,手中把玩着那串金链子。这链子肯定和‘三十三兽神宗’有关,但是要怎么解开链子的秘密?

    要试试滴血认主吗?

    又或者火烧、水浸、土埋啥的?

    “书航,你什么时候弄了条这么粗的金链?”一边的土波看到宋书航手中的链子,笑道。什么时候宋书航的品味变的这么奇怪了,竟然买这种大金狗链?

    “昨天到手的,好看不?”宋书航打趣道。

    “嗯……很适合你!”土波嘿嘿一笑:“要不戴上看看?总感觉你若是戴上它的话,会很有趣?!?br />
    “戴上它?”宋书航提着这条金链子思索起来。

    话说从得到它到现在,自己都没试过要戴上它呢。因为链子外观有些锉,戴上去感觉会很丑。

    想了想后,宋书航先是悄悄用小指,动了动藏在头发里的鱼娇娇。

    然后,他小心翼翼的将这金链子往脖子上套去——说不定,戴上它就是解开秘密的办法?

    不过,这种和‘修士’扯上关系的东西,随意往脖子上套是很冒险的行为。

    所以,为了防止意外,他还请鱼娇娇帮忙注意一下。一旦这金链子有古怪,鱼娇娇也可以随时出手相助。

    金链子戴上。

    但遗憾的是,没有任何反应。

    宋书航心中松了口气,却又稍稍有些失望。

    “噗~~”旁边的土波笑道:“你还真戴啊?!?br />
    “不好看吗?”宋书航挑了挑眉头。

    土波:“和你完全不配??!我感觉啊,必须等你胖十圈后,说不定就能和它匹配了?!?br />
    “那还真是遗憾,现在的我想胖都胖不了呢?!彼问楹缴焓?,准备摘下这条黄金链子。

    就在宋书航抓着黄金链子,在脱下它的过程中,将它举到和目光持平时……突然,他的动作僵了一下。

    以这个角度望向黄金链子时,链环上的兽类图案上,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着淡淡的光辉。

    图案上的光芒,似乎带着催眠的能力,让人无法将目光挪开。而盯着图案看的话,又感觉整个人的心神都会被吸引进去一般。

    这种感觉,很熟悉呢。

    当初,在观看《金刚基础拳法》秘籍的时候,就是这种感觉!

    凭借着图案、文字间的配合,组合成低级的幻术,达到传功的目的。

    而这金链子上的图案,借着阳光和特殊的角度,同样会形成一个简单的幻术。不过现在宋书航的精神力强大,轻易间不会被这幻术影响。

    有趣!

    宋书航嘴角上扬,他摘下黄金链子,用力拍了拍土波:“土波,谢谢你啊。等回到华夏后,我请你吃大餐,想吃啥不要跟我客气!”

    然后,他抓着黄金链子,大摇大摆的回往自己的房间去了。

    只留下身后的土波,一头雾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