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怎么回事?”荔枝仙子大惊失色,她洞符的禁制并没有被人触动,身下的这飞剑是从哪来的?

    很快,她的眼角瞄到了那个已经打开的‘白前辈的礼物’。

    荔枝仙子:“……”

    想起来了,这是白尊者的一次性飞剑系列!

    几个念头间,一次性流星剑001版已经带着她越飞越高。

    “不要吖!”荔枝仙子的眼眶顿时就湿润了——至少让我换件衣服吖!现在她还穿着那套很性*感的丝质睡衣啊。这样飞起来时,会走*光的??!

    但是,一次性飞剑并没有灵性,并不会因为荔枝仙子的叫唤而停下来。反而旋转着的越来越快,带着她撞向洞府顶端。

    好在……仙子的洞府禁制不是三浪那种旧款式,而是拥有‘自动识主’新功能版本的禁制。在荔枝仙子的身体被旋转着升天时,上方的禁制自动打开,露出一个御剑飞行的出口。

    接着,一次性流星剑带着荔枝仙子攀上高空。

    荔枝仙子的飞升版本,是喷气式推动飞行版本……每隔一段时间,喷气加速的那种……

    “啊啊啊啊~~”悦耳的仙子版惨叫声,洒落星空。

    ***************

    遥远的天山上。

    有一位仙子长袖凌舞,舞姿优美,悦人眼目。

    在仙子的身边,坐着一个眉目清秀的男性修士,他一眼不眨的望着舞动中的仙子。

    男俏女俏,看上去似乎是一对让人羡慕的神仙眷侣?

    仙子名为东方未了,因为她在师姐妹中排行第六,所以她在九洲一号群里的网名就是‘东方六’。

    男修叫刘隆,他其实还只是预备道侣,是东方仙子的追求者……

    东方仙子舞动跳跃着之时,突然有一柄飞?;胨褡阒?,将她整个人高高托起。

    是新的舞蹈方式吗?男修士顿时大力的鼓起掌来。

    而东方仙子看到男修士大力的鼓掌之时,羞涩微微一笑——是刘隆这呆子给自己安排的惊喜吗?

    但还没等东方仙子羞涩完毕,玉足下的飞剑光芒一闪。

    螺旋升天!

    “啊啊啊啊~”东方仙子花容失色,被旋转着升天了!

    下面,正在鼓掌的男修士瞪大了眼睛,整个人都懵逼了。片刻后,他大声叫了起来:“东方~~~”

    天空中,东方仙子已经被转到头昏眼花。

    “刘隆,给我停下来,否则,我和你……没完!”天空中,传来了仙子的叫声。

    但刘隆却傻了,停下来?停什么?这飞剑难道不是东方仙子自己放的?

    而这时,东方仙子再次惨叫:“啊啊啊啊……”

    然后,她化成一颗流星,嗖嗖嗖的飞远了。她的飞行方式是‘无限加速飞行’,越飞越快,没什么其他花样,就是快,没边的快。转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东方~~~”天山上,刘隆修士拼命的驾起自己的飞剑,想要追赶那颗流星。

    [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

    ***************

    太平洋和东海的交界处。

    灵蝶岛上。

    巨大的灵蝶拍着翅膀飞来,将一柄飞剑交给灵蝶尊者。

    尊者接过飞剑,然后拿起那件白道友送给女儿的礼物。

    尊者终究还是没有打开这个礼物盒子。

    “去吧,飞往刘剑壹那去吧?!绷榈鹫呒榔鸱山4樽ㄓ玫姆山?,将坐标设定成刘剑壹的位置。

    不过,就在灵蝶尊者准备将传书专用的飞剑祭送出去时,礼物盒子……打开了!

    灵蝶尊者:“……”

    礼盒竟然打开了。但是,我并没有出手打开它啊,是它自己开的啊。

    难道是白道友设定的‘惊喜’时间到了?

    伤脑筋了!

    灵蝶尊者幽幽的叹了口气,这么一来,自己岂不是让女儿错过了这个‘惊喜’了?

    片刻后,尊者苦笑。

    罢了,事后自己想办法补偿一下羽柔子,一定要让她重新开心起来才行。

    那么现在,先让我看看里面的惊喜是什么吧?

    灵蝶尊者望向礼盒里面,只见里面躺着一柄木制的飞剑,上面铭记着白道友的独门符文。

    “是一次性飞剑系列啊,难道是要送羽柔子去哪玩的惊喜吗?”灵蝶尊者心中暗道。

    正思索间,这柄木剑浮空而起……

    因为‘灵蝶岛羽柔子’并不在附近,搜索不到。

    于是,飞剑腾空,以白尊者为目标飞射出去——没有找到羽柔子,所以它上面的特殊功能不会被激活,只是以普通的飞行方式飞回白尊者身边。

    “不行,不能飞走!这可是羽柔子的惊喜礼物!”灵蝶尊者心中暗道。

    尊者身形一动,出现在一次性飞剑边上,伸手牢牢的将它握住。

    ‘嗡……’一次性飞剑被人握住后,挣扎了几下。

    不过最终,还是被灵蝶尊者镇压下来。

    毕竟,这只是白尊者随手制成的一次性飞剑。同为尊者的灵蝶应付起来并不困难。

    将一次性飞剑镇压下后,灵蝶尊者开始研究起这柄木剑来。

    “咦,和白道友以前的一次性飞剑又有所不同呢。难道是新款的一次性飞剑系列?白道友在这方面果然天赋超众啊?!绷榈鹫咝闹邪档?。

    他曾经以书信交流的方式,和白尊者一同研究过关于符文阵法,对白尊者的符文水平有所了解。

    所以他当时肯定的对女儿羽柔子说过,当世,若论‘阵法、符文’方面的造诣,白尊者在整个修真界都能排入前三!

    对于白尊者的一次性飞剑系列,灵蝶尊者也深有研究。虽然他无法象白尊者那样,随便拿根木枝就能制成飞剑。

    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后,灵蝶尊者发现这柄木剑上有好几个他都不认识的功能符文。

    “这几个符文,难道就是白道友要送给羽柔子的惊喜?”灵蝶尊者心中暗道。

    那,不如他激话这几个符文看看?等知道了这几个符文的功能后,他再去想办法铸一柄功能类似的飞剑,补偿女儿?

    想干就干,于是,灵蝶尊者催动自身的灵力,小心翼翼灌入到飞剑中。因为灵蝶尊者对‘一次性飞?!泻苌畹牧私?,所以在灌入灵力的过程中,并没有损伤剑身原本的符文。

    很快,木剑上闪烁起了耀眼的光芒。

    “成功了!”灵蝶尊者微微一笑,轻轻一跃,迈上这柄一次性飞剑上。

    下一刻……螺旋升天!

    “咦?很新颖的升空方式啊?!绷榈鹫弑徊欢系男?,一手捏着下巴,淡定道。就是转的有点快,让人眼花。

    接下来,流星光效开启!

    羽柔子的这柄礼物和三浪的是一个款式,飞行模式是大风车方式。

    剑光朝着远方飞快遁去,不时的还要以大风车的方式旋转一周。

    “唔,转的有些难受?!绷榈鹫咂兰鄣?。

    羽柔子会喜欢这样的惊喜吗?

    之前倒是听这丫头提起过,要玩蹦极、要玩过山车什么的,追求惊险、刺激……

    现在的年轻人,就是会玩。灵蝶尊者感叹道。

    就是转的有点狠啊……这就是年轻人的追求吗?

    话说,这飞剑要飞到哪去???

    ***************

    高丽,某座巨山底下,铁卦仙师的洞府边上。

    轰~~轰~~轰~~

    整个世界地动山摇,简直如同世界末日降临一样,山崩地裂。

    是核武器?

    开什么玩笑,为毛这里会有核武器啊。

    铁卦仙师这一刻才明白,原来,这就是自己的劫难吗?

    他洞府边上的禁制被一层层毁掉……他的实力不如当年的献公居士,布下的禁制虽多,但没有献公居士的禁制防御强大。而且这次的核武器就在他身边爆了……

    献公居士当年尝了一发原子弹后,都是九死一生。而铁卦感觉自己药丸了,绝对要完了。

    现在的他,光是应付那山崩地裂就很吃力了,更何况一会儿的爆炸冲击过来,他必定要粉身碎骨??!

    死定了,这次真的要死定了。

    正当这时,一道剑光突然出现在铁卦仙师的脚底下。

    螺旋升天!

    ……

    ……

    嗖嗖嗖嗖嗖!

    华夏各地,附近的海域仙岛,几乎在同一时间内,以螺旋升天的方式,射上了近五十道剑光。

    这五十道剑光升天的同时,伴随着各种各样的惨叫声。

    声音有男有女,有雌有雄,嗯,还有不男不女的。

    比如……白鹤真君。

    白鹤真君此时整个身体抱在‘一次性流星剑001版’上,以大风车的方式在空中飞舞着。

    “这就是白前辈的惊喜?”白鹤真君吸了吸鼻子。

    药丸!

    他想起了九洲一号群那么多的道友……

    他感觉自己妥妥的药丸!死定了。

    因为这些礼物,都是他亲手一个个送上门的,而且还收了好几位九洲一号群道友硬塞过来的小礼物呢。

    *****************

    很快的,来自华夏各地的九洲一号群道友,陆续的在断仙台的上空不远处汇流。

    群里的道友们实力高强,既使在旋转中,还能看清彼此。

    “啊啊啊……是造化道友啊,你也在飞啊……?!?br />
    “啊啊~好巧啊,落尘你也在飞啊啊啊……”

    “你们都在啊啊啊……对了,我前面还看到啊,荔枝仙子了呢,她也飞了?!?br />
    “哈哈哈,是古河观道友啊,咳咳……瞎了,前面是什么?光屁股的三浪……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