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宋书航心中有万匹骏马撒蹄狂奔之际,身后传来了土波的叫声:“书航快看,金属大门上出现字迹了!”

    宋书航转过头来望了一眼,便看到原本的雕花金属大门上浮现了一层光幕。

    光幕上,浮现出一串奇怪的文字。

    这文字不是汉字,不是英文,也不是德语、俄语什么的,不属于世界上任何一种主流文字。但是,在场的所有人竟然诡异的能看懂这些文字表达的意思。

    “你想家吗?你想明白家的温暖吗?想一下子回到日思夜想的……家吗?浪迹天边的游子,选择吧——是(YES)……否(NO)?!?br />
    选择吧,选择吧!这三字,如同有魔性一样在众人的脑海中回荡着。

    所有人对视一眼,然后又同时望向宋书航。

    从亲眼看着宋书航独自斩杀两只大雄鹰,乘客们面对眼前这种诡异场面时,第一个就会想到宋书航。

    宋书航皱着眉头,然后猜测道:“这会不会是开门的方法?或者……这是离开这岛的方法?”

    出现在大门上的选择,最可能的就是开门的选择。但这这串文字的语气,又似乎是将人送回老家的意思。

    土波提议道:“要不,我们按‘是(YES)’试试?如果门开了的话,我们就可以进入古城了?!?br />
    “等下,土波。万一这是离开岛屿的方法怎么办?离开岛屿后,我们会出现在什么地方?还有,离开的方法会是什么?会不会是脚下突然开一个通道,我们顺着通道就掉下去了?”高某某抱着自己女友芽衣,担心问道。

    众人再一次望向宋书航。

    宋书航耸了耸肩膀:“我不知道?!?br />
    他又不是万能的先知和魔镜啊。

    这时,黑人叔叔挤了上去,哈哈一笑:“不管是开门还回家,我都喜欢!我来试试——YES,我要回家,我要回去!”

    说着。黑人叔叔用力的将手掌按在‘是(YES)’的选项上。

    下一刻,黑人叔叔突然感觉,自己浑身都温暖起来。

    好暖和,似乎回到了小时候妈妈爱的怀报。

    “啊……这就是家的温暖吗?”黑人叔叔用‘咏叹调’的语气高声道。

    但是。周围的其他乘客却用可怕的眼神望着黑人叔叔。

    黑人叔叔低头望了眼自己的身体——哦,法克!

    他的身体上燃烧起了一层火焰般的光芒,刚才感觉到的温暖感就是这些火焰般的光芒带来的。

    而且这火焰般的光芒老眼熟了……这不就是飞机上时,那些不断消失的乘客身上燃烧的光芒吗?火焰光芒燃烧之后,那些乘客可都化为了光粒子消失不见了。生死不知啊。

    这就是[家的温暖]?暖你妹,暖你大爷,暖你家的整本祖谱!

    最终,黑人叔叔转过头来,望向宋书航,一张黑乎乎的脸在火焰光芒的映照下,竟然也多出了几分神圣之感:“哥们,我这是不是要死了?”

    宋书航沉默了片刻,然后严肃的回答道:“应该……是要离开这岛屿了吧。仔细想一想,或许飞机上消失了的人。应该并不是死掉了,而是被送离了飞机吧?;蛐?,下一刻你醒过来时,就回到自己家了也不一定呢!”

    就算是死……至少也给黑人叔叔一个心理上的安慰啊。

    心怀怨念的话,死掉会成为怨鬼的?

    正说话间。

    城墙上的音箱中再次发出了刺耳的‘嗡~嗡~’声。

    然后,那个气势磅礴、沉重的声音响起:“孽畜,滚!”

    话音刚落,黑人叔叔的身体就化为光粒子,光粒子如同流沙一样,开始消散起来了。

    黑人叔叔是如此的配合!

    “法克。你才是孽畜!”黑人叔叔朝着城墙方向竖起中指,尽自己最后的力量大声咆哮。

    宋书航:“……”

    土波:“……”

    高某某:“……”

    余下乘客:“……”

    话说回来,这位黑人叔叔中文说的很别扭,却连‘孽畜’这种比较冷门的骂人词都听的懂。最近。外国一直在流行学中文吗?

    ……

    ……

    很快,黑人叔叔消失不见。

    众人都沉默了起来。

    这时,小男孩转过头来望向宋书航:“书航哥哥,这位黑叔叔真的是回家了吗?”

    小男孩黑溜溜的大眼睛,是那么的纯净。

    宋书航轻轻拍了拍他的头:“哥哥也无法确定是怎么回事,或许是回去了?;蛐?,是消失不见了?!?br />
    “谢谢哥哥?!毙∧泻⒙冻霾永玫男θ?,随后他突然跑到大门下,踮起脚来,用力伸出小手,在‘是(YES)’上拍了一下。

    “大家再见,我去找爸爸和妈妈去了?!毙∧泻⑸砩先忌掌鸹鹧姘愕墓饷?,对着众人挥手道别。

    他的父亲、母亲,全部在飞机上就化为光粒子消失。

    这小家伙一直跟着众人,却不哭不闹,是个很懂事的孩子,和宋书航家的那个表面严肃懂事,骨子里却是熊孩子的小和尚完全不同,这才是宋书航喜欢的好孩子类型,属于‘好想抱回家养’系列的。

    ……

    ……

    小男孩子也在光粒中消失了。

    除了黑叔叔和小男孩按了‘是’的选项离开后,其他人都呆在原地,没人再上前按这两个坑爹的选项。

    毕竟,无法确定按了‘是’之后是真的离开这个小岛,还是直接化为光粒死掉了,在场的众人当然不会胡乱选择。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又不是玩游戏,死了后可没有复活的机会。

    “既然‘是’的选项会消失的话,那或许‘否’的机会就是开门了?!彼问楹降?。

    随后,他上前一步,就准备拍向那个‘否’的选项。

    “等下,书航?!闭馐?,土波拉住了宋书航:“还是我来按吧……如果你按了‘否’的选项,化为光粒消失了。那接下来万一巨鹰再次来袭,就没任何人能应对那群巨鹰了。所以,还是我来吧?!?br />
    “不,还是我来吧?!彼问楹角嵘溃骸拔业幕爸辽倩褂行┦侄?,就算真的遇上‘光?;男Ч?,我也不是没有抵挡之力……”

    正说话间,城洞外有一道身影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是名义弟子约瑟夫。

    “湿父,我来!湿父有事,弟子服其劳!”约瑟夫举着手,大声叫道。

    然后,他飞快的跑向大门方向,伸手往那个‘否’字的选项拍去。

    约瑟夫的女儿在飞机上消失不见了……所以若是光?;幕?,他也不介意?;蛐碚每梢匀フ易约旱呐?。

    而若是没光?;幕?,就可以再跟着宋书航一段时间,也不坏。

    “湿父!”约瑟夫拍上‘否’字的选项后,道:“若是我们活着离开了这里,到时你可不可以同意,让我搬你家附近住去?”

    约瑟夫趁机提出自己的请求。

    以前,他看到宋书航一拳打爆空气,发出啪啪啪的爆炸声,他就感觉激动的不得了。感觉自己有生之年能达到宋书航的境界,就是死也无憾了。

    但今天,他看到那冲天而起斩灭鹰首的火焰刀,他整个人都热血沸腾起来?;牡墓Ψ?,还可以做到这种程度!这已经不是‘功夫’那么简单,这完全已经是超人的范围了啊。

    一定要抓住机会,就算是死皮赖脸的,也一定要想办法住师父家附近去。约瑟夫心中暗道。

    他已经决定了——不管宋书航同不同意,等离开小岛,就去宋书航家附近买幢房子去。

    “好?!彼问楹剿齑鹩Φ?。

    多个邻居也没什么坏处……而且有朝一日,他若修炼有成,要带着全家人远离尘世时,也考虑过,若到时约瑟夫和他之间真有师徒缘份,就带他一路。

    既然如此,约瑟夫愿望搬过来当邻居,宋书航自然不会介意。

    约瑟夫一脸满足状。

    片刻后……

    “咦?怎么还没有效果?”约瑟夫疑惑问道,他的手在‘否(NO)’选项上已经拍了老半天了,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约瑟夫不信邪,用力的在‘否(NO)’上面再拍了好几次。

    还没反应?

    再拍!

    啪啪啪,约瑟夫一连拍了十几次。

    这次……总算有反应了!

    大门上的光幕上再次浮现了一行字:[拍个死人头啊,赶投胎??!没看到大门这么沉,开启它需要花很大的力气的吗?]

    约瑟夫:“……”

    宋书航:“……”

    高某某+土波+芽衣+陆菲姐妹+其余乘客:“……”

    “不过,否是开门的话,那莫非‘是’的选项真的是将人送回家?”高某某捏了捏鼻梁道。

    毕竟从巨大的雄鹰出现后,众人用几十年竖立的三观,很快就崩坏完毕了?;蛐?,那光?;娴氖撬腿送ü占浯汀嗟氖侄嗡突丶业哪??

    世界观和三观这一类的东西,竖立起来很困难……但崩碎起来时却很容易。这就是破坏总经建造来的容易吧。

    略有些丰腴的空姐听到这里,顿时眼睛一亮。她飞快的跑上去,趁着大门还没有开启,光幕上的那行选项的字还亮着的时候,用力的将手掌拍在‘是’的选项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