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为何,黄山真君听到宋书航番话后,心里莫名的有些感动?;叵胍幌掳浊氨驳男愿瘛坪醭迦胗钪娌⒉皇遣豢赡艿氖虑?。

    “我明白了,你要的东西我都会替你准备好的?!被粕秸婢Vさ?。

    末了,他又提醒一句道:“对了,千万不要让豆豆和你们一起上飞机。它之前一直叫着要去学车,如果它上了飞机的话,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绝对不能给他接触飞机的机会!”

    “黄山前辈,你多虑了?!彼问楹教玖丝谄溃骸傲苟挂膊辉敢馀阄液桶浊氨惨黄鹑パХ苫?,你就安一百个心吧?!?br />
    之前,豆豆都只给了他一根狗毛用来保命呢,连豆豆也知道和白前辈一起学飞机的话可能会发生什么事吧?

    “这样吗?如果真这样的话就再好不过了?!被粕秸婢馗吹馈苟鼓训勒媸亲宰恿??

    在黄山真君的印象中,豆豆根本就是唯恐天下不乱,学飞机这种事情,它如果不掺上一腿肯定是不甘心的。

    难道在书航小友身边呆了些时间,豆豆也被书航小友感化了,不再惹是生非了?如果是这样的话,真是再好不过了啊。

    他当初养豆豆时,就是冲着京巴可爱、温顺不像哈士奇那样精力过剩。结果不知道什么时候,豆豆突然就变成逗逼了,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黄山真君至今都想不通。

    ……

    ……

    正当黄山真君思索着之时,他的洞府之外传来了悦耳的响动声。那是有同道修士前来做客,引发的洞符禁制的响声,功能类似于门铃。

    黄山真君点开一面镜子,镜子如电脑屏幕一样亮起,浮现洞府门口的画面。

    在那里,一位漂亮的仙子面带微笑。似乎是感应到黄山真君在看她后,她笑着挥了挥小手:“黄山前辈,我来你这里玩啦!”

    “咦,是荔枝啊。妳今天怎么有空?”黄山真君哈哈一笑,打开了洞符的禁制。

    荔枝仙子笑很甜,一脸无害……

    **************

    另一边,和黄山真君结束通话后。宋书航又在网上查了一些‘空难发生时如何自?!?、‘降落伞的使用方式’等等的开飞机小攻略。

    虽然说有白前辈的飞剑和豆豆的狗毛,但有备无患?;嶂涣舾凶急傅娜?!

    然后他深吸口气,努力让自己保持着爽朗的笑容,下楼吃饭。

    由于上次从‘五指山封印法禁地’回家时,忘记了带回‘空空盗门糖糖’。宋书航家的早、中、晚餐质量一路下滑。

    早餐是白前辈从外面带回来的,几份豆浆、包子、油条、粥、咸菜……

    花样倒不少。

    至于白前辈为什么会想到去买早餐呢?

    宋书航转过头来望向白前辈。

    正划动着平板电脑的白前辈心有感应,抬起头来,双颊鼓鼓的:“突突突突突……”

    在白尊者身边有好几箱的杨梅,看样子早餐是前辈顺路带来的。

    不过,前辈还没吃腻味杨梅吗?然后不得不说,修士的身体就是棒,普通人吃这么多杨梅的话,牙齿都要酸到不行了。白前辈依旧吃的很欢快。

    宋书航坐好,伸手取了个白面包。顺口询问道:“前辈,果果出来吃早餐了吗?”

    “在卫生间呢,老半天了?!卑浊氨不氐?。

    老半天了?看样子,痔疮很严重???难怪会忍不住想要出来进行手术。

    “果果,提醒你一下,擦屁股时要粑粑要擦干净啊,否则也会让痔疮变的更严重的?!彼问楹剿婵谔崃艘痪?。

    久座会得痔疮,擦屁屁不干净也会得,这些都是小常识。

    “???这样也会加重痔疮?”卫生间里传来了小和尚惊叫声。

    “会的,所以卫生很重要的?!彼问楹阶テ鹨桓吞?。用油条包住白面包,然后一口咬下去。这种吃法,他最喜欢了。

    随后他打开客厅中的电视机,随意按了几个频道??纯从惺裁葱挛?。

    连换了几个频道,当他按到江南地区频道时,画面中的新闻吸引了他的消息。

    电视中在播放的是一款访谈节目。

    左边是个戴着眼镜,一脸我是专家的中年男子。

    右边是个漂亮的女主持人,穿着性感的黑丝,正在和专家进行问答式访谈。

    “刘教授。您身为地质学的权威学者,我们正好有个问题想请教您。这个问题困扰了我们江南地区很多居民?!迸鞒秩诵Φ溃骸熬褪枪赜冢吩拢比漳且惶?,在江南地区电子城附近,突然出现的巨大地陷,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宋书航咬着面包的嘴巴僵住了,这女主持人说的,正是白前辈的杰作吧,那个跌了一跤就轰出的巨大地陷。

    关于那个大坑,网上也是议论纷纷。

    比如有人声嘶力竭的叫唤:这个绝对不是普通的地陷,因为从来没有这么整齐的地陷坑,总体呈圆状,以中心点向四面扩散!相比地陷来,这个明显更像是陨石坑。

    但说是陨石坑吧,又不可能。光天化日之下,根本就没任何人看到有陨石从空而落的痕迹,而且那坑洞中也没有陨石砸落后的火焰燃烧痕迹。

    总之,这件事情在江南地区是议论纷纷,众说纷纭。

    “这个问题,毫无疑问的,是地陷!”刘教授坚定道。

    然后,他款款而谈起来,开始介绍起地陷的构成,什么地下矿石开采过多啊,地下水抽取过多啊,等等,讲的是天花乱坠。

    话题扯啊扯的,不知不觉就变成了一场‘地陷’科谱讲座,然后又变成了批判过度开发地下资源的资本家的邪恶,然后不知不觉又变成了如何?;せ肪?、人人有责任。

    教授讲的是唾沫横飞,观众们听的是莫名其妙。

    女主持人此时的心理是:草尼玛!这都扯哪去了?给老娘拉回重点,然后归纳到二十字以内??!

    但她偏偏不能将心里话吼出来,还要摆出一副‘刘教授讲的真对’,不时的还要附和一声。主持人有时候也很辛苦呢。

    “好吧,就当是地陷吧?!彼问楹桨蛋堤玖丝谄?,不仅是他,很多江南地区的居民心中也是这么一叹。

    是刘教授赢了!

    这时,白前辈抬头望了眼电视,笑道:“咦,这不是我不小心砸出来的坑嘛?”

    “不,白前辈。这是地陷!”宋书航转过头来,认真道:“这是邪恶的资本家们不断开发地下资源,导致的地面陷坑。至于为什么地陷会像陨石坑一样,刘教授肯定会解释的!”

    “哦,原来如此?!卑浊氨驳懔说阃罚骸耙簿褪撬?,以后我不小心砸出坑来,也不用‘平土咒’了吧?”

    “白前辈!”宋书航竖起大拇指:“是的,就是这样!”

    然后他重新抓起油条夹面包,用力咬了一口。

    专家有时候也很好用的……

    他又用力咬了一口油条夹面包。

    这时……卫生间的门打开了。

    小和尚果果一脸认真状,然后,他光着屁股飞快跑到宋书航的面前。

    宋书航一脸疑惑,这小家伙干啥呢?

    果果跑到书航身边后,转过身来,撅起小屁屁问道:“书航师兄,你快给我看看,我屁股擦干净了吗?”

    宋书航一转头,就看到了果果的小屁屁,还有那痔疮:“……”

    书航顿时就懵逼了!

    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

    紧接着,他低头时看到了自己手中的油条,金灿灿的,怎么看都像条大条。完了,没胃口了。

    “书航师兄?”小果果疑惑的转过头来。

    “很干净?!彼问楹礁尚Φ溃骸袄蠢蠢?,洗洗手就吃饭吧?!?br />
    “好的?!毙『蜕欣峡阕?,飞快冲回洗手间去了。

    宋书航将油条扔到一边,默默的啃起白面包。没有油条配着,白面包只是微甜,不好下口啊。

    很快,小和尚果果又冲了回来:“书航师兄,早餐吃什么?”

    “豆浆、油条、面包、粥、咸菜都有,你自己选择?!彼问楹街噶酥缸郎系?。

    “咦?只吃这些食物吗?我们不吃‘灵米饭团’或者是‘甘露液’吗?”小和尚疑惑的抬起头来望向宋书航。

    灵米饭团,甘露液?

    这些一听就是门派精英弟子享用的东西,他一个小散修从哪弄???宋书航长长的叹了口气:“我这里没有啊?!?br />
    说话间,他转过头来望向白前辈。

    白前辈:“突突突突突……”

    然后白前辈解释道:“嗯,灵米就是用法术配合下种出来的稻米,里面蕴含着灵气。甘露液也是一种灵气植物的汁液,淬体期的修士吃这些含有灵气的五谷杂粮,能增加体内的气血,加快修炼的速度。你啥时候有空,我带你种两亩地。我以前也种过的,老怀念了?!?br />
    “多谢前辈!”宋书航笑道。

    小和尚似乎明白了宋书航的尴尬,他双手合掌宣了声佛号:“没事的,书航师兄。就算是普通早点,我也不嫌弃的?!?br />
    顿了顿后,他又问道:“书航师兄,这油条是用植物油炸的?还是动物的油脂炸的?”

    宋书航泪流满面:“我不知道啊?!?br />
    “哦,那就不能吃了,不能犯戒的?!毙『蜕泄テ鹈姘?,学着宋书航的样子默默啃了起来。

    宋书航的心,不知为啥变的好惆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