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巴掌的确是拍不响的,但揍人的时候一只拳头就够!

    “小白,看刀!”那青衫少年郎露出阳光灿烂的笑容来,根本不管宋书航手中有没有刀。他自己双手握刀,身形腾空而起,力劈华山,朝着宋书航脑门一刀砍来。

    这一刀完全是要将宋书航从头砍成两半的节奏。

    “你大爷!”宋书航懒骗打滚,躲过这一刀。

    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一见面就下此狠手?

    君子动口不动手,就不能先和我好好聊聊吗?

    而且,拳法的话,宋书航好歹还有套《金刚基础拳法》撑场面。但刀法的话,他从头到尾就只有一招散修李天塑梦中‘赤宵子’传授的火焰刀。而且这招火焰刀他都没有掌握呢……要靠着手上的古铜戒指才能完整施展出来。

    刀法的基础他是一点都没有,就算拿起刀,他也只能胡乱劈砍。

    胡乱劈砍对付下外行人还行,对付刀术大师……天知道有多少效果?

    “小白,拿刀!”那青衫少年郎清啸一声,脚一勾将地上的宝刀踢向宋书航。

    宋书航只能接过这刀。

    暗暗咬牙,这是你自找的,就让你尝尝‘火焰刀’的威力吧!

    见宋书航拿起刀后,那青衫少年嘻嘻一笑,身形一动,又是一刀朝着宋书航劈来。这一刀斩出时,拖出三道刀影。似缓慢至极,又似快到极至!

    面对这一刀的敌人,心里会无比憋着难受。

    宋书航目光沉静,不管对方这一刀有什么神异——他心头回忆起‘赤宵子’斩出的焚天一刀,手腕一翻,一刀斩出!同时激活了古铜戒指上的‘火焰刀’攻击法阵。

    呼~他手中的宝刀上燃烧起熊熊火焰,不管少年砍向他的一刀,手中火焰刀斩向那青衫少年郎——一刀换一刀,俺刀上还带着火焰,看看谁更酸爽!

    “嘻嘻。来的好!”那青衫少年郎嘻嘻一笑,也不再使那一刀三影的虚招。只见他刀尖轻轻一挑,快如闪电,刀尖刺在宋书航刀柄上方位置。

    当……

    宋书航只感觉虎口一麻。无法再抓住手中的刀。宝落掉落在地,其上燃烧的熊熊火焰随即熄灭。

    “不行呢,小白!”

    “刀可不是像你这样握的!”那少年郎没有趁胜追击,反而开始在宋书航的面前演示起来。

    如何抓刀、握刀才会稳,才不会让人挑落手中的刀。如何控制劈砍的力度才能发挥刀的杀伤力。哪个角度砍下去最是顺手、最致命……等等一系列的知识。

    如果现在是在玩游戏的话,宋书航脑海中一定会弹出‘?!囊簧?。

    然后系统提示声:恭喜,玩家‘书山压力大’得刀法大师指导刀法基础,学得基础刀法。

    叮!玩家‘书山压力大’经刀法大师亲自指导,基础刀法经验值+1、再加+1……

    大约会是这样的提示吧?

    “来小白,再来试试!”那青衫少年郎继续笑道,再次挑起地上的宝刀,抛向宋书航。

    宋书航望着青衫少年,双眼却是一亮。

    他想到了很多事情,心头有了很多猜测……或许。他不是被传送到异世界了!

    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通过青衫少年的指点,至少他已经知道要如何基础的使用刀法。接过宝刀,宋书航信心十足,迎上青衫少年!

    两人你来我往,砰砰砰的打成一团。

    宋书航对刀法的理解越来越好,刚才少年郎讲解的内容很快被宋书航吸收,转化为自身的经验。

    甚至他还将自己拳法的一些领悟运转到刀法上,比如以‘基础拳法叁’施展刀招,一瞬间砍出数十刀。不过自己空门大露。这是拼命三郎的架式。

    约半个时辰后……

    宋书航再次扑街在地,无法爬起。

    就算学会了怎么用刀,他还是个只菜鸟,被青衫少年砍翻在地再正常不过了……

    而且。这一次更比上次更惨,他身上衣服被刀气切成破布,身上更是一遍布了刀痕。现在他的模样出去,往天桥上一蹲,什么都不用说,保证半小时内收益二三百大洋以上——因为太惨了。让人不忍直视。

    “呐呐,小白,今天就练到这里啦。明天我再来找你玩!”青衫少年嘻嘻一笑,又是这句话。

    随后他翻身上马。随着马铃声叮叮当当的响起,很快少年再一次消失在宋书航的视线中。

    这次,宋书航连叫喊的力气都没了,只能躺在地上喘气,恢复气力。

    待那青衫少年走远后,宋书航恨恨的道了句场面话:“可恶,不要再让我看到你,否则我跟你没完?!?br />
    就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了悦耳的叮叮当当声音——一个牵着白马的青衫少年郎由远而近。

    太快了吧?这次我还在躺尸呢,至少等我满血恢复了先吖!

    我后悔了行不行?我不想见到你??!

    豆豆呢?豆豆在哪?救我~

    ***************

    豆豆呢?豆豆现在在哪呢?

    它此时一脸无奈的趴在沙漠中。

    和宋书航所在的沙漠一样,放眼望去只有一片沙砾,寸草不生,连小强都没有。

    然后,在它身边不远处,有一位牵着白马的青衫少年由远而近。

    “小白,你刚才跑哪去了,我都以为你要迷路了?!鼻嗌郎倌昊犊斓南蚨苟古芾?,露齿一笑,阳光灿烂。

    “还没完???”豆豆暗暗吐槽道。

    青衫少年郎先将马拉到一边,然后对豆豆大叫道:“小白,我们练刀好不好?”

    说话间,他从马背上解下了两柄一模一样的长刀,将其中一把扔向豆豆。

    豆豆翻了个白眼,任由刀落在它身边。

    豆豆不接刀,那青衫少年郎也不在意,双手握刀就向豆豆冲了过来。

    随后,一记力劈华山斩在豆豆身上。

    叮,宝刀和豆豆身体相撞,爆出耀眼的火花。那青衫少年刀法出众,但实力并不高,破不开豆豆的防御。

    豆豆叹了口气,闭上眼睛,耳朵下翻盖住。

    那青衫少年毫不气馁,抓着刀在豆豆身上不断砍着,叮叮叮的响个不停。

    一直砍了足足半个时辰后,青衫少年爽朗一笑:“呐呐,小白,今天就练到这里啦。明天我再来找你玩!”

    随后他翻身上马。随着马铃声叮叮当当的响起,少年郎消失在豆豆的身边。

    豆豆再次暗暗叹了口气,从身下抓出一个电脑。

    上面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

    画面中,还残留着豆豆玩游戏推BOSS的场面,边上还有它游戏中的老婆和它视频时开的窗口。

    “这次游戏中的角色肯定死掉了吧,我新弄的‘霸王套’可不要爆掉啊?!倍苟顾酆爬崴?。那可是它刷了一个通宵才刷出来的呢,今天刚穿上在老婆面前装个逼……

    **************

    同样一望无际的沙漠中。

    “呀呀呀呀!”空空盗门的糖少主火力全开,手中抓着刀和眼前这个青衫少年郎战成一团。

    两人实力旗鼓相当,你来我往。

    糖少主以刀使剑招,疯狂攻击。青衫少年郎刀法出众,不落下风。

    半个时辰后,糖少主筋疲力尽,软软倒在沙漠中。

    青衫少年爽朗一笑,道:“呐呐,小白,今天就练到这里啦。明天我再来找你玩!”

    随后他翻身上马。随着马铃声叮叮当当的响起,少年郎消失在糖少主的眼中。

    “小白你妹,小白你妹啊??!”糖少主对着少年远去的身影怒吼:“还有完没完??!”

    这都第几波了?

    每次这青衫少年郎都以同样的方式出场,然后拳、剑、刀、棍、枪……十八般武艺轮翻上阵。

    糖少主已经被折腾惨了,从一开始的莫名其妙,到后来的怒气爆发,到后来的冷漠不配合,接下来是麻木应战,再到现在的被折腾到怒气狂爆……

    “放我回去,放我出去吧。我不要再玩了,我乖乖认错好不好?真不行的话,你们罚我当几年的厨娘赎罪也没关系啊,放我出去吧?!碧巧僦魍纯蘖魈?。

    我不要再见到那青衫白马的少年郎了吖!

    叮叮?!馐?,远处又传来了悦耳的马铃声。

    糖少主一转过头来,便发现远处有个牵着白马的青衫少年郎出现,他看到糖少主后,一脸兴奋的跑了过来。

    又来了……又来了……又来了……

    这次来的还这么快。

    欺侮老娘是吗?调戏老娘是吧!

    “呵呵,呵呵?!碧巧僦鞣⒊霰览0愕男θ荩骸袄窗?,来??!老娘‘哔哔哔哔哔~’了你!”

    这次,不等那青衫少年郎接近,糖少主已经疯了一样冲上前去。

    她双手一摆,拉出一串残影!空空盗门的绝学‘无影手’大爆,一波狂风暴雨的连击砸向那青衫少年郎……

    老娘一逼夹死你!呵呵呵!

    **************

    依旧是那个只有沙砂、一片死寂的无尽沙漠中。

    白尊者正安静的……闭目打坐。

    他正在进行着日常修炼。

    群里人以前都称呼他为‘修炼狂人白真君’,修炼就是他的第一爱好。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有空闲下来,他就会努力修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