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十二点左右,宋书航接到个电话,是黄山真君安排的代理人,负责替黄山真君将各种款式的车送到江南大学城附近地下停车场。

    代理人在询问宋书航是否在家后,便风风火火的赶到了宋书航现在的住处,态度好的不得了。有钱不仅能使鬼推磨,还能使磨推鬼!

    之后,代理人开车接宋书航和白前辈前往地下停车场。

    豆豆这次没兴趣陪宋书航出去,它留着守家。反正有空空盗门的弟子糖少主留下来,它可以用各种姿势拷问糖少主,用以解闷。

    宋书航小心翼翼陪着白前辈上车,生怕他突然兴至大起,将人家的车给拆了。

    白前辈被宋书航盯着老不自在了:“不用这样盯着我,我不会拆车的,给点信任!”

    宋书航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

    ……

    ……

    一路平安。

    抵达地下停车场后,代理人将停车场的钥匙交给宋书航。

    整个停车场都被黄山真君包下了,这是个小型停车场,能停五十多辆车,黄山真君正准备将这里填满。

    “您好,宋书航先生,您确认一下,这是第一批的十三辆车,每一辆都已经加满了油。并经过了检测,没有任何问题后才送到这里。这里是黄文忠先生订下的车辆款式清单、合同,您对照确认一下,没问题的话就签字确认一下,我好给黄文忠先生回复?!贝砣艘涣承θ?。

    黄文忠,自然是黄山真君用的现代名字了,应该不是真名……

    十三辆车,各种款式都有。

    有上千万的,也有十几万的。反正代理人是完全不明白,眼前这个年轻人要这么多不同的车干嘛……有钱人的思维方式,他真是完全理解不了。

    但没关系,有钱就是大爷。人家就算要买好几千万的车,再配辆人力三轮车。他也没话说不是?只要他能有足够的抽成,就算顾客要人力三轮车,他也能买一辆最漂亮的回来。

    “如果您发现车辆有问题的话,可以随时联系我。我一定给你处理妥当?!贝砣伺淖判靥诺?。

    宋书航接过购车合同。和车库中的十三辆车对照了一下。

    确定没问题后,点了点头,在每个合同上签下了字。

    签完后他突然反应过来——我了个去,这些车的车主,都是宋书航!黄山真君是直接将这么多车挂到他名下了。

    到时候我不会被人举报检察‘不明来历财产’吧?宋书航心中吐槽。当然,黄山真君出手办事,肯定不会出现这种事情的。

    在宋书航确认、签完字后,代理人递上所有的车钥匙,并提醒道:“这是十三辆车的钥匙,按黄先生的介绍,等所有车辆送齐后,安保问题就由宋先生自己负责?没问题吧?”

    “安保问题我们自己处理?!卑浊氨惨丫涣炒来烙缘谋砬?,迫不及待道。

    “那好,等下一批车送到时。我再联系宋先生您?!贝砣说姆裉任逍侨?。

    一切程序搞定,他告别宋书航和白尊者,开着自己的车离开——回头他还要跟黄文忠先生完成核对。

    **********

    “白前辈,我先带你开一圈,您看一下具体行驶的技巧如何?”宋书航问道。

    “嗯,没问题。我之前在网上下载了交通规则、行车需知和一些技巧。而且,我怎么说也是有驾照的人,没问题的!”白前辈笑道。

    “……”宋书航。

    前辈,您那驾照是雪狼洞主不知用什么手段办的!

    上车后,他开始向白前辈介绍起来:“插入钥匙。旋转点火。这辆车是比较传统型的,现在有些新型车并不需要插入钥匙点火,这个下次再说?!?br />
    宋书航特地选了这辆和教练车一个款式的车上手,毕竟他也是新手上路。然后又跟白前辈介绍方向盘控制、刹车、油门、离合器等等用法……

    白前辈一脸好学的认真听着。

    驶出车库后。宋书航按动车库钥匙,关上车库大门。

    然后,他载着白前辈出去转了一圈,一直转到了‘水视路’那里。

    这段路是新建的路,因为位置比较偏,路上车辆、行人很少。正是很适合新人上路试试的路段。

    “怎么样。白前辈?”宋书航停车,拉起驻车手刹,询问道。

    “嗯,真是很简单的交通工具,我感觉自己应该会学会了?!卑浊氨驳阃返溃骸傲硗?,就是一路上你开的速度太慢了,都才三、四十码?!?br />
    “我也算是个新手啊?!彼问楹礁尚?,这还是除了教练车外,他第一次开车上路呢。

    白前辈蠢蠢欲试:“换我来吧!”

    然后,宋书航和他换了位置。

    白前辈学着宋书航的样子,点火、起步,这些都难不倒他。

    毕竟他实力摆在那,以他的反应速度,就算控制出错了,也能在千分之一秒内反应过来,改正错误。

    稳稳的起步,稳稳的加速。

    熟练的转向、变道。

    仅仅只是看了一次后,白尊者已经彻底掌握了车辆驾驭。

    “很简单,我们接下来开哪去玩玩?”白尊者问道。

    “前辈随意?!彼问楹酱鸬?。

    “好咧,坐稳喽?!卑浊氨惨唤庞兔?,车速嗖嗖嗖的飚了上去。

    宋书航急忙叫道:“注意限速,白前辈?!?br />
    “注意着呢,放心吧。交通规则我都熟记于心了……而且扣光分也没关系的,最多让雪狼再办个驾照嘛?!卑浊氨沧孕诺?。

    前半句话,宋书航还安心不少;后半句话直接将书航的心脏吊到嗓子眼去了。

    好在,白前辈一路上算是规规矩矩,没有违规。

    又开了一段路后。

    白尊者突然找了个地方靠边停车,然后蹲在车边上不知道画些什么。

    “前辈,干嘛呢?”宋书航好奇问道。

    “我刻画了三个阵法——隐形阵法、隔音阵法、还有用来反侦察的‘隐藏能量’阵法?;旰?,我们的车就隐形了,不会被人或是设备查到了?!卑鬃鹫叽鸬?。

    “隐藏车身干嘛?”宋书航嘴快脱口而出,一出口他便想到了结果:“前辈。你这是要飙车?”

    “呵呵,速度太慢,老不习惯了?!卑鬃鹫吲牧伺氖郑骸案愣??!?br />
    然后,他上车。重新点火、起点。

    再接着,一脚油门。

    轰……车辆轰鸣着向前窜去,很快就超过了一百多码。

    速度还在飞快提升,不多久,指针就已经爆表。

    宋书航脸都白了。

    “不行啊?;故翘??!卑鬃鹫呷椿故且涣巢宦?。

    然后,他望向宋书航手腕上的挂饰——正是葵花修士死后留下的法器。宋书航脖子上挂着‘封魂冰珠’,这挂坠他就系手上了。

    “嘿嘿?!卑鬃鹫呱焓?,在宋书航手上的挂饰上轻轻一点。

    ‘青风加速!’

    挂饰被激活,白尊者将这个法术作用到了车上。

    下一刻,宋书航感觉车辆一瞬间突破了某个界限值。

    四周风景飞快倒退。

    而白真君帅气的扭动着方向盘,车辆灵活的在路上穿梭着,不断的超车……

    ……

    ……

    “前面那个站是什么东西?”开着开着,白尊者突然看到前面有个站台,还有一排的车在那里等候着。

    “高速入口……我们要停下来交个费?!彼问楹降?。

    “嘿嘿。不能交啦。我们现在隐形着呢!”白尊者说罢,右手在车上轻轻一拍:“牵引术!”

    下一刻,汽车腾空而起,跃过了高大的收费站口,上了高速公路。

    “哇哦哦,这里开的更爽啊?!卑鬃鹫吖笮?。

    宋书航靠在车上,隐约间,他似乎听到了车辆快要散架般的悲鸣?

    飙车还在继续。

    ……

    ……

    五分钟后。

    “哈哈哈哈,再快点,再快点!咦……啊咧?”突然。白前辈欢快的声音停住了。

    “发生什么事了?”宋书航转过头来。

    然后,他看到白前辈手中端着方向盘的模样,这很正常。但问题是,白尊者此时半个身都转向宋书航副驾驶座的方向。方向盘被他抓在手中,和车身脱离着……

    白尊者无辜的望向宋书航:“刚才太嗨了,一用力,方向盘扭断了……”

    “刹车,快刹车!”宋书航叫道。

    “哈哈哈,那啥。刚才上高速前,刹车好像就崩掉了,哈哈?!卑鬃鹫吒尚α缴?,特不好意思道。

    “撞上了,要撞上了!”宋书航指着前方的护栏。

    “没事,看我的,牵引术!”白尊者再次轻喝一声。

    “别介,前辈。前面是山崖!”宋书航叫道。

    但迟了,车辆已经高高跃起……一头跳下山崖。这姿势,帅暴了。

    ……

    ……

    五分钟后。

    宋书航迷迷糊糊的从车辆残躯中钻了出来,用力揉了揉自己的脸,从这么高的山崖上落下,自己还没受伤,是白前辈?;ち俗约喊??

    白前辈人呢?

    他转头四处一看,很快便发现白前辈正在山崖下的一处竹林中挖着什么。

    “哈哈,不错,不错。两个翠竹笋,见者有份,书航小友分你一个。这东西拥有清鼻、提升嗅觉的能力。你正在冲击‘鼻窍’境界,吃下去后大有好处?!卑鬃鹫呷恿烁鲎仙男≈袼窀问楹?。

    宋书航一脸懵逼接过这宝贝——前辈那诡异的好运又发作了?

    ……

    ……

    同时,九洲一号群中。

    黄山真君:“书航小友,听说你要去学飞机?北河不在,我替你安排一下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