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叫什么名字都好。至少有了它之后,自己不用再去买个新的冰箱了。宋书航揉了揉脸,免得自己那干爽的笑容会变回哭笑不得的表情。

    而这时,白前辈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空调之上,他现在站在空调下面,一脸蠢蠢欲动的表情。

    宋书航连忙转移他的注意力:“前辈,您现在换身衣服,我先带你出去买台电脑和手机如何?这样你就可以随时和九洲一号群里的成员沟通了?!?br />
    “衣服?哦,也对。我这身衣服太显眼了?!卑渍婢懔说阃?,然后在电脑上熟练的敲了几下,搜索出一些男装打扮。才一晚上的时间,白前辈用起电脑已经有模有样。各种无师自通。

    片刻后,白真君指着电脑中一身普通男子休闲装问道:“这身衣服怎么样?”

    “不错?!彼问楹降懔说阃?。

    “那就这身了?!卑渍婢焓衷谏砩夏前着凵锨崆嵋桓?,阵法的波纹闪耀而起。

    一秒后,网页上的那身男子休闲装,已经出现在白真君身上。

    宋书航瞪大了眼睛——这个法术简直就是传说中的变装法术啊,而且还不会有变装法术那种让人羞涩的果体片段!这绝对是全世界女性梦寐以求的法术!

    妳还在为满满一屋子的衣服如何整理而烦恼吗?

    妳还在为选择买哪件款式更好的衣服而犹豫吗?

    妳还在为每次出门需要携带什么衣服而头痛吗?

    变装法术,一件衣服解决您的所有问题。妳,值得拥有!

    “我们先去哪?”白真君将长长的头发搀起,用一顶休闲帽盖住。

    宋书航回过神来,答道:“乘三站的公交车就有一座电子城,那里可以买到我们想要的东西?!?br />
    同时,他又朝着京巴叫了一声:“豆豆,你要出门逛逛不?”

    “我一会儿要玩游戏呢,你想出门溜狗的话,等我有闲心情时再溜我?!倍苟雇芬膊换氐拇鸬馈渍婢雒帕?。宋书航的电脑才能轮到它玩哩,老婆还等着它上线呢!

    我从没说过要溜狗啊,宋书航叹了口气:“那白真辈我们走吧?!?br />
    只有他一个人陪白前辈出门的话,就要更加的小心警惕。千万不能给白前辈表演‘平地摔’的机会!

    **************

    无极魔宗是修士界中有名的魔道宗门。

    其门中弟子性格极端,剑走偏锋。

    无极魔宗的宗门地置亦是神秘莫测,除了魔宗本门宗人外,至今为止,修士界中还没人知道它的具体地址。

    此时。在魔宗第六十九峰‘摩喉峰’上。

    公子海静静立于一处山涯边缘,脚下是缠绵的云海,身后是他在无极魔宗中的修炼洞府。

    远处一道书生身影接近公子海,淡淡道:“你的样子,倒是闲的很?”

    “本命邪刀已成,凝聚金丹晋升灵皇不成问题,所以才能有此刻短暂的悠闲时间?!惫雍W防?,对着‘正能’笑道:“你不也是一样悠闲吗,你我同样是资质超群之辈,我们的目标不是简单的‘凝聚本命金丹’这么简单?!?br />
    金丹有龙纹。共分九级。

    以公子海和‘正能’的眼光,自然不会将目标定在一、二纹的普通金丹上。七纹金丹,才是他们追求的目标。至少,也要丹成五纹金丹方可!

    所以,以子海布局已灭亡的血刀宗‘血神邪刀阵’,获取血神钻。

    所以,正能谋取仙农宗的‘七煌妙果’,并取得它的使用之法。

    所以,安知魔君千方百计让月刀宗的弟子进入疯狂,抽取那道‘三邪魔气’。

    血神钻也好。七煌妙果也罢,还有三邪魔气,都是公子海三人用来提升自己金丹龙纹的方法!

    “这些天来,我已经琢磨透了‘七煌妙果’的入药之法。最多一个月左右。我就能将它炼制成型?!闭苷驹诠雍I肀?,同样眺望向远处的云海。

    “血神钻我也已经处理完毕,亦是一个月的时间,就能交给你们使用?!惫雍N⑿Φ?。

    说话间,一道浓雾泛起,安知魔君的身形诡异闪现:“本君的三邪魔气同样已经初步提纯完毕。最多一个半月完成,可共享你们使用?!?br />
    “那么,让我们共同努力吧。提升自己的实力,有实力才有话语权?!惫雍5难壑懈∠殖龇杩竦墓饷ⅲ骸坝谢坝锶?,才能在接下来魔宗那个大计划中,得到足够的利益!”

    说起魔宗的大计划,正能和安知魔君都沉默了下来。

    半晌后,正能淡淡应了声,微微闭上眼睛,不知思索着什么。

    安知魔君亦是一脸凝重。

    ……

    ……

    突然,正能轻声道:“那个家伙又过来了?!?br />
    “是景陌舵主吧?每隔几天就来一趟,也不嫌累?”安知魔君怪笑一声:“本魔君没空和他折腾,走了?!?br />
    言罢,他化为黑雾,飞快离开。

    正能默不作言,向前一踏,木剑从他袖口飞出,化为遁光落于他脚下,托着正能坠入下方云海,同样消失不见。

    公子海张了张嘴巴——这两家伙,就这样扔他一个人?

    景陌舵主是‘无极魔宗’分散在世界各地的一处分支舵主,同时也是六十九峰‘摩喉峰’的弟子。

    这家伙不仅自视甚高,而且性格暴躁易怒,是颗不知什么时候会爆的炸弹。

    一言不和,便拔刀相向!

    前一秒还能和你笑着大碗喝酒,大口吃肉。下一刻说不定因为你一句无心之话,引动他的爆怒,就要揍你!

    你实力不比他差的话还可以和他大战三百回合,实力不如他的话就得被暴揍一顿。

    整个摩喉峰几乎每个人都和他干架过。最后连‘摩喉峰’峰主都有点受不了他的脾气,便将他打发出去做分支舵主去了。

    也因为如此,如今深受峰主喜爱的公子海,便成了景陌舵主找茬的对象。

    “这种无法讲道理的家伙,真是麻烦?!惫雍A巢砍榱顺?,叹了口气后,他尽力保持自己表情平静。

    对付景陌这种家伙,你越是被激的发怒,他就越欢快。

    “哈哈,公子海师弟真是有闲情,竟然还在这里看云?对了,我今天又听到了一个消息。听说你在月刀宗闹的沸沸扬扬,将整个月刀宗血祭了后,弄出了四枚血神钻。但最后却被一个无名小卒拨去了头筹?真是有趣的消息??!哈哈哈哈?!本澳岸嬷魅宋吹?,声先到。

    接着,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公子海面前。

    一头银发如刺猬的刺根根竖起,双瞳因为功法的原因异化为纯金色,眸中不时有金色雷鸣闪烁。

    公子海转过身来,微微一知道:“这个消息,整个摩喉峰的人早就知道了。景陌师兄你现在才知道?”

    这是在嘲笑对方的人缘,因为一副火爆脾气,就连整个摩喉峰上没人愿意和景陌相处。

    谁会喜欢莫名其妙挨揍?

    景陌舵主僵了僵,冷哼道:“我听说夺走了你血神钻的,只是一个才刚入修行不久的一品修士?甚至连筑基都没有完成?”

    “是的,一个很普通的年轻修士,似乎苏氏阿七相识。算算时间的话,他现在应该开了心窍,完成筑基了吧?”公子海笑道,将关于‘书山压力大’的一些情报透露出来。

    “啧啧,因为和苏氏阿七相识一场,所以你就被吓的连那颗血神钻都不去收回来了吗?”景陌舵主怪笑道。

    “师兄说笑了,谋定而后动,我只是不做没把握的事而已?!惫雍R谰杀3肿抛约何潞偷男θ?。

    “我看你是纯粹被苏氏阿七吓破了胆!”景陌舵主哈哈一笑,露出鲨鱼般的牙齿:“既然你不敢去拿那枚血神钻,那就让我替你去抢回来吧。师弟你不会介意我出手吧?虽然就算你介意也没个鸟用?!?br />
    “呵呵?!惫雍G崆嵋恍Γ骸暗比徊换峤橐?,景陌师兄你随意?!?br />
    本想上来打脸的,却被公子海梗的没话说。

    口头占不了公子海的便宜,景陌舵主暗唾了声——那就用事实打他脸!

    想到这里,他脚下用力一踩,转身离开。

    ……

    ……

    景陌舵主一离开后,安知魔君所化的那团魔烟又滚了回来:“真让景陌这家伙去对付那个‘书山压力大’?”

    ‘正能’的身影亦从云海中窜出:“万一真的被景陌从那‘书山压力大’手中夺走了血神钻怎么办?”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区区一枚血神钻而已嘛?!惫雍K弁蛞T洞?,轻轻握紧拳头:“前提是,他的胃口要好,得到血神钻后,要能将它吃下去。否则,呵呵……”

    “另外,那‘书山压力大’的实力虽然差了些。但是,一个能精确找出我们修改过的‘血神邪刀阵’漏洞,并毫无费力的夺走了我们到嘴肥肉的人,会是普通的修士吗?”公子海嘴角上扬:“他能找出我们的漏洞绝对不是巧合。所以……要么是那个‘书山压力大’在扮猪吃老虎,要么是他身边有一位高人在指点他?!?br />
    “至于到底是哪种可能性——我们需要试一试才能知道。而现在,景陌坛主主动送上门来给我当枪使,我实在想不出什么理由来拒绝他的好意呢。你们的意思呢?”公子海笑着询问道。

    “无法拒绝?!闭艿?。

    “我会关注景陌的行动?!卑仓Ь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