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子声音中充满着愤怒。

    随后,一位西装大汉面无表情、目不斜视的推着轮椅,进入一顾少爷的小院子。

    轮椅上坐着位十七八岁的少女,她如满面的长发随意披散,一双漆黑的双眼清澈明亮。

    她的肌肤洁白……不过是那种久病后的苍白。

    少女双腿并没有问题,之所以需要坐在轮椅上,是因为她生有一种怪病。每天到了固定的时间,她会浑身虚弱无力,严重时甚至连根手指都无法动弹,像植物人一样。

    家人带她去看了很多医生,但跑遍了全世界的名医,却连她的病因都查不出来,更别说医治了。

    一顾少爷之前去无名观,也是为了自己的妹妹祈福。然而……后来他因为无名仙君神像而心动,整个目标都歪掉了。

    一见到自己愤怒的妹妹时,一顾只感觉自己大脑清醒了许多。

    “将这座神像还回人家道观,跟人家赔礼道歉!”少女虽然虚弱,但气势却如同万兽之王一样。

    反观一顾,此时如同羞涩的小蜜蜂,低着头一言不发。半晌,他才挤出几个字:“能不还吗?最多……我赔他们座新的神像!”

    “哥哥,你是想气死我是不是!”少女用力拍着轮椅扶手,怒斥道:“要么将神像送回去,要么将你做成神像送过去,你自己选择一个!”

    不过就算是怒斥,她的声音依旧带着点棉花糖一样的软软甜甜感觉,让人听着声音就感觉心都酥了。

    ……这时的宋书航,被这对兄妹无视了。

    豆豆转过头来,望了眼那个少女。然后继续吐着舌头,呼呼呼的吐气。

    宋书航打量着这对奇怪的兄妹。

    总感觉这对兄妹的角色似乎反过来了,妹妹气势磅礴,如同姐姐一样。而兄长缩着头,如同做错事的弟弟。

    很有意思的兄妹。

    “过……过几天,我再将神像送回去?”一顾咬了咬牙道——大不了花笔钱。让人雕个差不多模样的神像还回去!

    “现在、马上、立刻将神像还回去!”妹妹说着说着,整个人又虚弱下来,整个人无力的靠在轮椅上。

    ……

    ……

    豆豆摇着尾巴,突然道:“书航。将白真君的神像带起来,我们走吧。汪~”

    “嗯,好?!彼问楹降?。。

    “对了……书航,临走前,你要不要结个善缘?”豆豆突然道。它的巴巴在地面上扫来扫去。

    “善缘?啥?”宋书航疑惑问道。

    豆豆一脸严肃道:“你身上带着淬体液吧,你自己炼制的那种药效较低的?!?br />
    “带着?!?br />
    “一会儿离开前,你取一小滴,小指甲尖那么大小就可以。然后,让那个小姑娘张嘴,弹入她口中?!倍苟沟?。

    “然后呢?”

    “然后,和她的善缘就结下了。相信我,这是个天大的善缘!”京巴豆豆严肃的保证道。

    “不会害死她吗?服用‘淬体液’时,需要本身气血充足吧?这个小姑娘看上去很虚弱,能承受的住药力吗?”宋书航疑惑问道。

    “所以才说这是个善缘啊。相信我!”京巴豆豆道。

    宋书航盯它看了看。呵呵一笑:“好吧,听你的。就当我最近攒人品了?!?br />
    ……

    ……

    宋书航轻轻拍了拍手,打断了对视中的兄妹:“不好意思,我的时间不多了,我要带我朋友离开了?!?br />
    “做梦,不会让你带走神像的!”一顾少爷冲上去抱住神像:“来人,都给我滚过来,将这神精病轰出去!”

    但他才吼到一半,突然整个人软软的倒了下去——在他身边,豆豆一脸不屑的缩回爪子。是它轻轻一弹。将一顾少爷给弄晕过去了。

    “你是谁?”妹妹皱起眉头盯住宋书航,在她身后,那西装黑衣男子伸手探入怀中,那姿势似乎是相取枪支之类的东西。

    然后……西装男子也倒下了。

    豆豆再次不屑的缩回爪子。普通人类看不到它,它可以明目张胆的弄晕别人。

    一时间,整个小院中就只有宋书航、小姑娘,以及京巴豆豆。

    “别紧张,只是让你哥哥好好睡一觉。一觉醒来后就不会有问题了?!彼问楹轿⑿Φ馈上б蛭婢叩脑?,他这和善的微笑没人能看到。

    “神像我先带回去了。他并不属于你们。对了在走之前,我想送你件礼物?!彼问楹嚼吹缴裣癖呱?,轻轻一抬。

    沉重的神像被他轻松的扛到肩膀上!

    小姑娘瞪大眼睛——这个面具人明明看上去并不强壮,竟然可以轻松的扛起沉重的雕像。她眼中不由露出羡慕之色。别说像这样神力,就算只像个普通女孩一样活着,对她来说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啊。

    正当她思索之际,宋书航突然回头叫道:“张嘴!”

    小姑娘下意识的就将嘴巴张开了。

    宋书航趁机手指轻轻一弹,有一滴‘液体液’落入到她口中。她连吞咽都不用,淬体液直接滑入她喉咙去了。

    “和妳结个善缘,顺便算是完成你哥哥的心愿?!彼问楹窖园?,潇洒的高高跃起:“豆豆,走!”

    宋书航本来是想豆豆能配合一下他,在他高高跃起的时候,将他接住。然后腾云驾雾离开。

    但是,豆豆显然不是一个配合默契的队友。它好奇的看着宋书航原地高高跃起,一脸迷茫,它根本不知道宋书航要搞什么明堂。

    所以,宋书航尴尬的落地。

    “走!”他再次咬牙道,然后扛着神像,跃出围墙,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京巴豆豆眨了眨眼睛,在宋书航跑远了之后,它悄悄在少女身上拍了一爪子。

    然后,它追着宋书航的身影远去。

    *************

    身后,那少女愣了愣后,马上伸手往自己嘴里扣去——想第一时间将面具男子喂她吞下的东西吐出来。

    鬼才知道那面具男子弹入她嘴里的是什么东西?而且总感觉吞入口中的那东西带着浓浓的异味啊。

    但就在此时。她感觉喉咙中传来火辣辣的感觉,喉咙要被烧坏了——是毒药吗?

    然而,这种感觉只持续了两秒左右。紧接着,火辣的感觉化为热流滑入她小腹。又以小腹为中转站。涌向她身体每一个角落,让她忍不住舒服到呻吟出声来。

    暖流持续了很久。

    最后,她连打了两个饱嗝。随着这两个饱嗝,她感觉身体五脏六腑都像被清洗了一次,清凉通透。每一口呼吸。都像是在晨间的森林中一样清鲜。

    但这些都不是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双手撑着轮椅,毫不费力的站了起来。

    身上那古怪的‘虚弱病’彻底消失了,她此时感觉浑身都有着使不完的力气!

    “善缘?!彼崆嵛樟宋招∪?。

    缘?

    ……

    ……

    而此时,一顾少爷家的豪宅中此时乱成一团。

    安保成员满宅子去搜索那个强闯宅子的面具神经病,但他们豪无收获。那个神精病似乎凭空消失了一样,无影无踪。

    **************

    豆豆带着宋书航、白真君所化的雕像,飞到了南华湖市的一处无人山区。

    没有直接回江南大学城,因为要等白真君闭关结束。爆开他身体外的那层雕像才行——白真君自己说过,爆出来时动静会很大,在江南大学城里爆开会引起混乱的。

    宋书航将白真君放下,问道:“豆豆,豪宅子中的痕迹都清除了吧?”

    现在科技很发达,只要有足够的钱支持,哪怕是留下一小截指纹,都很可能被查出来。

    “放心吧,所有痕迹我都用法术清理掉了。不过……对方真想找你的话,还是会找到的。你进入林遥村时没有经过掩饰。对方砸钱的话,找出你只是时间问题?!倍苟购俸傩Φ?。

    “没事……我相信豆豆你能搞定的,毕竟我们和那小姑娘结下了善缘嘛?!彼问楹焦Φ?。

    豆豆的狗脸抽了抽。

    宋书航将白真君的神像放好,掏出手机朝着豆豆招了招手:“来来来。我们一起照张合照?!?br />
    费尽千辛万苦将白真君接出,照张相到群空间,让前辈们看看——顺便让黄山真君看看自己的辛苦,这样等任务完成后,黄山真君可能会多给些奖励。

    豆豆很配合的显出身形来,和宋书航一起跟神像完成合照。

    宋书航将照片发到‘九洲一号群’群空间——标题:几度波折。终于顺利将白真君接出。

    附上自己、豆豆、雕像状态的白真君合照。

    照片刚发上去,下面群前辈们秒赞一片,这些前辈们都盯着‘九洲一号群’在看着?

    紧接着评论也刷了一排。

    七生符府主:书航小友辛苦了,另外……只看到你和豆豆,白真君人呢?

    药师:白真君呢?

    造化法王:同问,真君呢?

    云游僧通玄:?

    这时,造化法王又迅速回复:等下,那个雕像,莫非是白真君?

    七生符府主:还真是白真君!真君怎么变成雕像了?

    雪狼洞主:白真君前辈总是变着法子给我们惊喜……书航小友辛苦了,豆豆+白真君??!

    七生符府主:对啊,竟然是豆豆+白真君??!

    药师:豆豆+白真君??!

    黄山真君:书航小友,加油!

    这一张照片,将很多潜水的群前辈给炸出来了。

    宋书航默默关掉手机,望向身边的京巴豆豆。

    看到宋书航的表情,豆豆就明白:“群里那群逗逼是不是又在说我的坏话了?”

    “没有?!彼问楹降溃骸八侵皇墙愫桶渍婢氨膊⒘蟹诺揭黄鹆??!?br />
    豆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终于,白真君的修炼时间结束了!(未完待续。)

    PS:

    求推荐票?。?!

    推书:土匪的:《武侠重生》。有系统有武侠,喜欢这类型的可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