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书航离开无名观后,心脏跳动速度渐渐平缓了下来。

    此时,无名观外,前来上香的香客依旧络绎不绝。前几天,来这里祭拜的香客还以是大妈和老婆婆居多。现在,却增加了许多年轻男女。

    宋书航离开无名观时,便有四位年轻男女一同进入观中。

    其中一位小姑娘,压低声音向同伴问道:“林悦,妳说这观中的无名仙君像真的那么厉害吗?”

    她边上的女生有些婴儿肥,轻声答道:“我也很好奇呢,你知道我班那位余大少吧?家里有俩闲钱,女朋友是换了一个又一个。但前天,他因为好奇来无名观看了眼这无名仙君像后,就变了个人似的。女朋友也不要了,每天都想着往这无名道观里跑?!?br />
    边上的男生点头附和:“我也是因为好奇余大少的事才过来的,真的很好奇,能让人神魂颠倒的无名仙君像会是什么样子?”

    三名年轻男女都还是学生,他们来上香的原因是因为好奇。像她们这样因好奇仙君像模样而来上香的人,数量不少。难怪最近,无名观的香火越来越繁荣。

    三个学生的边上,则是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

    和三个学生不同,他是听闻‘无名观无名仙君’很灵验后,才千里迢迢赶到此地。

    年轻男子进入观中后,上香点烛,低声祈祷:“仙君保佑,请让我妹妹的病得以痊愈,让她不要再受那古怪的虚弱病症折磨。求仙君应许我的愿望,若我妹妹病得痊愈,我一定前来为仙君盖一座巨大的道观还愿!”

    祈祷完毕后,年轻男子抬起头望了眼仙君的雕像。

    仅仅是这么一望后,他感觉自己心跳加速,呼吸加粗——眼前这尊仙君雕像,实在是完美到极点,让人挪不开眼睛!

    就算付出自己的一切来换取它。都不会有任何遗憾!

    这种想法在他脑海中驱之不散。

    年轻男子双眼迷离,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这无名观的。

    梦游一样回到自己的车里。

    然后,司机连叫了他好几声。他才清醒过来。

    “顾少爷,我们回去吗?”司机皱着眉头问道——他感觉刚才的一顾少爷简直是中邪了。

    “嗯嗯,先回去。对,回去再说?!惫松僖阃反鸬?。

    无名仙君像……这事,得从长计议!

    ***************

    宋书航回到网吧。敲了敲包厢的门。

    京巴豆豆迅速将门打开,又迅速的爬回到电脑去。

    “豆豆,别玩游戏了,先看看我!”宋书航叫道。

    豆豆头也不回:“蛋事?”

    “看我啊,给我来套全身检查!”宋书航道。

    “你又不是妹子,我检查你干嘛?莫非你遇上鬼物类脏东西了?”豆豆斜视宋书航。

    “不是啊,我刚才去了那个无名观,见到了里面的无名仙君像,然后发生些怪异的事?!彼问楹浇约杭轿廾删袷?,诡异心跳和详细过程和豆豆描述了一遍:“所以。你快给我看看,是不是那个无名仙君像上有什么诡异的法术。然后我是不是中了魅惑之类的法术了?”

    豆豆顿了顿,然后一双狗眼发出金色光芒,将宋书航从头到尾扫了一遍,答道:“没问题,身体棒的跟头牛似的。身上也没有任何法术残留?!?br />
    言罢,豆豆收回自己的狗眼,继续嗨去了。

    宋书航稍稍安心了一些。

    莫非,那座无名仙君像真的是巧夺天工,达到了雕刻艺术的极至。所以让人看一眼就会深深的陷进去?

    但总感觉还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

    接下来,宋书航乖乖呆在包厢里。

    他打开九洲一号群,想看看群里有什么新闻八卦,但今天群里一片死寂。

    北河散人、狂刀三浪以及古湖观真君是进了神秘岛没办法上网。但其他前辈怎么也没一个人话说?

    无事可做的宋书航只好休息、修炼、吃辟谷丸、再修炼……

    等待的时间总是特别漫长。

    好不容易才熬到晚上八点多。

    白真君要出关了!

    “时间差不多了?!彼问楹矫瞿侵∠?。准备联系一下白真君。

    这时,绿色小萧上先一步震动了起来。然后,一个低柔的声音从绿色小萧中发出:“喂,你好!是宋书航道友吗?”

    是白真君发来的消息,他通过‘千里传音法器’的留言功能,知道了宋书航是前来接他出关的道友。

    宋书航回道:“你好。白真君前辈,您闭关结束了?”

    “嗯,我已经结束闭关了……你可以过来接我啦?!卑渍婢氐?。

    宋书航问道:“您闭关的地点在林遥村哪个位置?我过去找您?!?br />
    “地点的话,让我看看,我好像在一间小屋子里。哈哈,我身边好像出了些异状。这样吧……你直接顺着‘千里传音萧’的联系来找我吧。只要握住‘千里传音萧’,再运转精神力法门,就能感觉到法器和我之间的一道特殊音波。你顺着这道音波一路寻来,就能找到我?!卑渍婢?。

    宋书航试着运转《真我冥想经》,果然感应到了千里传音法器上附着一道特殊的音波。音波链接的另一端则在林遥村深处。

    “感应到了,白真君前辈。我马上去找你?!彼问楹酱鸬?。

    然后,他又朝着京巴问道:“豆豆,一起去接白真君不?”

    “免了,你带白真君过来就好。对了……出门时顺便给我再充值点网费。刚才网管提示了,十个小时已经过去,已经欠费一个小时多了?!倍苟雇芬膊换氐拇鸬?。

    “那你呆在这里不要乱跑,等我接回白真君我们就回去?!彼问楹嚼吹酵汕疤?,又补了一百。

    然后,顺着‘千里传音萧’之间的特殊音波,一路寻去。

    ……

    ……

    走啊走,越是接近白真君,宋书航就越感觉附近的地形有些眼熟。

    最终……他抵达了那座‘无名观’。

    “这里?”宋书航疑惑的望向无名观。

    此时。观外还有不少的香客,观中灯火通明。

    宋书航捏住‘千里传音萧’询问道:“白真君前辈,你闭关之处的位置,是无名观吗?”

    “无名观?你这么一说。我好像就在一处道观之中?!卑渍婢纳艋卮鸬溃骸笆楹降烙?,我能感应到你位置了。你进入观中吧,就能看到一座么被供着的雕像了,那就是我了!”

    那就是我了……就是我了……

    宋书航僵了僵——道观中的那无名仙君像,是白真君?

    这点真是大出他意料。

    在此之前。他根本不会将‘白真君’和这座无名仙君雕像联想到一起!

    一个是闭关已久的前辈,一个是被供奉在道观中的神像。

    一个是想象中豪华的闭关地点,另一方却是古老的无名道观。

    更重要的是,白真君明明是一百五十多年前闭头的。但网络上查到的资料,这无名仙君的神像却是数百年前就被供立的。果然‘代代相传’的故事总是会很多错误和夸大,这时间上都差了好百多年啊。

    所以,宋书航就算是脑洞再大,脖子上面都是空气,也无法将这二者联系到一起。

    ……

    ……

    没有华丽的闭关地点、没有上百层的防御大阵法,有的。就是一处老旧的道观!

    宋书航忍不住问道:“白真君前辈,您不是在闭关吗?为什么会变成神像,被人供立于道观中?”

    “哈哈,这事说来话长,这个等我出去后,再和你慢慢解释?!卑渍婢刑镜溃骸笆楹降烙?,你有没有办法将下面的香客引开一下,好让我从雕像里面出来?主要是我出来时,要炸掉外层的石质外壳,声势会比较大。被人看到的话??赡芑嵋鸩槐匾穆榉??!?br />
    要是白真君当着香客们,‘轰’的一下将雕像炸开,然后从里面出来……肯定会成为大新闻,再引来无数的麻烦!

    宋书航看了看观外的香客。数量还很多的样子。

    这么多香客,除了放火外,他实在没办法将这么多香客一口气引走!

    “白真君前辈,不如我们等等吧?等再晚一些后,香客们差不多就会散了?!彼问楹较肓讼牒?,道。

    “没问题。只要你不着急的话就好?!卑渍婢刮匏?,闭死关一百五十多年都过去了,他还会在意多等几个小时不成?

    ……

    ……

    世上不如意之事,十之**。

    时间缓缓流逝,一直到了晚上十点左右,无名观外的香客数量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照这样下去,就算等到凌晨,都还会有很多香客逗留啊。

    说不定有些香客们会一直呆到明天早上!

    若真如此,白真君还怎么从雕像中出来?

    “真君,我去请个帮手,想办法暂时驱散人群。然后真君再趁机出来吧?!彼问楹较氲搅硕苟?,它或许有办法驱散人群?

    “没问题?!卑渍婢鸬?。

    宋书航飞快朝着网吧跑去。

    ***********

    就在宋书航离开后不久,远远的四辆小货车驶到无名观之外。

    从小货车上跳下了六十来个膀大腰圆的大汉,聚到一起。

    随后,早上那位年约二十七八的一顾少爷,从车上下来。

    一顾少爷遥遥的望了眼无名观,深吸一口气,道:“上,给我将无名仙君像挖过来带走!注意,不要盯着神像看!”

    “是!”六十个大汉应了一声,一窝蜂地朝无名观冲去……将挡在前面的香客野蛮挤开,其中,有十个手持工具的汉子来到无名仙君像下方,准备将仙君像整个挖起带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