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你到底在打什么算盘?!彼帐习⑵叩溃骸暗敲还叵?,不管你想做什么,我只要将你砍成两半,就没问题了!”

    “阿七兄,你依旧是这么果断?!惫雍N⑿Φ溃骸扒刖」艹鍪职?!不要客气,有月刀宗的护宗大阵加恃,我能超越自身极限和你一战。你我之间再次刀剑比试,岂不快哉?!”

    “刀剑比试?”苏氏阿七冷声道:“你以为,现在还是比试?今天的我,却没有和人比武的兴致?!?br />
    他一生最喜欢比武,挑战!所以才被‘九洲一号’群里的人称为战斗狂人。但今天,他只有要砍人的念头。

    苏氏阿七又道:“修士一品和二品之间是一个大境界。四品和五品之间亦是一个大境界?!?br />
    “是的,我知道?!惫雍5阃返?。

    “不,你不明白?!彼帐习⑵咝α?,随后只见他通体变的晶莹,体内有一颗金丹如旭日般耀眼。

    五品金丹,金丹一成后,修士体内的‘真气’就会蜕变,化为灵力。

    灵力和真气同出一源,但灵力对真气拥有着压倒性的等级克制。两者之间可以说是木剑和锋利铁剑的对比。

    阿七从凝聚金丹晋升灵皇后,能挑战的对像越来越少,连九洲一号群里另一个武疯子狂刀三浪,都被他打怕了。所以他平日里和人比武、挑战时,很少使用全部力量!

    阿七手指指向公子海。

    一滴灵力从金丹中溢出,注入食指中。

    这滴灵力脱体而出时,化为一粒金珠射向公子海。金珠速度太快,在其他修士眼中只能看到金光一掠而过!

    而且,这小小的一枚灵力金珠中,却蕴含着整整八十道刀芒!

    “阵起!”公子海脸色凝重,轻喝:“变阵,第五阵!”

    底下月刀宗弟子纷纷行动起来,在数位长老的带领下变化出‘新护宗大阵第五阵’。

    大阵中,每一位月刀宗弟子发出斗志昂扬的吼叫。将自身的真气、气血融入护宗大阵。让护宗大阵的力量加恃到公子海身上。

    同时,蓝原谷上空那血雾猛然凝聚,在公子海面前化出层层防御。

    刀芒金珠转瞬即到。

    哧!

    八十刀芒的金珠灵力撞上血雾,血雾的化的防御就仿佛是豆腐一样脆弱的让人心痛。轻易就被洞穿。

    刹那后,刀芒金珠已经撞到公子海面前。

    公子海又忙祭出一枚玉质小盾。

    这枚玉质小盾并不是法宝,而是符器。而且是珍贵的能抵挡‘五品灵皇’一次攻击的符器。

    刀芒金珠撞在上玉质小盾。

    仅是一弹指之间,玉质小盾就开始碎裂开来。

    它的确是能抵挡‘五品灵皇’一次攻击的符器,但那只限于最普通的五品灵皇??刹皇撬帐习⑵哒?。

    公子海右手袖口打开:“安知魔君,到你了?!?br />
    那安知魔君的分魂怪笑,在玉质小盾碎掉前,闪身挡在那滴灵力金珠面前,张口吞下这滴灵力。

    随后,安知魔君的分魂急速向上容窜去。

    仅飞出五十米不到,它体内的那滴灵力爆炸开来。

    轰~~

    刀芒炸裂,将安知魔君的分魂被炸的支离破碎,爆炸形成的庞大气浪更是将下方御剑行空的公子海冲击的摇摇欲坠。

    公子海再次祭出一枚玉质小盾符宝,才将爆炸开的刀芒挡住。

    公子海辛苦的稳住身形。暗叹了口气:“所以啊……金丹境界到底有多可怕,我早就知道了啊?!?br />
    正因为知道五品灵皇的可怕,所以他才一定要成为五品灵皇!

    ……

    ……

    苏氏阿七的攻击被挡下。

    但下方月刀宗的弟子却深深体会到了阿七的强大,他们被无形压力压的喘不过气来。

    面对恐怖的苏氏阿七,他们只有拼命的维持‘新护宗大阵’,因为这是他们现在能拿的出手的唯一手段。

    弟子们不断的游走,运转体内真气,将自己的力量灌入到护宗大阵中!

    他们此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只要将护宗大阵维持住。

    抵挡住苏氏阿七的攻击。

    然后,将他击退!

    不知不觉间。月刀宗弟子个个双眼亮的通红,呼吸急促。

    “公子海长老!”到最后,月刀宗弟子们状若疯魔,口中呼唤着公子海的名字。

    “搞定?!比巳褐?。一位面容被黑雾笼罩的弟子,悄悄的退出了这‘新宗门大阵’,转眼消失不见。

    是安知魔君,他本体悄悄混在月刀宗弟子群中,然后暗中施展魔功,迷惑月刀宗弟子的神智。让他们更快的陷入到疯狂状态。

    ********

    公子海好不容易稳住身形,望向苏氏阿七。

    虽然略显狼狈,但依旧保持着翩翩风度。

    “然后呢?你就想依靠着这些符宝、法宝垂死挣扎吗?”苏氏阿七淡淡道:“刀来!”

    法刀落入他手中。

    没有御剑而行,但苏氏阿七却依旧稳稳的踩在虚空中,如踏在实地。

    刹那间,刀势如天威。握上刀的苏氏阿七和没握刀时的他,恍若两人!

    公子海身体受刀势影响,微微颤抖了一下,但他很快恢复镇定:“我从没那样想过,就算我祭出所有的符宝、法器,都不可能撑不过你的第三刀?!?br />
    苏氏阿七眉头微微一皱。

    “其实啊,当你‘苏氏阿七’出现在这蓝原谷时,我的计划就完成了?!惫雍U趴?,笑道。

    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现在,是收网的时候了!

    “看到了吗?阿七兄。下方月刀宗的弟子那迷人的叫声。他们狂热的将全身力量注入护宗大阵,他们脑海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击退苏氏阿七!”

    “这就是阿七兄你在我计划中的作用——你甚至不用出手,只用站在那里,就能带给月刀宗弟子巨大的压迫力。为了能对抗你,月刀宗的弟子们拼命压榨自己的潜力,将自身真气、气血之力全部注入‘护宗大阵’的运行?!?br />
    “但这还不够,经过我改良的护宗大阵是很贪婪的。不仅是月刀宗弟子身上的真气,甚至他们的生命力以及他们那亢奋的灵魂,全都是护宗大阵吸收的对象”

    “因为心中有坚定的信念,他们就像远古时期最狂热的宗教狂信徒。比起因为绝望而被屠杀的祭品,这些狂热状态的月刀弟子,能贡献更多的生命力和灵魂力量,真是太棒了??!他们是最完美的祭品!”

    “狂欢吧,高歌吧,起舞吧!”

    “我的……祭品们!”

    下方,月刀宗的弟子象疯了一样,疯狂的欢跳,高吼着‘公子海长老’的名字,双眼通红,失去了理智。

    最后,月刀宗的弟子一个接一个的倒在地上!

    “阵起!血神邪刀阵!”

    公子海双手高举,蓝原谷内血雾升腾而起。

    安知魔君的本体桀桀怪笑着,悄然现身于公子海身后。他身上魔焰涛天。下方那些月刀宗弟子之所以这么快陷入疯狂状态,都是他的功劳。

    安知魔君和公子海背贴背站着,双手同样高举,一同主持这‘血神邪刀阵’!

    “血刀宗余孽吗?”苏氏阿七摆出一个奇怪的出刀姿势。

    “天!刀!葬!星!海!”

    时隔多年,苏氏阿七再次施展天刀葬星海,会是何等威力?

    ************

    另一边,七生符府主正趁时间和宋书航解释眼前这‘护宗大阵’的诡异之处。

    “这个蓝原谷和月刀宗弟子的阵法组合起来,其实就是当年被灭门的血刀宗用用来献祭生灵,凝聚本命血神刀的‘血神邪刀阵’,不过月刀宗的阵法显然在原有基础上经过了改良的?!?br />
    “但是,无论使用阵法怎么改,万变不离其宗,瞒不过我们的眼睛!”

    七生符府主的声音得意洋洋道:“现在那蓝原谷有什么变化没?”

    “有巨大的血雾升起,笼罩了整个蓝原谷。阿七前辈好像要出手了!”宋书航迅速道。

    “就是这个时候!去吧书航小友,冲到我们标记出来的位置!等撑到这个阵法结束时,你就赚大发了!”七生符府主哈哈笑道。

    宋书航早已崩紧了身体肌肉,如一只猎豹冲向那颗无名大树底下,同时询问道:“阿七前辈难道不会将这个阵法破去?”

    “毁不掉的,就算是将主持阵法的人杀掉了,这大阵依旧会自动转运!而若是想杀掉所有月刀宗的弟子,那更是在加快阵法的动转。因为这个大阵开始后,所有月刀宗的弟子都已经成了活祭品,成为本命血神刀原材料!他们的早死晚死已经没区别了,最多影响一点阵法结束后的收获?!?br />
    七生符府主道:“除非,是一刀下去直接将整个蓝原谷抹为平地!阿七倒是能做到这一点,但需要蓄力很久。现在可没那么长时间给阿七蓄力,只希望他可以将主持阵法之人砍掉吧?!?br />
    这时,宋书航已经冲到了目的地:“我到了!接下来我要怎么做?”

    “什么都不用做,你只需站着别动,安静的等着馅饼从天落到你头上就好了?!逼呱鞯靡庋笱蟮溃骸澳阄ㄒ灰⒁獾木褪?,别中途被人干掉。我先挂了,一会儿你还活着的话,就打电话告诉我你的收获?!?br />
    宋书航挂掉电话,小心翼翼的蹲在七生符府主指定的位置,这样可以缩小目标,让自己不那么显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