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前辈:“成功了?”

    “对,一气呵成?!彼问楹焦Φ?,他伸手在‘袋子’上一按,袋子里的心魔开始蹦动起来。

    “快打开看看,这‘心魔’到底长什么样子?”心魔赤霄剑好奇道——正常来说,心魔没有固定的形态,它们变幻万千。

    不过,既然现在心魔被实体化,总会有个模样吧?

    它会不会化为修士心中最惊恐的东西?如果是的话,那公子海的心魔……会不会是宋书航?

    如果这袋子中爬出一只小宋书航模样的心魔,大家还能提刀将它砍了切片吗?

    心魔赤霄剑前辈开始期待起来。

    苏氏阿十六、白前辈、白龙姐姐等人都好奇的凑了过来。

    “嘿嘿,我在使用‘方案六’将它实体化的时候,为它注入了‘鱼类’形态的概念。所以,它应该是一条大鱼的形态。正好配的上《心魔刺身切片》这道菜?!彼问楹降?。

    说罢,他伸手在那条法器袋子中一抽,将实体化的‘心魔’用力抓出。

    啪啪啪~~

    果然是一条大鱼的模样,鱼尾巴在不断的拍打着——它似乎知道自己要面临的命运,垂死挣扎。

    “还真是鱼啊?!背嘞鼋G氨彩?。

    好歹也是只心魔啊,就不能整个幺蛾子出来,让我开心开心?

    正思索间,随着宋书航的右手发力,大鱼的上半身也被一点点拖了出来。

    袋子口,一截小蛮腰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宋书航手臂顿时一僵。

    “美人鱼?”苏氏阿十六问道。

    宋书航疑惑道:“奇怪了,我在塑形的过程中,输入的概念是普通大鱼形态,完全没有想过美人鱼这个选项啊?!?br />
    甚至他脑海中,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起过‘美人鱼’。

    白龙姐姐猜测道:“这种低级的心魔虽然没有神智,但是它们会本能的搞事。身为心魔,它应该会主动接收到周围生灵的思维波动。接下来,只需在本能的催动下,它们结合自己的天赋,就转化出了人鱼的形态?!?br />
    就像变色龙的?;ど?,心魔也会根据周围环境,改变自身。

    “如果是美人鱼的形态,切片就不好办了?!彼问楹降馈蟛糠制胀ㄈ?,在面对吃‘人型生物’时,都会有心理障碍的。

    真不行的话,或许得重新再试着塑形一次。

    说罢,宋书航用力将这条‘美人鱼心魔’全部从袋子中抽出。

    他想看看这只心魔最终变成了什么模样。

    小蛮腰之上,是等比例缩小的人类身体——不过,可能是心魔的功力不到家,它没能模仿出人类的性别来。所以,这具身躯没有性别象征,就像是一块玉石上刻画出了简单的‘人躯’的雏形。

    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只心魔的脑袋。

    它直接将自己的脑袋,变成了白前辈的脑袋。

    白前辈版美人鱼,栩栩如生。

    除了气质之外,单纯的外貌几乎无可挑剔。

    宋书航:“……”

    苏氏阿十六:“……”

    赤霄剑:“……”

    白龙姐姐笑道:“这只心魔的求生**可以说是很强了?!?br />
    仔细想想的话,它的选择非常的正常。

    在场这么多的人物中,只有变成了‘白圣’的模样后,它的死亡率能降到最低。

    “卖给我!”白鹤真君忍不住道:“书航,将它卖给我!”

    “不卖?!卑浊氨卜稚硪豢诰芫?。

    然后,他伸手对宋书航道:“书航,手机借我一下?!?br />
    宋书航将手机解锁,递给白前辈。

    白前辈打开摄影功能,对着这条‘人鱼白’一连拍了好几张照片。然后,他打开宋书航的聊天软件,将这一串的照片发送给了羽柔子。

    宋书航在一边全程目瞪口呆。

    令人窒息的操作。

    他都怀疑这个白前辈分身,是不是中途被人调包了。

    “很好?!卑浊氨卜稚砥骄驳溃骸罢庋焕?,下个分身出来就死定了?!?br />
    “……”宋书航:“白前辈,你状态真的没问题?会不会太累了,需要休息?”

    “没事,我很好。就是能量所剩不多了,头有点晕,像喝多了一样,轻飘飘的,但这种感觉非常不错?!卑浊氨卜稚砘氐?。

    接着,他抓起厨具菜刀,一手按住‘美人鱼白’,一刀砍去。

    咔!

    一刀两断。

    美人鱼白,被拦腰斩断。

    其他人面对这只美人鱼白时,下手或许会犹豫。

    但白前辈分身自己绝对不会手软——他可是连本体都想坑一把,甚至连下一个还没有出来的分身,都要坑一把的存在。

    一刀两断后,心魔还没有死去。

    它被切断的上半身开始疯狂的变换起来。

    它变成了苏氏阿十六的模样。

    白前辈分身按着它,手起刀落,开始切片。

    它又马上变成了羽柔子的模样。

    白前辈分身依旧没有手软。

    它又相继变成了功德蛇美人、造化仙子、白龙、白鹤真君以及宋书航的模样。

    但没有丝毫作用。

    “如果是普通的鱼的话,我切起来没有一点成就感。你越是变化万千,我切起来越感觉有趣?!卑浊氨卜稚磬?。

    说话间,心魔的上半身已经被切了一半。

    它仿佛听懂了白前辈的话——或者说,它能通过接收思维波动的方式,推测出白前辈话中的意思。

    它摇身一变,变成了一条普通鱼类形态……这是它最后一点力量了。

    “还真变成鱼了啊?!卑浊氨驳?。

    说罢,他伸手一推,将鱼和刀都递给宋书航:“交给你了?!?br />
    “好咧~”宋书航接过菜刀,激活‘魔门厨心’,并将魔帝做菜的经验和感悟从记忆中提取出来。

    灵力包裹住菜刀,甚至还有一缕的刀意缠绕在刀上。

    魔门石厨心威力全开。

    刀光飞舞,每一刀上都蕴含着刀意、厨心之力,不是普通的切片那么简单。

    转眼间,心魔大鱼被切成了整齐的薄片,整整齐齐的摆在盘子上。

    心魔,卒。

    宋书航擦了擦手,再按照何止魔帝菜单上的内容,将酱汁调配妥当。料理用的材料都是上回《红烧天劫》时候剩下的,正好派上用场。

    “《心魔刺身切片》,大家要不要先尝尝味道?!彼问楹窖实?。

    这次,大家没有第一时间品尝,反而是望着宋书航掏出的黑色小杯子。

    和《红烧天劫》不同,这心魔刺身……总感觉先找人来试个菜,会比较妥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