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有件很尴尬的事——宋书航的左手上还戴着那双‘木牛??偷陌氖痔住?,这双手套在本次天劫中略有破损,但整体上还能遮住宋书航的手掌。

    所以,白尊者在他左手心写的字,宋书航实在无法感应出具体来,只感应到手心一片痒痒。

    宋书航:“……”

    戴着手套,手心写字的方法,实在交流不能啊。

    但是摘掉手套就更加不妥,一摘掉手套,他那个‘鉴定秘法’会不受控制的疯狂释放,鉴天鉴地鉴空气。到时,宋书航迟早药丸。

    也不知道白前辈还有没有其他交流方式?更直接点的?

    正思索间,宋书航发现自己手心的痒痒停了下来。

    应该是白尊者发现隔着手套写字,宋书航无法理解他的意思,于是便停下了这个方法。

    另外,白前辈知道宋书航身怀特殊‘鉴定秘法’的事,所以也没想过要将宋书航手上的‘木牛??偷陌氖痔住?。

    【白前辈,如果无法用手心写字的话,您可以捉着我的手臂去写字,我大约可以感应出您想写的是什么内容啊?!克问楹叫闹邪档?。

    不过,白前辈似乎暂停了传达信息给他的念头。宋书航专注的感应了半天,都没感应出什么来。

    难道白前辈暂时放弃了?宋书航心中暗道。

    就在这时,他的左手传来了一阵麻痹感,这是‘啪啪啪’的触电感。这是白前辈已经又一次开始渡劫?

    他感应到的电击麻痹感并不强,应该只是被白前辈天劫的余波给波及到了。现在他左手的处境,差不多就跟他在渡劫时,一寸缩小袋中不断被电晕的葱娘一样。

    说起来,葱娘到现在还处于昏迷中……这次天劫,她似乎没收到什么好处。下回天劫时,一定要注意及时将她转移到‘核心世界’里去,免得她跟着自己受苦才是。

    “喂,书航你没事吧?”东方六仙子看宋书航突然一阵沉默,接着身体突然剧烈的抖了抖,于是担心问道。

    白鹤真君:“依我多年的经验,宋书航这家伙一定是憋尿憋狠了,整个人都哆嗦起来?!?br />
    宋书航:“……”白鹤真君您以前憋尿憋狠的时候,都能触电一样颤抖的吗?

    “我没事?!彼问楹降溃骸爸皇俏业淖笫只沽粼谔旖偈澜缋?,白尊者再次渡劫时,左手被天劫的劫雷波及到了,有点麻痹?!?br />
    白鹤真君闻言,突然一阵沉默。然后,她默默的蹲到墙角,四只翅膀展开,将她的身体包裹起来,看起来似乎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

    ……

    对宋书航几人来说,这一波三折的天劫,终于告一段落。

    而,时间已经接近清晨。

    刚渡完天劫的七生符府主和天涯子道长道别离开,他们俩晋级完后,需要闭关一段时间,好好稳固一下境界。

    另外这场恐怖的5+1天劫中,他们俩都欠了宋书航一个巨大的人情。通过接触自己体内的‘圣印’后,他们了解到自己三人陷入昏迷后,几乎是宋书航一个人独扛天劫,硬是将5+1型的天劫给扛过去了。

    托福,他们才能保住性命晋升一阶,甚至还经历了人前显圣、玄圣**等一系列的福利。

    这恩情很大,以府主和天涯子的性格,只要有机会,两人定会偿还这份恩情。

    东方六仙子心中还有一些关于天劫的疑惑,想要向宋书航了解。只是看到宋书航刚渡过天劫,一身狼狈,于是同样暂时告别离开,反正她最近都呆在江南地区,随时有机会找宋书航解惑。

    彼岸魔君同样告别离开,他要在附近租一幢楼房,未来一段时间里他同样会留在东南地区。

    白鹤真君则厚着脸皮住入到了药师楼房中,它好不容易有了名正言顺和白尊者‘同居一楼’的机会,又怎么会轻易放弃?

    ……

    ……

    眼看着距离清晨还有些时间,宋书航回到自己房间里打坐调息,熟悉一下全新的境界。

    四品的‘先天真元’和三品‘液化真气’在‘质’上有极大的提升,另外到了这一境界后,修士体内的经脉、丹田都已经开辟完成。四品修士的晋级,就是将自身本命丹田中那枚‘虚丹’演化为【金丹】的过程。

    这一步,对修士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一步。

    一颗金丹定大道,金丹的丹纹有几品,直接关系到修士未来能爬上多少的高度。

    宋书航望着自己丹田里那变的更胖的肥鲸,现在的它有角有爪有鳞,也不知道最后会演变成什么神兽?书航自身很希望这家伙能演变成帅气的龙型啥的……但以这肥鲸的模样,实在不抱幻想。

    一趟《三十三兽先天一气功》修炼结束后,宋书航睁开眼睛。

    然后,他发现有一道娇小的身影坐在他的床边,黑夜中她的双眼却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一直盯着他左臂位置。

    是苏氏阿十六,她不知何时悄然无息的来到他的身边。而宋书航在修炼状态中时,竟然毫无感应。

    要知道如今宋书航的六感极其敏锐,稍有点风吹草动,他都能瞬间从修炼状态中惊醒的。

    “阿十六,你怎么来了?”宋书航好奇问道。

    今天的阿十六看起来特别有气势,特别是那双眼睛中,仿佛自带威压一样。

    “我听说你渡劫成功,就过看看你。不过你在修炼,是白鹤前辈给我开的门。然后他带我到你的房间来了?!彼帐习⑹蛄烁鲂」?,揉了揉眼睛。随后她的眼睛便不再发亮,恢复如初。

    白鹤真君开的门?难怪阿十六进入他房间,他都感应不到。

    “话说,我真的没想到你的晋级速度会这么快。这才多久,你的境界就赶上我了?!彼帐习⑹游⒋?,嘴角露出笑容。

    “嘿嘿嘿嘿,运气好,不知不觉就练到了这境界?!彼问楹胶┬Φ?。

    “你这话要是说出去,整个修士界不知道有多少人要被气疯?!彼帐习⑹A苏Q劬?,道:“我过来时,听白鹤真君说,你们这次渡劫是5个人加一个傀儡一起渡的劫?其他人怎么样了?”

    “七生符前辈和天涯子道长都平安无事,还有一位叫‘常远子’的前辈陷于心魔劫中,还留在天劫世界里。至于当时那个和我们一起渡劫的鬼修老叟,在第二波天劫中就化为飞灰了。那只傀儡亦是如此?!彼问楹酱鸬?。

    “那只傀儡是什么来历?”苏氏阿十六问道。

    她听白鹤真君提起过,当时就是那傀儡突然闯入小院,直接引下天劫,才导致宋书航几人被迫渡那‘5+1型天劫’。

    “那是个让我很肝疼的家伙?!彼问楹揭幌肫鹉歉雎砑孜奘募一锞鸵徽笸吠?,他伸出双手想揉一揉太阳穴,可惜伸出手后,只有右手成功按在太阳穴上。

    左手应该依旧被白前辈装在透明盒子里,按到了盒盖上。

    苏氏阿十六爬到宋书航身后,伸出手来替他揉起太阳穴来。

    “那家伙……我和他结怨的地方是楚家‘断仙台之战’那会儿。那家伙控制了一个‘傀儡化’的千手门弟子,想要谋取楚家那份关于‘禁地入口开启之法’的剑诀。不过他的计划被我和九洲一号群的前辈们打乱。禁地入口的开启之法也落到了我的手中?!彼问楹胶俸僖恍?,又继续道:“后来,那家伙又阴了我一次,藏在海胆战士群中给我下了个诅咒。不过后来,那诅咒被我转送给另一个让我肝疼的家伙‘公子?!??!?br />
    公子海?听到这名字时,苏氏阿十六眸子又隐隐发亮起来。公子海和她之间也有怨,当时由于公子海的设计,她数次遇杀身之祸。不过也因为公子海的原因,她结识了宋书航。

    “终有一天,我必斩他?!彼帐习⑹宕嗟纳粝炱?。

    “会有机会的,到时候我们一起嫩死他?!彼问楹降?,公子海现在还在冲击五品境界的过程中。而他和苏氏阿十六已经四品境界。

    “好?!彼帐习⑹昧Φ?,因为回答的很用力,她的双手间也不由加了几分力道。

    “疼疼疼疼疼,阿十六轻点?!彼问楹浇械?,阿十六刚才的力度,有种要戳穿他太阳穴的气势??!

    苏氏阿十六悄悄放缓了手指上的力度:“那你知道那个傀儡的真实身份吗?”

    “完全不知道,所以我才会如此肝疼。这家伙的马甲太多了?!彼问楹叫娜?。

    特别是在‘禁地’时,那家伙都不知死了多少个傀儡,白尊者还出手将其中的一尊傀儡‘神形俱灭’,但这家伙事后总是能弄出新的傀儡,继续出来蹦达。

    马甲开的这么多,杀之不尽,又找不出它的本尊,好心塞。

    苏氏阿十六想了想后,推荐道:“书航,可以找人算他一卦,说不定能得到一些消息?!?br />
    “铜卦前辈不是被抓去配种了吗?”宋书航下意识道。

    “我说的不是铜卦前辈,他的卦太黑了?!卑⑹Φ?,然后她望了眼屋外,天空已经渐渐明亮起来了。

    “书航,你已经四品了,要开始炼御剑飞行了么?”阿十六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