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了,我好不容易改善的‘超级品渡劫阵法’,好不容易和白尊者一起将渡劫阵法完善,原本借着那阵法,我都有希望冲击八龙纹金丹?!逼呱鞲翁?。

    现在别说八龙纹金丹了,只要能活着出去他就谢天谢地了。

    “贫道也是啊,好不容易从宋书航小友那交易到了血魔血珠,正准备完成贫道的那套渡劫法器。眼看着那法器就要炼制成功,却遇上了这破事。贫道苦等三百年,眼看着马上就要晋升六品真君?!碧煅淖拥莱た嗌?。

    “我也是,我花了大价钱请彼岸魔君为我量身打造了一套渡劫阵法,现在是用不上了?!背T蹲拥?。

    宋书航:“同上,我也请彼岸前辈打造渡劫阵法,准备晋升四品来着?!?br />
    “要死了,要死了?!蔽廾羡乓谰稍卩杂?。

    老叟的声音让众人的心情更加沉郁起来。

    轰!

    雷海中,爆起一片火焰。

    天劫,正式开始了。

    第一波天劫,是从那劫雷之海中,分化出少许的天劫之力,分头锁定众人,缓缓成型。

    在场的五人加一傀儡核心都被天劫之力锁定,每人都要应付自己的那一份天劫之力。六道天劫之力,按着在场各位修士境界的不同,强弱程度也不同。

    这一波天波的威力不大,似乎是一个预告——告诉在场的5+1个修士,你们的末日已经来了,生命倒计时开始。

    只是,宋书航几人可不会轻易放弃。

    天劫再强又如何?

    修真之路,本来就是突破一层又一层的死局,在死中求生!长生之道,本来就是突破生死,逆天之举。

    ……

    ……

    “这一波威力不是很强,大家做好应对准备。如果谁能空出手的话,就出手帮那枚‘傀儡核心’挡下第一波。尽量让它度过第一波天劫,这样一来,可以用它来吸引第二波威力更强的天劫攻击?!逼呱鞒辽?。

    说着他抛出数张符宝,给自己和宋书航、天涯子以及常远子以及老叟加上了辅助效果。

    “?;た芎诵牡娜挝窬徒桓野??!背T蹲拥?,说罢他身形微微挪移,挡在那傀儡核心的边上。

    “要死了,要死了?!蔽廾羡呕乖卩钭?。

    随后,在场几人各展神通。

    七生符府主布下了一个小型符阵。

    常远子祭出一对子母飞剑。

    天涯子道长祭出了一套血红色的法器——正是他一直在祭炼的渡劫法器,不过还没有彻底完成。

    宋书航深呼吸,伸手斩出一道刀意,刀意缠绕在他身上,在他身上化出一身栩栩如生的钢铁盔甲。对付第一波天劫,他的刀意应该足够应付了。

    “铠意?”常远子问道,这种防御型的‘意’修炼难度很大,没想到这位书航小友在三品境界就修炼出了铠意?

    “不,这是刀意?!彼问楹匠辽?。

    “哈?”常远子愣了愣。

    “前辈你别看它是一套盔甲,但它是货真价实的铠意?!彼问楹绞鸫竽粗福骸八淙凰姆烙σ埠芮?,但它真的是刀意?!?br />
    常远子沉默,一脸‘你他玛的逗我’的表情。

    无名老叟:“要死了,要死了?!?br />
    “……”七生符府主抬腿,狠狠踹了他一脚:“给我清醒过来,反正横竖也是死,就给给我拼一把。有什么手段就尽管施展出来,别再藏着。拼一拼,说不定还有机会闯出一条生路?!?br />
    老叟浑浊的眼睛动了动,随后七手八脚的从怀中掏出一个黑色的葫芦,从里面释放出了两只黑糊糊的恶鬼。

    但是,他的恶鬼才刚放出来,突然一声惨叫,在天劫的气息下灰飞烟灭。

    老叟一脸无辜的望向七生符府主。

    七生符府主:“……”

    这老叟是一个鬼修,他的大部分手段就是驱使恶鬼。而且,他专门培养起来用于渡劫的鬼帅被七生符府主干掉了。

    也就是说,现在这老叟是个拖后腿的废物,估计这货撑不过两波天劫。

    七生符府主心好累。

    这时,宋书航突然道:“如果,我是说假如我们成功渡过了这波天劫,从这个黑暗空间中出去的话……那我们会不会像八品玄圣一样,【人前显圣】?”

    因为八品玄圣在踏出这个天劫界的一瞬间,会得到类似于游戏中‘全服公告’的效果,让所有的修炼者——不仅仅是修士,还包括西方体系的修炼者,以及其他杂七杂八的修炼体系的所有修炼者都收到【人前显圣】的效果。

    “可能,会有吧?”七生符府主也不敢肯定。

    “如果真的有这样的效果,嘴约居士一定会羡慕坏的?!彼问楹降?。

    嘴约居士他的人生目标就是早日晋升八品玄圣,让所有人都能记住他的道号和名字。

    “真想将这个机会让给居士?!逼呱魈玖丝谄?,随后道:“来了!”

    第一波天劫终于成型,朝着众人轰来!

    ……

    ……

    七生符府主、天涯子道长、常远子,甚至是那个老叟的第一波天劫,都很正常。和普通的天劫差不多,都是以雷劫开局。

    但宋书航发现,自己的那一份天劫,有些不对劲。

    锁定他的天劫之力对应的雷海中,出现一个个人类的身影。

    那些身影由雷电组成,身材高大,他们身皮兽皮,手握斧头、棍棒之类的武器?;肷砩舷峦嘎蹲旁?、蛮荒的气息。

    他们的目光锐利透过雷海,遥遥锁定宋书航,就仿佛是从历史中走出的原始人战士。

    其他人的天劫都很正常。

    就是书航的天劫科技树似乎有点歪。

    “这是几个意思?”宋书航嘴角抽搐,他被天劫针对了?

    七生符府主几人也见到了宋书航天劫状态的诡异。

    “书航小友,你自己小心?!逼呱鞒辽?,他们想帮助宋书航,也得等自己的第一波天劫撑过去后再说。

    轰轰轰~~

    雷海中,有五道雷劫之力轰向七生符府主四人和那傀儡核心。

    以三人的实力,挡下这一道雷劫不是问题。老叟虽然拖后腿,但毕竟是三品巅峰的修士,第一波雷劫还是顽强的撑下去了。

    而宋书航一方。

    劫雷化成的原始人发出疯狂的叫声,快如光,瞬间出现在宋书航的身边。一共十二个原始人,或远攻,或近战。斧头、弓箭、长矛刺向书航。

    宋书航伸手掏出宝刀霸碎……无形刀蛊还在核心世界中,带不出来。宋书航面色沉静,十二个劫雷原始人战士,宋书航有九成把握挡下它们。

    当第一波的天劫攻击快要攻到宋书航身上时,他身上的功德金光一闪。功德蛇美人化形,她手中没有带血骨和打脸拖鞋,而是扛出了一门巨炮。

    白前辈two分身送的那门【神武显威纵横天下……中间略……见神杀神子母炮】的母炮。

    只见功德蛇美人熟练的举起这门灭神炮母炮,对准那些劫雷所化的原始人。

    【轰~~~】

    一道金色的光柱从灭神炮的母炮中轰出,炮光所过之处,万物崩碎!凡是挡在炮光前面的所有事物,全部泯灭!

    化为人形的天劫原始人战士也不例外,被一炮轰成渣渣。

    不仅如此……炮光呈直线,一路轰入到那翻腾的天劫雷海中。

    就如同西方神话中的【摩西分红?!恳谎?,灭神炮一炮过去,那天劫雷海中竟然被分出了一条道,久久无法恢复。

    最终,灭神炮的炮光还在天劫雷海的深处爆炸开来,化为一朵蘑菇云。

    这威力,简直碉堡。

    这一炮的声势浩大,引起了其他几位道友的注意。

    “刚才那一炮的威力,恐怕有六品真君级别的威力了吧?”常远子道。

    “恐怕不止?!碧煅淖拥?。

    如果宋书航这法器炮筒的威力一直能保持这么强的话,说不定他们能撑的更久?甚至,有很小的几率破劫而出?

    正当其位道友心生希望之际,正前方,天劫又发生了变化。

    天劫的劫雷,又一次开始凝聚起来。

    无数充满现代感的长条状带尾翼物体,从劫雷海中浮现……

    七生符府主脸色剧变。

    ××××××××××××××××

    而此时。

    华夏的某处。

    醉*居士一手抓着手机,缓缓在上面划动着。

    上面是一篇关于《末法之战》的精彩长评,足足一万字哩,而且全部是评论《末法之战》中大BOSS邪将明月的。

    写的很精彩有木有?

    醉*居士看的很满意,于是他用百万年薪,高薪聘用了那位写了一万字长评观后感的网络评论家。这么有才的人,希望他能每隔段时间用不同的角度,写一篇观后感给他。

    只可惜他在《末法之战》中的镜头实在太少了,虽然这篇长评很精彩,但能写的内容还是有些不够。

    于是,醉*居士和灵蝶尊者约好了,他准备去参演三浪道友的新电影《我那放荡不羁的人生》,要参演一个角色。

    等《我那放荡不羁的人生》,就让这位网络评论家继续写长评,专门写他演的角色。

    这种被人记住的感觉真好啊。

    “话说,书航小友又快渡劫了吧?真好啊,晋级速度这么快。我也好想快点晋级,早些晋升八品玄圣,然后人前显示,让所有人都记住我的道号?!弊?居士轻声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