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幢房子四周有药师布下的结界,又经过了白尊者的加强,强闯的话会闹出巨大的动静。

    三更半夜的,白鹤真君到这里来干啥?

    “白鹤前辈,有事吗?你等下,我下楼开门?!彼问楹接谩羧朊堋姆绞交降?,同时从自己卧室的窗户钻出,一跃而出,平稳的落地。

    众所皆知,高手有从窗户中一跃而出离开的毛病。宋书航以前不了解,现在回头想想,终于明白为什么高手有这毛病了——因为从窗户跳出,比较快。

    特别是四五楼的高度,走楼梯要一层层爬。所谓两点之间,直线最短,直接跳窗户距离最短,速度最快。

    不过,以宋书航现在的实力,跳窗户前要看一下楼层。

    四五楼的高度对现在的他来说不是问题,但若是四五十层楼,他要是潇洒的一跃而下,不死也要半条命。

    ……

    ……

    白鹤真君看到宋书航,眼角不由自主的微微一跳。

    虽然它早就知道宋书航和白尊者都住在药师的这幢楼里。但每次来找白尊者的时候,先看到宋书航,它心里就梗梗的。

    宋书航打开大门,望向白鹤真君。

    此时的白鹤是‘偏男性’形态。比起它那‘偏女性’形态的娇小可爱,‘偏男性’形态就没那么讨人喜爱了。

    这两天都没有见到白鹤真君,宋书航原本以为它回西方去了,没想到它还在江南地区。

    “白前辈在吗?”白鹤真君询问道,此时,它面色有些发黑,眉心还有一团青气,久久不散。是中毒了吗?

    “白前辈闭关去了,白鹤前辈,你有什么急事吗?”宋书航问道——因为白鹤真君是白尊者脑残粉的原因,所以,宋书航没有和它提起白尊者在自己‘核心世界’闭关的事,怕对方想歪。

    “闭关了?不会吧,这么快?!卑缀渍婢嘈?。

    “白鹤前辈,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的脸色很难看?!彼问楹窖实?,而且……在接近白鹤真君的时候,宋书航的核心世界似乎产生了反应。白鹤真君身上有一道的九幽气息,虽然被它压抑住了,但以核心世界对九幽力量的敏锐,宋书航还是产生了一丝感应。

    白鹤真君叹了口气:“我在阴沟里翻了船,原本以为只是一只普通的九幽邪魔,没想到那家伙突然掏出一条巨大的法器,将我击伤?!?br />
    进门后,白鹤真君和宋书航一起上楼。

    然后,它将自己发生的事情和宋书航讲了一遍:“上周六的时候,我有急事回了一趟西方,昨天才将事情处理完,然后就第一时间赶回来,准备上课?!?br />
    万里迢迢赶回来上课,白鹤真君您绝对是学生的楷模。老师知道的话,会感动到哭的。宋书航心中暗道。

    白鹤真君继续道:“然后,大约两个小时前,我赶回到了江南地区,对了,我感觉我今天的运气很不错?!?br />
    宋书航:“……”运气不错个鬼啊,你都阴沟里翻船,染上了九幽邪能,这也叫好运?

    白鹤真君没注意宋书航的表情,是继续道:“一回到江南地区时,我就看到了白前辈在空中散步。我家白前辈散步的时候也特别俊美,举世无双。能在回到江南地区的第一时间,就看到白前辈,我今天果然太幸运了?!?br />
    “哈?”宋书航一脸懵逼。

    白鹤真君说两小时之前,在江南地区的上空看到‘白尊者’在散步?

    散步个鬼啊,望天。两个小时前,白尊者还在他的核心世界继续闭关好不好。从今天上午,不对……已经过了凌晨了。应该说是从昨天上午起,白尊者就已经进入闭关状态了。所以,散步个鬼??!

    可以肯定的是,白鹤真君看到的绝对不是白尊者。

    但是,白鹤真君这个白尊者的脑残粉,一般而言,是不可能将别人误认为是白尊者的。再加上它六品真君的境界和眼力,一般也不会看花眼。

    除非……它看到了‘白前辈two’。

    最近,白前辈two似乎常常在江南地区附近闲逛。

    宋书航感觉自己已经猜测到了真相。

    望天,白前辈two既然有时间在江南地区上空散步,为毛不过来找找他。他还想问问那只狐妖现在怎么样了?

    宋书航考虑过要不要告诉白鹤真君事实真相。

    不过看到白鹤真君一脸‘中毒’的黑气,却还是一脸幸福的表情,宋书航就不忍心告诉它这无情的真相,怕打击到它。

    不过话说回来,白鹤真君身上的‘九幽邪能’是怎么回事?和白前辈two又有什么关系?

    “本来,我想上去跟白前辈打个招呼来着。但白前辈散步的速度太快了,我还没靠近,他就已经不知道散步到哪去了?!卑缀渍婢涣骋藕兜?。

    散步速度太快了……速度太快还叫散步吗?

    “跟不上白前辈,肯定是我的速度太慢的原因。果然我的修行还远远不够,我还要变的更强,以跟上白前辈的步伐。我会在一百年时间内,争取冲击七品尊者境界的!”白鹤真君自信道。

    不,您想多了。如果您要追上白前辈two的步伐,七品尊者境界远远不够。而且,不要跑题啊,说说你到底是怎么中毒……不,是中‘九幽邪能’的?我感兴趣的是这个??!

    “本来追不上白前辈,我就准备来守在这里的门口,等白前辈散步回来的。没想到,白前辈早已经散步完,还回来闭关了?!卑缀渍婢玖丝谄?,继续道:“先不说这个了,我在准备回来的时候,突然发现一只胆大包天的九幽邪魔,竟然在跟踪白前辈!那九幽邪魔也就五品境界,实力很普通?!?br />
    “于是,您上去怼它了?”宋书航问道——怎么说好呢,以白前辈two‘九幽主宰’的身份,一般来说,没有哪只九幽邪魔敢胆大包天的跟踪白前辈two。除非是和‘仓鼠邪魔’一样,有着‘宠物’之类的身份。又或者,是那‘液化金属球’的直属邪魔。

    但是,‘液化金属球’貌似还不知道‘白前辈two’偷渡到现世的事。所以,前者的可能性比较大。

    反正,无论是白前辈two的宠物也好,液化金属球的直属手下也好,都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毕竟是九幽大佬的直属。

    “当然,敢跟踪白前辈,这只九幽邪魔是在找死。我二话不说,上去就是??!”白鹤真君道:“本来以我的实力,对付一个修为普通的五品邪魔,一套连击下去就能送它上西天。但这只看似普通的五品邪魔倒是有些手段,我一套连击下去,竟然没能将它打死。这家伙的境界不高,但肉身强度很是不凡。估计可能和群里的造化歌王一样,属于体修一系,或是天生就是肉身强大的邪魔种族?!?br />
    “然后呢?”宋书航问道。

    讲了这么久,总算讲到点子上了。

    他就想听听白鹤真君是如何阴沟里翻船的。

    “然后,我就和它战到了一起。那只邪魔的近战实力很不错,而且身上有各种各样奇怪的宝物层出不穷,竟然和我大战了三百回合,还不分上下。要知道,我不仅境界上要高它一个境界,而且我的本身属性也克制九幽邪魔?!卑缀渍婢驳秸饫锸?,有些郁闷。

    “于是,我不敢再小看它。我真正的认真起来,将它当成和我是一个级别的对手。当我真正认真起来后,那只九幽邪魔就不再是我的对手,又过了几招……好吧,是几十招后,那只九幽邪魔落于下风,几度被我逼到绝境。要不是它身上层出不穷的宝物,它早已经被我毙于翼下!玛蛋,我就想不通,一只九幽邪魔的身上哪来的这么多宝物?简直就跟个宝库一样?!?br />
    “好不容易,我才将它彻底击倒。但是,正当我准备一口气将它彻底净化的时候,这家伙突然掏出了一个炮筒状的法器,近距离对着我轰了一发。我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隐藏着这样的手段,阴沟里翻了船,被轰成了重伤。不过,那家伙自己也玩完了,它那个法器,可能是个末完成品,只能用来和敌人同归于尽。轰了一发后,炮筒本体也炸掉了。那家伙被炸的尸骨无存?;购梦沂盗ψ愎磺看?,才没有被一炮轰死?!?br />
    白鹤真君得意洋洋道。

    要不是它一脸黑气,宋书航都要以为它是无伤零损血击敌。

    “对了,白前辈的房间在哪?我现在身受重伤,要去白前辈的房间里去运功疗伤?!卑缀渍婢涣逞纤嗟?。

    宋书航:“为什么要白前辈的房间?”

    “因为有在满是白前辈气息的房间里,我才能安心疗伤。在医学上,这叫心理疗法?!卑缀渍婢靡獾溃骸氨鹣胗闷渌考浜?,是不是白前辈的房间,我闻一闻就知道?!?br />
    宋书航:“……”白鹤前辈,您是变态吗?

    嗯,白鹤真君本身就是‘能变态发育型’的生物,未来的它,即能变男,也能变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