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叶思眨了眨眼睛,她开始回忆自己的双亲。

    记忆实在太久远了,久远她到连父亲和母亲模样都记不清了。再加上叶思曾经‘死’过一次,虽然被程琳用秘法重新‘生’了出来,但她的记忆还是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另外,她的父亲只是实力平平的修士。从远古到现在,她父亲恐怕已经尸骨无存了。

    一想到这里,叶思就有些伤感起来。

    她的伤感,触动了《天泣宝典》。于是,叶思的眼泪不由自主的就落了下来。

    《天泣宝典》就是这样,一旦哭起来就止不住了。

    叶思泪流满面,她的小手不断的擦着眼泪,但更多的眼泪从眼眶中奔腾而出,楚楚可怜。

    北方大帝:“???”

    望天,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丫头突然就哭了,而且哭的这么伤心?是孤问了不应该问的事情吗?

    “我主,我感觉你还要再问下去了,我都看不下去了?!庇裆拇蠛9甑?。

    北方大帝:“……”

    孤到底说错了什么???

    “对不起,我就是突然有些伤心。呜呜……前辈您不用在意的,我哭一会儿就好了。呜呜……”叶思对着北方大帝挥了挥手,然后她掩面钻回宋书航的身体,消失不见。

    北方大帝:“……”

    所以,孤到底做错了什么???!

    果然无论是程琳还是程琳的女儿,思维方式都和孤不在一个频道上,根本无法正常交流。

    “罢了罢了,这事先放一放吧?!北狈酱蟮厶玖丝谄?,然后道:“小友,先将孤的冬之殿给孤吧?!?br />
    “前辈请稍等下?!彼问楹降?。

    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还要将它交给警察叔叔呢,更何况捡到一款修真界的房车。

    就是稍稍有些心疼。因为如果‘竹笋叶’没有激活大阵,北方大帝没有复活的话,这冬之殿宋书航就可以带走了。

    数息后。

    泪流满面的叶思重新现身,这次她是直接出现在宋书航的身边,手中抱着一个缩小版的‘冬之殿’。

    “前辈,呜呜呜,这是您的冬之殿,呜呜呜,现在交还给您?!币端嫉萆狭硕?。

    北方大帝接过了冬之殿,望向哭的特别伤心的叶思,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我主,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欺侮后辈是个坏习惯,我主您一定要改改了?!庇裆拇蠛9暌逭源堑?。

    北方大帝眼角一抽,他伸手抓起玉色大海龟的尾巴,用力的抡了一圈,然后将它朝着远处扔去:“呆龟,走你!”

    轰~~玉色大海龟撞到了远处的一座冰山,直接就将冰山给撞毁了??雌鹄春芡吹难?。

    北方大帝接过冬之殿,伸手在其上扫了一下。

    果然,以前他存在冬之殿中的珍贵药材已经全部消失了,里面现在存储的都是一些刚采摘过来不久的药材。

    北方大帝叹了口气,然后他望向宋书航。

    随后,他突然问道:“小友,这座冬之殿,你喜欢吗?”

    “嗯,我还是蛮喜欢的?!彼问楹交卮鸬?,他的核心世界就缺一座冬之殿。

    “既然你喜欢的话,孤就将它赠送给你吧。这一趟孤复活后,已经斩断了和‘远古天庭’的联系。这冬之殿,也是属于远古天庭之物,说实话……本来孤也想要将它处理掉的?!北狈酱蟮鄣?。

    “前辈请将它处理给我吧?!彼问楹脚淖判靥诺?。

    北方大帝微微一笑,道:“不过,你既然是程琳的女婿,又是@#%×仙子看重的人,孤不坑你。实话跟你说吧,这冬之殿是属于‘远古天庭’的一部分,它和远古天庭之间有很深的因果纠葛。你收下这‘冬之殿’的话,就代表着你代替孤承下了这段‘远古天庭’之间的因果。所以,你想清楚了再做决定?!?br />
    宋书航顿了顿:“前辈,具体上是怎么样的因果?”

    说起和‘远古天庭’之间的纠葛,宋书航已经深陷其中了。

    他修炼的功法《三十三兽先天一气功》是远古天庭‘兽神部’的功法。

    他的灵鬼叶思,是远古天庭瑶池女帝‘程琳’的女儿。

    他的功德金光,和远古天庭@#%×仙子有关。

    他的记忆中,自己曾经进入过‘神秘岛’,那神秘岛似乎就和远古天庭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记忆被封,现在还只苏醒了小部分的记忆。

    他还曾经和白前辈共探‘瑶池天界’,现在他还拥有着随意进出瑶池天界的权限。

    另外,儒家还要送他好多处的‘修真界洞府房产’,据恒火真君介绍,这些洞府其实都是‘远古天庭’的一些小碎片。过些天,恒火真君就会将这些房产全部转交送上。

    最后还有一点,远古天庭中许多成员手中有一个叫‘帝珠’的玩意,据说和天帝有关。而那叫帝珠的玩意,见到他就会粉身碎骨。

    如果说远古天庭是个泥坑的话,宋书航已经踏入这泥坑半腰了。

    “具体上是怎么样的因果,孤三言两语间也无法讲清楚。只能说,冬之殿对你而言,说不定是个大机缘,也可能是个大祸。长远的因果先不说,就先说短的因果吧。你知道吗,自远古天庭被毁灭后,暗中一直有些势力在针对远古天庭的残存者。你接手了‘冬之殿’,说不定就会被那些势力盯上?!北狈酱蟮鄣?。

    “我明白了?!彼问楹降阃返?。

    “所以,你要不要接手‘冬之殿’?孤不会强迫你,由你自己来选择。这样你未来才不会后悔?!北狈酱蟮鄣?。

    “请前辈将冬之殿处理给我吧?!彼问楹降?,他早已经和远古天庭纠缠不清了,也不在乎再多个‘冬之殿’。

    “有志气,孤欣赏你这种年轻人,充满着热血,好忽悠!”北方大帝道。

    宋书航:“……”好忽悠是什么意思???!

    北方大帝呵呵一笑,他再次伸手在冬之殿上一抚。

    宋书航可以清晰的感应到,冬之殿上属于北方大帝的‘印记’全部被抹去了。

    随后,北方大帝将冬之殿交给了宋书航:“孤将它交给你了。好好祭炼,争取早些将它炼化?!?br />
    冬之殿,是他的象征。将此殿交给宋书航,就代表着他彻底放下了‘远古天庭北方大帝’的身份。

    “前辈,我能询问一下,为什么你要斩断和‘远古天庭’之间的联系吗?”宋书航突然问道。

    “怎么说好呢,‘远古天庭’是属于天帝的道。那条道,很可怕。如果真的让天帝成功的话,整个天地宇宙都将产生巨大的变化。当时,孤和其他道友都是天帝大道的一部分?!北狈酱蟮酆呛切Φ溃骸翱墒?,天帝的道失败了。既然如此,孤自当从‘天帝’的道中脱身而出?!?br />
    “就这样?”宋书航好奇问道——他总感觉,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暂时孤能告诉你的就是这些了。其余的,是秘密。孤才不会轻易的告诉你。就算你是程琳的女婿,就算你和@#%×仙子有关系,都不行?!北狈酱蟮坌Φ?。

    宋书航:“……”

    “收好‘冬之殿’吧,然后我们再谈谈治愈你故友之女的办法。炼制【冰魄丹】的事,必须要快。孤最近会抽空检察一下自己以前的宝藏,看看能集齐多少的药材。如果有缺少的药材,孤联系你,我们共同寻找药材吧。最好在十天时间内集齐所有药材,孤再开炉炼丹?!北狈酱蟮鄣?。

    “没问题?!彼问楹降?。

    “另外,这个带回去,交给你的故友之女?!北狈酱蟮凵焓衷谧阆碌谋ㄉ弦磺?,切出了一块玄冰。

    随后,他伸手在玄冰上一点,一篇辅助类的功法被输入到玄冰中。

    “这是孤的一篇辅助类功法,带回去让你的故友之女马上开始修炼,做好准备。等‘冰魄丹’一成,就解决她的寒症?!北狈酱蟮鄣萆闲?。

    宋书航将玄冰收好。

    “那么小友,我们后会有期?!北狈酱蟮鄣?,说罢他伸手一招,玉色的大海龟被召唤过来。

    北方大帝骑到龟背上,想了想又道:“对了小友,还没问你的道号呢?!?br />
    “回前辈,我的道号是书山居士?!彼问楹揭还笆值?。

    “儒家的弟子?但你修炼的不是佛门功法嘛?功德金光都亮瞎孤的眼睛了?!北狈酱蟮垡苫蟮?。

    “不,其实我修炼的是《三十三兽先天一气功》?!彼问楹降?。

    “望天!是兽神部的那个《三十三兽先天一气功》吗?”玉色大海龟惊道。

    “是的?!彼问楹降?。

    “有意思。那么书山居士小友,再见?!北狈酱蟮鬯蛋?,一拱手。

    然后……宋书航突然感觉到天旋地转。

    等他好不容易恢复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禁地’之外。

    后会有期,指的是将我送出去吗?

    宋书航哭笑不得。

    之前看架式,还以为北方大帝是要乘龟离开禁地呢。

    正当宋书航思索之际,突然,地底下有一道剑光猛然向他斩来!

    剑气锐利,让宋书航感觉头皮发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