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宋书航的话时,仓鼠邪魔突然开心道:“真的?”

    宋书航:“?”

    自己再次拒绝了仓鼠邪魔的挑战后,为什么这货突然变的很开心的样子?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这样的话就太好了?!辈质笮澳Э牡?,然后……它伸手一抬,一个半圆型的大阵就将他和宋书航笼罩其中。

    这个空间,正是上一回它将宋书航拖进去挑战的【擂台战斗空间】,这是个一次性使用的异次元空间。

    “靠!”宋书航道,这只仓鼠邪魔听不听的懂人话啊,他是拒绝的啊。

    “接下来,让我们大战一场吧?!辈质笮澳У?。

    “鬼才要和你决斗,我拒绝了啊,我拒绝了你的决斗要求啊?!彼问楹脚?,同时他转身面对白前辈的位置:“白前辈,各位前辈,助我!”

    上一回的【擂台战斗空间】,就是白尊者用空间力量将‘流星?!土私?,带宋书航离开了这个空间。

    “没用的,现在没有人能看到你。这次的【擂台战斗空间】,是经过我主再次改良升级过的。除了宋书航你之外,没有任何人能感应到这个战斗空间。事实上,从我来到你的身边后,你的朋友就无法看到我们了?!辈质笮澳У靡庋笱蟮?。

    这次,它从进入到现世后,就激活了主人交给它的一个阵法。在这个阵法的?;は?,除非是九品劫仙,否则没有人可以看到他。

    也就是说,在‘九洲一号群’的道友们眼中,原本在‘紫禁之巅’站着的宋书航,是突然消失不见的,比被空间传送还要直接。

    仓鼠邪魔又开心道:“而且,其实你答不答应我决斗,结果都一样的。就算你不答应,当我展开这个战斗空间,将你拉进来的时候,决斗就开始了。除非你不反抗,站在那里被我痛揍一顿?!?br />
    它一甩自己的白袍,再次郑重的抽出自己的牙签长剑。

    “虽然已经向你介绍过一次了,但我还是再向你介绍一次。此剑名为‘尸锋’,乃四品中罕有宝剑,长6.47厘米,净重0.5克。别看它小,它乃是天下少有的利器,能轻易削开四品修士的护体真元?!辈质笮澳?。

    宋书航:“……”

    “决斗吧,宋书航。取出你的宝刀,就算你使用上次的那种五品级别的防御,我也不介意的。这一次,我的‘天外飞魔’一定会将你的龟壳防御,彻底打碎!”仓鼠邪魔骄傲道。

    “那种符宝,早已经消耗一空了?!彼问楹降?。

    “真遗憾,我本来还想在你的五品护符上,试验一下我的剑术?!辈质笮澳Ь僮叛狼┏そ?,做出了‘刺?!亩鳎骸袄窗?,来吧。没有了那种该死的符宝,正好让我们好好的较量一番?!?br />
    这一战看来是没办法避免的了,宋书航一脸苦逼。

    “不用这么悲观,如果你能战胜我的话……哦不对,你根本没有机会战利我。所以,无论你能不能战胜我,只要陪我打完这一架后,我就送你一件礼物?!辈质笮澳У?。

    “我对你的礼物毫无兴趣?!彼问楹降?。

    “那就不再多说废话了,我们开始决斗吧?!辈质笮澳Ю恋脑俜匣?,它举起手中的剑,脚踏高明的步法,朝着宋书航攻来。

    虚空中,它一剑刺出。

    剑势并不快,然而那根牙签利剑在不断的变幻着位置。剑尖每一次的变幻,都稳稳的指向宋书航的至命弱点。

    宋书航脚踏《君子万里行》身法,小范围内的挪移了几步,但是仓鼠邪魔的剑尖同样变幻,一直带给宋书航?;?。

    “天外飞魔(修)!受死吧?!辈质笮澳约号湟舻?。

    这一剑,端是厉害,让宋书航产生避无可避之感,似乎整个人都被剑势所迫,任人宰割。

    宋书航在‘一寸缩小袋’中,掏出宝刀霸碎。

    【怎么样,这一剑你能接的住吗?】叶思在心中向他问道。

    【完全接不了,对方这一招剑技有点吊。而且境界上,我也和它差了一个大境界。除非我祭出核心的莲花将它吸成仓鼠干……但那样做的话,这只仓鼠就死定了?!克问楹嚼侠鲜凳档幕卮鸬?。

    仓鼠邪魔是白前辈two的手下,看在白前辈two的面子上,宋书航也不好将它弄死。

    【但对方并没有杀意,要趁机练练战斗技巧不?】叶思问道。

    宋书航:【不需要?!?br />
    和这只仓鼠邪魔之间没什么好打的,而且想练战斗技巧的话,他有的是办法去练,并不需要从这只仓鼠邪魔身上刷熟练度。

    更重要的是,相比起刷实战的熟练度,他更希望看到破解这‘天外飞魔’的方法。

    意识只的交流,其实只是一瞬间的事。

    叶思笑道:【所以……】

    宋书航:“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新技能吧。三头六臂之术!”

    在仓鼠邪魔的利剑刺到之前,从宋书航的肩膀处钻出两个漂亮的脑袋,还有两对手臂。

    叶思的脸和那泪痣美人的脸,同时出现。同时,一只纤细的手接过了宋书航的宝刀霸碎。

    “刀法我并不是很擅长啊?!币端夹Φ?。

    然后,她握着宝刀霸碎,突然以一个刁钻的角度斩出一刀。

    叶思没有使用什么刀法,只是纯粹的眼疾手快,找到仓鼠邪魔的剑术的弱点,然后一刀劈下。

    当!

    仓鼠邪魔几近完美的一剑被轻易挡下……不仅如此,从宝刀霸碎上传出一道沉重的巨力。

    仓鼠邪魔整个身体被劈飞出去。

    “吱吱吱吱吱~~”仓鼠邪魔急的大叫起来。

    它的身体撞到了【擂台空间】的边缘,又被无形的能量壁挡下,跌到了地上。

    “你输了?!彼问楹叫呛堑?。

    “我不服,你这是什么鬼的三头六臂?”仓鼠邪魔怒道。

    宋书航挥舞了一下宝刀霸碎,淡淡道:“这就是我独门的三头六臂之术,我可是辛辛苦苦修炼出来的,你有什么好不服的?”

    仓鼠邪魔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真的是独门三头六臂之术?”

    “你怕了吗?”宋书航道。

    “怕个屁!不过是个邪门法术,看我破了它”仓鼠邪魔怒道,然后它重拾牙签短剑,再次朝着宋书航冲来:“天外飞魔!”

    啪!

    “吱吱吱吱~~可恶,可恶,你的三头六臂为什么会有五品级别的力量!”

    “怕了吗?”

    “啊啊啊,怕个屁,天外飞魔!”

    啪!

    “吱吱吱吱~~”

    ……

    ……

    “天外飞魔??!”

    啪!

    “吱吱吱吱~~”

    ……

    如此循环,无论仓鼠邪魔的‘天外飞魔’施展的如何之妙,冲到宋书航面前时,叶思的手臂握着宝刀霸碎就是一刀。

    啪!然后,可怜的仓鼠就被拍飞出去,跌落在地。

    “好烦,还不放弃吗?”叶思道。

    又不是打地鼠游戏,都拍飞这么多次了,这只仓鼠难道还没有领悟吗?

    “可恶,再来!这次,我的天外飞魔一定能攻击到你的身体?!辈质笮澳溃骸翱次业奶焱夥赡Вň薨妫?!”

    “我可以干掉它吗?”叶思道。

    宋书航:“算了,揍到它无法动弹就好。死了的话,我无法向白前辈two交代。

    叶思点了点头。

    于是,当仓鼠邪魔再次冲上来时,叶思轻喝一声。

    啪!

    这次,叶思用的力量更大了。

    仓鼠邪魔被拍飞到了天空中。

    “天泣之剑!”叶思轻喝道,她以刀施剑招,一连九剑,刺向头顶的仓鼠邪魔。

    在叶思的手中,剑气简直如手电筒一样,暴起十几米长。接近九剑,每剑都结实的斩在仓鼠邪魔的身上。

    啪嗒~~

    仓鼠邪魔坠落地在,这次,它再起不能了。

    事实上,可不是叶思控制着自己的力度,一招‘天泣之?!阋越质笮澳谐扇舛?。

    “吱吱吱吱?!辈质笮澳У乖诘厣险踉税胩?,都没能爬起。

    “你赢了,吱?!辈质笮澳玖丝谄?。

    宋书航:“那么,你将这个擂台空间解除吧?!?br />
    “等下,等我缓口气?!辈质笮澳У?。然后,它从自己的身上掏出了一个黑色的小光点。

    那是一枚莲子。

    “给你?!彼芰尤痈怂问楹?。

    “什么东西?”宋书航问道。

    “你给我主的‘龙魔药剂’,我主很满意。这是我主的回礼……产自九幽世界的一株‘邪莲’的种子。服用下去后,你就能得到一个‘邪术’。除此之外,还能增强你的‘自愈’能力?!辈质笮澳槿醮鸬?。

    宋书航接过这枚莲子,原来是这个东西啊。

    他在‘入梦’状态中时,就曾经看到过这种邪莲的种子,和儒家的‘君子金莲种子’是一个品种的东西。

    “我曾经服用过儒家金莲的种子,再服用这邪莲的种子,没问题吗?”宋书航问道。

    “放心吧,不会有问题的?!辈质笮澳У?。

    于是宋书航一口吞下了莲子。

    “就算出问题,应该也不会死人的?!辈质笮澳Р钩涞?。

    “你大爷?!彼问楹降?。

    话一口气说完会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