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白鹤真君当时和宋书航交换‘龙魔药剂’时的小草,名叫【刀意通玄】,这是一种生长在以刀入道‘长生者’遗迹中的宝物,对于刀修来说极为珍贵。

    将它们服用下去的话,就有机会体验、领悟‘刀意’。

    如果有数量足够的【刀意通玄】,只要刀修本身的资质不差,硬生生都能吃出‘刀意’来。

    宋书航的见到是苏氏阿十六后,笑着问道:“十六,你吃过这【刀意通玄】吗?”

    “嗯?!彼帐习⑹懔说阃?,天河苏氏是刀修世家,【刀意通玄】这种刀修宝物,天河苏氏世家怎么会错过。在天河苏氏内部,【刀意通玄】草,可是真正的硬通货,比灵石还要好使。

    “效果怎么样?”宋书航好奇询问道。

    “嗯,我从二品境界后,就开始会定期服用【刀意通玄】,大约吃了五十多株后,我就领悟出了属于自己的刀意?!彼帐习⑹鸬?。

    天河苏氏底蕴深厚,对普通刀修来说珍贵无比的‘刀意通玄’,苏氏阿十六却是定期服用,一直吃了五十多株,吃到凝聚出刀意为止。

    “书航你也要凝聚刀意吗?”苏氏阿十六好奇问道——她和宋书航接触下来,可以感觉到,相比‘刀’来,宋书航似乎更喜欢‘?!??

    然而现在,书航要凝聚‘刀意’,走刀修的路子?

    “嗯,我想试试,如果能掌握刀意的话,我的刀法威力一定能提升很多?!彼问楹降阃返?。

    ——逆鳞刀法这种诡异的‘防御刀法’,对刀意倒没什么要求。

    不过,赤霄子前辈传授的‘焚天火焰刀’,想要真正发挥出威力,就必须要有刀意配合才行。若书航凝聚出属于自己的刀意,‘焚天火焰刀’的威力,绝对会提升一大截。

    “嗯?!彼帐习⑹懔说阃?。

    她想了想后,还是出声提醒宋书航道:“对了书航,你知不知道,如果你凝聚了‘刀意’后,就无法再凝聚‘剑意’了。刀意、剑意、拳意之类的,一旦凝聚了其中一样后,就再也没机会凝聚其他‘意’?!?br />
    无论刀意也好,剑意也好,拳意也罢,都是修士一身的‘精、气、神’凝聚到极限,再通过领悟升华而出的。一旦凝聚出‘刀意’后,刀意就占据了修士百分之一百的‘精气神’,再也没有余地让修士再去凝聚‘剑意’了。

    “啥,还有这事?”宋书航大吃一惊,这种事情,他完全不知道啊。

    也就是说,他若是他服用‘刀意通玄’,侥幸凝聚出‘刀意’的话,他就真的要在‘刀修’这条路上走到底。

    “所以,你要好好考虑清楚?!彼帐习⑹?,轻声道。

    宋书航捏着‘刀意通玄’,思索起来。

    比起御刀飞物——拖刀术之类的术,御剑飞行明显更帅气,剑法比刀法也更潇洒。

    但是宋书航的理智告诉他,他真的没有学习剑法的天赋——唯一能学会的剑法,还是从西方剑术修改而来的《圣光剑术》。那圣光剑术,所使用的‘?!蔷藿@嗟?,比起剑来,更像是刀。

    以他的天赋树,就算强行去点‘剑术’天赋,也不会有多少成就。

    想要在修真一路上走的更远,刀意必不可少。

    “阿十六?!彼问楹侥笞拧镜兑馔ㄐ?,问道:“假设,如果我凝聚了‘刀意’后,我还能不能‘御剑飞行’?就是代个步的那种?”

    修士除了战斗用的飞剑外,一般都还有第二柄‘代步飞?!?。

    以前还很流行将飞剑改造成各种奇葩的模样——比如键盘型的、水果型的、超人雕像型的……

    “嗯,虽然速度肯定要慢一点,但刀修御剑飞行也是没问题的?!彼帐习⑹隙ǖ溃骸氨热缥医酉吕炊晒旖俸?,我即可以御刀飞行,也可以选择御剑啊、御棍啊、御锤子啊、御鞭子啊,只要是拥有【飞?!渴粜缘姆ㄆ?,都可以架起遁光飞行?!?br />
    听到这里时,宋书航顿时松了口气——战斗用刀,飞行用剑,能飞就完全没问题!

    “还有第二个问题,十六,如果我凝聚了‘刀意’后。我以后修炼剑法时,能不能斩出‘剑气’来?”宋书航又问道。

    不求剑意,只求能一剑斩出,能剑气如虹就够了。

    过个瘾就好!

    “哈哈哈?!彼帐习⑹嵝Τ錾矗骸暗镀?、剑气,基本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吧。比如我,就算手中用的是剑,我还可以用它施展刀法,斩出刀气??雌鹄?,和剑气也没区别???”

    “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啊?!彼问楹叫陌擦?。

    于是,他抓起‘刀意通玄’,一口吞了下去。

    “呀!你怎么直接就吞了?”苏氏阿十六瞪大眼睛:“会很痛的??!”

    她没想到宋书航说吞就吞,她根本来不及阻止。

    每一根‘刀意通玄’上都凝聚着微弱的‘刀意’,一根草就仿佛是开天辟地的宝刀。如果直接硬吞的话,感觉会就跟吞了柄锋利的钢刀一样,很痛的。

    苏氏阿十六记得,自己都是配合特殊的‘药液’中和,才服用‘刀意通玄’的。

    宋书航:“……”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种事情,为什么他就是不能领悟?

    下一刻,书航感觉自己的喉咙似乎被切开了一样,老痛了。

    这种感觉,就仿佛是一柄长长的利刃,狠狠捅入到他的喉咙,直刺入胃部,就跟‘吞?!谎?。

    然而现在,大部分马戏团表演的‘吞?!?,都改用伸缩剑去表演。真正的吞剑,可是很危险的事情。

    宋书航此时满头大汗,脸色苍白,他双手抓着喉咙。

    “你还好吧?”苏氏阿十六担心问道。

    宋书航勉强的伸手,摇了摇,示意自己还能承受的住。他试图张口说句话,但嗓子剧痛,张口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呼~”宋书航吐出一口气。

    这时,他舌头微微震动,一朵洁白的莲花,出现在他的嘴边。

    是舌绽莲花异能。

    宋书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