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人**?”恒火真君眼中一亮。

    若他能听一次‘圣人**’的话,说不定能有所感悟,趁机将自己的境界从六品提升一个境界。

    落尘真君和【醉月居士】暗暗点头——就算没有得到圣人的传承,但若是能听一次圣人**,也是妙用无穷。更何况,还能再学到一门秘法,这波不亏。

    宋书航好奇问道:“我们能学到哪些秘法?”

    白尊者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他望着圣寂池,心中似乎在交战着。到底是要研究‘圣寂池’呢?或是听圣人**,再学一个秘法?

    圣寂池趁热打铁道:“哈哈,小友这个问题问的有水平。我虽然不是‘圣人’,但我掌握着很多‘秘法’,成千上万。你且说说,你想要什么样的秘法?”

    “我想要御剑飞行的秘法……能让我在三品境界时,就使用的那种?”宋书航试着问道。

    凭自己的力量在天空中飞,是他开始修真后的梦想。但他现在距离四品境界还有段距离,想要御剑飞行,还要很久。

    “哪来的这样的秘法???!你乖乖的给我努力修炼,到四品再御剑飞行啊,不要好高骛远??!”圣寂池咬牙道。

    宋书航:“……”

    “而且你想一想啊,就算天底下有这样的秘法。但你学这种秘法,不是很亏吗?你将好不容易能得到‘秘术’的机会,学了一种晋升四品后,就人人能做到的事情,你这不是浪费嘛!”圣寂池苦心婆心的劝道。

    “也对?!彼问楹降?,不愧是和‘圣人’有关的存在,教学劝导弟子的本事天下无双。

    “你再仔细想想,你有什么需要的秘法?!笔ゼ懦氐?。

    “让我好好想想再说?!彼问楹饺险娴?。

    “好,你好好想想。不要错过了这个机会?!笔ゼ懦厮蛋?,望向三位真君和白尊者:“你们几位,有什么想要学的秘术吗?”

    “我有,我有?!卑鬃鹫呔偈值?。

    “请说?!笔ゼ懦亓成下冻鑫潞偷男θ?。

    “我想要那个‘圣人’和神秘‘长生者’战斗时,一口吞下了对方部分【存在】的秘术?!卑鬃鹫咝老驳?。

    圣寂池:“……”

    白尊者笑脸顿时收敛了:“不行吗?”

    圣寂池苦笑道:“那个不是秘术……是天赋能力啊。天赋能力,是本能。我怎么教导?所以,道友你还是换一个吧?!?br />
    “……”白尊者,失望道:“好吧,我好好想想?!?br />
    圣寂池暗暗松了口气,转头望向三位真君:“三位道友,你们呢?”

    醉阅居士迅速上前,道:“请问有没有能让人【存在感】变的很强的秘术?如果没有的话,那有没有,至少能让人记住我名字的‘秘术’?”

    圣寂池:“……”

    醉悦居士一脸期盼——虽然希望很渺茫,但对方可是‘圣人’的传承,或许真有这样的秘术也不一定呢?

    片刻后,圣寂池试探着问道:“道友,怎么称呼?”

    “醉月居士,我的道号是醉月!”醉乐居士道。

    圣寂池点点头,似乎是回味了片刻,道:“醉日居士,好名字。咦?不对……错了!”

    圣寂池有些惊讶的望向醉月居士:“你是不是修炼了什么特殊功法?”

    醉粤居士用力的点头。

    “我给你的建议是,努力修炼。当你修炼到八品人前显圣的时候,到时无论是谁,都不可能忘记你的名字?!笔ゼ懦爻辽?。

    “但是我距离八品还很遥远??!”醉鸑居士不甘道:“难道,连圣人都没有类似的秘术吗?”

    “很遗憾……圣人的确没有这样的秘术?!笔ゼ懦乇傅溃骸耙蛭ト烁居貌簧险庋拿厥??!?br />
    圣人举世无双,几乎可以说是当世无敌,当年可以说是‘天道之下第一人’。

    天下谁人不识君?

    这样的情况下,他要这样的秘法,蛋疼?

    醉跃居士幽幽的叹了口气。

    “所以,道友你也再想想其他的秘法吧?!笔ゼ懦厍嵘馈璧?,这群家伙是约好了让他难堪的吗?

    要的秘法,一个比一个古怪。

    连着三个人要的秘法,他都拿不出来。这脸丢大了。

    ……

    ……

    “那么,剩下的两位道友,你们有想要学的秘法吗?”圣寂池最后望向了落尘真君和恒火真君。

    希望这两位道友能正常点吧,别再提出古怪的要求。

    落尘真君耸了耸肩膀道:“我对圣人的秘术了解的不多,不如……你给我来次抽奖?抽中什么算什么?”

    落尘真君家学渊源,他是【五修】的后代,家传的神功和秘术都没有学完。不过,对方是‘儒门圣人’的传承。圣人的秘法,肯定是要学的。

    圣寂池:“……”

    “没有抽奖功能吗?”落尘真君疑惑道。

    “请稍等一会儿吧,一会儿我整理下所有的‘秘法’,为你弄一个抽奖的功能吧?!笔ゼ懦赜兄窒肟薜?*,这些家伙中,就没有一个正常的吗?

    落尘真君耸了耸肩膀道:“我不急,没事,那就恒火道友先来吧?!?br />
    恒火真君上前一步,他早已经想好了要学的秘法:“我想学习‘圣人’的斗法秘术《圣笔斗战法》?!?br />
    这是当初圣人自创的斗战秘术,一共二十四个古文字符,却能组合成各种古文——这是真正的【以笔书写天地至理】的秘法。

    只是后来,儒家几经波折,这门斗战秘术,也变的残缺不全。

    恒火真君想要完整的《圣笔斗战法》,已经想了很久了。

    “没问题!你且前来,进到我一米范围之内坐下,我传授你《圣笔斗战法》?!笔ゼ懦刂沼谒闪丝谄?。

    还是‘儒家’的人亲切,不会刁难自己。

    恒火真君上前几步,来到‘圣寂池’一米范围之内,盘膝而坐。

    片刻后,他的意识被带入到了一个神秘的空间,直接开始观看‘圣人’自创、改进《圣笔斗战法》秘术的过程。

    这似乎,是直接进入到了‘圣人记忆’的某一部分?

    这样的机会,不亚于一次‘圣人**’??!

    ……

    ……

    安顿好恒火真君后,‘圣寂池’哭笑不得的请落尘真君上前来,坐到恒火真君身边。

    它在自己的意识海中整理出了所有‘秘术’的名称。然后,引导落尘真君进入它的意识空间中。

    所有的秘术都化为小光点。

    圣寂池让落尘真君自己上前去戳,戳中哪个光点,就能得到里面的秘法。

    落尘真君微笑着上前,随意的戳了一个小光点。

    秘法:《龙凰印》——这是一种很特殊的秘法,需要男修【龙印】,女修【凰印】,对敌时双方联手,祭出《龙凰印》,威力惊人。

    这种合练的功法,修炼时都有一个前提。修炼的男女双方要有默契,如果是恋人、夫妻合练的话,效果更佳。

    也就是说,这种功法不属于单身狗。

    “也就是说,我需要找一个和我默契配合的‘女修’,才能修炼这个秘法吗?嗯,这是在提醒我也到了恋爱的季节了吗?”落尘真君呵呵笑了起来。

    圣寂池:“……”

    ……

    ……

    好不容易搞定了两个人。圣寂池又望向白尊者、宋书航、醉曰居士:“三位道友,你们想好了吗?”

    白尊者道:“再让我好好想想,一会儿我要再想不出来,我也用抽奖的方式吧?!?br />
    “没问题,你开心就好?!笔ゼ懦馗尚Φ?。

    醉玥居士道:“我也再好好考虑一下,不如书航小友你先吧?”

    “好,那我来吧?!彼问楹秸酒鹕砝?,道:“请问,你能不能帮我看看,我现在比较适合什么秘法?”

    宋书航对圣人秘术一无所知,所以,还不如将选择权交给这位看似经验丰富的‘圣寂池’,由它来看看自己适合什么功法。

    “小家伙,倒是有些机智嘛?!笔ゼ懦毓恍Φ溃骸澳闱艺竞昧?,我来给你好好看一看?!?br />
    于是,他开始上下打量起宋书航。

    顿时,宋书航感觉自己的身体,有种被‘看透’的错觉。

    自己整个人在‘圣寂池’面前,似乎毫无秘密可言。

    “小家伙,你的基础打的不错,虽然只有三品境界,但你一身的‘液化真气’竟然提前具备了四品‘先天真元’的一些特征,真气的量也深厚无比。而且你的体质也很不错,看样子经过了多年刻苦的锻炼啊?;褂芯窳?,有什么奇遇吗?精神力竟然比体质还要强大?!笔ゼ懦鼗夯旱?。

    宋书航点了点头。

    “看你的样子,似乎还修炼过手部的炼体功法。有意思,这样的话你也算是有‘炼体’的基础。这样的话,我这里的确有一门秘法,很适合你修炼?!笔ゼ懦卦尢镜?。

    宋书航眼睛一亮,充满着期待。

    接着,宋书航按照圣寂池的吩咐,坐到了落尘真君的身边,闭目冥想。

    不久后,他的意识被引导到了一个空间中。

    在那里他看到了圣人正在创造一门功法。这门功法有个古怪的名字,其名——《儒家金刚身》。

    宋书航:“……”

    儒家金刚身,这是怎么回事啊啊啊??!儒家,为什么会有这种鬼秘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