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br />
    魔蛟宫前。

    苏乞年看身前的淡金色长矛,眼中浮现一抹异色,这长矛蕴藏的力量前所未见,不是很强,也就与寻常初入轮回的圣者相当,但其凝炼与本质,却像是相隔了两重天地,居然勉强可以与他一身超脱的战圣血气媲美。

    砰!

    屈指一弹,长矛炸碎,点点金辉不散,重新归于神婴掌心,这令得神婴金黄色的眸子生出了几分诧异之色,这种蝼蚁般的生灵,居然能够击破他的诸天神矛。

    “死!”

    神婴稚嫩的声音很冷,带着一种令人极其压抑的威严,他伸手虚握,又一口诸天神矛凝现,淡金色的矛身,比刚刚凝实了不少,乃至有了几分金属质感,而后,这杆不过一尺来长的神矛再次朝着苏乞年掷出。

    呜!

    刹那间,天地间像是响起了魔与鬼的哀嚎,仿佛奏响了为鬼神谱写的葬歌,这种矛势神圣而浩大,刺穿虚空,在真实与虚无中穿梭,居然像是勾动了虚空禁忌,借助虚空之力杀伐。

    可怕!

    这一瞬间,魔蛟圣者只有这一个念头,即便作为旁观者,他也感到背脊发凉,这种矛法简直不像是世间生灵可以掌握的,那种势太强盛了,更快逾他的精神意志,真的如同这神婴所言,像是神裁一般,普天之下,谁能躲过神灵的审判?这是来自远古年代的神道杀伐。

    苏乞年挑眉,抬手,锵的一声,有火星绚烂,竟是将这一矛夹在了两指之间,矛身震荡,像是天堤决口,却难以撼动两根如白金琉璃般,晶莹无瑕的手指。

    咔嚓!

    神矛折断,最坚固锋锐的矛尖折损在两指之下,苏乞年却微微蹙眉,因为他感到了指间皮膜的生疼,居然差点被割裂开来,那种锋芒,居然以他打开了两重神藏大窍,提前超脱的战圣体,都差点抵挡不住。

    神婴却吃了一惊,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道:“居然挡得住我的诸天神矛,不对,你的体魄已经超凡入圣,凡间生灵来说,至少也要临近圣体绝颠,才有可能挡得住,但你的生命层次,怎么可能!”

    诸天神矛!

    这是众人第一次得知这疑似神祗后代动用的神法之名,诸天两个字,不由得令众人想到很多,敢以诸天为名,自古以来,都没有几人有好下场,难道这是专属于神祗的领域吗?

    与此同时,也有一些人看向苏乞年,神情动容,体魄超凡入圣,那比祖禁还罕见,这是一名年轻的战圣!

    “你的话说完了吗?”

    有声音在身前响起,神婴一惊,在他眼中还在数百丈外的苏乞年,这时却立在了他身前尺许之地,他竟然未能提前洞悉。

    一只大手,像是白金琉璃铸成,又泛着淡淡的石质光辉,朝着头顶盖落下来,看上去缓慢,但神婴却看出来,这分明是快到了一种极致。

    “诸天万轮拳!”

    神婴动了真怒,他通体绽放夺目的金辉,琉璃宝玉般的躯体,也像是染上了一层金粉,神圣气息像是天海沸腾,一股古老的威严迸发,那一只稚嫩的拳头,像是诸神在转动天轮,推动四季更迭,生死轮回,打向头顶之上。

    铛!

    仿佛两块神铁锤在对撞,竟有宏大的撞击声,宛如天钟悠悠,有音波自拳掌之间席卷八方,所过之处,虚空粉碎,层层叠叠的虚空断层显现,都在扭曲,显然承受了莫大的力道碾压。

    什么!

    神婴变色,那只大手肌体之下,像是有一片片似曾相识的鳞片浮现,与那皮膜褶皱的纹路契合无间,若隐若现,无坚不摧的神祗力,竟像是遭遇了一堵神墙,不能寸进,甚至有一股强烈的震荡之力传递过来,令他小手酥麻,大有席卷全身之势。

    魔蛟宫前,众人为这拳势神威震惊的同时,又露出错愕之色,因为那稚嫩的身影,紧接着被一掌拍飞,接连洞穿、撞塌了几座千丈大岳,才踉跄止住身形,金黄色的眸子死死地盯住了苏乞年,颇有些气急败坏道:“你敢渎神!”

    到底还是一个初生的婴儿,虽然看上去有些早慧,此时还是显露出来几分童稚之气,当然那种姿态与语气,依然很不中看和中听。

    苏乞年的目光,却愈发慎重,也是他彻底激发人龙血脉,才抵消了这神婴体内涌动的神秘伟力,挽回力量本质的劣势,若是换做普通的圣境强者,即便是大成圣者,在刚刚那一拳下,都多半要重伤。

    这就是神祗的力量吗?不过初生的后代,就是天生神圣,那种生命气息,甚至可以对圣境强者造成压制,不用说圣境之下,几乎很难生出反抗之力,那是一种源自生命本质的压迫,进而衍化成对于精气神的压制。

    “你该问一问,苏某的战名是什么?!?br />
    苏乞年语气微冷,这神婴不能当成一般的生灵子嗣来看,那种对于生命的漠视,真的像是将天下生灵当成了蝼蚁,且其也在实践中,血洗了不止一颗生命古星,死去的诸族子民,绝不下千万之数,不用说其它一些荒兽,乃至草木精灵,这样的死孩子,哪怕是神婴,也该杀。

    战名?

    神婴一怔,这是什么?难道是远古之后诞生的事物?紧接着,他瞳孔收缩,苏乞年又一次出现在身前,其体内透出的气息,不仅不受他的神祗力气息压制,那如同星海般浩瀚,炽烈如神炉一般涌动的血气神圣至极,更令他有一种窒息感,顿时明悟,彼此之间的差距太大,这种圣境体魄,绝对已经走到了凡间圣境的绝颠。

    嗡!

    脚下淡金色神辉氤氲,神婴后退,层层叠叠的虚空断层在远去,弹指间就是十数万里,远离这颗魔蛟星。

    苏乞年挑眉,抬脚迈步,他看上去如闲庭信步,但却如影随形,始终距离神婴不过三尺之地,看这如婴儿般的神祗后代,不过初生,其拥有的极速,就几乎超越了光,寻常圣人怕都有所不及。

    最重要的是,苏乞年没能看出来,这神婴参悟的,到底是诸天万道中的哪一种或几种,此前其出手,诸天神矛疑似掌握虚空禁忌,后来的诸天万轮拳又似是而非,现在其后退,身形步法,又像是蕴藏虚空与风雷气息。

    在这种超越光的极速下,四周黢黑的虚空断层,也像是凝固了,渐渐浮现出斑斓的色彩,像是形成了一条光的甬道。

    “时间法!”

    神婴吃了一惊,就算在远古年代,精通时间法的诸神也不多,都是诸神中的强者,睥睨天界,俯瞰大地。

    一只如琉璃白金的大手,流溢古朴的石质光辉,再次朝着神婴按落下来,这一次的苏乞年没有留手,臻至超脱之境的战圣体全面复苏,两重神藏大窍洞开,人族战血沸腾,随着这一只手掌落下,神婴顿时感到了一股莫大的压力,那炽烈的血气,简直像是要将他点燃,这绝对是凡间圣境绝颠的体魄,甚至还要更强,而不惧他的神祗力,这简直与天界圣境也没有差别。

    咬牙,神婴眉心处,一道古朴的轮印浮现,金色神辉绽放,古老的威严像是跨越了遥远的时空而来,又像是自漫长的沉眠中复苏,哪怕是苏乞年,刹那间也感到了一种巨大的心灵压迫,巅峰的轮回意志,都差点被撼动。

    就是现在!

    神婴足下金辉炽盛,绚烂如光雨纷飞,其再次后退,而苏乞年所在之地,凝成甬道的斑斓光华,却像是开始倒流,携着他远去。

    时间禁忌!

    苏乞年一怔,他能清晰感到时间之力的气息,这神婴居然还有驾驭时间之力,只是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对方对于道法的掌握,与他有所不同。

    嗡!

    下一刻,苏乞年足下时光雨流溢,光阴路向前延伸,若是有圣人于此,就会惊骇的发现,那每一滴时光雨中,都是数以万计的微小道符,彼此交织,缔结,化成最强的时间之力。

    转瞬之间,那倒流的光开始逆转,甚至开始加速,苏乞年重新出现在神婴身前,在其错愕的目光下,一把捏住了其手臂。

    噗!

    出乎苏乞年意料的,如藕断一般的稚嫩臂膀一下断开,神婴通体萦绕清濛濛的光,竟瞬间撞破虚无,落入了一条伟岸的长河中。

    时空之力!

    站在虚无的裂口,苏乞年看那浩瀚的时空长河,即便不是第一次观摩,但每一次见到,都能够给他带来不一样的震撼。

    “神婴?!?br />
    苏乞年喃喃道,目光沉凝,从交手来看,虽然前所未见,但冥冥之中,他有一种感应,这多半真的是神祗后代,那种天然的生命本质的俯视感,不同于纯粹生命层次的压迫,更像是某种古老而伟岸的存在。

    低头看手中的稚嫩断臂,断口处金辉点点,哪怕断裂了,依然拥有惊人的活性,那金辉缭绕的鲜血,像是金珀一般,如果说有什么类似的,在苏乞年的记忆中,唯有当初星空战台上,那被他击毙的黄金神族,那一丝极为稀薄的黄金神血,才能勉强与之媲美。(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