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皇城出来之后,韩艺又去到贤者六院。

    如今的贤者六院,那真是沉浸在一片水蒸气中,只见屋内屋外都有着各式各样蒸汽机模型,而且每个蒸汽机边上都有五六人,两三个蹲着,操作着蒸汽机,还有两三个则是在一旁,用笔计算着。

    这些人可都是当今世上为数不多的理科天才和巧手工匠。

    这研发速度也可想而知。

    当然,这主要还是因为云休和那些工匠已经打下一个非常坚实的基础,云休的蒸汽机其实已经非常完美,因为自私的云休他不是为了别人生产的,而是想要获得自己梦想中的自动小车,如果没法用于小车,那对他而言,就是失败,而能够直接应用到车上或者船上的蒸汽机,那成果是可想而知的。

    如今这些人要研究的就是安全、量产,以及如何应用到其它领域。

    “出水了!出水了!”

    韩艺刚刚来到里面,就听得一阵惊喜的叫喊声。他抬目望去,但见几人围着一口井激动的欢呼着。

    韩艺赶忙走了过去。

    “院长!”

    “下官(学生)见过院长?!?br />
    那些九品院长见到韩艺到来,不禁神色一敛,恭敬的行得一礼。

    韩艺问道:“你们方才在叫喊什么?”

    其中一人道:“我们是在研发一种抽水蒸汽机?!?br />
    “抽水蒸汽机?”

    “是?!?br />
    那人急忙让开来,道:“院长请看,这就是我们研发出来的抽水蒸汽机?!?br />
    韩艺凝目看去,只见水井边上有着一个砖砌成的炉灶,灶上有着一个小锅炉,边上还有气缸,就是一个小蒸汽机,蒸汽机推动着杠杆,杠杆带动着一个转轮,转轮带动把柄不断上下运动着,与此同时,那竹筒里面不断的有水冒出来。

    韩艺当然知道这是水泵,但是这年头可没有水泵,不禁指着那水泵,问道:“这是谁发明的?”

    一个年轻人羞涩道:“回院长的话,这是学生想出来的?!?br />
    此人不过二十来岁,生得的是非清秀,脸上的稚嫩似乎都还没有完全褪去。

    韩艺一时竟没有想起这人是谁,他开会一般都是资深九品院士开会,不可能人人都认识。

    正当这时,李淳风突然走了过来,笑道:“尚书令有所不知,那《缉古算经》便是他爷爷王孝通所著?!?br />
    这《缉古算经》韩艺倒是非常清楚,不是因为他好学,而是因为以前的制科算术考试,考得就是这书的内容。韩艺惊喜道:“是吗?”

    李淳风点点头,道:“他也是去年才来到我们贤者六院的,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有建树,果真是将门无犬子??!”

    “不敢,不敢?!?br />
    那人向李淳风行得一礼,又向韩艺行礼道:“学生名叫王平,见过院长?!?br />
    这行来的人,在韩艺和李淳风面前,都自称学生,可见韩艺和贤者六学的地位是已经深入人心。

    这就是一门学问。

    “好好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韩艺笑着点点头,又问道:“对了,你怎么想到这抽水机的?”

    那王平道:“回院长的话,几个月前,学生曾有幸跟着几位前辈去到元家的煤矿勘察,当时那元公子便提到那煤矿下面的积水,一直都是依靠人力用水桶将水给打上来,越深越麻烦,甚至阻碍了挖煤,元公子希望我们能够利用蒸汽机帮他解决这个问题,但是传统的筒车和翻车,都难以适用于那里,因为那里的出水口太小,太深,就算扩大口,效率也不高的,用于蒸汽机带动更是是非常不划算,后来学生又看到那鼓风机能够张弛间,有着一股吸力,学生就想到可否将水给吸上来,于是就做了这蒸汽抽水机?!?br />
    韩艺笑着点点头,道:“你们这些人真是的,我还打算将奖金捂久一点,毕竟才刚刚发过?!彼勒馐且欢ǹ尚械?。

    王平忙道:“不敢,不敢,这连微末之功都谈不上,学生怎敢要赏?!?br />
    韩艺笑道:“你这微末之功,可是帮了百姓大忙,如果可行的话,可以帮他们那些矿主剩下多少钱,又可以节省多少人力,挖出多少来煤来,以及在蒸汽机的推广上面,也起到重大的作用,其中意义非凡,奖金肯定是不在话下,就算送一座宅院给你,也不为过。真是非常希望早日能够看到你的蒸汽抽水机在矿山上运作起来?!?br />
    王平心里可是非常激动,信誓旦旦道:“是,学生一定早日完成?!?br />
    韩艺又朝着他身边的人道:“如果成功,每个人参与这项发明的人都会得到奖赏的,毕竟我们贤者六院历来就是以团队为单位,我知道一个人是不可能完成的,你们也必须明白这一点,因为这便是我们贤者六院的精神?!?br />
    “院长的教诲,学生一定谨记在心”

    那些九品院士一起行礼道。

    个个心里都相当激动,如今动不动就有奖金,真是太爽了!

    “继续努力吧!”

    韩艺拍了拍王平的肩膀,然后又向李淳风伸手示意,二人继续往里面走去。

    “如今我们贤者六院真是每日都充满着惊喜,我得天天来才是?!焙崭锌?。

    李淳风道:“这还得多亏云休,蒸汽机的出现,仿佛是帮我们打开了一扇窗,窗外有着很多神奇的东西,若非有蒸汽机,王平也想不到这抽水机,因为不需要?!?br />
    韩艺点点头,又问道:“云休呢?”

    李淳风叹了口气,道:“估计又跟那宇文公子在后面玩吧?!?br />
    “宇文修弥?”

    “嗯?!?br />
    韩艺道:“那混蛋真是一个无耻的商人,不过如他这般无耻,想不成功也难??!”

    李淳风抚须一笑,道:“不过你还是得让宇文公子少来这里,云休性子单纯,我就怕让宇文公子给带坏了?!?br />
    韩艺嗨了一声,道:“要能带坏的话,那也算是云休有长进了,就云休那性格,走两步都嫌累,我看这很难啊?!?br />
    “呵呵.....?!?br />
    二人一边交谈着,一边来到后院。

    “哦...!哈哈...!”

    刚到后院,就听到一阵兴奋的大叫声。

    只见宇文修弥驾驶着一辆木头三轮车在空地上慢腾腾的行驶,但是他觉得显得很兴奋,不过他身边不是载着美女,而是载着懒洋洋的云休。

    李淳风道:“云休还真是一个天才,非常轻松就设计出一台蒸汽车来?!?br />
    韩艺心想,那蒸汽车比蒸汽船出来的可是要早一些??!

    “韩小哥,韩小哥!”

    宇文修弥看到韩艺,激动挥着手,然后开着蒸汽车往这边行来。

    韩艺、李淳风看着都害怕,一步步往后退。

    忽听得嗤的一声响。

    底部顿时冲出一股蒸汽来。

    “靠!”

    韩艺都吓了一跳,瞪了宇文修弥一眼,又仔细打量了一下这蒸汽车,非常简单的,基本上都是木头做得,从座位到轮子,不过核心部件还是铜和钢铁制作的,跟最初的那蒸汽缝纫机有些像似,前面挂着一个铜炉,直径都没有超过一米,用铜管连着气缸,带动杠杆,驱动前轮行驶,方向盘就是一个把柄,操控着前轮。

    宇文修弥从车上跳下来,兴奋道:“韩小哥,你瞧这车咋样?”

    韩艺笑道:“你满意就行,你才是金主,我不是?!?br />
    “满意!满意!相当满意!哈哈?!庇钗男廾掷值檬亲於己喜宦A?。

    就这小破车,还没有人跑的快,你至于么。韩艺有些无法理解。

    其实宇文修弥第一眼看到那蒸汽船,想到的就是蒸汽车,但是他一直不清楚蒸汽机的运作,到底可不可以用于车,于是就跑找云休,而云休的最终目的就是蒸汽车,两个真是王八看绿豆,就是那么的顺眼。

    宇文修弥出钱出人,云休就设计了这辆简易的蒸汽车。

    宇文修弥立刻决定一定要往这个方向发展,因为那马车谁能都能够生产,他目前能够垄断,那是因为他投了很多钱,服务又好,人家都竞争不过他,但毕竟是因为元家、韩艺他们这些大富商都没有涉及这一行,要是蛋糕做大之后,那很多人就会想着参与,宇文修弥始终觉得不太保险,他还弄了许多其它技术,他们宇文家的胶水如今也是世上无双,如今各个作坊都是从他们家进购胶水,但是他主业还是车,他希望用技术将车给垄断,而这蒸汽车就是可以垄断的,宇文修弥是非常激动。

    云休才慢悠悠的从车上下来,很是敷衍的向他们二人点了下头,如今他发现自己的地位好像又涨了不少,不拱手行礼,人家也无所谓,那当然就不抬这手。

    韩艺见到云休这一副要死不活的表情,就是哭笑不得,也知道他懒得开口,于是又向宇文修弥问道:“你不会打算拿这车出去卖吧?”

    “当然不是,我宇文车行向来要求非常高的?!庇钗男廾值溃骸拔抑皇窍肟纯?,蒸汽车是否真的可行,如今我打算跟云总好好商量,如何改进这车,让它能够投入使用,而且都已经有些眉目了?!?br />
    韩艺道:“是吗?说来听听?!?br />
    宇文修弥一脸谄媚的看着云休,道:“云总,还是你来说吧?!?br />
    云休有气无力道:“你说就是了?!?br />
    “那行,我来说?!?br />
    宇文修弥浑然不在意,云休如今在他心中,那真是比妻子都还重要一些,恨不得跟云休睡在一起,道:“我们发现这蒸汽车关键还是在于轮子,木轮承重不行,对于锅炉的重量是有限制,你看,就这么小的铜炉,还都已经逼得我们尽量用木头来做车身,可就这铜炉,根本没法跑得太快,可要是都没有马车快,那人家也不会来买,我就想着说换铁轮子,云总他也非常赞成?!?br />
    韩艺点点头道:“这是一个不错的想法,不过这铁轮子造得出么?”

    “这得去元家、张家问问看,我想应该是可以造的出来,那铁的齿轮都能够弄出来,轮子为什么弄不出?!?br />
    宇文修弥说着又是一叹,道:“不过韩小哥,真不是我背后说人家坏话,元家的冶炼技术进步的忒也慢了,都跟不上咱们贤者六院的进程,要是让我弄的话,我肯定能够跟上?!?br />
    咱们贤者六院?你还真是会拉关系。韩艺皮笑肉不笑道:“你可以去弄??!我又没说不准?!?br />
    宇文修弥郁闷道:“但是我没有技术??!”

    韩艺笑道:“是,元家的一部分技术是我们贤者六院给的,但是他们的最新冶炼技术,是他们自己的,你问他们去要啊?!?br />
    “我不过就是随便说说而已?!庇钗男廾众ㄚㄒ恍?,又道:“不过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路,云总说目前的道路太颠簸,而且多半都是泥路,那铁轮就更加容易陷进去,也是不行的,可是水泥路的话,且不说当今没有多少水泥路,就算有的话,那铁轮子太快都可能会将路给压坏,而且灵活性也不如木轮子,云总想到一个办法,就是发明专门供蒸汽车走的路?!?br />
    “专门的路?”

    “是呀!”宇文修弥道:“如今的车轨,可都是马车用的,要是将来大家都坐蒸汽车,那当然也得弄专门的蒸汽车轨??!”

    韩艺点点头道:“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有些道理吧?!?br />
    “是云总说的,我不过是转述?!庇钗男廾质切判穆溃骸八淙荒壳盎褂泻芏嗬?,但是相信以云总的智慧,加上我宇文家的财富,这一定不是问题,这蒸汽车咱们迟早要弄出来?!?br />
    韩艺笑道:“不一定吧,又弄车,又弄车轨,你宇文家有多少钱??!”

    宇文修弥嘿嘿道:“只要可行,还怕没有人投资么?!?br />
    韩艺哦了一声,道:“我明白了,你现在去找人合作的话,那人家至少是要五五分账,如果你先拥有技术,然后再找人投资,那你就掌握着主动权?!?br />
    宇文修弥笑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韩小哥??!”又瞟了眼边上的李淳风,赶紧转移话题道:“不过韩小哥,你可知道我们车行最近那项的新得专利么,可是非常有趣?!?br />
    韩艺道:“什么专利?”

    宇文修弥道:“这还跟韩小哥你有些关系,当初你不是让我弄租车服务么?”

    韩艺点点头。

    宇文修弥道:“我就在码头弄了一个专门供人乘坐的车行,的确有很多人来坐,就是不太好算钱,于是我就让我们的工匠想办法,我车行的几名工匠根据以前的那种记里车,发明了一种更加完善的装置,是可以准确计算出里程的?!?br />
    “记里车?”

    韩艺诧异道。

    李淳风道:“你不知道么?如今工部就有这种车,是专门用来测量道路的,每行一里路,那车上的小木人就会自动敲响鼓钟?!?br />
    韩艺惊讶道:“这么厉害?”

    李淳风道:“汉朝就已经有这种车了?!?br />
    靠!这么牛的车我特么竟然不知道。韩艺只觉自己是白来唐朝,这么**的黑科技,他都不知道。

    宇文修弥一脸鄙夷道:“那敲鼓又不准,而且难记,我的车比工部那车可是要准确的多,而且是用数字来计算的,那是一目了然?!?br />
    李淳风诧异道:“数字计算?”

    宇文修弥激动道:“是呀!不然我们怎么申请到专利的,我们的车有一个专门装置,车没行一里路,数字就会往上跳一下,行几里路看一眼就知道,根本不用去记什么鼓。我觉得工部的记里车应该淘汰了,可以购买我们车行的车?!?br />
    靠!敢情这厮是来搞推销的??!韩艺道:“那不足一里呢?”

    宇文修弥叹道:“我们车行的技术暂时有限,没法精确到丈、或者尺,所以是车一动先跳一格,满一里路再跳一格,只能不足一里也只能按一里算?!?br />
    “哇靠!你个奸商!”

    韩艺不禁骂道。

    云休突然道:“要是没事的话,我先回去睡觉了!”

    “.....!”

    三人同时冒得一头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