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丽丽的儿子?都这么大了?

    当日大道降生于地球,鸿钧特地让柳如絮和红云一起去了地球酆都一趟,带走了一个刚出生的婴孩。

    那个婴孩,便是谭丽丽那刚降生的儿子,整个酆都,都因为那个孩子的诞生而全部灭门,柳如絮将那个被怀疑为大道转世之身的婴孩带回了紫霄宫,交给了鸿钧。

    但很可惜,大道玩了一手金蝉脱壳,被柳如絮带走的,并不是大道转世,而单纯的只是谭丽丽的儿子而已。

    真正的大道,其实就是当时酆都之主叶知秋的儿子林小轩,也就是之后的大道林轩。

    谭丽丽的这个儿子,本来苏航都已经将其遗忘了的,一直都没有关心过,却不想今日又突然见到,这让他不禁想起了谭丽丽,当日是柳如絮将其魂魄带走的,却不知是否也一并留在了这紫霄宫中。

    一年多没见,却都这么大了,苏航仔细看着孩子,眉宇之间,倒也和谭丽丽有几分相似。

    这是个可怜的娃,这么一丁点,就无父无母,没有了家人,现在落在鸿钧门下,却不知是福是祸。

    “这孩子,倒也天生机灵,如今还没起名,我一直唤他阿毛,兄长你也算他半个爹,给他起个名吧?!焙杈切⊥尥拚械缴砬?,对着苏航道。

    苏航闻言,脸上顿时发囧,转而黑着脸看着鸿钧,“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半个爹?”

    总不能因为自己曾经和这孩子的母亲曾经有过一段感情,就成了他半个爹吧?虽然是开玩笑,但是这种关系可不能乱认。

    鸿钧只是笑笑,“阿毛这孩子着实可怜,你就当可怜可怜他吧?”

    苏航笑了,“都说天道无情,你鸿钧何时也学着可怜旁人了?”

    鸿钧摇了摇头,道,“人心都是肉长的,若天道无情,那还有这天地众生?!?br />
    苏航道,“这孩子是你让人从地球带回来的,你自然该负责到底,我可不想胡乱沾这因果,起名这事我不擅长,还是你自己搞定吧?!?br />
    鸿钧这家伙,指不定在什么地方就挖了个坑让你往里面跳,苏航和他说话,一直都是非常小心的,说是给孩子起名,但绝非只是起名这么简单,这名字要是起了,这孩子从此就会和自己有了牵连,若这孩子庸庸碌碌一身倒也罢了,万一将来有什么变数,扯到他身上,却是会有诸多麻烦。

    所以,到了苏航这等境界,虽然不惧因果,但是因果这东西,能不沾还是尽量不沾,毕竟,你不怕脏,也并不代表你就不爱干净,把翔涂满裤裆,任谁都会难受。

    鸿钧见苏航如此,只是摇头一笑,“兄长现在可是越来越把鸿钧当外人了?!?br />
    “我可不敢把你当外人?!彼蘸礁乓×艘⊥?,“你这么大一把年纪,还没谈过恋爱,更没有后人传世,你看这孩子这么可爱,依我看,不若你把他收在身边当干儿子,好歹也慰藉一下你那孤独寂寞的心?!?br />
    鸿钧听了这话,脸皮微微的抽搐了一下,苦笑道,“兄长怕是说笑了,也罢,既然兄长排斥,那这孩子便暂时还留我身边,我暂时替兄长照顾吧?!?br />
    苏航都乐了,“什么叫替我照顾?我说鸿钧,你这操作未免也太……”

    鸿钧连忙打断了苏航的话,“兄长和这孩子的母亲,多少还有几分情,难不成兄长你真连几分旧情都不念?想想这孩子,现在孤苦伶仃,举目无亲,当真是可怜?!?br />
    苏航一张脸黢黑黢黑,说起这孩子的母亲,谭丽丽,苏航心中早就没有情没有恨了,经历过这么多的事之后,一切都已经看淡,两人之间,早已冰释前嫌。

    鸿钧说得其实也对,不管以前如何,现在,这孩子无父无母,无亲无故,如果硬算的话,也唯有自己和他算得上有些许关系,故人之后,于情于理,苏航都该有一些照顾的。

    苏航也不想和鸿钧多费口舌,这孩子留在紫霄宫,肯定是比跟着他有前途,跟着道祖混,将来找个好工作肯定不难。

    家里已经有两个小娃儿了,再多一个,苏航可没那心力。

    不管鸿钧是存着什么心,苏航摆了摆手,岔开了话题,“我今天来紫霄宫,可不是来找你絮叨这些的?!?br />
    鸿钧无奈,道,“兄长每次来紫霄宫,必定是有麻烦事,鸿钧人小力微,太大的事,可帮不了你,寻常事,兄长怕也用不上我帮?!?br />
    苏航额头上布满了黑线,“鸿钧,你现在是越来越圆滑了,我这都还没开口,就被你给拒绝了么?”

    鸿钧一笑,“说的哪里话,鸿钧岂有那么不堪,却不知兄长来此,所为何事?”

    苏航也不再拐弯抹角,直接道,“我有一原罪逃逸,听说是躲进了你的紫霄宫……”

    “原罪?”鸿钧顿了一下,目光有几分错愕的看着苏航,“那兄长的意思是?”

    “想在你紫霄宫中翻找翻找,也算是帮你紫霄宫去个隐患?!彼蘸街苯拥?,在鸿钧面前,他根本毫无避讳。

    鸿钧闻言,那一张脸瞬间囧了起来,“兄长莫不是在开玩笑吧?你是想把我这紫霄宫翻个底朝天?虽然之前鸿钧对兄长多有怠慢之处,但是,兄长也不至于想这么个借口,报复鸿钧吧?”

    苏航讪然,继而严肃的道,“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么?你应该比我清楚什么是原罪,我也不瞒你,我有十二大原罪,被我解决了八个,如今尚有是四人在逃,这四人中,有一个可能就藏着在你这紫霄宫,让我把这个雷给扫了,帮我也是帮你自己,你也不想这个雷突然在你宫中炸了吧?”

    鸿钧迟疑了片刻,道,“若真是如此,兄长自便就是了,只是我紫霄宫就这么大一丁点地方,就这么几个人,兄长也不用到处翻找,我把他们叫到一处,兄长自己检查便是?!?br />
    苏航古怪的看着鸿钧,“这么防备我?难不成你在宫中藏了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