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们的事情,阁下也管得太宽了吧?”

    不等身边女伴开口,步惊云便一脸不善怒喝出声。

    “步惊云,你这是什么态度!”

    独孤鸣从旁跳了出来,满是恼火冲着步惊云怒道。

    “大人说话,小孩子滚一边去!”

    步惊云眼神冷厉如冰,森森扫了独孤鸣一眼,压低了声线凝声道。

    “你……”

    独孤鸣一张俊脸涨得通红,满眼怒火气得差点吐血。

    “好了不用多说!”

    林沙悠闲开口,打断了独孤鸣的话头,眼神玩味的看着步惊云,还有他身边的漂亮女孩,轻笑着摇了摇头:“看来,这次的‘祭?!蟮溆腥饶挚汕屏?!”

    “哼!”

    步惊云冷哼出声,牵着旁边漂亮女孩的手,跟在迎宾身后,大步流星向拜剑山庄走去。

    其实他心中也蛮虚的,林沙的实力确实太过恐怖了点。

    说起来,他之所以能够逃脱绝无神的羁押,也是受了剑圣的恩惠。

    那日剑圣上门挑战,以一招还不够成熟的剑二十三将绝无神重创,引发无绝神宫一干人等大乱,而此时聂风突然杀到,一把雪饮刀左劈右砍所向披靡,聂家家传傲寒六诀施展威力更是惊天动地。

    几乎以蛮横不讲理的方式,聂风将步惊云从牢笼里救了出来。

    那一战,让他见识到了神兵利器的巨大作用。

    聂风的实力,不过勉强稍胜绝心一筹而已,结果有了雪饮刀的聂风几乎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所向披靡,步惊云受到了深深的震撼。

    为了报仇雪恨,同样也是不想被聂风比下去,正在某地养伤的步惊云,得知了绝世好剑即将出世的消息后,便第一时间赶了过来碰碰运气。

    只是没想到,运气这般糟糕,刚刚进门就遇到了最不想看见的人,剑中雄林沙!

    天下会总部一战,可是让步惊云,见识到了什么才叫做绝顶强者!

    目送步惊云离开,林沙脸上露出一个古怪轻笑。

    接下来拜剑山庄更加热闹,被雄霸看重提拔做了堂主的断浪,以及剑道高手剑贪,还有一票江湖成名剑手纷纷赶来,拜剑山庄越发喧嚣。

    林沙没有交朋友的心思,每日里窝在客院不出,静等‘剑祭’那日到来。

    时间匆匆流逝,很快‘剑祭’那日到来。

    阳光明媚风轻云淡,一行受到邀请的江湖好手,在拜剑山庄少庄主的带领下,直接走到‘剑祭’所在溶洞。

    不得不说,干一行爱一行精一行,拜剑山庄显然做到了这点。

    打造绝世好剑的地方,是一个天然的地下岩浆支流边缘,以炽烈的地火锻造绝世好剑百年,就是一堆破铜烂铁也会锻成一等一的精钢。

    一柄足有数十丈高,宽度达到了五丈以上的巨剑,就这么插在岩浆流正中央,散发着一股股死寂气息。

    “这就是绝世好剑?”

    众多豪杰傻了眼,这么大的剑谁能拿得动啊。

    林沙此行,本就是跟着独孤鸣出来看热闹的,虽然知晓一切,同时也感应到了溶洞滚烫的地下,一股绝世凶气蠢蠢欲动,却没有丝毫想要出手的意思。

    他有了英雄剑已经足够,绝世好剑虽好却不是他的菜。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世界的所谓铸造大师,却是掌握了将某种情绪融入所铸宝剑之中的能力。

    就像无双阴阳剑,其中留存了关羽一丝战意,爆发出来就是光速般的超级大招‘倾城之恋’。

    林沙手中的英雄剑,剑中蕴含一股浩然正气,和他识海中的紫色光团要多搭配就有多搭配。

    绝世好剑同样也不例外,只不过剑中蕴含的乃是满满的负面意念,也就是说这剑就是一把凶兵。

    凶兵什么的,其实对林沙完全无妨。

    以他识海中的紫色光团的数量和质量,就是所谓的绝世凶兵天罪在他手,同样得老实听话,不然他直接以浩然正气将剑中蕴含的负面情绪,给消弭干净。

    不得不说,为了锻造绝世好剑,拜剑山庄当真什么手段都使了出来。

    也不知怎么回事,断浪这厮像是吃了枪药,一个劲针对步惊云,口无遮拦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

    步惊云的脾气如何,从他那个‘不哭死神’的绰号就可知一二。

    只是被断浪轻轻一撩拨,这厮便迫不及待跟断浪大打出手。

    可以看得出来,叛离了天下会后,步惊云的实力有了长足的进步,一双飘渺无踪却又霸道猛烈的排云掌更加凌厉。

    同时,步惊云的那条麒麟臂,也是威力十足攻击力强猛得紧,拳拳带风劲气四溢,霸道威猛拳劲惊人。

    更让人惊讶的是,这厮打出的拳风,竟然还带着滚烫热力,一不小心被沾上了,也不是好受的滋味。

    断浪这家伙,实力比之在凌云窟遇到之时,同样也有了长足进步。

    两人从当初的堂主之争便结了怨,此时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一个火红剑气纵横凌厉,一个掌势雄浑凌厉异常,正可谓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打得火星四溅激烈无比。

    另一边,剑魔老头像是吃错了药般,不知为何找上了江湖成名剑手剑贪,以大欺小压着剑贪一阵狠削。

    一时间,绝世好剑所在的溶洞劲气四溢热风大作,所有人都被这两对激烈精彩的战斗吸引。

    恩?

    在温度燥热的溶洞之中,林沙的精神力没有受到丝毫压制,第一时间就发觉了不对劲的地方。

    两对打出了火气的好手,此时除了剑魔这厮依旧满身轻松,压得剑贪难以喘息之外,其余三人都是满身大汗血迹斑斑。

    断浪的火麟剑,也是难得一剑的神兵宝刃。尤其在这温度炽烈的环境中,更是能够发挥绝强威力。

    一道接着一道火红剑光好似匹练纵横,带着凌厉霸道的火红剑气,压着赤手空拳的步惊云一通狠削。

    在实力差不多的情况下,手持利刃的一方自然大占便宜,眼下就是这种情况,何况断浪手中的还是神兵火麟剑?

    不过力战几合,步惊云身上便挂了彩,如小溪般的鲜血顺着伤口流入地面。

    众人都被惨烈的战斗吸引目光,谁都没有发觉,步惊云流下的鲜血,顺着脚下松软的土地,竟是全部被深埋地下的那处邪恶气息给吞噬。

    林沙的精神力感知全部开放,自然将这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果然是凶兵,如此邪恶姿态真是让人不喜啊。

    不仅是步惊云的鲜血被吞噬,断浪和剑贪的鲜血流落地面,同样也没有被放过。林沙可以清晰感应到,大肆吞噬三人鲜血的地下那团邪恶气息,一阵翻滚欢呼雀跃同时气息更是猛然暴涨。

    等三人的鲜血被吞食的差不多,剑魔这傻比老头竟然哈哈大笑突然收手,笑言步惊云三人的鲜血代表了三种极端情绪,正是‘剑祭’所需的最后一份原料,有了这份原料绝世好剑便正式锻炼完成,一点都没理会三人漆黑的脸色,以及眼神中冰冷的杀意。

    真是个傻子啊,这样的事实是能随便说出口的么?

    林沙摇头,在心中叛定了剑魔这老家伙的死刑。

    剑贪他不了解可以放一边,无论断浪还是步惊云,都不是啥省油的灯,被人如此算计要是不报回来真就不是他们的风格了。

    有了三大高手的鲜血为引,整个地下溶洞猛的一阵摇晃,众人心中都有一声剑鸣响起,绝世好剑已经锻造完成正式出世。

    而就在这时,一股股滚烫的岩浆,从旁边的岩浆支流里涌了出来,慢慢的将整个铸剑处的土地染成触目惊心,温度炽烈的暗红之色。

    “绝世好剑已然铸成,有缘者自可前去尝试一番取剑!”

    不知何时,一位********带着拜剑山庄一票护卫走了过来,满脸热切看向那一柄在岩浆中烤得通红的大剑说道。

    不是傲天的娘,拜剑山庄的真正主人傲夫人还是谁?

    话音一落,直接转头冲着儿子傲天催促道:“这是拜剑山庄傲家百年心血,你作为这一代傲家的嫡脉还不去试上一试?”

    看她那一脸急切的摸样,恨不能代儿子前去取剑。

    这里是傲剑山庄,人家主人有这个资格,旁边的江湖豪杰虽然心中不爽,却也不好多说什么,站在一边默然不语。

    可惜啊,含着金饭碗出身的傲天,却是没有那份勇气,尤其当看到那柄黑黝黝的巨剑,在火红岩浆的浇灌下散发暗红光芒,一股股炽烈之气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得到,更是不敢以身涉险。

    傲天的表现,绝对算得上窝囊,一时间受到了所有人的目光鄙视。

    傲夫人更是气得差点吐血,一张成熟俏脸涨得通红,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夫人,既然少庄主对绝世好剑没兴趣,那就让在场的豪杰试试运气吧!”

    林沙不介意凑个热闹,轻笑着打趣道,顿时引来一片吆喝起哄声。

    “好!”

    傲夫人无奈,众怒难犯只能暗暗伤心儿子不争气,她话音刚落只见一道强壮身影,带着满身孤傲气息冲天而起,不管不顾飞入岩浆满地的绝世好剑熔炉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