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剑山庄,乃是神州最大的兵器作坊之一。

    每年,山庄都会为朝廷提供大批优良军器。

    同时,拜剑山庄也是闻名江湖的兵器作坊,他们位江湖好汉们打造了不计其数的神兵宝刃,尽管自身实力不强,却是因着为江湖提供了数不清兵器的缘故,在江湖上享有独特的地位。

    林沙和独孤鸣一行,代表无双城来到了拜剑山庄。

    “欢迎无双城少城主,以及剑中雄林少侠前来我拜剑山庄坐客!”

    拜剑山庄古朴高大的坊门前,少主傲天带着山庄一票管事,满脸欣喜上来迎接,脸上挂着掩饰不主的喜悦。

    无双城,可是天下排名第二的强大江湖势力,作为少主以及继承人的独孤鸣能够前来,足见无双城对此次‘剑祭’的看重,傲天自是欣喜不已。

    “这位就是剑中雄林少侠了吧,果然英雄出少年!”

    傲天这厮看外表,也比林沙大不了几岁,说起话来却是一副老气横秋的摸样,实在让人感觉可笑。

    “客气了!”

    林沙不咸不淡了应了声,目光却是放在傲天旁边,那一身凛然剑气掩饰不住,神色有丝丝癫狂痕迹的五十老岁老者身上。

    感应到林沙的目光,那老者回头冲林沙邪邪一笑。

    下一瞬间,一股由精神意念变化的利剑,瞬间射向林沙双眼。

    嘿,这老家伙!

    林沙眼神微微眯,嘴角露出一丝玩味轻笑,识海光影沙盘轻轻转动,一股浩然正气在胸中酝酿,瞬间通过眼睛化作两柄英雄剑飞射而出。

    四柄由精神意念,转化而成的虚无之剑,在半空无声相击。

    没有惊天动地的声响,也没有五彩缤纷的光影效果,林沙射出的两柄蕴含浩然正气的英雄剑,一挥一搅便将老者射来的凌厉剑意轰碎,而后势头不减直奔老者而去。

    而就在四柄意念之剑对撞瞬间,在场所有高手都只觉精神一滞,脑海一阵轰鸣好不难受。

    “怎么回事?”

    拜剑山庄少主傲天脸色难看,回头冲着那位气质诡异的老者望去,眼神中中很是不满。

    “哇呜!”

    那老者却是顾不上理会傲天的不满,突然哇呜一声惊叫,瘦削干瘪的身形如利箭冲天而起,回头冲着林沙大声喊叫:“停停停,我不是你的对手,快快停手不玩了!”

    玩尼玛个逼??!

    林沙脸上带笑,心中却是不爽到了极点,尼玛的你个老小子,招呼都不打一下就突然出手,要不是老子实力高强指不定就吃了暗亏去。

    “林沙侠怎么回事?”

    独孤鸣脸上笑容一僵,有些忐忑,又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事,跟这位剑法卓绝的老先生,玩了玩而已!”

    摇了摇头没有多说,收回了凌空飞舞的意念英雄剑,看向那狼狈老头的目光中,满满都是戏谑和不爽。

    “林少侠,这位乃是成名江湖已久的剑魔前辈,目前正是我的师傅!”

    傲天也不是傻子,看到剑魔那一脸惊慌失措外加心有余悸的摸样,哪力还猜不出这厮吃了暗亏。

    暗骂一声废物,傲天满脸堆笑连连拱手,邀请道:“几位,请随我来,山庄已经替诸位安排好了休息之处,等到晚上再摆宴招待!”

    一场小小风波,就此消弭于无形。

    “剑魔!”

    到了拜剑山庄奢华大气的客舍,安排妥当了各人的居所,傲天满脸愧疚离开之时,林沙突然开口将那气息诡异的老者喊住。

    “何事?”

    显然之前的暗中争斗失败,让名号剑魔的老者十分不爽,语气也很是僵硬。

    傲天还以为林沙想要找茬,脸色难看想要张口劝解。而独孤鸣则站在一旁,满脸微笑一副看好戏的摸样。此行说是以他为主,可是林沙当面,他又哪有胆子做那为主之人?

    “不用担心,我只想说几句话罢了!”

    淡淡扫了眼,眼神清亮平静之极,好似一道幽深古潭,看得傲天心头一寒不由自主闭上了嘴巴,想听听林沙到底想要说什么。

    至于剑魔,称号有一个魔字,自然不是那等安分守己的角色,老脸上满是桀骜和挑衅,看向林沙的目光中很是不善。

    “告诉你,以前我也遇到过一位叫做剑魔的使剑高手遗迹!”

    林沙呵呵,没有理会射到身上那一双双复杂眼神,只轻笑着冲一脸惊诧的剑魔淡然开口:“那位剑魔名唤独孤求败!”

    “什么,竟然有跟老子一个名号的家伙,真是不知死活!”

    剑魔老头反应过来,顿时暴跳如雷唾沫星子横飞,一双眯缝小眼瞪得溜圆,挥舞这干瘦的鸡爪子怒道:“告诉我他人在哪,我这就去收拾了这家伙!”

    呵!

    林沙只淡淡一笑,眼皮子都懒得多抬一下,反倒是一旁的独孤鸣和傲天,听出了一些味道。

    “林少侠,这厮好大的口气啊,竟然自命‘求败’?”

    独孤鸣脸色十分精彩,尽管林沙口中那位剑魔跟他同姓,可就冲那鸟名字的牛气劲儿,他心中就一百个不服。

    “呵呵,林少侠一定是在开外笑,对不对?”

    傲天皮笑肉不笑,一边安抚暴跳如雷的自家师傅,一边不阴不阳说道。

    “余纵横江湖三十馀载,杀尽仇寇奸人,败尽英雄豪杰,天下更无抗手,无可奈何,惟隐居深谷,以雕为友。呜呼,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br />
    林沙脸色不变,语气平淡吐出这么一句牛气烘烘的话来,回望了目瞪口呆的几人,轻笑道:“怎么样,这位剑魔的实力,还入不入得了诸位的法眼?”

    独孤鸣和傲天一阵面面相觑,心中却是掀起惊涛骇浪,没想到人世间还有如此牛气的角色,那这说话的语气就知道是位绝顶高手,只是怎么以前从未听说过?

    “哇呜,都是吹牛的都是吹牛的,我不信我不信??!”

    而剑魔老头,则是脸色变幻不定好一阵,突然大叫出声,身形如风瞬间消失在众人眼前,远远的还传来了他的大呼小叫声。

    待傲天满脸尴尬离开,独孤鸣便一脸好奇问道:“林少侠,这世上真有独孤求败这样的高手么?”

    “以前自然是有的,不然就他把名字改成求败二字,就绝对在江湖上混不下去!”淡淡瞥了一脸向往的独孤鸣一眼,林沙忍不住嗤笑道:“你小子就不要指望了,估计你小子今生都不可能达到这种程度!”

    “我只不过是对前辈景仰而已,用不着这么狠吧?”

    独孤鸣老脸一红,梗着脖子嚷嚷道:“怎么说,这位剑魔前辈都跟我是同姓,遥想一下前辈的风采不成么?”

    林沙之轻轻一笑也不多话,独孤鸣这小子还是缺乏敲打啊。

    之后几日,拜剑山庄少庄主傲天,不时前来找独孤鸣吃酒玩乐,对林沙的态度则是淡淡的,一副不想亲近也并不排斥的摸样。

    林沙对此不以为意,他又不是金元宝人人都爱。没了傲天这位东主的叨扰,他反倒轻松自在了许多,时常一个人跑出去见识拜剑山庄的不同风景。

    拜剑山庄,就是这个时代的巨型钢铁以及武器为一体的集团大公司,整个山庄的布置和风景都别具一格,处处都体现了剑匠世家的不凡。

    让他感觉好笑的是,那位绰号剑魔的老头,好象盯上他了一般,每每都有被监视的不爽感觉,那厮的气息都独特好认得很,要不是这老头没有做什么出格举动,林沙肯定不介意教他学会怎么做人。

    而随着‘祭?!蟮涞氖比樟俳?,拜剑山庄也逐渐热闹起来。

    一位位成名江湖的大豪赶至,几乎一天一场热闹酒宴,独孤鸣这小子倒是兴致勃勃,几乎没一场接风宴席都不错过,每次回来都眉飞色舞跟林沙吹嘘宴席的热闹,最后总要感叹一声可惜林沙没有去云云。

    林沙自是不以为意,他又不想称霸江湖,也没有争霸天下的想法,要认识那么多江湖大豪做什么?

    他更不认为,这些实力挫得很的所谓江湖大豪,能帮到他的忙。

    林沙将会以后遇到的高手,起码都是绝无神那一级的,普通的江湖大豪根本连插话的资格都没有,他才懒得多做理会。

    “天下会飞云堂前堂主,步惊云到!”

    这日,林沙正带着独孤鸣在拜剑山庄各处溜达,门口方向突然传来迎宾一声响亮大喝,顿时引起了他的关注和兴趣。

    绝世好剑,步惊云!

    山庄大门口,山庄少主傲天,依旧满脸堆笑,在剑魔的陪伴下,很是客气的将步惊云迎了进来。

    “步惊云!”

    坐在大门通往山庄内部的小亭子里,林沙目光悠然盯住了一脸戾气的步惊云,轻笑着挥手道:“你不是被绝无神那倭人掳去了么,怎么脱的身?”

    步惊云满脸冷厉,就像一块万载寒冰一般,停脚顿步一双锐目扫向林沙,瞳孔微不可查的缩了缩,冷声道:“这是我的事情,用不着阁下多管闲事!”

    “不哭死神就是不哭死神,说话一如既往的让人喜欢不起来??!”

    林沙微微一笑,目光放在步惊云身边,那位满脸好奇四下打量,浑身上下透着一股热情劲的漂亮姑娘身上,浅浅一笑问道:“姑娘怎么称呼,怎么跟步惊云这陀大冰块走到一起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