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圣挂了!

    当林沙急匆匆赶到无双城时,得到的就是这么一个惊人消息。

    “怎么回事?”

    林沙扫了眼神色惊慌的独孤一方,没好气问道。

    这厮也真狡猾,在信中含含糊糊说得好像泥菩萨和孙女有麻烦一般,林沙这才急忙辞别了雄霸赶了过来。

    独孤一方哭笑连连,急忙道歉说有大事发生,信中不好交代只得如此云云。

    狠狠瞪了这厮一眼,林沙懒得多说直接相问到底怎么回事?

    独孤一方神色晦暗,满脸无奈将情况一一述说清楚。

    林沙脸色表情很是精彩,没想到剑圣逃过雄霸那一劫,终究还是死在了与超级强者的对决中。

    这一次,剑圣挑选的对手是绝无神。

    也不知道,剑圣是如何找到绝无神的。按独孤一方的说法就是,剑圣找到绝无神后便展开对决。

    和原著一样,剑圣身体生机已绝,临死之前使出了惊天动地的剑二十三。

    绝无神依旧不是对手,被剑圣以剑意战体重创,可惜剑圣终究没能完成最后一步,让绝无神逃过一劫。

    等到独孤一方得闻消息,急匆匆赶过去的时候,剑圣的尸体早已僵硬死去多时。

    这一下,独孤一方慌了神。

    剑圣,可是无双城的最强威慑手段之一,此时突然就没了,尽管他手中还有无双阴阳剑这样的最后手段,可无双城的损失依旧巨大。

    林沙听完后,好一阵无语。

    没想到弄来弄去,剑圣依旧把自己给弄进了地府。

    不过,按照原著此时的情况来说,剑圣生机早已断绝,就算没有这趟子事儿,估计也活了不多长时间。

    除了叫独孤一方节哀顺便,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绝无神的情况如何了,无双城的好手赶到时有没有发现他们的行踪?”

    剑圣的事情实在不好述说,林沙只好转移了话题问道。

    “我带人过去的时候,正好抓住了无绝神宫撤离人手的尾巴!”

    独孤一方杀气腾腾道:“那帮家伙被我杀了个片甲不留,根据从这帮家伙口中得到的口供,可以肯定绝无神在剑二十三的冲击下身受重创!”

    说着,满眼古怪扫了林沙一眼。

    “怎么了,有什么事不能说么?”

    林沙眉头一皱,没好气问道。

    “倒也不是不能说!”

    独孤一方脸色越发古怪,解释道:“根据那些家伙的口供,好象绝无神从天下会回去后,就受了伤一直都在据点修养!”

    绝无神大闹天下会的事情,此时已经轰传天下。

    林沙能够一举成名天下知,绝无神的功劳也不在小。这厮的实力实在厉害得紧,一出手便是震惊北地群雄,就连号称绝顶高手的雄霸都吃了大亏。

    同时,从南方沿海一带,也传来不少关于无绝神宫的消息。

    绝无神可是倭国绝顶高手,这在南方沿海一代的武林,并不算什么隐秘消息,只要稍微打探一下就清楚了。

    这厮的实力,比之倭国天皇都不遑多让,这就让人感觉有些惊心了。

    如此强悍实力,能够横扫天下会和北地武林算不得什么。从另一个方向,侧面证明了林沙实力的不凡。

    独孤一方作为能和雄霸较劲的无双城城主,自然对这些消息并不陌生。

    以他的实力,甚至连天下会发生的一举一动都十分清楚,当日绝无神的强悍表现,更是听在耳里惊在心里。

    如此强悍实力,要是绝无神打无双城主意的话,估计除了使用‘倾城之恋’这样同归于尽的大招之外,无双城根本就没有其它办法应对。

    独孤一方心中还有担忧,以绝无神的强悍实力,要是摸清了无双城的具体实力后,估计就连给他施展‘倾城之恋’的机会都不会有。

    剑圣的突然去世虽然是无双城的绝对灾难,却也从侧面间接证明了绝无神的可怕。这也是他不惜使些小手段,硬是把林沙从天下会请到无双城坐镇的缘故,他此时心中担忧害怕之极啊。

    而林沙的实力,也再一次刷新了独孤一方的认识。

    绝无神都被他打得吐血败逃,甚至还受了伤不得不窝在据点修养?

    如此实力,当真可敬可畏!

    ……

    “理应如此!”

    听闻绝无神从天下会离开后,一直窝在据点修养调理,林沙轻轻一笑一脸的理所当然,冷笑道:“挨了我十几记重拳,他要是还能活蹦乱跳出来撒欢,当日败逃的就不该是他,而是我了!”

    “少侠果然厉害!”

    独孤一方真心实意举起大拇指,满脸钦佩赞叹道。

    “没什么,让这厮逃了,此战就算不得胜利!”

    林沙摆了摆手,一脸的不以为然,话锋一转好奇问道:“对了,绝无神这厮跑哪去了,你知道吧?”

    这家伙在剑圣的剑意战体轰击下受了重伤,正好是痛打落水狗的大好良机,林沙正巴不得能一举将这厮干翻送下地狱。

    独孤一方神色一动,显然也跟林沙想到一块去了,不过转眼间便满脸苦笑道:“听俘虏的口供,这家伙受了重伤见势不妙,当机立断带着一票心腹直接返回了倭国!”

    说着,摇了摇头露出一副失望遗憾的表情。

    “嘿,这家伙溜得倒是利索!”

    林沙闻言先是一愣,而后满脸无奈摇了摇头。

    绝无神都逃回自家老巢,林沙可没按闲情逸致,跑去倭国追杀这厮。反正只要这家伙野心不死,迟早有一日还会回到中原的。

    到时候,逮着机会再好好料理不迟。

    由此,绝无神的事情暂时放到一边,林沙便干脆坐镇无双城,哪都没去让独孤一方和独孤鸣父子安心。

    ……

    这日天高气爽,林沙没事在无双城漫无目的随意溜达,感受感受无双城鼎沸的喧嚣热闹,体味普通人的喜怒哀乐。

    实力到了他这种程度,一味苦修不能说一点效果没有,但是比之正常修炼的效果也就强那么一丝半点而已。

    真正关键的还是突然的领悟,这才是实力突飞猛进的关键。

    所以,林沙一有空闲,便会主动出来溜达溜达,感悟不一样的人生,体会大自然的神奇奥妙。

    让他苦恼的是,识海中的紫色光影沙盘,一点都没有想要改正过来的意思,依旧还是大唐世界的摸样。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光影沙盘不能及时修正过来,他直觉自身的精神力,就无法与风云世界的天地之力达到沟通了解,从而为进军更高一层境界奠定基础。

    两年时间,他踏遍了整个神州,对神州的山山水水,都有了深刻的认识。

    同时,风云世界与大唐世界神州环境的不同之处,也同样在他脑海中自有标记,可惜却是不知道如何修正过来。

    当然,他也承认,风云世界与大唐世界有诸多不同之处。

    最大的不同,除了天地灵气的浓郁程度,以及山川河流的不小差异之外,就是风云世界多了许多让人难以理解的秘境。

    最出名的秘境,就是被无数强者光临过的凌云窟。

    在游历天下期间,他还发现了其它一些大小不等的秘境。

    秘境的环境十分极端,要么冰冷彻骨要么热滚袭人,甚至在冰天雪地突然出现一处温暖如春的所在,总之奇妙得紧林沙也从中得了一些好处。

    ……

    “少侠少侠,城主有请!”

    正逛的兴致勃勃之际,突然被无双城标准制度打扮的男子拦住去路,一脸恭敬说道。

    “哦,独孤一方有事?”

    眉头轻轻一挑,林沙没有急着移步,而是好奇反问出声。

    “这个,小子不清楚!”

    传信男子一脸尴尬,心中却对林沙敬佩之极。如漫不经心直呼城主名号,单单就这一点林沙的地位便可见一斑。

    “那好,我跟你一起回去!”

    轻轻一笑,林沙也没有为难人的意思,摇了摇头一脸轻笑,转身便朝城主府方向走去。

    “林少侠,刚刚我得到拜剑山庄的请贴!”

    刚刚回到城主府,独孤一方便邀他至书房议事,刚刚落座便拿出一张精致请贴。

    “拜剑山庄?”

    林沙眉头一皱,接过独孤一方递来的烫金精致请贴,随手翻开看了看,脸上露出古怪笑意:“绝世好剑?”

    “没错!”

    独孤一方满脸热切道:“这可是拜剑山庄,锻造了足足百年的神兵!”

    随手将请贴往桌子上一扔,林沙脸上的表情依旧没变,神色颇为古怪问道:“怎么,城主对绝世好剑有兴趣?”

    “要说没兴趣,估计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独孤一方大方回答:“不过鉴于绝无神刚刚离开中原,还不知道它私底下藏了多少哪手,我却是不能轻易离开无双城的!”

    “别指望我会提无双城卖命,我对什么绝世好剑没兴趣!”

    林沙淡淡一笑,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什么神兵利器都是外物,重要的还是自身啊。

    “没让少侠替我无双城出力,只是我想让鸣儿去见见是世面,希望少侠能帮着照顾一二!”

    独孤一方满脸尴尬,说着起身深深向林沙拱手施礼。

    “哦,是这样??!”

    林沙心思一动,点了点头沉吟片刻,在独孤一方忐忑期待的目光中,缓缓点了点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