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身骨节一阵劈啪炸响……

    高大魁梧好似巨灵神般的雄壮身躯,犹如泄了气的气球般迅速干瘪缩小下去,慢慢恢复到了他的正常体型。

    这些还不算什么,更让人惊奇的是,林沙的身体表面,竟然缓缓流出丝丝几乎肉眼看不见的淡黑黏液。

    以林沙的强悍嗅觉,闻到了身上散发一股淡淡难闻恶臭。

    呵,没想到跟绝无神一番肉搏大战,竟然还达到了洗经伐髓的功效,真是让他意外啊。

    一屁股坐到静室的蒲团上,林沙仔细感应身体变化,脸上露出淡淡轻笑。

    别看他一副风轻云淡,好似没有出现任何状况的摸样,其实他此时体内得气血流速,依旧没能恢复正常。

    与绝无神一战,可以说是他历经几个世界以来,除了当初在笑傲世界突破化劲之时,和东方姑娘战得酣畅淋漓之外,打得最热血澎湃的一次。

    原因无它,绝无神跟他都是走的身体力量流,依靠纯粹的身体力量狂殴,这种拳拳到肉的爽快之感,不是内功手段能够比拟得了。

    尽管他依靠英雄剑,瞬间便能发出巨型剑气,威力强悍声势惊天动地,一剑下去小山都能劈成两半,更不要说区区**凡胎了。

    当然,在战斗中有过亲身体验,他知道绝无神的金刚不灭体,对内功手段的防御力之强悍,简直已经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他全力一剑下去,肯定能重创了这厮,可是在这期间输送海量功力之时,所需要的时间就很致命了。

    高手过招,往往取决于不起眼的一瞬间,哪能给他时间慢满蓄力全力爆发?

    寻常六成功力以下的英雄剑威力,对于旁的绝顶高手依然拥有致命伤害,可对好似顶了一身坚硬龟甲的绝无神而言,影响不能说没有但绝对谈不上伤筋动骨。

    这样恐怖的防御力,真真让他开了眼界。

    同时反衬自身铁布衫神功,在防御硬力打击的时候效果惊人,不然也不会连续挨了绝无神不少重击,依旧安然无恙只是体内气血以及脏腑激荡不停,这就是最好的例证。

    不过他发现,铁布衫神功,在防御真气攻击方面有所欠缺,跟纯粹的力量防御效果没法比。

    所幸绝无神没有他这般细致如微的感知能力,察觉不到林沙在应对强悍的真气攻击手段时的细微反应,不然这厮要是抓住机会穷追猛打,也够他头疼一阵的了,哪还会胜得如此轻松自在?

    “果然,只有在激烈的战斗中,才能发现自身不足和缺陷??!”

    脸上挂着淡淡微笑,既然被他发现了神功上的缺陷,以后的路便好走许多。

    以林沙的丰富见识和阅历,想要弥补铁布衫神功上的不足,虽然并不是简单的事情,却也不会难到琢磨研究长生诀那般摸不着头脑的程度。

    身体状态良好,受到剧烈震荡波及的脏腑也没啥问题,反倒隐隐感觉更有活力好似还提升了一丢丢。

    放心的闭上双眼,脑中一片空明不过几个呼吸功夫,便已进入浅度的入定状态。

    体内沸腾激荡的气血,也慢慢恢复了平静变得正常。

    一呼一吸间,好似一股小小旋风在屋里流转,而且随着时间流逝,呼呼的风声越来越大,到了后面都有一种震耳欲聋的感觉。

    而在林沙体内,五脏六腑一收一缩,竟是跟外头呼啸风声隐隐相合,好似在呼应外头的猛烈风声一般。

    粘稠好似水银般的气血在经脉中缓缓流敞,若隐若无间好象发生了什么,仔细感应却又无任何发现。

    而当气血流经震荡不已的五脏六腑时,竟生出丝丝几乎难以察觉的点点淡黑,如果不是林沙以精神意念内视,还真发觉不了这样的细微变化。

    待到粘稠的气血扩散至全身后,那些淡黑污点被排斥出来,捅咕毛细血管排出体外。

    呵,就这就是洗经伐髓的真相么?

    ……

    不提林沙于天下楼的静室闭关,天下会偌大的广场上此时已乱作一团。

    北地大派高层,一个个拖着活重伤或轻伤,总之没一个身上不带伤的残破身体,找到主持收尾大局的雄霸讨个说法。

    同为受害者,见到这些家伙如此凄惨摸样,雄霸没有发火,而是很严肃的将事情经过讲述一遍。

    其实说起来也没什么,无绝神宫的好手,不知怎么偷偷上了天下会总部所在天山,突然出手制住了他的唯一女儿幽若。

    这一点,大家之前都看到了,倒也没啥好说的。

    之后,无绝神宫以幽若为人质,先是威逼他投奔无绝神宫,

    这怎么可能,雄霸作为当世枭雄,因为争霸江湖之事,跟亲身儿子都闹翻了视同陌路,又怎么可能因为女儿的缘故投奔倭国势力?

    见雄霸不吃这一套,无绝神宫态度一转改变了策略,要雄霸配合他做一件事,如果做成了便立马放了幽若。

    在无绝神宫的代表绝心,信誓旦旦保证不会让雄霸为难之后,雄霸便跟无绝神宫达成了默契。

    现在大家也都知道了,无绝神宫的要求十分简单,就是要雄霸以北地盟主之尊,招呼北地大派高层前来议事。

    只是谁都没能料到,无绝神宫的家伙竟然如此疯狂,在北地大派一干高层的面前招揽不成,竟然想以埋好的炸药将北地江湖的几乎近半精华全部留在天下会总部天山。

    雄霸只是稍一解说,在场北地大派高层也不是傻子,仔细一琢磨还真就是那么回事,除了大骂无绝神宫混蛋之外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根本就没法也没那胆子找雄霸的晦气。

    别看雄霸在绝无神跟前,被几招打得大败吐血,可依旧是北地武林当之无愧的第一高手兼领袖。

    干不过绝无神这样的狠人,收拾他们却是绰绰有余。

    更别说,还有一位实力惊人,看不出跟天下会关系深浅的‘剑中雄’林沙,以其表现出来的惊骇实力,不要说凭他们,就是把身后门派的势力全部亮出来,估计都不够那位一人杀的。

    这帮北地大派高层都是老油条,既然发觉事情不是雄霸的错,立刻转移的话风拐弯抹角打探林沙的底细。

    没法,‘剑中雄’林沙新近崛起于江湖,名头窜得很快却很是神秘。

    基本没人知晓他的过去经历,以前可能还会不怎么在意,可现在不在意都不可能了。

    无绝神宫明显表现出了对中原神州的觊觎,而且绝无神以及无绝神宫的势力和武力,他们也都见识过了。

    以后肯定会再次上门,他们郁闷发现门派的实力还是太差,就是天下会雄帮主也没辙,说不定最后还得依靠‘剑中雄’林沙搭一把手。

    这时候,要是提前能和林沙拉好关系的话,以后请人帮忙的时候也不会显得太过突兀和尴尬不是。

    雄霸只是但笑不语,他自己都没跟林沙搭上关系呢,怎么可能将机会白白拱手让人。同时他也不失时机,提出进一步加强与北地大派之间的联系,共同应对来自倭国的强敌无绝神宫。

    三天时间晃眼而过,天下会总部已经恢复了正常。

    各地分舵人马纷纷撤离,同时北地各派高层,也不情不愿带着死伤惨重的弟子门人郁闷离开。

    除了天下楼前的巨大广场,坚硬的青石地面有小半被毁,时间太短还来不及修复,可以看出当日的战斗有多么激烈,整个天下会恢复了往日的正常。

    只是,谁都知晓这不过是表面平静而已,只要无绝神宫的势力一日没有被赶出中原神州,他们的?;鸵蝗彰挥薪獬?。

    一股淡淡的阴霾,笼罩在整个天下会总部,让天下会上至帮主雄霸,下至普通的精干打手,无不心中沉甸甸的憋闷万分。

    而随着天下会各分舵好手返回各地分舵,以及北地大派高层带着弟子门人回归,‘雄中?!稚持沟缀浯煜?。

    林沙之前在江湖上,只是小有薄名。

    盖因他游走四方,根本就不会在一地停留太长时间,那些受过他恩惠,以及见识过他超绝实力的江湖中人,想要替他扬名结果发现正主竟然不在了。

    也是因此,林沙在江湖上名头虽然传得响亮,也就被划分到青年高手一档,最多就是跟风云,秦霜,以及独孤鸣齐名,甚至名头还不如他们三。

    可是这一次情况不同,林沙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跟来自倭国的超级高手绝无神大打出手,甚至还将他打得吐血败逃。

    而绝无神,却是连天下会帮主雄霸,都不是其十招之敌的强悍存在。

    其被林沙打得吐血,依旧轻松俘获了成名天下已久的青年高手步惊云,可见其实力有多强悍。

    而林沙,却是能以硬碰硬将绝无神打得吐血败逃!

    那实力得有多么强悍,起码可以确定比成名天下多年,公认的绝顶高手雄霸还要强上数分,真是让人感觉不可思议。

    同时林沙和绝无神的激烈肉搏大战,也被一干亲眼目睹的江湖好手,绘声绘色的传扬了出去。

    顿时,林沙之名轰传天下,所谓一举成名天下知,不外如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