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烈的对战还在继续……

    “你这身龟甲,很像少林秃驴们的看家本领金钟罩??!”

    林沙不得不惊叹绝无神的防御力之强,连续挨了他几记重拳,竟然除了嘴角溢出一丝血迹之外,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实力发挥。

    “什么金钟罩,这是我独门所创的金刚不灭体!”

    凌空一拳,再一次跟林沙来了个火星撞地球,魁梧的身躯向后连倒退,又在坚硬的地上制造了几个大麻子,绝无神脸上却是闪过一丝不自然,怒喝出声:“你小子的武功才是乌龟壳!”

    “乌龟你马!”

    林沙此时正是热血冲顶,心中战意熊熊之时,腰身一弯身子迅若猎豹,闪电般跃至绝无神跟前,兜头就是一拳轰下,被绝无神伸手拦住,街着巨大的范震之力狠狠一记窝心脚踹了过去。

    侧身一让,绝无神避过了林沙迅疾如风的窝心脚,大腿外侧的肌肤还是被擦了一下,顿时火辣辣的疼整条大腿都不利索了。

    “你有坚硬的乌龟壳又如何,老子依旧要直接把它敲开!”

    嘿嘿一笑揉身疾进,一顿雨点般铁拳落下,绝无神急忙挥舞双手上下遮挡,砰砰砰的拳拳重击声不绝,好似闷鼓响起听得外围各方好手无不心惊胆战。

    只一瞬间,大部分拳雨攻击就被挡下。

    林沙眼中赤红光芒大盛,浑身筋骨肌肉一阵席位蠕动咔嚓响声不绝,他的身形硬生生膨胀高大一圈,轰出的铁拳速度又不知不觉加快几分。

    砰砰砰!

    绝无神措不及防,脸上,胸膛还有小腹连挨了三记,那种钻心的疼痛就是以他的坚韧性格,都忍不住腰身弯躬额头冷汗淋漓。

    不过在此之前,他也给林沙胸膛和肩窝送了几份大礼,同样也是劲道十足的铁拳,轰得林沙好一阵呲牙裂嘴高大威猛的身子,竟不右自主连连后退,喉咙一甜再也硬撑不住嘴角溢出一丝血迹。

    “不够不够啊,绝无神你这样的攻击力度还不够??!”

    跟本就懒得擦拭,任由嘴角溢出的血迹验证自己的受伤,林沙脸上神情越发癫狂,浑身好象被一股滚烫气浪笼罩,散发惊人热量以及杀气。

    体内的气血已经彻底沸腾,以前所未有的告诉在经脉之中翻滚咆哮,脏腑连连颤抖跳动,心脏更是如惊鼓狂擂,给体内疯狂流动的气血提供强大动力。

    兴奋兴奋,除了兴奋还是兴奋。

    双眼一片赤红,绝无神高大魁梧的身躯,印入林沙眼中就只是一个有些模糊的血色身影。

    脑子一片空白,胸膛热血沸腾,赤落着的上身青筋密布惊人可怖,浑身上下充满了使不完的力气,好似一拳可轰开头顶苍天,一脚可蹬裂身下大地战意熊熊须发根根倒竖气势惊人之极。

    一脚前踏,身影如风疾进,让过绝无神势大力沉石破天惊的一拳,饱受重击阵阵刺痛不绝的右肩,狠狠顶在绝无神的胸口之上。

    贴身靠!

    砰!

    下一刻,绝无神好似被高速疾驰的马车撞中,高大魁梧的身躯犹如一颗炮弹,连反应都来不及做出便倒飞了出去。

    身在半空,绝无神满脸痛苦扭曲狰狞,胸膛脏腑好似翻江倒海各种难受涌上心头,再也控制不住哇的一下喷出大口鲜血。

    疯子疯子,两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这是看到林沙和绝无神的疯狂战斗过程后,在场所有人心中唯一的想法。

    畏惧,惊惧,恐惧,反正心中各种情绪繁杂,好似洪水漫堤浩浩荡荡一发不可收拾,全都被负面情绪淹没。

    从来都没有想过,两个人的战斗竟然可以火暴到这种程度。

    简直就是金刚附体战神临凡,强悍得外人都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尤其那一身防御力惊人之极,一金一铜散发金属光泽让所有人大开了一回眼界。

    外功,竟也可以修炼到这种程度!

    两个疯子每一拳都带着石破天惊之势,那凄厉响亮的拳爆,还有给人以重大精神威压的拳势,只是看一眼便觉心头被压了一块沉甸甸的巨石,几乎难以喘息甚至连体内的血液,都受惊一般暂缓流动。

    疯了疯了,真是疯了!

    就是以步惊云和高傲和聂风的实力,都下意识的绕着两人的战斗圈子不敢靠近,其余人等更是差点惊得魂飞魄散,更是不敢轻涉雷池半步。

    要说中原江湖中人是震惊的话,那绝无神宫的好手就是骇然色变了。

    他们眼中,被奉若申明的绝无神,竟然和那叫‘剑中雄’的青年战成平手,甚至在对轰中还处于下风!

    真是不可思议,绝无神宫的好手似乎心中的信念都崩塌了般,一个个被惊得手脚发软目瞪口呆,一时竟对此次中原之行的最终结果迟疑起来。

    说白了,绝无神就是绝无神宫的精神领袖和精神支柱,一旦精神支柱倒塌了他们也就失去了继续与中原豪杰再战下去的勇气。

    中原神州果然人杰地灵,高手层出不穷让绝无神宫一干好手,只有仰望的份儿。

    不管是惊叹和是惊骇,中原群雄和绝无神宫的好手,却是没有一个赶于上前涉险的。

    没见以他们战斗所在为圆心,方圆十丈之内的坚硬青石地面,都变成了一堆大小不一的碎石粉末,周围地面更是出现大小不一的深浅坑洞么?

    这情景,简直比龙卷风过境,都要来得惊心动魄丧心病狂。

    而此时,绝无神更是被林沙一记奇招,用肩膀生生轰飞了出去,竟然还吐了一口鲜血!

    中原群雄个个精神振奋,而绝无神宫好手则是如丧考妣,一个个脸若死灰脸色难看,精神恍惚茫然失措不明所以。

    “步惊云,跟我走吧!”

    绝无神倒飞出去的方向,正好是步惊云所立位置,这厮凌空翻身一拳轰出,步惊云还来不及反应便被一拳轰中肩头,顿时整条胳膊都失去了知觉身子更是旋转着倒飞了出去。

    “哈哈哈,‘剑中雄’林沙,今日打得痛快,它日咱们再战一??!”

    绝无神哈哈狂笑,身影若风一把扣住翻身倒地的步惊云,回头深深望了林沙一眼,另一只空着的手狠擦了把嘴角血迹,而后大喝出声:“无神宫的弟兄们听好了,咱们走!”

    说着,脚尖轻一点地,身形快若闪电向天下会高高的山门飞驰而去。

    绝无神宫的一干好手,包括被聂风牢牢压制狼狈不堪的绝心,听命后二话不说震退眼前之敌,井然有序跟在绝无神身后如潮水般向山门奔去。

    “想走,哪那么简单??!”

    林沙眼睛一眯,没想到绝无神这厮如此果断,竟然转身就走丝毫也不拖泥带水,更没有想象中的恼羞成怒反击而回。

    想要追击之时,这厮已经走得远的来不及追击。

    他嘿嘿一声冷笑,伸指轻轻一点一道金色剑气呼啸而飞。

    “嘿嘿,‘剑中雄’想以内功手段偷袭么,你也太小瞧我了??!”

    感受到了身后凌厉的剑气,还有尖锐之极的破空锐啸,绝无神嘴角露出一丝讥笑,头也不回身上金色光芒不散,硬生生挨了林沙的凌厉剑气,本就快若疾风的身躯,更是加快了速度如风一般急掠而过,不过眨眼功夫便消失在天下会高大雄伟的石门之中。

    等林沙缓步走到天下会蔓延而下的漫长石阶之前,眯眼探望哪里还有绝无神这鸟厮的身影?

    “云师兄!”

    一干天下会门人,以及北地大派弟子这一次损失惨重,只能眼睁睁看着绝无神宫一干人等如潮水般离去,只有聂风发出一声关心之极的惊呼,身如迅风瞬间消失在众人眼前,风中之神的美誉名不虚传。

    回头看了一眼目瞪口呆面面相觑的中原群雄,林沙二话不说身子一晃,下一刻同样也消失在众人眼前。

    不同的是,他并没有直接从天下会离开,反而飞到了天下楼的后院,跟匆匆处理了手头杂务,急急赶来的雄霸细谈一番。

    林沙的意思很简单,天下会作为整个江湖最大的帮派,绝对不能自乱阵脚,否则倒霉的还是数以千万计的百姓。

    雄霸虽然气愤绝无神的龌龊手段,对林沙的说辞不以为然,不过还是听取了林沙的建议,强行忍了这口恶气,等以后腾出手有了机会,再慢慢料理绝无神只混蛋不迟。

    林沙让雄霸安排了一处秘密练功房,交代没有他的吩咐,任何人都不许擅自闯入,否则被误伤了他概不负责。

    雄霸很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林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此肷砭曜愕拿?,不像是刚才的战斗中受了伤啊。

    不过他还是不敢怠慢,急忙将林沙带至一间专供他平日修炼的静室,而后很有眼色的主动离开。

    看着缓缓关上的静室房门,林沙微微一笑没有多说什么,也不担心雄霸这厮会动什么手脚,

    如果在两年前,林沙如此托大的话,说不得雄霸会使出些特别手段,直接让林沙从这个世界上小时,可是选转时移事易,出了绝无神这档子事,该他几个胆子也不敢在这时候撩拨林沙的火气。

    噼里啪啦!

    感应到周围十丈之内无人窥视,突然放下心中的警惕,林沙的身体发生一阵惊人变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