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雄霸你,还有帮手不成?”

    那道魁梧身影威风凛凛,语气中满是嘲讽讥笑。

    说着,身形一转朝雄霸跌落方向迅猛追去,满脸狰狞大喝出声:“雄霸要么投降要么死,你选一个吧!”

    话音刚落,他已冲至雄霸身前,一只霸道十足的铁拳猛然轰出。

    雄霸眼中闪过满满的绝望,此时他体内真气紊乱根本就没丝毫反抗之力。

    “爹爹!”

    身体虚弱的幽若眼见雄霸有危险,顿时惊得魂飞魄散尖叫出声。

    砰!

    那道嚣张身影的铁拳,在半路被一只大掌硬生生接住。

    “这怎么可能?”

    那厮脸上露出满满的不可置信,眼神之中满是骇然之色。

    “你就是绝无神?”

    看着眼前这位长得异常高大魁梧,和寻常矮小倭人完全不同的霸气家伙,心道果然基因变异在哪都存在。

    说话的同时,体内激荡的气血迅速平缓,身形不动从肩膀到胳膊,再到小臂一阵清脆骨节移动咔嚓声响起,筋肉也在瞬间做高速颤动,一层劲道前推瞬间凝聚于掌心,就在话音刚落刹那如火山喷发汹涌而出。

    轰??!

    绝无神正想答话,却突然感觉拳上传来一股如洪涛汹涌般的磅礴劲力,根本就来不及做出反应,魁梧高大的身躯便如沙袋般,被一股强悍劲道直接轰飞了出去。

    “雄帮主还愣着干什么,带你女儿找个安全地方待着!”

    作用力都是相反的,一掌将绝无神轰飞,林沙自己也不好受,体内气血又是一阵激荡,回头见雄霸一脸呆滞不可思议,顿时心头火气怒吼出声。

    雄霸脸色难看,什么话都没说转身便飞射而走,一把带着宝贝女儿迅速消失在混乱的人群中。

    此时的天下会广场,只能用‘混乱’二字形容。

    无论是天下会弟子,还是北地各派弟子门人,都被突然的变故弄懵了。

    待见北地大派高层,被绝心一拳教会做人,一阵风中凌乱。

    步惊云和聂风的突然出现,让场面更显混乱。

    而突然冒出的黑衣倭国武士,还有点燃引线的动作,以及步惊云那一嗓子‘有炸药’彻底给惊呆了。

    要不是天下会各分舵舵主,以及北地大派有分量的掌事者,即使弹压不稳有秩序迅速撤离的话,还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

    可接下来的事情更让他们吃惊,不知哪跑出来的陌生高手,竟然在一招之内连续干翻了响誉江湖多年的步惊云和聂风,就连堂堂天下会帮主雄霸,也不是其数合之敌。

    这世界怎么了?

    绝顶高手层出不穷,就像野草一般出了一茬又一茬?

    之后更让他们无语的事情发生了,新近成名的江湖小辈‘剑中雄’竟然也跑来凑了个热闹,还跟那位神秘战了个旗鼓相当,真是不可思议。

    而林沙那一嗓子,也让一干北地江湖好汉汗颜,原来那神秘绝顶高手就是绝无神啊,果然厉害难怪那么嚣张。

    “干翻那帮倭国武士,让他们瞧瞧咱们中原武林豪杰的厉害!”

    “对,干翻他们,老子心中早就憋了一口闷气了!”

    “杀啊,厉害的咱们对付不了,这般喽罗难道还拿不下来么?”

    “……”

    顺利逃离广场这个危险地方,乱烘烘的也不知道谁吆喝一嗓子,顿时群起呼应声势不小。

    有那急性子的北地江湖豪杰,手中大刀一扬不管不顾杀了出去。

    其余人等一见,生怕被江湖同道认为胆小怕事,同样吆喝着使出看家本领,瞬间便与一干倭国黑衣武士战之一处。

    其中,尤以天下会各分舵好手表现得最为抢眼。

    没办法啊,天山可是天下会的老巢,一票倭国武士竟然杀上了天山,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抄起家伙干翻他们。

    而雄帮主女儿被劫持,雄霸不得不服软配合的事情,也不知道怎么就迅速传开了,顿时天下会好手个个气愤填膺恼怒不已,这般倭国武士实在太卑鄙了。

    “你们这帮不自量力的中原人,统统给我去死!”

    绝心双眼赤红杀意滔天,一双铁拳纵横驰骋手下难有十合之敌,不管是北地大派高层还是天下会分舵好手,遇上他鲜有不被击杀重创的存在。

    一路所过,简直所向披靡风光无限。

    “你的对手,是我!”

    就在绝心大发神威,一票中原江湖好手被杀得心惊胆战,几乎没有主动上前与绝心交手的存在时,突然一阵狂风呼啸而至,伴随聂风的怒喝铺天盖地的连绵腿影,瞬间便将意气风发的绝心彻底笼罩。

    而步惊云这厮,吃了聂风给的血菩提瞬间满血复活,没有理会周围的热烈厮杀,而是揪住雄霸的身影怒吼出声打算拼命了。

    “不知死活的东西!”

    雄霸一手拉着女儿幽若,脸色铁青随意一掌拍出,掌势雄浑好似浪潮奔涌,凶猛霸道只一击便将气势汹汹杀至的步惊云拍飞。

    就算雄霸刚才被绝无神一拳轰得吐血,也不是此时的步惊云可以力敌的存在,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依旧惊人。

    “嘿嘿,小子你彻底惹怒大爷啦!”

    绝无神揉着手腕从地上一跃而起,没有理会广场上闹哄哄打成一团的北地大派弟子和绝无神宫门人,一双阴冷厉目死死盯住林沙。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本事了!”

    林沙冷然开口,话音刚落脚掌抓地一弯一直,身形如弹簧绷直瞬息而至,拳如离弦利箭连环轰出。

    崩拳如箭!

    绝无神脸色阴冷依旧,眼神却是微微一缩不敢怠慢,他从林沙的拳势上,感到一股如利箭般的凛然威势。

    杀拳!

    毫不客气,浑身闪烁一阵耀眼金芒,他大踏步上前一拳轰出,没有丝毫避让之意,就是要以硬碰硬。

    轰??!

    两只铁拳凌空相击,雷霆轰鸣声中一圈圈气劲四下蔓延。

    林沙身子猛然一震,只觉拳头一阵剧痛,而后一股巨力汹涌传来,身子不由自主向后连连倒退,一脚下去坚硬的青石地面都会向下塌陷一个小坑。

    一连后退了五步,体内气血翻涌胸口像是压了块大石般,难受异常。

    抬眼望向对面的绝无神,顿时乐了。

    这厮也没好到哪去,一张威严大脸涨得通红,身子已经距离之前所处之地,足有六七步之遥,正一脸惊骇了望了过来。

    两对眼神隔空相望,空中激荡一股无形火花。

    两人都从对方的凶狠眼神中,看到了浓浓的杀机。

    刷!

    很有默契的,两人身如利箭冲天而起,如火星撞地球般狠狠撞在一起。

    轰轰轰……

    一拳接着一拳,没有暴风骤雨般的凌厉打击,只有一拳重似一拳,一拳沉过一拳的磅礴力量。

    每一拳互轰,两人都是身体剧震,好似被施了定身咒一般,而后连连后退在坚硬的青石地面上刻下一个个深刻烙印,给天下会以后的翻修工作制造麻烦。

    每一次对轰,体内气血都免不了一阵翻涌,胸口好似火烧般难受异常。

    你一拳来我一拳往,除了速度和杀伤力惊人之外,哪还有半分江湖好手的风范,简直就是街头混混一般打得简单粗暴之极。

    两人周围的空气像是沸腾一般,翻滚激荡啸声尖锐,外围更是狂风大作遮天蔽日,飞沙走石声势好不骇人。

    周围原本的几对战得不亦乐乎的倒霉蛋受到波及,轻的都是头破血流满身狼狈,鬼哭狼嚎连滚带爬跑路,重的直接被蕴含凌厉劲道的飞沙走石轰中还要,不是直接瘫痪等死,就是直接领了便当向阎王老子报道。

    有如此惨烈前车之鉴摆在这儿,附近正斗得欢实的各方好手,无论是天下会门人,还是北地大派弟子,又或者绝无神宫黑衣武士,都像是受惊的小兔子般远远避开,生怕受了波及倒了大霉。

    同时,所有人又被场中两人,既简单粗暴很有些搞笑摸样,又威力强猛令人不寒而栗的强悍杀伤力所震惊。

    你一拳我一拳,拳拳打肉不含丝毫水分,砰砰砰的闷响好似战鼓轰鸣,单是听着都觉得一阵心惊胆战。

    绝无神身上金色光芒连连闪烁,好似化身一个金人,防御力简直厉害得过分,身上衣裳早就被劲气波及破碎不堪,露出一身雄浑强健之极的壮实身躯。

    林沙也不遑多让,身上衣裳已经在劲爆之极的拳拳互轰中,化作块块碎片漫天飞舞消失不见,露出一身流畅之极的完美健壮身躯,肌肤更是泛着古铜色如钢似铁般坚硬又不失柔韧,一点都不比绝无神的防御力差多少。

    “哈哈,痛快痛快,没想到中原武林之中,也有阁下这等外功高手,实在令人意外??!”

    绝无神战意沸哈哈大笑,满脸猖狂眼神凌厉如刀,一拳狠狠在来不及做出反应的林沙肩头,满脸冷酷怒声高喝:“可就是如此,你今日也必定会死!”

    “去泥马的,还敢跟老子装大蒜!”

    林沙体内气血滚滚如长江大河,气血激荡双眼一片赤红,挨了绝无神一拳剧烈的疼痛不仅没让他战力丧失,反而心中疯狂之意肆意汹涌,眼中全是熊熊凶光,裂嘴露出两排整齐森森白牙,毫不客气一拳捣在绝无神的腹部,直接将这厮的猖狂大笑轰回了肚子里,高大身躯像只大虾般猛然躬身弯腰,受不住巨大力量轰击双脚竟飞离地面足足升上天空一尺有余。

    一记凌厉鞭腿,好似大斧般猛劈了出去,口中还不停大叫:“给老子去死吧……”(未完待续。)

    PS:  兄弟们,求个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