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天下会总部。

    偌大的广场,此时站得满满当当人是人影。

    天下会的会旗,各分舵的分舵号旗,还有北方各大门派的旗帜高高竖起,在山顶大风中猎猎作响好不壮观。

    由天下会帮主雄霸,北方大小武林势力高层联合的会盟,在轰隆隆的鼓点声中开始。

    雄霸一开场,就给了众多北地大派高层一个‘惊喜’,直接把第一个发言的机会,让给了身边的陌生青年。

    “这小子谁啊,雄帮主竟然这么给面子!”

    “不知道,可能是某个大势力的代表吧?”

    “屁,天下会就是整个天下最大的江湖势力,还有哪家的势力能比得上?”

    “可能,这位是雄霸的接班人吧,莫非是他的儿子?”

    “你眼睛没花吧,这小子跟雄帮主有哪点儿相象之处?”

    “……”

    一下子,原本整齐肃静的气氛被破,下首的北地大派高层议论纷纷,嗡嗡声一时大作气氛尴尬之极。

    北地一干大派也不是开玩笑的,个个底蕴深厚天下会都比不上。

    要不是有雄霸这位超级高手威慑,天下会势力再强,想要这些传承已久的大派老实听话,怎么可能?

    他们给雄霸面子,可不代表会给其他人面子!

    连雄霸唯一剩下的大弟子秦霜都没出面,你一个脸生得紧的小子,还想在如此盛事上耀武扬威?

    “绝心,老夫该做的都做了,接下来你要如何那就是你的事了!”

    雄霸眼中闪过一丝讥讽,脸色平静缓声对着绝心说道。

    “哼,迟早叫这些家伙好看!”

    绝心脸色难看,目光森冷阴毒,好似一条蛰伏已久的毒蛇,就连雄霸心头也不仅微微一寒,对绝心这小子更多了几分忌惮。

    “我女儿呢?”

    雄霸面沉似水,突然转移了话题。

    “你看,那不就是你女儿么?”

    绝心微微一笑,下巴一扬指向广大广场的某个角落。

    雄霸急忙抬眼望去,正好看到他的宝贝女儿幽若,正一脸苍白被几个身着黑衣的男子挟制,好象感应到了他的目光般,急忙抬头望了过来,见到雄霸时脸色一喜,眼中的期盼和狂喜让雄霸心中一阵绞痛。

    “放了我女儿!”

    雄霸声音低沉,脸上青筋隐隐,缩在宽大袖子里的双拳猛然握紧。

    “等一等吧,等我把话说完再放不迟!”

    根本就没理会雄霸的愤怒,绝心转头看向那票不给他面子的北地门派高层,眼中闪过一丝阴霾和冷厉。

    “咳咳……”

    轻轻咳嗽出声,声音不大却是清晰传入在场每一个人耳中,单就这分举重若轻的手段和表现出来的强悍功力,便足以让原本不以为然的北地门派高层脸色微变。

    议论嘈杂的声浪一下子小了不少,绝心满意微笑缓声开口:“首先呢,自我介绍以下,我叫绝心,倭国绝无神宫少主……”

    声音清朗,清清楚楚传入在场众人耳中。

    下一刻,偌大的广场像是炸了锅般,瞬间沸腾了。

    “什么玩意,倭国的家伙也敢跑来神州耀武扬威?”

    “滚回倭国去,这里不欢迎你!”

    “雄帮主,给我们一个解释,天下会怎么跟倭国人搅到一起了?”

    “……”

    原本稳坐钓鱼台的北地大派高层,一个个变了脸色纷纷开口怒斥,一点都没给绝心留面子。

    “闭嘴!”

    绝心脸色铁青怒喝出声,一双利目射出冰冷寒芒,冲着相隔不足十丈距离的北地大派高层瞬间连挥数十拳。

    砰砰砰……

    连串气爆轰鸣炸响,一团团拳头大小凝练劲气,跨越短暂空间如雨点般朝着端坐的北地大派高层轰袭而去。

    “混蛋,你竟敢偷袭!”

    “倭人就是倭人,手段上不得台面!”

    “就这点手段也想立威,你小子还嫩了点!”

    “……”

    迎接劲风呼啸的凌厉拳劲,一阵不同口音的喝骂声大作,端作于高台椅子上的北地大派高层,各施手段拳脚掌剑纷纷出手,毫不客气与漫天疾飞而至的凌厉拳劲对撞。

    轰隆隆的劲气爆炸声不绝,刚刚还嘴里骂骂咧咧的北地大派高层,一个个如遭重击脸色瞬间变得煞白没有血色,功力弱些的甚至都被强劲的拳劲震得喷血,竟是一招之间便全部落败。

    好强悍的拳劲!

    众人再看向绝心的目光之时,已与之前大有不同。

    “呵呵,如何,我有没有资格跟你们说话???”

    绝心哈哈大笑,满脸猖狂手指凌空乱点,眼中满是不屑怒声喝道:“我的要求很简单,从今日始,你们都得听从我绝无神宫的号令,否则,死!”

    绝心跟聂风同年同月同日生,同样都是天姿卓绝又有绝无神这样的老师教导,实力之强不在聂风之下,是同年龄段数得着的绝顶高手。

    北地大派的底蕴虽厚,在场高层也都是一流颠峰甚至超一流强者,可惜面对绝心这样的绝顶高手还是差了太多。

    可就是如此,他狂妄之极的话一出口,又引来一阵渲染大波。

    雄霸更是惊怒交加,要不是看在女儿被劫持的份上强行忍耐,只怕他此时就已经愤然出手了。

    而就在场面一片混乱之时,突然一道比风还要迅疾的身影冲天而起,瞬间飞临抓住幽若的黑衣男子身边,连绵腿影如暴风骤雨席卷而上。

    啊啊的两声惨叫过后,那两黑衣男子连反应都来不及做出,便身中数脚惨叫着倒飞了出去,幽若没了支撑虚弱的身子向下一倒,正好被那比风还快的男子接住。

    “风师兄!”

    幽若苍白的俏脸上,突然闪现两朵娇艳红晕。

    出手救下幽若的,正是已经叛出师门的雄霸弟子聂风。

    “雄霸,纳命来!”

    这边聂风突然出手救人,那头步惊云突然杀出,双手掌影重重带着雷霆万钧之势,如流星坠地朝雄霸飞扑而去。

    “聂风和步惊云?”

    雄霸脸上满是喜色,尤其当他看到聂风救下女儿幽若时,更是露出一抹掩饰不住的惊喜,而旁边的绝心心情就不那么爽快了。

    “走,咱们立即离开这里!”

    绝心当机立断,二话不说飞身化作一道轻烟就走,一点都不拖泥带水给雄霸丝毫可趁之机。

    而就在这时,天下会巨大广场周围,突然冒出数百身着黑色劲装,将头脸包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冰冷无情眼睛的黑衣好手,漫天暗器铺天盖地朝着广场上的天下会弟子,和北地大派弟子飞去。

    与此同时,一部分黑衣好手取出火折点燃,一一将隐藏在地板缝隙中的引线点起。

    悉悉悉……

    一阵阵引线燃烧时的黑色硝烟腾起,一股股淡淡火药味弥漫整个广场。

    “不好,广场下面埋了炸药,大家小心!”

    风云何等机敏,当即脸色大变呼啸出声,聂风带着幽若,瞬间化作一团旋风,眨眼功夫便将周围的黑衣武士踹飞,同时还将点燃的引线全部踩熄。

    另一头步惊云的动作也不慢,身形如鬼似魅绕着整个广场一圈,所过之处黑衣武士无不骨断筋折当场毙命。

    与此同时,偌大广场上的各派弟子,或避或挡接下漫天暗器后,行动迅速之极纷纷在各自头目的带领下,迅速撤出了埋了炸药的广场。

    “该死的家伙,竟然破坏我绝无神宫的好事,那就去死吧!”

    也就在这时,突然从天下楼方向飞来一道魁梧身影,速度快到肉眼几乎无法看到,瞬间飞至大发神威的步惊云身边,沙锅大的拳头猛然轰出。

    这一拳,霸道无双惊天动地。

    步惊云感受到了来拳威势不敢怠慢,掌势一震连绵掌影铺天盖地如潮水般席卷而至。

    轰!

    一拳之威惊天动地,实力比之叛离天下会时,已经强横了不知多少的步惊云,竟然连对方一拳都接不住。

    重重掌影瞬间消散,步惊云高大魁梧的身子,被一拳轰出了数十丈外,躺在地上口中狂喷鲜血,一时半刻竟是爬不起来。

    “轮到你了,聂风!”

    来人哈哈狂笑,一脚踏出好似瞬间移动般,突然出现在聂风身前。

    聂风大惊,急忙将怀中救下的幽若扔给雄霸,风神腿全面爆发,天下会的巨大广场突然升腾一道,由连绵腿影组成的巨大龙卷风。

    砰砰砰……

    那道魁伟身影双手抱胸凝然而立,任由漫天腿影轰击在身,砰砰砰的重击如雨点般密集。

    “嘿嘿,聂风你就这点实力么,实在太让人失望了!”

    来人身上金光隐隐,好似套上了一件金色铠甲,聂风如狂风暴雨般的凌厉攻势,竟是不能伤害他分毫。

    “轮到我了!”

    那人猛然长啸出声,一只蒲扇发手闪电般前探,竟是分毫不差抓住了聂风的腿,而后扭腰转身猛的将聂风甩了出去。

    “阁下好武功,接我一招三分神指!”

    那位刚刚搞定聂风,雄霸充满霸气的声音便传入耳中,紧接着一股磅礴如海,又凝聚如冰的凌厉指劲,突然从身后矿猛点来。

    “雄霸,我让你解释一下,什么才叫真正的杀招!”

    那位满脸不屑,转身扭腰一拳轰出。

    拳指相击,劲气狂啸,两人衣裳猎猎作响须发倒竖而起,周身突然形成了一道圆球般的气流层,脚下地面砰的下陷周围三丈区域地狱全部龟裂。

    咔嚓,一声清脆骨裂声响起,雄霸脸色一白猛然喷出一口鲜血,身子如同断线风筝倒飞出去。

    “林沙阁下,你要是再不出手,天下会今日将不复存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