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会有变!

    听到这个消息,林沙不得不暂时放下手头伙计,收拾了下急忙向天下会总部天山赶去一探究竟。

    作为如今天下最强的两股江湖势力之一,天下会手头掌握的地盘可是极大,其中牵扯的百姓数量更是数以千万计,一旦出了乱子可真就麻烦了。

    虽然林沙没心思争霸天下,却也不可能放任中原神州可能出大乱子而不管。

    不管是不是绝无神宫的手笔,天下会总部他必须走上一趟。

    事关数以千万计百姓的大功德,林沙自是当仁不让。

    虽然他已不在看重气运之事,可有机会攫取功德的话,他也不会轻易放过。

    一叶扁舟沿长江出得蜀地,在楚地下船后急忙转道向北。

    途中,有关天下会的消息,源源不断送到他手上。

    无双城也不是吃素的,显然在天下会中安插了不少的探子。

    从情报显示,天下会的情况显得很诡异。

    各地分舵舵主毫无情由之下,突然接到雄霸的命令,严命他们必须在一月时间内赶到总部报道,有要事相商。

    一看就不是啥好事!

    如今的江湖局势,可以用三足鼎立来形容,起码表面上就是如此。

    天下会实力之强势力也最为庞大,当之无愧的天下和江湖第一豪强。无双城紧随其后,势力受到天下会的压制屈居第二,而正统皇朝却只能憋屈的排名第三,他们手头的军力倒是不差,可惜在这个高武世界普通人再多也没鸟用。

    要不是正统皇朝有位超级高手?;首?,只怕早就被天下会和无双城,吞得连渣子都不剩了。

    因为他的插手,无双城并没有如原著那般突然垮掉。

    独孤一方依旧活得好好的,虽然这苦逼的实力已经逐渐被风云等后起之秀超越,不过此时依旧是雄霸一方的顶级豪强。

    有剑圣还有把专作同归于尽用途的无双阴阳剑存在,极大保障了无双城的安全,起码雄霸不会轻易将独孤一方逼上墙角。

    而无双城想要扩张的话,又得不到剑圣的支持,单靠独孤一方和独孤鸣父子,还有一个护法释武尊怎么够用?

    于是,天下会,无双城和正统皇朝,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平衡。

    按照现代点的说法就是,三角形是最稳固的,所以这两年也是整个天下,和江湖最安稳的两年。

    局部地区依旧战乱频繁混乱不堪,但整个天下大部分地区算是安稳。

    这对于经不起折腾的百姓来说,就是最好的事情。

    可眼下,三方势力间也没发生意外,雄霸的举动就太过显眼了些,也难怪也引起无双城的极端关注。

    同时,他还接到信报,隐居于凤溪村的无名,突然带着徒弟剑晨离开村子不知去向。

    另有,隐居于荒僻之地的剑圣,也向独孤一方打了招呼,准备近日出远门一趟,会一会老朋友顺便处理一些事情。

    总之,从无双城独孤一方处得到的情报显示,各方云动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

    看着远处白雪恺恺的天山,坐在酒楼二楼临窗位置上的林沙感慨万千,一晃两年多时间过去了,天山依旧还是如此的雄伟壮丽,天下会依旧如日中天。

    眼角随意一扫,便可发现街上人来人往,有小半数都是身着统一服饰的天下会弟子。

    看他们一个个精神完足的摸样,显然并不知晓总部发生了变故。

    除了天下会弟子之外,街上热闹喧嚣的人流之中,也有不少持刀挎剑的江湖汉子。一个个气度沉稳太阳穴高高鼓起,一看就知道是内外功夫精湛之辈。

    这让他感觉有些奇怪,作为天下会的总部所在,出现一些外来江湖好手可以理解,毕竟天下会手下控制的门派可不在少数,就是名达于北地的名门大派,也大多归于天下会的掌控。

    只是,街上外来的江湖好手也太多了点吧。尽管比不上身着统一制服的天下会弟子,却也是一股不弱力量。

    少林,华山,神腿,嵩山,鹰爪……

    一个个门派好手出现,林沙眼角忍不住一阵抽搐,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缘故不成?

    也不知道是雄霸暗中吩咐了,还是这些门派弟子太过低调,并没有引起街上巡逻负责维持秩序的天下会弟子关注,反而一副相安无事井水不犯河水的摸样,真是奇哉怪也。

    “小二哥,过来一下!”

    心中奇怪,他顺手打了个响指,将旁边忙活的小二招了过来。

    “客官有何吩咐?”

    小二满脸堆笑走了过来,林沙身材高大满脸英气,又身佩长剑一看就是江湖中人,小儿自然不会轻易得罪。

    “小二哥,问个事!”

    林沙头也没回,手指轻扬一小块碎银扔在桌子上,发出一声闷响。

    “客官有什么事尽管问,小的知无不言!”

    小二顿时眉开眼笑,取下搭在肩膀上的毛巾,轻轻擦拭了一下本就光可鉴人的桌面,毛巾过处桌子上的碎银已经不见。

    “平常镇上的外来江湖中人,都像今天这般多吗?”

    林沙手指熙熙攘攘的街上,轻描淡写问道。

    “咦,不是客官提醒,还真不知晓镇上来了这么多江湖豪杰!”

    小二顺着林沙的手指方向望去,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惊奇之色,解释道:“客官,镇上平日里来往外来江湖豪杰不少,却是没今日这么多啊,真是奇了怪啦!”

    “好了,小二哥去忙你的吧!”

    林沙呵呵一笑,挥了挥手示意小二哥可以离开了,眼中精光闪烁露出丝丝莫名轻笑:“真是有趣啊,雄霸你到底想做什么?”

    ……

    天山,天下会总部。

    “帮主,少林派长老携弟子到了!”

    雄伟壮观的天下楼正堂,一位天下会主事急匆匆走了进来禀告道。

    “好,你去安排他们先在客院休息,等晚上我一同替他们接风!”

    雄霸面无表情,脸上带着丝丝冷厉之色,缓缓扫了前来禀告的主事一眼,眼中的森冷光芒让主事心头一阵发寒。

    “是帮主,我这就去做!”

    报信主事低垂脑袋,向后倒退着出了天下楼,直到出了大门雄霸看不见了,这才转身擦了把头上冷汗,嘴里轻声嘀咕:“帮主这是怎么了,这段是的脾气突然变得阴森恐怖了,真是要命??!”

    没了外人在场,雄霸脸色逐渐变得狰狞可怖,眼中泛着血丝犹如一头受伤野兽,压低了声音喉咙发出沙哑咆哮:“绝无神宫,我雄霸跟你们誓不两立!”

    自少林到后,又有华山,神腿,燕山等北地名门大派纷纷赶来天下会总部,摸不清楚雄霸的心思为何,心中忐忑整个天下会总部,都弥漫着一股紧张气氛。

    当晚,雄霸出席了迎接北方各派代表的宴席。

    傻子都看得出来,雄霸的心情很不美好,浑身笼罩一层令人心惊胆战的底气压,说话语气淡淡所幸没冲着他们发飚。

    更让一干与会名门大派高层诧异的是,雄霸身边突然多了位神情阴冷的陌生青年,这位青年给各大派高层一种十分怪异的感觉。

    尽管衣着打扮都很正常,可总给人一种不是同类的感觉。

    绝心跟在雄霸身边,跟一干北方大派高层举杯共饮,心中却是一片冷然,看向在场众人的眼神闪烁,就像看一群死人般冷漠。

    没有在宴席现场多待,很快雄霸便带着绝心离开了。

    “北方的名门大派都派了高层过来,现在你该满意了吧,按照约定把我女儿放了!”

    回到天下楼的偏厅,雄霸双目阴冷如刀,缓声开口道。

    “哈哈,雄帮主不要这么急嘛!”

    绝心却是不紧不慢,脸上挂着丝丝自信轻笑,却像是毒蛇的微笑般让人见之心冷,头也没抬缓声道:“等明天正式跟各大门派交流过后,我便会让你们父女团聚!”

    说着,没有理会雄霸喷火的眼神,自顾自转身潇洒离去。

    “可恶??!”

    看着绝心离开的背影,雄霸双手紧攥额头青筋根根爆起,显然已经处于爆发边缘,他雄霸什么时候受人这么欺辱过了?

    “雄帮主,原来你女儿被这帮倭国人给绑架了!”

    就在这时,一道轻飘飘的声音突然传入雄霸耳中。

    “是谁,给我滚出来!”

    雄霸心头一惊一怒,身周一团团凌厉劲气呼啸,宽大的衣裳无风自鼓,须发贲张威势惊人,眼神凶狠大有一种择人而噬的冷厉。

    “才区区两年多不见,雄帮主这就把我给忘了?”

    林沙从天下楼偏厅房梁角落转了出来,轻轻一跃落在雄霸身前,一脸轻笑好似真的和老朋友相见一般。

    “是你,雄中剑林沙?”

    雄霸脸色微变瞳孔一阵收缩,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做出境界姿态,冷哼道:“阁下做梁山君子之态,是何缘故?”

    “雄帮主这么大动作,难道还想瞒得了旁人的眼睛么?”

    林沙嘿嘿一笑,伸手拉了把椅子随意落座,扫了满脸紧张愤怒的雄霸一眼,淡然笑道:“雄帮主坐下说话,我这次过来可不是找茬的?!?br />
    “哼,谁知道!”

    雄霸浑身肌肉绷得紧紧的,一点都没有放松警惕的意思,一双锐目精光闪烁枭雄心态尽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