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整一面石壁上,闪烁着星星点点的浅红火光……

    最要紧的是,一股浓郁的药香铺面而至,单单吸上一吸便觉神轻气爽好不舒畅,之前猛虐火麒麟消耗的一点点精力,只一瞬间便恢复如初达到了饱满状态,精神熠熠浑身充满了使不完的力量。

    血菩提!

    这可是风云世界,一等一的天才地宝??!

    回首再望,聂风正盘膝端坐于一张简陋石床上,石床旁边的地上还有一具森白枯骨,最奇特的是枯骨手脚都被数条锈迹斑斑的粗壮铁链扣住。

    这时,一抹森森寒意,从聂风盘膝的石床传来,让周围的空气都跟着变得森冷,林沙定睛一看却是一把散发森冷寒意的大刀。

    宝刀雪饮!

    他眼尖,一眼便看到刀把上铭刻的两个大篆:雪饮!

    而此时聂风身上的气息,却是一阵暴涨,一股强悍的威势透体而出。

    扫过他身边的学菩提残渣,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慢步走到长满血菩提的石壁边,双目一扫便得出了具体数量:六十八!

    他也不客气,直接摘下了十枚,其余的血菩提就没有动它。

    拿着一枚血菩提,放在鼻间轻轻一嗅,一股浓郁药香扑鼻,一股勃勃生机汹涌,不愧是风云世界难得一见的天材地宝。

    而血菩提的形成条件,又需要神兽火麒麟的鲜血浇灌,可见神兽的血脉到底有多不可思议。

    就是整个风云世界,最挫的神兽火麒麟,全身都是宝,都拥有不可思议的神奇能力,单单这点祥瑞之兽的名头便名至实归。

    恩?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声轻哼,聂风身上的气息波动急剧激烈。

    “你小子醒了!”

    林沙头也没回,一双目光依旧紧紧盯着石壁上的血菩提,轻声问道。

    “多谢少侠的救命之恩?”

    聂风飞身而起,差点一脑袋装到头顶石壁,满脸不可思议强压心头激动,缓步走到林沙跟前拱手致谢道。

    “没什么,能亲眼见到传说中的神兽火麒麟,也不枉我来凌云窟一趟!”

    林沙回身,扫了眼一身强悍气息急剧波动,看情况一时半刻根本控制不住的风云世界两大猪脚之一,轻笑道:“你还是老实将暴增的实力控制好再说,别浪费了这么好一个机缘!”

    “那我就不客气了!”

    聂风也不是拘泥之人,知晓林沙对他没有恶意,不然刚才他还想安然入定行功?

    只需轻轻弄点动静,他就得吃不了兜着走,走火入魔都是轻的。

    “这小子倒是洒脱!”

    林沙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伸掌一吸,安静躺在聂风身边的宝刀雪饮,便嗡的一声飞入手中。

    咝!

    刀把入手,一丝寒凉之极的冷气便顺着掌心向上蔓延,那一瞬间好似连血液都冻僵了般,心中忍不住涌起一丝惊奇:果然是好东西???

    仔细打量了雪饮刀的刀面,光洁无暇可清晰印出他的脸孔,刀锋森寒隔得老远便觉一股锐利之气扑面,伸指轻轻弹了一下,嗡的一声轻吟不绝,声音清脆竟有一种让人心情平静的功效,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所制?

    同时,那一具被生锈粗壮铁链锁住手脚的完整白骨身前的地上,数派字迹引起了他的关注:心似冰清波澜不惊……

    《冰心决》?

    这,不就是聂家的祖传心法冰心决么?

    看来,眼前这具完整白骨,应该就是获得麒麟疯血的第一代聂家先祖吧?

    将整篇冰心决全部收入眼底,一点都没有偷窥他人神功绝学的羞愧,在心中倒是对冰心决品头论足一番。

    这是一部让人心神处于绝对冷静状态的心法,对于初期学武之人而言绝对是最适合的神功绝学,不过到了一定高度之后这篇心法就不怎么适合了。

    初学武者追求心静,而实力达到了一定境界的武者,又很是讲究心灵活泼无所拘束,总之冰心决是一门就是放在神话境界,都能够发挥一定作用的神奇内功心法。

    聂家先祖果然不愧是人中之龙,竟然在融合了麒麟疯血之后,找到特殊材料锻造了雪饮神刀,还创出这么一门堪称修神之功的武功心法。

    又在溶洞中转悠了一圈后,除了血菩提,森森白骨,雪饮宝刀和冰心决心法之外再无它物。

    摇了摇头,感受了一番聂风体内的气息波动依旧剧烈,估计没个半天时间,根本就不用指望他能清醒过来。

    还是离开吧,回去好好研究研究血菩提有什么功效!

    打定了主意,轻轻放下宝刀雪饮,伸指在旁边坚硬的石壁上写下一行字,而后头也不回从之前进来的入口飞身离去。

    慢步行于凌云窟中,如蛛丝网般漆黑的通道中,周围的黑暗环境对他丝毫妨碍都无。

    此时他的心神,却是四下飘荡不知神游何处。

    出得聂风所在溶洞,他没有去火麒麟所在溶洞,也没有四下转悠找寻其它有宝之处,而是顺着原路准备出洞。

    凌云窟可是风云世界一等一等宝地,不仅由火麒麟和血菩提这样的好东西,同样还有武无敌留下的十方武道,还有那所谓的神州龙脉轩辕龙骨!

    武无敌这厮,绝对是风云世界大BOSS一级人物,年纪不大实力便已恐怖之极,还是壮年时期便可力压天门帝释天!

    这是多么强悍的实力表现啊,其武学天赋之高已经不足以用天才来形容了,完全就是妖孽一级的存在。

    林沙心中跃跃欲试,很想去看上一看武无敌留下的十方武道,就是是一种什么样强悍的武功?

    不过他只是想了想,便放弃了这一诱人想法。

    开什么玩笑,谁知道武无敌这厮,是不是隐身于凌云窟中?

    还是等帝释天这家伙开启屠龙之旅,吸引了武无敌的好奇目光,再找机会慢慢寻找那十方武道也不迟。

    至于神州龙脉和轩辕龙骨,他心中有一种强烈感觉,无论是龙脉还是龙骨,对他都十分重要,好象都事关他一身武功更进一步的关键。

    可此时,却不是探究的时候!

    他一向对心中预感十分相信,虽然感觉有些小小遗憾,不过还是放弃了一寻究竟的想法。

    在他看来,神州龙脉就是神州龙脉,轩辕龙骨就是轩辕龙骨,两者之间可能有莫名联系,但绝对不可能一损皆损一荣俱荣的地步。

    至于风云剧情之中,倭国那位天皇所谓的毁神州龙脉,就可使神州处于彻底的动荡之中,只能是个天大笑话。

    神州龙脉之祖在昆仑好不,什么时候跑到乐山这边来了,不是开玩笑么?

    哦,倒是忘了,龙脉所在神秘洞穴之旁,好象聂风他老子北饮狂刀聂人王,还有断浪的老子南麟剑首断帅守护。

    这两老头子倒也有意思,二十年前非要跑来乐山大佛佛顶分个高下。

    结果被火麒麟带入凌云窟中,又莫名其妙的联手共同守护神州要地龙脉所在,真是一对欢喜冤家啊。

    另外,林沙最弄不懂的就是,明明两人都活得好好的,怎么不去将各自的儿子找回来,反而任由他们在天下会自生自灭,这些所谓侠客的思维,真的很让人猜得透啊。

    聂风倒是好说,生活无忧过着大少爷般的滋润日子,比跟着他爹时还要舒服,他娘颜盈不就最向往这样既风光又富足的生活么?

    断浪这小子,被生生扭曲了心灵,成了一个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枭雄人物,估计断帅是乐见其成吧?

    思想飘荡想到那就是那,不知不觉眼前出现一道天光,林沙抬眼一瞧竟是到了凌云窟的入口。

    算断浪那小子,识相!

    轻轻一笑,走出凌云窟洞口,迎着漫天瓢泼大雨,看着距离脚面不足数尺,浩浩荡荡浪潮汹涌的江面,回首轻轻扫了乐山大佛佛顶一眼,嘴角露出一丝轻笑身形如展翅大鹏冲天而起。

    咻!

    狂暴的大雨,完全无法阻拦林沙快若闪电的身影,不过片刻功夫便消失在雨雾深处。

    过了片刻,满脸阴沉的断浪从乐山大佛佛顶露出身形,看向林沙远去的方向好一阵咬牙切齿。

    ……

    回到乐山县城,林沙哪都没去,就握在无双城在县城里的据点,化身研究狂人对新得到的天材地宝血菩提展开疯狂研究。

    他的医术不是盖的,堪称当代第一国手都不为过,不过短短三天时间,对血菩提的研究便取得了极大突破。

    果然不愧是以麒麟血浇灌出来的天材地宝,效用无穷又没有多少后遗症,堪称提升体质补益自身不足的珍品,简直不要太好。

    而林沙根据血菩提的药性药理,又根据中药君臣辅弼宗旨,又花费了足足半月时间,摸索着弄出了一张丹方,一张能够发挥血菩提最大功效的丹方。

    不得不说,聂风直接吞食血菩提是一种极大浪费,而已他的实力也不足以将血菩提中蕴涵的药力全部吸收,白白错失了一次进步更大的机会。

    也就在他收集各种珍贵药材,准备开炉炼丹的时候,当地无双城主事告诉了他一个重磅消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