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你小子命大!”

    林沙淡淡扫了断浪一眼,下一刻身形如风瞬间消失在原地。

    “可恶可恶啊,我一定要变强!”

    尽管漆黑不见五指,可林沙刚刚那一眼中的不屑,依旧让断浪感受到了,心中如火山喷发般怒不可歇。

    吼吼吼……

    凌云窟深处,传来火麒麟一声又一声的咆哮怒吼。

    越是靠近火麒麟怒吼声传来方位,温度逐渐升高不说,火红光芒连连闪烁,更有一种地动山摇的错觉。

    没错,就是错觉,火麒麟爆发神兽之怒,所带来的特殊精神影响。

    神兽就是神兽,果然非同小可!

    以林沙的强悍精神力,只是瞬间便将这种错觉清除,同时也忍不住在心底感叹连连,大千世界果然无奇不有。

    咚咚咚……,吼吼吼……

    一道道沉闷的身体碰撞打击声,以及火麒麟的愤怒咆哮不绝,越是靠近越发感觉气氛的热烈以及火暴。

    当林沙转过一道大弯,顺着通红火光走入一个大溶洞之时,正好见到一道接天连地的巨型龙卷风,将浸泡于溶洞深潭之中咆哮连连的火麒麟笼罩。

    风之之神,却是越发厉害了!

    可惜,神兽就是神兽,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对付的。

    突然,在龙卷风制造的巨大牢笼中做困兽犹斗的火麒麟,猛然扬首张嘴喷出一道成人腰身粗细,深红近乎炽白的炽烈火柱。

    炽烈火柱所过之处,空间扭曲狂风歇止,接天连地的龙卷风瞬间瓦解。

    吼!

    一声愤怒咆哮,火麒麟瞬间化作一道火红光团,犹如流星坠地急跃而起,一头狠狠撞在措不及防的聂风身上。

    真是惨不忍睹的一场车祸,刚才还威风凛凛的风中之神被撞飞。

    林沙没有急着出手,而是隐身在一旁好好欣赏了一翻,神兽如何各种姿势狂虐风中之神聂风的。

    聂风这厮也真是够扛揍的,一连挨了火麒麟两记头锤,还有三次沉重爪击,这厮依旧凭借狂血状态硬扛下来,不过满身重伤那是免不了的。

    “哈哈聂风,记得欠我一个大人情??!”

    轰隆一声聂风不知如何一头撞穿了坚硬的溶洞石壁,昏迷之前只听到一道熟悉却想不起来是谁的哈哈大笑声。

    话音刚落,林沙已挡在狂暴的火麒麟身前。

    一股炽烈热浪扑面,他想也没想一脚踹出。

    砰,踹实的感觉让他知晓,正中标靶!

    火麒麟长近丈高半丈的沉重身躯,在嗷的一声凄厉惨叫声中倒飞了出去,狠狠砸在坚硬的溶洞石壁上。

    吼吼吼……

    火麒麟被踹懵了,猛的从碎石尘土中仰首,一双铜铃铛大眼火光闪闪,张嘴发出声声愤怒撕吼,可还没等它彻底清醒,林沙冲天而起身若流星,双脚并拢从天而降狠狠砸在火麒麟的脑门上。

    咚!

    受此重击,火麒麟的狮头猛的磕在石地上,发出一声凄厉哀嚎,以它的强悍承受能力都一阵头昏目眩好不难受。

    砰!

    林沙狠狠一拳砸下,火麒麟再遭重创,鳞片掉落紫色鲜血飞溅,带着滚滚热浪在石地上烫出一圈圈小小黑迹。

    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

    火麒麟刚才如何各种姿势狂虐聂风,如今便被林沙按在地上拳脚相加连本带利打回来。

    嗷嗷的惨嚎声不绝,之前还威风凛凛的麒麟神兽,此时已变成了一头凄厉无比的弱比巨兽,任由大口和鼻尖火焰乱喷,密集如雨的拳脚不停落下,砸得它哀哀惨鸣凄惨无比。

    “服不服,我知道你听得懂人话!”

    林沙飞起一脚,直接将周身火焰缭绕的火麒麟给踹飞,重重砸在一侧石壁上反弹摔落,溅起一片灰尘和碎石。

    哼哼哼……

    火麒麟此时哪还有威武的神兽摸样,一副被揍得头破血流鼻青脸肿的凄惨摸样,身上密密麻麻的坚固鳞片就像瘌痢头一般,东边少了几块西边少了几块难看得紧,口鼻溢出丝丝带着高温的紫血,连大声嘶吼的力气都无躺在地上装死,哪还有一点神兽风范?

    一双铜铃大眼灵动无比,有气无力看着林沙这个恶魔,眼神中竟然带着十分人性化的恐惧,其灵智之高可见一斑。

    站在远离火麒麟三丈开外的安全距离,不用担心被这厮突然的火焰喷射伤到,弯腰伸手轻轻粘了点滚烫的麒麟紫血,一股滚烫的热力顺着手指向整条手臂迅速蔓延而上。

    恩???

    眼中闪过一丝骇然,手指皮膜筋骨轻轻颤动,粘在指尖的点点麒麟紫血,瞬间飞射而出不在手上留下丝毫痕迹。

    砰!

    让他吃惊的一幕发生,被他一指弹开的麒麟紫血,只有本个指甲盖那么一小团,竟然在半空突然蓬的一声化作一团深红火焰,熊熊燃烧犹如一团炽烈火球轰隆一声砸在地面,火花四溅顺便变成一片小小火海。

    同时,指尖传回阵阵剧痛,抬手一看脸色微变,沾染了麒麟紫血的指间此时已是一片漆黑。最让他心惊的是,一道道深红丝线以指尖为起点,缓慢而又坚定的向整根手指蔓延而去。

    伴随火红丝线蔓延,丝丝灼热痛感不断传回神经末梢。

    咝!

    如此情景让林沙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麒麟紫血的霸道和强势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只是稍稍沾染了一点,竟然就有这么惊悚的后遗症?

    以他的眼光和医术,自然一眼便看出了这是标准的火毒。

    或者用现代科学用语解释就是,这就是强势基因对弱势基因的侵犯啊。

    他这下明白了,聂风所在的聂家的麒麟狂血哪来的。

    肯定是聂家先祖,在跟火麒麟战斗时,不小心沾染了麒麟鲜血,结果就被强势霸道的麒麟鲜血侵入自身血脉之中。

    只能说聂家先祖实力强悍,竟能忍下麒麟鲜血融入自身血脉的痛苦。只是麒麟鲜血何等高级霸道,竟是生生融入了聂家的血脉传承基因之中,一代代通过血脉传了下来,成就了聂家的狂血之名。

    只是这样的手段,对林沙并不管用。

    体内磅礴气血,如山呼海啸般汹涌澎湃,一浪连着一浪在指尖冲刷,不过短短片刻功夫便将麒麟紫血带来的不适,彻底消弭干净。

    当然,能如此顺利,也只是他只沾染了丁点麒麟紫血,没有让麒麟紫血与自身血液直接接触的缘故,要是像步惊云那般,直接换上一条麒麟臂,除非他达到更高的内家拳层次,将体内粘稠似水银般的血液再次纯化凝练,否则装上了麒麟臂就是活受罪。

    神兽就是神兽,并不因为它的战力不强,就有损它高级生物的威名。

    绕着有气无力的火麒麟走了几圈,可惜的是精神力无法外放感应这厮的气息波动变化,琢磨打量了一阵也没什么实际收获,他也就放弃了继续探究的兴致和热情。

    大掌一张,掉落在地的片片火红麒麟鳞片吸入手中,感受到脱落鳞片上火热的温度,轻轻一捏带着强劲的弹性,满意点头这是最好制作衣甲的材料啊。

    一双凌厉目光,在火麒麟身上来回打量,思量着是不是再从这厮身上趴下足够数量的鳞片,也好打造一套合身的内甲。

    不是他胆小怕事,而是风云世界的神兵利刃实在太过凶残。

    英雄剑在风云世界的神兵排行榜中,绝对是吊车尾的存在??删褪侨绱?,英雄剑全力爆发出的威力,也足以对他堪比金刚的身躯造成巨大伤害。

    英雄剑尚且如此,更别提更加厉害的绝世好剑这一级别的超级神兵了。

    对了,好象聂家的祖传宝刀雪饮,就是在凌云窟中吧?

    雪饮宝刀,加上冰心决,估计这就是聂家先祖,琢磨出压制体内疯血的手段了??上诠Σ淮锏缴窕熬?,就不用指望能够纯粹血脉,到了神话境雪饮宝刀的用处也是不大了,只能说在实力还不强用用尚可,一旦实力突破了某个限制就没多大用处了。

    淡淡扫了眼装死的火麒麟,轻轻摇了摇头还是放弃了强行‘剥甲’这一诱人举动,祥瑞神兽的名头救了火麒麟一次。

    头一次遇到这种神话传说中的瑞兽,林沙心中还是非常震撼的。

    神兽??!

    只要是个华夏人,初次遇到这种传说中的神兽,心中的惊骇都不会小了去。

    “算你运气好!”

    淡淡揪了眼瘫软在地的火麒麟,这厮体内磅礴的生机,就是没有精神感知能力,他都能清晰感应到,哪能不知这家伙在示弱?

    嘿嘿一笑也不在乎,有些可惜没有带上不怕高温炽烤的冰玉,否则将散落在地的麒麟血全部收集起来,说不定以后会有大用。

    不想想火麒麟就窝在凌云窟,什么时候来都可以,只要这厮不跑还怕找不到地方么?

    心中打定了主意,他看都懒得再看火麒麟一眼,将掉落在地的所有麒麟鳞片都收集好,一刻都没有多作停留飞身便走。

    “该去会会聂风这厮了,相比他此时已经发现了血菩提吧,那可是好东西??!”

    漆黑的地下通道,完全无法阻挡林沙的犀利目光,脚下飞快顺着聂风留下的痕迹追寻下去,钻过一条只有腰身粗细的狭长裂缝眼前的景象让他吃了一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