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掩大佛膝,火烧凌云窟!

    乐山大佛脚下的江面上,一叶扁舟悠闲晃荡。

    林沙坐在船头,目光凝视几乎与整面山壁等高的乐山大佛,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丝轻笑。

    他头戴斗笠,手中拿着一根钓竿,任由小舟随波荡漾,神态悠闲好似游玩。

    隐隐的,江中船来船往,大多都是持刀挎剑的江湖中人。

    隐隐的,以股凝重的气氛在乐山大佛所在江面凝聚。

    不是出了什么事,也没有吸引江湖目光的决斗,只是一年一度的涨潮期快到了,乐山大佛中部的凌云窟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变故。

    这里是当地江湖中人,谈之色变的禁地,每年的此时都会出些事故,所以一到了这个时候整个乐山江湖的气氛都是一变。

    这是,林沙在乐山县的小酒馆里听来的传闻。

    “呵呵,火麒麟,真是让人期待??!”

    拿起甲板旁的一个酒葫芦,林沙目光带着期待之意,望向乐山大佛中部位置的凌云窟。

    可惜的是,凌云窟连接着的是密密麻麻如蛛网般的通道,一不小心在里头迷了路,都有可能被活活困死其中。

    不然的话,他早早就进了凌云窟,无论是神兽火麒麟,还是特产神果血菩提,都是他很像见识或者得到的重宝。

    还是跟在聂风这位猪脚身后捡便宜得好,免得在凌云窟的迷宫中迷失了方向。他倒是不担心迷路问题,只是不愿意轻易浪费时间罢了。

    今日已是他到乐山县的第三天,正是大江涨潮之时,相信他等候的人会尽快赶来的。

    咻!

    一道如风般的飘逸身影,踏水而行朝乐山大佛飞射而去,长发飘飘潇洒得紧,不是聂风这位风中之神还能是谁。

    终于来了!

    林沙轻轻一笑,收起手中钓竿缓缓起身,脚下小舟没有划浆,却似有一股力量在水下暗中推动,慢悠悠朝聂风飞去方向靠近。

    “聂风,你来干什么?”

    就在这时,从另一头的江面上飞来一道矫健身影,手中火红一片的火麟剑格外显眼,没想到断浪也来了。

    两人都是难得一见的青年高手,身如劲风不过短短片刻功夫,便飞过浩荡江面直接登上乐山大佛的头顶。

    也就在这时,林沙清晰感受到江面一阵暗流汹涌,整个天地似乎都在晃动,慢慢像乐山大佛靠拢的小舟,一阵剧烈摇晃水线正以肉眼可见速度向上攀升。

    先是蔓过乐山大佛脚地,而后迅速上升没过膝盖,一阵连着一阵浪潮拍打着巨大的石佛,直到水线抵达大佛膝盖中央位置的凌云窟突然停止上涌。

    此时天空一片昏暗,狂风呼啸黑云压顶,一股压抑的气氛瞬间在乐山大佛周围弥漫,好似整片天空都将掉下压抑得紧。

    吼!

    就在这时,一声惊天动地的兽吼,从漆黑黝深的凌云窟深处传来。

    不说站立于乐山大佛佛顶的断浪和聂风二人如何,站立于小舟之上的林沙却是心头猛的一跳,一股对高级生物的畏惧感突然涌上心头。

    呼!

    只一个呼吸功夫,这种莫名其妙的畏惧感便消失干净。

    嘴角露出一丝无奈轻笑,看来自己的身体素质,还没达到理想中的状况啊。不然也不会被火麒麟一声怒吼,便引发心底最原始的恐惧。

    这是一种动物的本能,一种低级动物对高级动物俯首称臣的本能,无关实力高低只有血脉级别的高下。

    显然,在风云世界中,好象最不值钱的神兽,几乎每一个稍微有些实力的强者,都可以欺负一下的火麒麟,也不是想象中那般简单啊。

    祥瑞神兽,不用想都知道其神异非同凡响。

    就在这时,几乎被涨潮江水波及的凌云窟,突然传来一阵搭搭的脚步声,速度极快由远及近,一道炽烈火光突然从洞口喷涌而出。

    就在这一片通红火光中,一头拥有狮头、鹿角,虎眼、麋身、龙鳞,牛尾就于一体;尾巴毛状像龙尾,有一角带肉,浑身火光缭绕的红甲麒麟踏足而望。

    摇头晃脑炽烈火焰喷涌,很是烦躁的扫了一眼快要升上来的江水,突然张嘴露出满口森森獠牙,喷出一道炽烈红焰,周围汹涌江水瞬间翻滚沸腾,一股鱼虾被煮熟的香味在凌云窟边的沸腾江水区域弥漫。

    道道水蒸气升腾,迅速便将火光耀眼的凌云窟遮掩。

    火麒麟留给林沙最后一个记忆,便是这厮狂咽口水的动作,不过很快这家伙像是感觉不舒服般,冲着洞口之外发出一声饱含烦躁的威严怒吼,而后转身带着特有的搭搭声消失在凌云窟洞口。

    汹涌的江面潮水一波连着一波,凌云窟洞口位置的沸水和水蒸气,伴随汹涌潮水迅速消散不见,只留下一个暗红光芒隐隐的幽深洞口。

    咻!咻!

    两道矫健身影从天而降,迅速落在凌云窟前的江水上,凌空踏波好似神仙中人,没有理会涨潮江面上的混乱船只,互视一眼后便毫不犹豫冲进了依旧火光隐隐的凌云窟深处。

    林沙这才从震惊中回神,眼中闪烁慑人光芒,双手猛然向后一挥,本来只是慢悠悠向凌云窟洞口靠拢的小舟,突然像加装了强大动力般如离弦之箭,带着凄厉恐怖的破空声瞬间跨越近百丈距离飞临凌云窟洞口。

    呼!

    身如轻风疾射,直接从小舟船头一跃而起,只一眨眼功夫便消失在凌云窟好似巨兽大嘴一般的洞口。

    恩,怎么回事?

    刚刚踏入凌云窟洞口,林沙身形一顿脸色微微一变。

    让他心惊的是,一踏入凌云窟,他原本可以释放十丈之遥的精神力,好似的受到了什么限制般,竟然被直接压缩回了识海不能发挥丝毫功效!

    这里,到底又何神奇之处,竟然还能屏蔽强大的精神感知?

    没有精神感知的帮助,有些事情会好呢麻烦的。

    所幸,火麒麟一路所过留下的火焰痕迹太浓,聂风和断浪这两厮留下的痕迹也很是清晰,林沙一路追寻过去倒也没有走偏了道路。

    开始时,石洞有明显的人工开凿痕迹,一条高近丈宽也有近丈的通道直通山体腹地。

    林沙顺路前行,不过走了区区十几丈路途,前面便已出现三条岔道。

    想也没想,顺着火热温度还没消散的那条岔道行去,通道空间依旧宽大,不过石壁边缘的人工开凿痕迹,明显比之前的进洞通道要粗陋得多。

    洞中一片漆黑,不过这对于林沙这样的超级强者而言不算什么。

    周围的环境也没什么好看的,一路速度飞快前探,很快就深入了凌云窟中一路有余。

    路上连续碰到好几处如蛛网般四下分叉的岔道,要不是有火麒麟经过留下的深刻痕迹,他还真有可能直接迷失进去。

    不知道火麒麟是不是没有察觉跟踪之人,又或者乐山大佛前的江水暴涨,让它感觉分外烦躁没有心情理会其它,总之林沙直觉深入了凌云窟足有数里之遥,却是没有发生任何意外。

    期间,他还路过两处石乳钟凌厉,怪石嶙峋的天然小溶洞,同时也看到了脚下时不时乱扔一气的各式兵器,看其锈迹斑斑的摸样,显然待在这里的历史已经很久远。

    同时,在锈迹斑斑的各式武器边,随同散落着或完整或凌乱的森森白骨,在漆黑的环境中显得格外阴森恐怖。

    不用说,这些家伙都是很久以前踏入凌云窟的倒霉鬼,至于是不是被火麒麟干掉的就不清楚了。

    神话传说中,麒麟的寿命足有两千年,比华夏神州的历史稍微短了点,谁也猜不出溶洞中森森白骨的具体形成时间。

    还好,从一些衣裳还算完整的森森白骨上,可以推论出火麒麟并没有吞食人肉的习惯,单就这一点林沙不介意留火麒麟一命。

    “断浪,你干什么?”

    迅疾前行间,突然听到前方通道传来聂风一声怒喝。

    “干什么?”

    断浪邪邪的声音传了过来,满不在乎道:“反正这些人死都死了,身上的遗物自然有德者居之,聂风你就不要随便乱发善心了!”

    通道中一片良久的沉默,很快一阵悉悉梭梭的声音响起,断浪哈哈大笑的声音传出,很快这对兄弟便又是一番唇枪舌剑。

    “聂风,你要去寻那头火麒麟的晦气就去吧,恕我断浪不奉陪了!”

    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断浪显然对聂风的‘心慈手软’很是不霜,干脆便跟聂风分道扬镳各走各路。

    说完,断浪便带着收刮的死人财,满心愉悦朝着来时通道走去。

    “恩,怎么是你?”

    走到一个小溶洞时,断浪突然感觉不对,浑身汗毛倒竖而起,好象被什么可怕的怪兽盯住一般,他二话不说拔出火麟剑?;鸷旖9馍了?,顿时将周围漆黑的环境照得一片偷透,抬眼正好对上林沙笑吟吟的目光顿时大惊失色。

    “怎么,感觉很惊奇么?”

    林沙呵呵一笑突然出手,身如疾风一跃而至,脸上笑意不减猛然一拳轰出。

    崩拳如箭!

    拳速快到极致,在幽静漆黑的溶洞中发出刺耳呼啸,重重砸在断浪的小腹上,直接将这厮轰得倒飞出去,砰的一声深深陷石壁之中。

    就在这时,整个溶洞突然一阵轻微摇晃,通道深处传来火麒麟愤怒的咆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