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世界之中,天门帝释天,西域蓝月宗蓝月宗主的实力,肯定还在神话境之上,或者就是神话颠峰又或者达到了更高一层境界?

    林沙郁闷发现,实力越是高强心中的疑惑就越多。

    蓝月宗主不熟悉姑且不论,帝释天绝对是个异数。

    这厮得了凤血才能活了一千多年,而且身体被凤血改造,达到了一种类似神兽般的强悍境地,实力强横可谓天下绝顶。

    不过成也凤血败也凤血!

    这厮的独门绝学名唤圣心决,同时还得时常在寒冰极冻之气中才能正常修炼,这里头的味道就很不正常了。

    再一想凤凰的特色本领‘浴火重生’,同时四大神兽中的凤凰更是属火,帝释天的苦逼修炼过程其实可以理解。

    体内火气太旺,普通人的身体根本就扛不住,需要寒冰以及极冻之气帮忙降火,不然估计他修炼修炼就**挂掉了。

    难怪这厮那么急切想要屠龙获取龙元,不仅仅是吸收的凤血能量快要消耗怠尽的缘故,这厮很可能被凤血折腾得受不了啦。

    这,就是从外界获取力量的不好之处,实力强大了不假,可是隐患也绝对小不了。如果没有巨大隐患的话,帝释天也不会闲得没事去屠龙。

    要知道,神兽可是钟天地灵秀而生,身上气运隆厚,屠杀神兽的后果也是非同小可。

    风云三部曲中,聂风和步惊云就是两个巨大的悲剧。

    武功天下第一又如何,家人死光光的滋味绝对能让他们愧疚一辈子。

    整部风云,在林沙看来就是悲剧大集合,几个主角没一个好下场。

    想来想去,这跟他们身上蕴含了神兽血脉,应该有很大关系才对。

    聂风的麒麟疯血,步惊云的麒麟臂,帝释天的凤血,还有得到龙元的家伙,除了步惊云本人之外一个个都不得好死。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真是让人心惊的内幕啊。

    而根据风云的剧情,以及实力推论,林沙在神话境之上,又琢磨出了一个天人之境。

    何谓天人之境?

    就是身,心,意,神全都达到了神话颠峰,而后通过契机达到和谐统一的程度,最重要的是与整个世界的意思联为一体或者不分彼此。

    不然,风云世界的九天玄界,还有剑界都没法解释。

    林沙猜想,原著中剑圣杀上天下会,以一招剑二十三差点杀死雄霸的手段,就很有那么一点天人之境的味道。

    作为当世豪雄,实力有准神话境的雄霸,竟然被剑圣单以意念定住动弹不得,任由剑圣强悍之极的?;暝咨?。

    要不是楚楚触动剑圣的遗脱,使得剑圣纯以精神发出的剑二十三中途失败,雄霸早就死得不能再死,哪还有后面的风云什么事?

    林沙认为,当时剑圣的?;暌丫蚜?,达到了天人之境,不然也不会有拿办强悍的表现。

    以雄霸准神话境的实力,就算对上了颠峰状态的绝无神,不是对手也不可能败得那么惨那么没有反抗之力。

    如此推算的话,天门帝释天应该在天人之境徘徊,之所以不能确定,只是因为这厮的一身武功,完全就是依靠凤血强推而至。

    林沙猜测,帝释天的圣心决,并不是一种提升实力的神功,而是压制体内凤血能量,使得身体逐渐能够彻底发挥凤血能量的一种手段。

    不然,千年时间积累的功力,说他是陆地神仙都不为过,只怕随便吹口气,就能灭了整个中原的江湖好手。

    可事实是,帝释天依旧还是人的范畴,虽然实力高出风云等人不止一线,但还没到高不可攀只能仰望的程度。

    至于神秘的蓝月宗主,林沙估计其实力之所以能跟帝释天抗衡,估计大半也不是自己修炼而来,西域宗教总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诡异手段。

    想明白这些后,林沙顿时豁然开朗,对以后的前进道路有了一个清晰认识。

    紧闭的双目猛然睁开,双脚猛一下沉,身子如炮弹一般冲天而起,将从天而降的瀑布洪流分成两片,一拳轰出一道火热拳劲让周围瀑布洪流变得一片滚烫,好似躲瘟疫一般避向两侧。

    “哈哈哈,看来荒废多年的铁布衫神功,还没有生疏??!”

    身在半空,右脚猛的踹在飞流急下的瀑布洪流上,身子借力倒卷而回,好似一颗流星迅速坠落地面,双脚稳稳踏在巨大身潭边的泥地上。

    微一摇头,浑身骨节一阵噼里啪啦作响,原本膨胀筋肉虬结的身子,缓缓干瘪下去恢复了原状。

    没错,他之所以跑来黄果树瀑布下迎接飞瀑洪流的洗礼,目的不是修炼也不是试验新的武功,而是重新熟悉荒废了多年的铁布衫神功。

    好不容易可能遇到绝无神这样的怪胎,他已经想要了与其对战的套路,无非以硬砰硬,他倒是要看看,是绝无神的金刚不灭体厉害,还是他的铁布衫神功更甚一筹!

    “出来吧,阁下看得也够久了!”

    体内筋骨劈啪作响,气血好似洪流咆哮如龙,一股股热浪自体内毛孔散发而出,湿漉漉的贴身衣裳不过瞬间,就在一片滚烫水蒸气升腾后彻底干透。

    缓缓转身,目光所及正好看到一位长发披肩,满脸桀骜冷厉之色的中年大汉,大步流星走了过来。

    浑身带着凌厉之极的气势,好似背上背的两把锋利宝刃,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嚣张霸道感觉。

    “阁下何人,报上名来!”

    林沙双手抱胸淡然轻笑,这位不速之客的突然到访,并没有印象他愉悦的心情,心中一片清明这厮的打扮也让他想起一个人来。

    “剑宗,破军!”

    那桀骜中年伸手从背上抽出两把宝刃,寒光闪闪锐利逼人,随着真气灌入发出嗡嗡轰鸣,同时两道耀眼寒芒从宝刃上一闪,瞬间便做好了出手准备。

    “果然是你!”

    林沙眼睛微微眯缝,脚掌抓地猛一用力,身形如炮弹疾射而出,带着暴烈气劲瞬间冲至破军身前,右拳如火猛然轰出。

    “这么快!”

    破军眼中闪过一丝骇然,来不及发出凌厉剑招,身形如电向后疾射,一对宝刃在于间不容发之际交叉挡于胸前。

    “正好拿你这个混蛋,来试试我的拳劲!”

    林沙嘴角挂笑,右拳好似流星炮弹,砰的一声重重砸在交叉于胸前的宝刃上,重重劲道汹涌而过,一股接着一股霸道劲道顺着交叉宝刃涌入破军双手。

    破军只觉拿刃双掌一阵剧痛,手心酸麻疼痛难耐几乎握不住刀把。

    一股股霸道劲力,好似疯狗一般胡乱撕扯他的经脉,并跟经脉之中的真气大打出手不相上下。

    手臂一瞬间竟失去知觉,破军被林沙突如其来又猛烈之极的拳劲给轰懵了。

    就是这个时候……

    林沙哪会放过如此大好良机,飞起一脚踹在破军小腹上,直接踹得这厮哇的弯腰倒飞,眼珠暴突猛的喷出一口鲜血。

    这还没完呢!

    林沙深允‘趁你病要你命’的精髓,脚下踏着平实无奇的马步,身如骏马狂奔前行卷起一道笔直烟尘,满脸狰狞眼神凶猛如虎,脸颊青筋根根爆起双拳如烈火流星,犹如出膛炮弹连环轰出。

    轰轰轰……

    瀑布飞流坠落之音不绝,却是一点都没掩盖住林沙出拳时的轰轰气爆。

    一股股凌厉拳劲,密集如雨带着如火般凶猛烈度,一股脑全部招呼到破军身上。

    炮拳如火!

    内家拳修为到了神话境,炮拳出手时真如炮弹出膛,带着暴烈之极的恐怖温度,犹如天外陨石重重砸落。

    砰砰砰……

    饶是以破军的强悍实力,失了先手被林沙密集炮拳袭中,手中一对宝刃不过瞬间便被轰得飞离手心,脸上身上一连挨了不下数十拳。

    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若纸,高大身躯好似破麻袋般在半空飞来飞去,一口接着一口逆血喷涌而出,其中甚至还带上了小块脏腑碎片。

    “给我去死吧!”

    林沙眼神凶狠,一把抓住破军的披散长发,右膝狠狠顶在他的胸甲骨上,只听咔嚓一阵骨裂声响起,左手一抡便将瞬间陷入昏迷的破军扔入气势雄浑从天而降的巨大瀑布洪流之中。

    “希望你的小命不要那么脆弱!”

    轻松干翻了一位无名级别的超级高手,林沙拍了拍手哈哈大笑,在附近的草丛中找到破军丢掉的那两把宝刃,转身扬长而去。

    半刻钟后,扑通一声一道满身血污的身影,从巨大的水潭之中冲起。

    “林沙林沙,今日之耻,它日定当十被偿还!”

    这厮不是破军还能是谁,只是此时的形容和状态都狼狈到了极点,浑身上下血迹斑斑,就是在水潭了泡了许久都没清理干净。

    同时,原本一身强悍气息,此时也便得摇摆不定,好似风中或烛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满脸狠毒看了林沙离去的方向一眼,摇摇晃晃脚步踉跄离开了这个郁闷之地。

    林沙没有心思理会身后发生的一切,他只是兴致勃勃大踏步向蜀中乐山行去,在那里还有更神奇的事情等着他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