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敌?”

    石屋中传来一声暗哑讥笑:“神州江湖有无名,哪还有什么劲敌?”

    “孤陋寡闻了吧!”

    林沙持剑挺立,满脸不屑淡然道:“倭国绝无神,一身金刚不灭体神功大成,实力尤在无名之上!”

    “不可能!”

    石屋主人的声音,多了许多波动。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林沙哈哈一笑,转身变走声音远远飘了回来:“剑圣你就等着看好戏吧,待无名也败在倭人强者之手,中原武林将声名扫地!”

    走远了,直到都看不到剑圣所居石屋,剑圣淡淡的声音才在耳边响起:“绝无神什么时候到中原?”

    微微一笑,脸上露出一副就会如此的摸样,他也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对着剑圣缓声说道:“等无双城的消息便是!”

    “好!”

    剑圣道了声便再无声息,林沙回头看了看摇头离开。

    ……

    离开了剑圣隐居所在,林沙并没有回无双城,而是继续游历天下。

    期间无双城在各地的据点,不断向他提供一切相关或不相关的情报。

    聂风离开的凤溪村!

    天下会总部有异动,从各分舵抽调了大批好手意向不明。

    步惊云重现江湖,身边还跟着一位年轻女子。

    天下各大门派,都有重量级人物突然消失无踪。

    江湖上突然出现了两位年轻高手,看其打扮风格很有倭国气息,实力不明行踪诡秘,一路所过掀起片片腥风血雨,但凡与其发生冲突的江湖势力,下场无一例外全部都是被灭门!

    这就是江湖,风云世界赤落落的江湖。

    ……

    轰隆隆……

    一条雪白匹练从天而降,带着轰隆隆的巨响,以无可阻挡之势冲刷沿途一切阻挡之物。

    漫天水花飞溅,每一滴水珠都带着重重威能,将巨大的谷底深潭变成一锅沸水,无时无刻都在显示着大自然的伟力。

    黄果树瀑布!

    远远望去只见一条雪白匹练从山崖间飞落,只有离得近了才会发现其雄伟浩荡,近百丈距离的巨大落差,造就了瀑布的雄奇威力。

    就是一位成名江湖已久的一流好手,也不敢太过靠近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惊人瀑布。

    从上到下近百丈距离,每一滴水珠所能蕴含的巨大势能,都足以对一位江湖一流好手,造成巨大威胁和伤害。

    可就是如此声势惊天的瀑布之下,今日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抬眼凝望气势浩荡的雪白匹练,林沙嘴角露出丝丝轻笑。

    下一刻,没有任何征兆的,他身若流星冲天而起,好似一阵疾风冲入声势惊人气势浩荡的白色水幕之中。

    轰轰轰……

    还没与从天而降的雪白水幕接触,浩荡瀑布从天而降,带起的股股狂风便刮得他脸颊生疼,宽大衣裳贴在身上,将他那一身筋肉流畅的强悍身形完美展露,可惜附近没有花痴女的尖叫助威。

    眼睛微微眯缝,体内三百六十五处窍穴连连颤动,一股股精纯之极的真气,在经脉之中汇集成河,浩浩荡荡顺着坚韧经脉不停在体内游荡。

    一道肉眼看不到的内功护罩将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与雪白水流接触的瞬间,便感受到了一种铺天盖地的强大压力临身。

    砰!

    感受着如山的压力临身,刚刚飞入雪白匹练水幕中的身躯,犹如微不足道的小石小草般,顺着浩浩荡荡威能惊人的惊人瀑布一冲而下。

    重重砸落在瀑布底下的深潭之中,浑身上下无不被一股巨大压力弄得难受不已。

    早已经转化为内呼吸的他,倒是不在意被威势惊人的瀑布,重重压下水中不得翻身,体表的真气防护罩发挥了巨大作用,将从天而降拥有强大势能和威力的水花全部隔绝在外。

    可是如此一来,他体内的真气消耗之大难以想象。

    不过短短几个呼吸功夫,一个窍穴积蓄的磅礴真气海便已消耗一空。

    喝!

    体内气血鼓荡,双脚猛一用力,轰隆一声破水而出,双脚踏水腰间以下全部入水,竟是如此硬生生挺立于水潭之上。

    呀哈!

    浑身筋骨肌肉一阵膨胀收缩,好似闷鼓轰鸣强悍的气血奔涌之声,竟混合于滔滔瀑布洪流之中,身形逐渐膨胀变得高大。

    突然,他一拳连着一拳连环轰出,迎着气势惊人的瀑布水流,飞身而起一拳接着一拳,硬生生将阻拦在身前的瀑布水流轰散。

    砰!

    当他的上升势头到了极限时,又如流星坠地狠狠砸落在沸腾飞溅,水气弥漫蒸腾的深潭水面之上。

    而这次,他并没有被重重压入水下,而是犹如凌波虚度般,双脚凝立于水面之上,随着沸腾激荡的水流上下起伏,好似顶天立地的巨人矗立于气势强悍的飞瀑洪流之下。

    踏波而行,对于内家拳神话级强者而已,不过是小菜一碟而已。

    此时,他没有开启内功防御,只以纯粹的身体力量,硬抗从天而降的飞流瀑布,多时不层运用的金刚铁布衫神功威力全开,硬顶着声势惊人的瀑布洪流矗立不到,慢慢静下心来仔细体味其中不同。

    刚开始身体还真有些受不了,连续不断的重压带来阵阵剧烈疼痛,他已经好久没有感受到疼痛是什么滋味了。

    不过很快,体内气血在强大压力的催使下,开始加速流转,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猛,一路所过无论是疼痛还是疲劳都消失不见。

    慢慢的,从天而降的巨大瀑布洪流所带的压力,已经对他构不成什么伤害,脸色逐渐恢复了平静和自然。

    顶着瀑布飞流直下的强大压力,任由身体自主反抗,林沙则陷入了深度沉思之中。

    实力到了他这个境界,想再进一不可不容易。

    而绝无神的存在,却让他隐有所感,好似进一步的成长空间,就在这厮身上。他一向都对自己的预感深信不疑,所以他才浪费了一点时间,四下奔走给绝无神制造一点麻烦。

    提醒无名只是开始,激将剑圣也不过顺手而为罢了,关键还得看自己。

    无名已经证明了不是绝无神的对手,起码眼下还不是。至于剑圣,无法发挥剑二十三强悍威力的他,连无名都干不过,别提实力更加强悍的绝无神了。

    林沙之前的布置顺手而为,并没有太多刻意的地方,目的只有一个,尽可能让绝无神,以及无绝神宫的势力,对中原的破坏减轻到最小。

    他可是记得剧情,因为绝无神的缘故,中原皇朝的威信受到极大打击。

    中原皇朝再怎么不争气,也是目前天下唯一的正统,尽管它所控制的地盘和势力,连无双城和天下会的十分之一都不如,却也不是任由外族强者肆虐的理由。

    绝无神之所以强悍,依仗的不过是由金钟罩演化而来的金刚不灭体神功,还有倭国神拳道的绝学杀拳而已。

    说真的,跟林沙的内家拳模式相似。

    绝无神有金刚不灭体神功,林沙有铁布衫神功。

    绝无神有凌厉霸道的杀拳,林沙的内家拳也是极为霸道凌厉,相信达到了神话级境界后,所能发挥威力只在纯粹的攻击杀拳之上。

    每每想到这儿,林沙心中都忍不住一阵好笑,他还是头一次遇上,一身武功跟他的内家拳十分相似的绝顶强者。

    当然,绝无神还不放在他眼里。

    真正让他重视的,还是天门的帝释天,神将以及西域的蓝月宗宗主,他们的实力才叫做骇人之极。

    站在飞流直下的强悍瀑布之下,身体时时刻刻都处于重压之中,体内气血沸腾咆哮,无时无刻不在抵消瀑布的巨大威压伤害,而他的头脑却是前所未有的清明灵醒。

    他此时的内功修为,他也不知道具体达到了一个什么层次。

    可是按照内家拳的实力划分之法的话,和此时他所达到的神话境相差不多。

    内家拳神话境,已是人类身体所能达到的颠峰极限。

    身体就是一个小宇宙,直到这时才能稍微有所体现。单单依靠身体力量,他就足以轻松压制攻击时,拥有天地之力加成的雄霸这一级高手。

    而他本人,也不过才是刚刚踏入内家拳神话境的菜鸟而已。

    神话境颠峰究竟能达到什么层次他不知道,但可以肯定身体一定会产生某种神秘变化,又或者多了某些神异手段?

    而根据风云世界的力量划分,雄霸和独孤一方都没有达到神话境界,也就是所谓的伪神话,不然也不会被林沙轻松压制。

    独孤一方更渣一点,估计还处于相当于内家拳的罡劲境界,只有剑圣和无名才踏足了神话之境。

    当然,内家拳和内功大有不同,在境界划分上不能一概而论。

    内家拳的修炼难度,比内功可是要难上不少。特别是在化劲之前,内家拳的威力比之同级内功要差上不少。

    不过,实力达到了神话境这样的高度,无论是内家拳还是内功修为,可以看作殊途同归,能够发挥出的实力都差不多,关键要看临场发挥和自身的积累程度,但万变不离其宗。

    到了神话境,实力每前进一分都千难万难,所以林沙才要抓住每一个有可能前进的机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