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没见,小丫头对林沙依旧记忆深刻,在城主府门口好一通喧嚣,又哭又笑一阵才消停。

    当林沙再次见到泥菩萨时,被这厮依旧恐怖的尊容,还有差到了极点的气色下了一跳。

    难道,所谓的泄露天机,反噬之力真的这么厉害?

    满头枯萎白发,脸上沟渠纵横,一个个绿水横流的大毒包吊在上面,一晃一晃的说不出的恶心。

    身躯佝偻,比两年前足足矮了两寸,身形更是单薄好似一阵风一就吹倒,双眼浑浊一副垂垂老朽的架势。

    从泥菩萨身上,林沙感受到了生命力迅速流逝的情状,这家伙的生命就像燃烧的油灯一般,快到了油尽灯枯的边缘。

    这一切都让林沙大感惊心,泥菩萨的年纪才五十出头,有无双城各种补品药品供奉,又有良医定期检查调理身体,生活也悠闲富裕,风云世界的灵气又浓郁非常,不说活到百岁有这样的条件八十岁不成问题。

    可现在,看泥菩萨的状态,能不能见到明年的今天都是未知。

    “后不后悔?”

    私下里,林沙对着泥菩萨如此问道。

    “后悔,不,我一点都不后悔!”

    泥菩萨艰难的笑了笑,脸上的绿水毒包跟着抖了一抖,看起来分外恶心恐怖,眼中却带着满足的笑意,沙哑着嗓音说道:“探究天机奥妙,一直都是我的兴趣!”

    好吧,跟狂热研究猿的脑波不是一个频段!

    和独孤一方的私聊,就比较轻松了。

    “独孤城主,不知道你对绝无神宫的探察,到了哪一层了?”

    稍微客气两句,林沙便直奔主题。

    “不容乐观!”

    说起这个,独孤一方一双剑眉皱起,满脸忧愁说道:“自从一年前少侠暗中来信后,我便不停派出好手暗中探察,发现绝无神宫对沿海一带江湖势力的渗透十分厉害,几乎小半势力都落入他们手中!”

    话到这儿,独孤一方脸上闪过一丝青气,怒的。

    要知道,无双城可是将南方膏腴之地,当作自己的后花园。如今后花园被外来势力渗透,独孤一方心中高兴得起来才怪。

    “哦,独孤城主跟绝无神宫交过手了?”

    林沙却是听出了不同含义,笑吟吟问道。

    “果然瞒不过少侠!”

    在林沙面前,独孤一方没必要伪装什么,脸色一垮苦笑道:“发现情况不对,我第一时间便派出好手准备清场,谁料绝无神宫的实力之强,超出了我的想象之外……”

    “怎么,遇到硬扎子了?”

    林沙有些诧异,根据他的了解,绝无神宫打手数量不少,起码又好几千一流和二流相间的高手,但绝顶高手却是没几个。

    “遇到一位和聂风年纪相差不多的倭国高手,被他以一人之力干翻!”

    独孤一方眼中杀机闪烁,一脸冷酷道:“我当即派释武尊前去解决麻烦,谁知道那倭国青年着实厉害,释武尊惨败而回足足修养了小半年才好利索!”

    绝心!

    听完独孤一方的描述,林沙脑中突然闪过这么一个名字。

    “据我估计,你们碰上的乃是绝无神的大儿子绝心!”

    他也没有隐瞒什么,直接将心中猜测道出。

    “绝无神的儿子,绝心?”

    独孤一方恍然,脸露狠辣之色,恨恨道:“可惜我无法抽身前往,不然直接干掉绝无神的儿子,断了他的一条臂膀,看绝无神心痛不心痛!”

    “估计他不会心痛!”

    林沙淡然轻笑,一点都不在意说道。

    绝无神此獠生于倭国,早年拜在拳门正宗寺泽拳一门下。师兄拳道神拳艺最高,但其杀死同门川贺武给愚儿拳痴为食,因此事与其师破裂,绝无神联合其师擒下师兄拳道神及拳痴,后隐秘弑师,更将拳门正宗改为无神绝宫。

    这真是一位狠得不能再狠的狠人,能做出弑师举动之人,在这个时代不是疯子就是狂人,显然绝无神两者都沾上了。

    更让人心惊的是,这厮甚至连倭国天皇都不放在眼里,倭国天皇提议跟他各占半边江山而治,可他根本就不屑一顾要独揽倭国大权。

    就是如此,在倭国拥有至高无上大权的天皇,在绝无神宫的咄咄逼人态势下,也不得不退避三舍被压制得难以喘气。

    如此狂人,作出什么疯狂之举都不为过。

    这也是独孤一方忌惮之处,他不想因为胡乱出动,老巢无双主城被端,谁知道无双主城有多少绝无神宫的探子存在?

    独孤一方家大业大,又儿女双全真不敢胡乱押赌。

    可惜的是,倭国远在大海之外,否则以无双城和天下会的势力,就是以人海战术也能将绝无神宫给灭了,现在却是投鼠忌器很是无奈。

    独孤一方默然,他和倭国武者接触太少,根本就不了解那边的情况。派人过去有肉包子打狗的嫌疑,绝无神宫在倭国就是土皇帝,中原人更是显眼一不小心露了馅情况更糟。

    所谓投鼠忌器,就是这么个道理。

    “独孤城主,还打探出其它什么情报出来没有?”

    林沙话锋一转,好奇询问。

    “绝无神宫的行事太过诡秘,而且时间太短,再多的情况还没探察到!”

    独孤一方无奈摇头,脸上露出一丝郁闷,眨眼间又自信满满道:“不过只要他们露出蛛丝马迹,就别想逃出无双城的探察!”

    林沙暗暗点头,这才有一方豪强的霸气。不过该提醒的事情,他也不会引而不发:“城主最近还是约束一下少城主的好,怕就怕绝无神宫想要拿少城主,来要挟城主就范!”

    “他们敢?”

    独孤一方顿时瞠目结舌勃然大怒,回头见林沙一副不以为然的神情,心头一震冷声道:“少侠放心就是,我会提醒鸣儿注意的!”

    林沙也没多说什么,见独孤一方心神不怎么安宁,他直接起身告辞离开。

    说实话,以绝无神的实力,真要强闯无双城,难道独孤一方能够拦得???

    开玩笑吧,就连无名使出了万剑归宗,都干不过绝无神的说。

    聂风和步惊云联手施展摩诃无量,照样被虐成狗,最后还是聂风成魔配合体内麒麟疯血才干翻了绝无神。

    就这牛比烘烘的实力,独孤一方拿什么抵挡?

    哦忘了,这厮手里有无双阴阳剑存在,倒是有和绝无神同归于尽的能力。

    不要跟他说什么,需要生死相恋惊天动地的感情,才能引发无双阴阳剑发动倾城之恋的屁话。

    既然知晓了触发倾城之恋的契机,也就是触动无双阴阳剑中的关羽所留战意,其余的事情就好办得多。

    以林沙的强悍精神力,自然可以轻易轻易触发无双阴阳剑中的关羽战念。所需付出的无非就是消耗的精神力多少而已,当然这个代价还是比较沉重的。

    而他在离开之前,也琢磨出了寻常武者触发倾城之恋的手段,只不过这种手段的限制非常之大,必须要有一流颠峰实力或以上好手才有资格。

    代价嘛,就是燃烧精神力作为养料,目前成为睡美人的明月就是最好例证。

    这还是有林沙即使帮她保存最后一口元气的缘故,其余人要是胡乱挥霍自己的精神力,林沙也没这个义务帮他们存命不是?

    扯偏了,话说因着绝无神的事情,林沙想到的无名这厮,而从无名身上他又想到了无双城背后最大的靠山剑圣。

    心中一动,他便有了主意。

    第二天他便和独孤一方又密谈一次,连午饭都没吃就匆匆出了无双主城。

    ……

    还是那片废墟般的地界,依旧只有那一座孤零零的石屋。

    突然,石屋前风起云涌,一道道肉眼可见的剑气凌空,犹如一排排整齐军阵般,带着一往无前之势,如万箭齐发****而出。

    呛!

    一道浩然正气所化的剑气冲霄,只见一道冲天剑影横贯天地,带着开山劈岳之势,朝着袭来漫天剑气之雨,以及孤零零的石屋狠斩而下。

    轰??!

    剑雨和庞然剑影猛然相撞,发出声声惊人巨爆。

    四散的剑气,搅得周围空间一片混乱,狂风大作互相对轰,竟发出声声嗤嗤刺耳尖啸。

    松软的泥石地面遭了大殃,好似被装满了不规则刀片的切割机肆虐了般,沟渠密布彻底被毁了容。

    那片密集剑气之雨,终究比不得林沙的正义之剑,只一瞬间便被消磨干净,比之前虚淡得多的巨形剑影依旧带着呼啸风声,朝着石屋挥砍而下。

    “咦!”

    石屋之中传来一声惊咦,突然屋前的虚空一阵剧烈动荡,空气好似沸腾了般剧烈翻滚,一道长达近十丈的巨剑虚影迅速成形,不过短短一个呼吸功夫便已横立虚空,带着呼啸劲风迎着天上砍劈而下的巨型剑气飞无。

    轰??!

    整片天地都似乎震了一震,雷霆轰鸣之音不绝,比之前更大的动静,以及更加浩大的声势升腾而起,石屋前的泥石地面已经被毁得差不多了,简直比泥菩萨那张恐怖脸膛还要难看数分。

    “剑圣你自闭在屋子里的时间太长了,是时候出来透透气,与强敌交交手换换心情了!”

    手握英雄剑,林沙长身玉立英姿飒爽,目光炯炯冲着依旧沉寂一片的石屋朗声道……(未完待续。)